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父亲母亲

发布时间: 2020-06-13 14:11:11
A+ A- 关灯 听书

“我,见鬼了么?”

乔站在盥洗室里,呆呆的看着回复了明净明亮的大镜子。

拉普拉希,这突然冒出来的怪异生物,慢悠悠的吐了几个烟圈后,就这么消失了。

“喂,你是什么东西?”

乔低声的咕哝着,他可不敢让莉雅听到自己的话。

如果让莉雅知道乔‘幻听’、‘幻视’了,以这么多年乔对莉雅的了解,她肯定会跑去属于穆忒丝忒的银桂教会,捐献一大把金币,然后让一大群修女、嬷嬷来检查他的脑袋。

搞不好,那群可怕的修女和嬷嬷,会撬开他的嘴,给他灌进去一大堆所谓的‘圣水’、‘神药’。

乔绝对不是‘幻听’或者‘幻视’了,他刚刚,绝对是见到了那个自称拉普拉希的怪异生灵。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乔的眸子里,三圆六芒星魔法阵散发出淡淡的红光。

镜子光洁明净,不见丝毫异常。

“人生漫漫,从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拉普拉希慢吞吞,有气无力的声音从乔的脑海中响起:“我是拉普拉希,我是全知者,我在你的脑子里。”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找上我?”乔压低声音,急促的追问着。

又是过了好半晌,拉普拉希的声音才慢吞吞的传来:“人生漫漫,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相互了解。为什么着急呢?焦虑,急促,慌张,这些负面情绪,不会带来任何益处。”

“镇定,安静,保持宁和的心态。然后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你的人生是如此的美妙,你的未来是如此的精彩。”

拉普拉希尖尖细细的,好似鹦鹉鱼啃珊瑚礁一样的笑声响起:“当然,有了我之后,你的人生,你的未来,会更加的精彩,更加的顺利,更加的光芒万丈。”

乔浑身僵硬,他想告诉这诡异的存在,他对现在的人生很满足,他不想再有任何的锦上添花。

不等乔开口,拉普拉希慢悠悠的,声音尖尖细细的笑道:“当然,也有可能会更加悲惨,更加无助,更加凄凉落魄?人生漫漫,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啊,绯红!”

然后,任凭乔如何的嘟囔,拉普拉希都再没有半点儿响动。

“喂!”乔气急败坏的在盥洗室内转着圈,他咬着牙咕哝道:“我不是绯红,我是,乔!”

他想把拉普拉希从自己脑袋里抓出来。但是看着镜子里自己丰腴的面庞,比寻常人大了好几圈的大脑袋,认真盘算了一下如此行动的难度,他颓丧的放弃了自己的冲动。

昨夜的经历如此恐怖。

昨夜的噩梦如此惊悚。

还没从接二连三的冲击中恢复过来,还没能弄明白绯红和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更加诡异的拉普拉希,所谓的全知者居然住进了自己的脑袋。

一波接一波的冲击接踵而来,乔的脑子乱糟糟的,所以他从盥洗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极其的阴沉,每个毛孔都好像在往外喷着寒气。

“哦,我最最亲爱的乔!”莉雅看到一身阴郁的乔,柔美的面庞顿时一变。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哦,可怜的乔,妈妈的心肝宝贝,你一定是被昨天的事情吓坏了。”

她急忙走到乔面前,踮起脚,伸出手,有点艰难的拍了拍乔丰腴的脸蛋。然后,莉雅的脸色再次微微一变,她低下头,看着光脚的乔,再看看自己穿着的半高跟的居家拖鞋,莉雅皱起了眉头。

“乔?你怎么,一夜之间长高了?”

莉雅的脸一阵阵的发黑,她忘记了追问乔为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全部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乔为什么突然长高的事情上。

“仁慈的穆忒丝忒啊,你起码又长高了两寸!”莉雅的脸微微的抽搐着,她有点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乔,再这样下去,没有一个图伦港的尊贵小姐愿意嫁给你……仁慈的穆忒丝忒啊,谁愿意嫁给一头人形野熊呢?”

乔本来就阴森的面庞,变得更加阴郁和惆怅。

‘人形野熊’?

真是温柔的、可敬的亲生母亲啊!

“啊,亲爱的莉雅,亲爱的,这是好事,好事。”一个轻快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身高将近七尺,宽肩、长腿、身形健壮魁梧,但是一个高高隆起的啤酒肚,彻底破坏了整个体型的黑森步伐轻快的走进了房间。

看起来心情极佳,黑森的鼻子下面,两抹极其富有帝国传统,高高挑起的大胡子欢快的抖动着,就好像两片狂舞的弯刀。

黑森快步走到乔面前,伸手抓住莉雅的肩膀,犹如拎小鸡一样将她提溜了起来,随手放在了一旁,然后张开双臂,用力的拥抱了一下乔。

他大声笑道:“我们的儿子,打开了力量海。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他的力量,会不断的成长,直到成长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当然,唯一的副作用,他还会再长高几寸!”

莉雅右手捂着额头,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不堪忍受的哀鸣。

“还要,再长高几寸?”

“仁慈的穆忒丝忒啊!”

几个侍女小心翼翼的凑了上来,围在了莉雅的身边,唯恐她承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而昏厥倒地。

黑森和乔相互望了一眼,父子两同时耸了耸肩膀,然后勾肩搭背的走出了房间。

莉雅重重的坐在了乔房间的沙发上,一脸愁云惨淡的喃喃念叨:“仁慈的穆忒丝忒啊,打开力量海,这当然是好事。可是,仁慈的穆忒丝忒啊,银桂教会有让人变矮的圣水么?”

乔和黑森的脸,同时抽了抽,就当做没听到莉雅的话。

从乔的房间出去,是一个极大的起居室,鞋架上放满了各色长长短短的靴子,皮的、绒的、丝绸的、缎子的,各种材质应有尽有。

两个极大的衣柜杵在一旁,一个衣柜中尽是各种材质奢华的日常服,另外一个衣柜中,则是数十套黑色的警察制服。

走过起居室,是一个同样面积极大的会客室。

会客室里,有整整两面墙的酒柜,上面摆放了各色美酒。在酒柜的对面,靠近落地窗的位置,则是一圈儿皮质的沙发围着一张螺钿镶金的长桌,桌子旁是雪松木制成的雪茄柜,体积巨大的雪茄柜里,乱七八糟塞满了大大小小的雪茄盒子。

父子两惬意而慵懒的斜躺在沙发上,有侍女帮他们点了雪茄,两人开始吞云吐雾,会客室内立刻充斥着一股刺鼻的烟味。

“昨夜的事情,有点复杂。乱糟糟的,很麻烦。”黑森没有莉雅那么多闺蜜,但是他的消息,总会比莉雅更加灵通一些。

张口吐了一条长长的烟雾,黑森沉声道:“不仅仅是死人的事情,不仅仅是死了这么多警察,有更大的麻烦在里面。所以,我帮你请了半个月病假,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乔的脸抽了抽,半个月不出门?

他直起了身体,皱着眉,很用力的盯着黑森:“很麻烦?在图伦港,有我们威图家解决不了的麻烦么?”

黑森一直快活的不断翘动的大胡子骤然停了停:“亲爱的乔,我最宝贝的儿子,在图伦港……你的父亲,英明神武的黑森老爷,威图家的家主,可以解决掉绝大部分的麻烦。”

耸耸肩,黑森叹了一口气:“但是这次的麻烦,来自图伦港之外,所以……”

左手向下轻轻的按了按:“所以,低调,低调,再低调。”

摇摇头,黑森紧身马甲的贴心暗袋里,掏出了一本淡金色的小册子,用一种很轻佻、很不以为然的表情,将这边角有点卷起来的小册子丢在了乔的身上。

“半个月的时间,你既然打开了力量海,那么,不要浪费时间,不要浪费家族十八年来在你身上的投入,努力、用功的修炼吧。”

“经历了昨夜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明白了,一个男人,掌握足够力量的意义。”

吐了一个堪称完美的烟圈,黑森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鎏金的美女浮雕:“你的五个下属,比利他们,都活着。所以,你可以安心的修炼。”

比利他们,活着?

乔惊讶的挑了挑眉头,由衷的感慨道:“赞美仁慈的穆忒丝忒,那,我就放心了!”

然后,他飞快的抓住了那一本小册子。

在翻开那本小册子之前,乔放下雪茄,很认真的对黑森说道:“父亲……给警局捐点钱。”

乔想起了,昨夜策骑冲锋,实际上救了他的那六位骑警。

黑森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放心吧,昨晚你休息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处理好了……”

飞快的瞥了乔一眼,黑森淡然道:“我额外让人给了比利他们一笔钱,他们绝对不会说出昨夜发生的事情。不过,儿子,我必须要说,干得漂亮。遇到危险,赶紧逃跑……你比你的五个下属跑得更快,跑的更远,这让我,很欣慰。”

乔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就当做没听到黑森的话,自顾自翻开了那淡金色的小册子。

《帝国陆军基础呼吸法》,小册子的第一页,简简单单的印刷着一行铁灰色的字迹。

“帝国陆军?”乔‘忘记’了刚才黑森的话,抬头‘惊愕’的看着黑森。

“嘘,违禁品,你懂的。”黑森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低声咕哝道:“严禁泄露,亲爱的儿子,你懂的。”

乔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违禁品’?

他喜欢。

翻阅着手中的小册子,乔的瞳孔微微泛红,他的心头,一缕缕莫名的怒火在不断堆积。

‘逃跑’?

‘下次,绝不逃跑’!

不仅仅是怒火,更有不明所以的羞耻涌上心头,让乔心中充满了各种恶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