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蒂法

发布时间: 2020-06-13 14:11:17
A+ A- 关灯 听书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七九年八月十六日,图伦港的仲秋庆典彻底崩坏。

整个图伦港,无论是最混乱繁忙的港区,最有历史韵味的老城区,富庶繁荣的新城区,如今都是一片乱糟糟的。

高楼上,随处可见身穿铁灰色军服的人影。

大街上,到处是双眼通红、气急败坏的骑警和警察往来。

图伦港的广袤水域上,帝国海军图伦舰队的主力舰倾巢出动,犹如疯狂的鲨鱼在海面上往来巡弋。

就连图伦港帝国皇家海军学院的几条训练舰,图伦港水警队的巡逻船、缉私艇,以及图伦港贵族、豪商家族的武装商船、商队护卫舰等,也都纷纷出动。

图伦港的市政厅门前,直径一里多的市政广场被哭喊的市民挤满。

数千人的伤亡,足以让图伦港市政厅上上下下焦头烂额。

偌大的图伦港,唯有圣希尔德山周边,贵族官员、顶级豪商聚居的前滩区、后滩区、半山区、山顶区风平浪静。

各个家族的护卫队联手,加上图伦港驻军派来的一营火枪手,通往圣希尔德山的所有通道都被严密封锁,外人难以侵入以上区域半步,贵人们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威图家的宅子,就在圣希尔德的半山区,而且占据了半山区最好的位置。

站在威图家的大门口向下望,山脚下两里多外就是清澈见底的前滩和后滩,往南边眺望过去,越过一条柔和纤长,犹如手臂一样将前滩和后滩围绕起来的小山,蔚蓝色的波光粼粼处,就是图伦港的港区。

虽然威图家是来自帝国北方疆域的外来户,威图家的宅子,却秉承了南方滨海地区特有的精巧和华丽,建筑风格极度奢华,甚至可以说是风-骚四溢。

占地巨大的主楼有着洁白的外墙,到处都是鎏金的栏杆,包银的窗框,高耸的塔楼漆上了耀目的红漆,到处都是挑出来的大阳台、落地窗,屋子飞檐上还装饰以银质的雕像,威图家的宅邸,在整个图伦港,都算得上拔尖的豪宅。

一圈高有十二尺的精钢围栏总长超过两里地,围栏漆成了青铜色,围住了庞大的宅邸。整齐的松柏矗立在精钢围栏后方,挡住了外人可能的窥觑目光。

夜幕降临后,十几名骑士簇拥着一架四轮马车,一路小跑进了威图家。

数十条有着高原狼血统,身形巨大,獠牙极长,灰黄色的眸子凶光四射的獒犬从院子里的灌木丛中窜了出来,低沉的咆哮着,连蹦带跳的跟在了四轮马车后面。

顺着林荫大道行驶了大半里地,经过了几列供护卫、仆役居住的楼房,四轮马车绕过一个直径百尺的大喷水池,稳稳的停在了主楼的正门前。

一名身穿黑色见习法官袍,头戴圆帽,乌黑油亮的长发扎了一条大辫子,高挑而瘦削的少女一脚踹开了车门,也不踩踏板,直接从车辆里跳了出来。

少女腰间的束带上,挂着一柄一尺多长,纯金属打造的法槌。她跳下车的时候,法槌晃了一下,重重撞在了门框上。

‘嘭’的一声响,上好的橡木打造的门框,被撞出了鸡蛋大的一个凹坑。

几个护送马车进来的骑士看了看少女腰间的法槌,嘴角抽抽的转过头去。

几条獒犬欢快的朝着少女扑了上去,热情洋溢的伸长了长舌头,想要舔舐她白皙的小脸蛋。

少**沉着脸,一脚一个,将几条比寻常人还要重一些的獒犬踢飞了十几尺远。她抚摸着腰间法槌,回头朝着那些跟在身后的獒犬狠狠的瞪了一眼。

“今天,我的心情,很不好。”

数十条平日里凶残无比的獒犬同时夹起了尾巴,闭上獠牙嶙峋的大嘴,一声不吭的转身就溜。

主楼用金属铸成,足足有一尺厚的大门无声的开启,明亮的灯光从主楼的大厅里洒了出来,照亮了少女窈窕的身躯,以及绝美的面庞。

精致的鹅蛋脸,端庄且雅致。微微上挑的丹凤眼,隐隐透着一丝冷意,笔挺高耸的鼻梁,红润精巧如菱角的小嘴,加上身上的见习法官袍,以及那冷冽清丽的气质,少女站在灯光中,给人的感觉一如图伦港法院门口的司法女神的雕像。

生人勿近,近则有灾!

“薇玛呢?”少女站在台阶下,抬头看着出门迎接的莉雅。

“她在教堂学校,放心吧,学校里很安全。亲爱的蒂法,怎么了?”莉雅双手抱在胸前,眯着眼看着浑身冷气袭人的宝贝女儿:“虽然每个月三十天,你总有二十多天心情不好……可是今天,感觉你心情格外差一些?”

“一群渎职的废物。”威图家的长女,戈尔金的妹妹,乔的姐姐,图伦港地方法院的见习法官,有着‘酷吏’美誉的蒂法阴着脸,大踏步的走上台阶,低沉的说道:“我真想锤爆他们的脑袋。”

莉雅脸一僵,她飞快的瞥了一眼蒂法腰间挂着的,由威图家花费了天价,通过特殊渠道订制的小法槌,温柔的问道:“怎么了?谁敢招惹我们最最可爱的蒂法呢?”

蒂法眯着眼,一边走,一边冷哼道:“锤爆法院院长的脑袋,锤爆几个庭长的脑袋,锤爆警局局长的脑袋……当然,如果可以,我想锤爆市长和市政厅议长的脑袋!”

白皙的小脸蛋绷得紧紧的,蒂法用力握拳,狠狠的咬着牙。

“一群废物,他们根本不懂,或者说,他们不愿,他们不敢维护图伦港民众的利益。”

“那些外来者,不管他们有多么了不起的身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帝国女皇的承诺,这是铭刻在帝国最高法院门前的神圣契约!”

“让一群胡作非为的外来者,在图伦港大肆破坏!”

“真应该下令,将他们全部逮捕,从快,从严,判处死刑,用托尔巨炮直接炮决!”

“整整一天时间,整整一天时间!”

蒂法怒视着自己的母亲,目光中的怒火让莉雅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双手按在胸前,怯生生的、很是羞涩的干笑着。

“推诿责任,相互指责,毫无效率的互相泼污水,犹如泼妇一样的谩骂争吵……我真想逮捕他们!”

蒂法阴沉着脸,她突然举起拳头,往自己脑袋上狠狠敲了一拳。

她原本梳理得油光水亮的头发,被她一拳打得零散,几根长长的,倔强的,很是柔韧有弹性的长发从她的脑门上弹了出来,犹如几根芦苇一样晃来晃去。

她歪着头,看着莉雅问道:“对了,乔呢?我没有执法权,但是他是三级警士。”

眸子里闪过一抹凶光,蒂法冷声笑道:“妈妈,你去警局报案,然后乔去抓人,我们连夜审判,从快,从严,判处死刑,直接炮决!”

蒂法美丽的丹凤眼里闪烁着惊人的寒芒。

她快慰的笑了起来:“妈妈,完整的办案流程,一切都合理合法。只要我们行动得足够快,那些该死的混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莉雅的嘴角抽了抽,然后再抽了抽,过了好久,她才干巴巴的说道:“可,可是,蒂法,我记得,你才是见习法官,就算乔抓了人,送去法院,你也无权判处死刑!”

蒂法眯起了眼睛,她干巴巴的说道:“那么,按照帝国法律,当我的直属指导法官因为紧急情况,无法判案时,我作为见习法官,可以接管他的权力。”

莉雅微笑,她极力的挤出了一丝微笑,她双手捧在胸前,看着比自己高了好几寸的宝贝女儿,小心翼翼的,极其温柔的问她:“那么,你的直属指导法官,我没记错的话,是尊敬的黑贝尔法官……他要如何,才能无法判案呢?”

蒂法皱起了眉头,她认真的思索了一阵,右手用力的握住了腰间的法槌。

“哦,不,不,不,亲爱的蒂法,黑贝尔法官是你父亲的老朋友,他们是经常在一起打牌的老朋友。黑贝尔夫人,是你可怜的妈妈的闺蜜,闺蜜呵!”

“先吃饭,好么?我们先吃饭!”

“有你最喜欢的芝士爆龙虾,没什么坏心情是芝士爆龙虾不能解决的。如果一只不够,那么两只,两只不够,就三只、四只喽!”

“最最亲爱的蒂法的好心情,才是最重要的。嗯,你想要用什么酒佐餐?”

蒂法犹豫了一阵子,然后,她有点颓丧的松开了法槌。

莉雅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忙不迭的推搡着蒂法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她一边快活的说道:“那么,蒂法,说点让你开心的事情,你一定会高兴的!”

“没错,一如你出门时猜测的那样,你亲爱的弟弟,我们的乔,他依靠自己的力量,打开了力量海!”

“没有依靠外力,打开了力量海哦!”

“你父亲已经将呼吸法交给了他,可爱的乔,他是这么聪明,机灵,他一定能,很快就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吧?”

蒂法的心情,骤然变得极其的美妙。

雪亮的水晶灯照耀下,蒂法笑得格外灿烂:“那么,亲爱的妈妈,也就是说,我‘亲爱的弟弟乔’,他的身体,彻底康复了?也就是说,以后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说,他犯错的时候,我可以‘真正’用力的揍他了?”

莉雅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了。

“是么?呵呵,呵呵,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