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责任

发布时间: 2020-06-13 14:11:20
A+ A- 关灯 听书

一管基础力量药剂一口喝下。

乔的面孔急骤扭曲,可怕的腥臭味犹如一团粘稠的胶水,慢悠悠的顺着喉管流入腹中,乔感到自己身体内,每一寸角落都充斥着让人窒息的恶臭。

乔双手抓着自己的喉咙,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是谁发明的这该死的药剂,愿野狗啃掉他的脑袋!”

和过去十八年的稀释版相比,原始装的力量药剂,那可怕的滋味堪比毒药。

乔低沉的喘息着,他极力忽略身体内可怕的腥臭,开始绕着修炼室小步奔跑,短短几个呼吸间,他身上就大汗淋漓,白花花的皮肤都被烧得通红。

乔的肚子里,一股庞大的热量在疯狂爆发。

比他之前每天夜里喝下虎乳后,体内涌出的热量强大数十倍。

或许是因为‘绯红’的原因,在司法学院读书时,脑瓜子并不算太灵光的乔,莫名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以及让人惊怖的理解力。

《帝国陆军基础呼吸法》的动功内容,已经熟记在心。乔一边奔跑,一边开始按照小册子上的内容,身体怪异的扭动着,同时开始不断变化呼吸节奏,力求捕捉到那奇异的韵律。

瞳孔深处,三圆六芒星魔法阵缓缓旋转着,乔几乎是一刹那间,就沉浸在了一种莫名的奇妙状态中。

他的呼吸变得悠长,深邃,好似每一次吸气都要吞噬掉身边的所有存在,每一次呼气,又好像要将体内囤积的无用杂质全部喷出。

他小步奔跑的时候,举手投足、扭动身躯的动作,莫名有一种野性的气息散发。

呼吸和动作相结合,乔白花花的皮肤上,迅速有灰色的汗水带着点点针尖大小的黑色污垢流淌。他身上,冒出了比基础力量药剂更加难闻的臭气。

乔陷入了不可思议的妙境。

黑森犹如见鬼一样呆呆的看着乔奔跑了许久,许久。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当他发现乔的确已经沉浸在了‘基础呼吸法’最正确的修炼状态中,他摇摇头,微微张着嘴,一脸不可置信的悄然离开了修炼室。

“乔,居然是个天才?当然,我的儿子,当然应该是天才。只是,他以往没表现出来,一定是这样,肯定没错!”

等到黑森离开修炼室后,又过了大概一刻钟,拉普拉希的声音突然在乔的脑海中响起。

“劣质的药剂,杂质过多,这会让你的修炼事倍功半。”

“倒是你的这部呼吸法……”

拉普拉希的突然出现,让逐渐沉浸在某种莫名意境中,已经浑然忘我的乔心头一抽,浑身气息骤然紊乱,动作也突然失衡。

‘咚’的一下,乔重重摔倒在地,他一口气叉在了肺管里,痛得他差点没哭喊起来。

“混蛋,不要突然冒出来。”乔气急败坏的喃喃自语:“劣质的药剂?那么,你能否让我见识一下不劣质的药剂?这可是一百金马克一支的高档货!”

“我的呼吸法,有问题么?”乔重重的从鼻孔里喷出了一团冷气:“黑森说,这是帝国陆军的秘术,在帝国陆军中,也只有极少数人掌握,尤其严禁流入民间。”

“整个图伦港,除开驻军,仅此一份!仅此一份,你知道么?”乔得意洋洋的炫耀着。

拉普拉希尖尖细细的声音幽幽响起:“哦,是么?无知者,我不是说它太差,而是,它有点太好了。呵呵,呵呵,呵呵,真是让我惊诧莫名,如果德伦帝国的陆军,所谓的基础呼吸法都是这种水平……”

拉普拉希咳嗽了几声,乔甚至能在脑海中勾勒出这家伙吞云吐雾,然后被烟气呛到了的模样。

过了好一会儿,拉普拉希的声音才再次传来:“不过,再好的呼吸法,也不过是无知者浅薄智慧的作品,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可是既然你喜欢,那么,慷慨的拉普拉希,为你量身定制一些特殊的服务吧。”

“人生漫漫,你我相互陪伴,初次见面,就当我赠送的小礼物,你不用有任何感激之情。”

“唔,等我一会儿,让我想想,这份礼物,应该是什么样的。”

乔趴在地上,眯着眼,瞳孔深处,三圆六芒星魔法阵缓缓旋转着,他的大脑此刻极其冷静,极其灵醒。他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琢磨拉普拉希一番话的意思。

如果拉普拉希是真正的全知者。

那么,他的价值超出乔的想象。

同样,黑森那般轻佻,那般不以为然,浑然不在乎的丢给乔的《帝国陆军基础呼吸法》,也就没这么简单了。

不过,黑森为什么要找这样的借口呢?

因为是违禁品?

“不就是一点违禁品么?弄得这么神经叨叨的。”乔撇了撇嘴:“还以为我是个孩子,不知道家族港口仓库里的金牌朗姆酒是什么来路么?一百箱里,有九十九箱是走私货。不就是一点违禁品么?”

“装模作样的,这呼吸法,肯定来路不正,不过,无所谓。好东西,全都是违禁品。”

站起身来,乔继续绕着修炼室小步奔跑。一边捕捉奇异的呼吸频率,一边用古怪的韵律,甩动着胳膊,扭动着身躯,这让他奔跑的模样变得很古怪,奇异的野性再次从他体内流淌出来。

眸子里,淡淡的绯红在流转,心头的怒火,在滋生,在蔓延。

乔瞳孔中的魔法阵旋转着,旋转着,放出无形的波动,镇压着心头不断蔓延的怒火。

乔所在的修炼室深入地下,在修炼室的正上方,隔着十尺厚的巨石砖块,又隔着二十尺的泥土,地面上是十二颗围成圆形的梧桐树。

三人合抱粗细的梧桐树颇有年份,它们围成了一个直径百尺的圆,它们的枝桠在离地数十尺的地方交错在一起,在圆形空地上方,支撑起一个硕大的木质树屋。

圆形的树屋,除了正对着图伦港方向的一扇窗子开启着,其他的所有窗户紧闭,严丝合缝的窗子,隔绝了一切光线和窥视的视线。

唯一开启的窗子边,黑森叼着雪茄,坐在一张方桌旁,拿着一瓶金牌朗姆酒,‘咕咚咚’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

晃了晃只剩下小半瓶的酒瓶,黑森伸手抓起另外一个水晶酒杯,往里面小心的滴了三滴琥珀色的酒液,然后将酒杯重重的放下。

放下酒瓶,黑森抓起身后酒柜上的一瓶天然气泡水,拔出塞子,晃了晃,‘咕嘟嘟’倒满了那支杯子。

琥珀色的酒液迅速被气泡水稀释。

黑森放下水瓶,嘴里的雪茄一动一动的,从嘴角挤出了一句话来:“作为男人,就该大口喝酒。”

方桌对面,厚重的天鹅绒帷幕垂下来,初升的月光落在帷幕上,在方桌对面洒下了大片黑影,一个披着长斗篷的男子全身都藏在黑影中。

听到黑森的话,男子低声笑了笑,一支戴着黑色丝绸手套的手伸了出来,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向黑森举了举:“喝酒,误事。不喝,伤心。所以,意思意思,就足够了。”

男子说话一板一眼,每个词之间都隔了一丝极其短暂的停顿,好似他说的每一个词,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说出来的。

黑森大笑着,将嘴里叼着的雪茄放在了一个水晶烟灰缸上,他端起满满的一杯朗姆酒,和那人重重的碰了一下杯子。

黑森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而那男子,则是将酒杯送到了嘴唇边,浅浅的抿了一口。

黑森的脸耷拉了下来,两撇神气的大胡子也变得有气无力的。

“想当年,你的酒量比我好!”黑森哼哼了一声。

“就是现在,我的酒量依旧比你好,只是,喝酒,毕竟误事,不是么?”男子笑着,放下酒杯:“那么,谈正经事吧。”

“乔居然依靠自己的力量,打开了力量海。”男子手指敲击着桌面:“我本来以为,以他的身体条件,起码还要延后三年到五年!”

黑森翻了个白眼,斜了他一眼,冷笑道:“乔可是我黑森的儿子,我威图家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有钱。就算是一头柔弱的小羊羔,只要舍得花钱,都能养成一头熊!”

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黑森感慨道:“不过,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我以为,虽然完成了生命能量的积蓄,以他的性格,起码还要几个月时间才能水满自溢,自然而然的开辟力量海。”

轻轻的拍打着胸膛,黑森有点后怕的说道:“真没想到,昨晚上那么危险,他居然临战突破。”

男子手指重重的敲了敲桌面:“危险?与其过多的考虑危险,不如多想想他必须承担的责任。一如戈尔金,一如蒂法……”

黑森沉默。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责任,责任,责任……”黑森把玩着酒杯:“打开力量海,修炼那本呼吸法,我只愿乔有足够的力量自保。至于说责任……”

话锋一转,黑森开始描述他传授乔呼吸法,而乔畅通无阻直入修炼法正轨的全过程:“或许,真的是神灵的眷顾,昨夜之后,我感觉乔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男子猛地站起身来,高举双臂低声欢呼:“这部呼吸法,在他之前,纪录可查、入门最快的那位,也花了足足一个月,足足一个月!”

男子嘶声道:“而乔,他只用了多久?半天?这是命运注定,乔必须承担责任!”

重重的放下酒杯,黑森站起身来,一拳砸在了男子的脸上,男子重重倒地,趴在地上半天没动弹。

“你相信么?命运?莉雅会一剑戳死你!这或许就是你未来的命运!”

男子趴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吞吞的说道:“责任,无法,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