第16章恩怨

A+ A- 关灯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七九年八月十七日。

图伦港皇家海军俱乐部,人声鼎沸,骂声喧天。

从俱乐部大门进来,是一条不长的甬道,奢华的橡木护墙上,挂着几幅镜框人像油画。画像中的他们相貌威严,身穿笔挺的制服,手持指挥刀,正是帝国海军现今几位军衔最高的将领。

甬道尽头,是一个椭圆形的大厅,洁白的大理石地面打磨得犹如镜子一样光亮,正中央镶嵌着一枚硕大的,直径超过二十尺,青铜质地的帝国海军军徽。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粗壮的蛇躯缠绕着一条战列舰,九颗硕大、狰狞的蛇头从战列舰上方探出,十八颗猩红色的眼珠是用红宝石镶嵌而成,在灯光的照耀下异常凶狠。

乔走进来的时候,大厅四周,靠着墙根的一圈儿沙发上,正坐着很多人。

而大厅正中,则集结了近百名水兵,他们身穿软底皮靴、短裤、海魂衫,头戴双飘带皮质软帽,背负着帝国海军制式的短款步枪,排成了一个整齐的方阵。

青花瓷瓶摔得粉碎,巨大的响动让这些水兵同时回头看向了乔。

乔抓住从大厅二楼跳下来的袭击者,随手将他丢飞了出去,一众水兵的表情变得无比的怪异,然后他们同时喝骂起来。

“该死的乔,你敢打上门来?”

“这里是海军俱乐部,不是你的司法学院,也不是黑皮狗的警局!”

“为了帝国海军的荣耀,揍他!”

“帝国海军,冲锋!”

十几名距离乔最近的水兵大声叫骂着,大步冲到了乔面前,围着他挥拳就打。

乔瞪大了眼睛:“哇哦,全都是老朋友!”

冲上来的这些人,乔一眼望去,个个眼熟,其中好几个人更是让乔刻骨铭心的惦记着。

刚才在俱乐部大门口,他真没吹牛。图伦港海军学院的所有学生兵,还有最近三年所有的毕业生,全都是他的老熟人!

在乔的带动下,过去三年中,图伦港司法学院和海军学院平均每月爆发一次大规模集体斗殴,这几乎已经成了固定的传统。而双方学员在街上偶遇的遭遇战,更是每隔几天必定发生。

乔还在司法学院读书的时候,双方各有胜负,海军学院毕竟是军队编制,所以在集体斗殴中略占上风。

但是乔毕业后,胜负势头逆转,过去的一个半月中,有近百名海军学院的学员被图伦港警局逮捕。

被逮捕的学员罪名千奇百怪,比如其中好几个倒霉蛋,他们好端端的走在大街上,只是朝着路过的姑娘吹了声口哨,就被巡逻的警察以‘图谋强-暴’的罪名抓进了黑牢。

海军学院出面找图伦港警局要人,却被图伦港警局强势顶了回去。

气急败坏的海军学院高层直接找到了图伦港市政厅,而图伦港地方法院立刻向市政厅提出了抗诉,更向海军学院发出了警告函,告诫他们破坏帝国司法公正的危害性,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按照不完全统计,就在今日,此时,此刻,街对面的图伦港警局大楼的地下室黑牢里,还扣着二十几个海军学院的倒霉蛋呢。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十几名冲上来的水兵挥拳就打,下手贼狠,毫无留手之意。

被十几个水兵围住,乔根本没有闪避的空间。水兵们围着乔一通乱打,拳头如雨点一样落下,打得乔浑身肉浪荡漾。

肚皮,大腿,臀部,腰部,拳头撞击膘肉的声音‘啪啪’作响,乔本能的举起双臂,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但是转瞬间,乔就咧嘴狞笑起来,没感觉到痛啊?

本身乔就极其膘壮,寻常人的拳头打在他身上就不痛不痒。开辟力量海后,力量飙升的同时,身体的各项机能也随之飙升。

此刻的乔,不要说拳头,就是普通铁棒,都难以伤损他。

乔笑着松开双臂,低下头,一顶顶皮质软帽,正在他眼皮子下面晃悠。

这些水兵,大部分是图伦港周边当地土著,他们平均身高不过五尺七八寸,六尺身高在他们当中都算是鹤立鸡群。而乔本来就将近七尺两寸,开辟力量海后,他一夜之间又长高了两寸有余。

水兵们围着乔一通乱打,就好像一群灵动的猴子,围住了一头野熊!

“哈哈哈!”乔大声笑着,挥动大手,肥厚的手掌犹如熊掌,一把抓住了身边乱蹦的水兵,轻轻的向后一丢。

俱乐部的门敞开着,八名看门的水兵正探头看向门里,两个水兵带着破风声飞了出去,看门的水兵急忙向后一缩。

两个水兵怒骂着摔在了大街上。

然后又是两个,又是两个,再来两个,三五个呼吸间,乔将围住他乱打的十几个水兵粗暴的丢出了俱乐部。

大厅中的水兵们骚动,好几个冲动的家伙直接抓起了步枪。

‘嘭’!

一声枪响从大厅二楼传来,紧接着‘当啷啷’一阵响,大厅高高的圆形穹顶正中,造型复杂而精美的水晶大吊灯一阵乱晃,大片的水晶碎片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砸得在正下方列队的水兵们一个个全都抱住了头。

原本精美的水晶大吊灯缺了一大块,乔抬起头来,下意识吹了声口哨。

按照他的估算,这一座水晶吊灯,成本价也在一万金马克以上,这一枪过去,这吊灯的价值起码被打掉了八成。

二楼面向大厅的回廊上,一个秃顶男人探出身来,右手握着一支青烟缭绕的燧发短枪,声色俱厉的指着那些目瞪口呆的水兵大声呵斥:“你们想要干什么?袭警,可是重罪!”

水晶吊灯水片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乱转、乱飞,大厅内回荡着‘叮叮当当’的脆响。

二楼回廊上,一个暴怒的声音响起:“施泰因,混蛋,你敢在我的地盘上开枪?混蛋,袭警是重罪,袭击帝国军人又是什么罪名?”

大厅里,几个原本懒洋洋靠在沙发上,身穿便装的男子同时笑了起来。

一个瘦削、干瘪,背略微有点驼,三角脸上的大鹰钩鼻子让他显得格外阴森的中年男子高声叫道:“以法律的名义,我发誓,是这些水兵首先袭击了三级警士乔·容·威图!”

阴森男子掀开衣摆,露出了腰带上一副精巧的精钢手铐。

“以法律的名义,帝国一级警尉艾伦·艾彼愿意作证,这些水兵不仅袭警,而且他们袭击帝国贵族。”

一级警尉艾伦·艾彼向乔眨了眨眼,一脸正义凛然的问道:“三级警士乔·容·威图,你想要用《帝国治安法》起诉他们,还是动用《帝国贵族法》控诉他们?”

大门外,大街上,第一个出手袭击乔,被乔随手丢出老远,摔得半天没喘过气来的倒霉蛋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摇晃着身体,一步一步走回了俱乐部,正好听到了艾伦警尉的话。

“我抗议……我……”

高耸的鼻梁歪了半截,鼻孔里不断有血水滴落的梅辛格莱德·容·威尔斯气急败坏的尖叫道:“我……威尔斯家族的……梅辛……”

乔回头看了看这倒霉的家伙,威尔斯家,这可是老对头了。难怪,刚刚砸下来的那个花瓶,可没一点儿留手。

二楼回廊里,刚刚疯狂咆哮施泰因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人,将这个蠢货拖出去,关禁闭,关禁闭,最小的小黑屋,一周,关上一周!”

“先生们,先生们,约束自己的属下,约束自己的属下……该死的,该死的,这都是什么事?施泰因,你这混蛋,我记住你这一枪了!”

梅辛格莱德张开嘴还想嚷嚷,从大厅左侧的走廊里,两名宪兵飞扑而出,几个大步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将疯狂挣扎的他无比粗暴的拖到了走廊里。

地中海秃顶,大驴脸,鹰钩鼻,三角眼,薄嘴唇,灰绿色的眼珠颜色犹如发臭的水沟一样,整个面容完全不像好人的图伦港警局局长施泰因耸耸肩,将手中的短铳交给了身边一名穿制服的警察,然后向乔招了招手。

“乔,上来!”

“这里不是谁的私人地盘,这里是帝国的土地……以法律的名义,帝国的土地上,没有法外之地。”

施泰因得意洋洋晃了晃脑袋,光秃秃的头顶就在灯光下反射出了一层油光。

“乔,上来。以帝国法律的名义,没有任何人,能够在老施泰因的眼皮子底下,伤害一位正直、善良、克己守法、敬职敬业的好警察!”

乔欢快的笑了起来,施泰因局长,黑森的老牌搭子,威图家族蔷薇商会的小股东,他的妻子施泰因夫人,更是莉雅的好闺蜜。威图家族每个月举办的舞会,夫妻两可是一场不拉。

更私密的,更不为人知的是,施泰因是乔的教父!

屈指弹了弹头顶的黄铜警盔,整理了一下被一通乱拳打得有点凌乱的制服,乔声音嘹亮的大声说道:“尊敬的局长大人,当然,我是一个好警察!”

‘噗’,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乔昂首挺胸的穿过大厅中的水兵们,在他们如火的愤怒目光中,施施然走上了正对着大门的弧形走廊,步伐轻快的走到了俱乐部的二楼。

二楼的回廊上铺着蔚蓝色的厚厚羊毛毯。

宽敞的回廊上,大批身穿黑色、铁灰色、浅蓝色制服的人聚集在一起,一个个目光各异的看着走上来的乔。

施泰因站在回廊尽头的一扇雕工精美的橡木大门前,朝着乔招了招手。

“这里,乔……作为图伦港最优秀的警察之一,你有资格列席这次会议。”

施泰因身边,一名身穿海军制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目光如火,恶狠狠的盯着乔。

“遵命,局长大人。”乔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向施泰因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