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拉普拉希

发布时间: 2020-06-13 14:11:08
A+ A- 关灯 听书

火焰。

鲜血。

浓烟。

尸体。

倾盆而下的大雨。

歇斯底里的闪电。

刺骨的寒气,让人窒息的高烧,剧烈的头疼,一次次的昏厥,抽搐。

是谁抱着自己?

那张熟悉的脸?

闪电划过天空,带来骤现的光明。

被冻得发青的小脸蛋,年幼的戈尔金的脸。

他紧紧搂着自己,浑身哆嗦着,惊惶、惊恐的低声念叨着什么。

梦境中电闪雷鸣,一片让人窒息的黑影笼罩了下来,从灵魂深处,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传来的剧痛袭来,乔的喉咙里‘咯咯’作响,身体剧烈的抽搐了几下。

然后,乔从混乱的、零碎的梦境中惊醒。

浑身冷汗淋漓,乔茫然的睁开眼睛,向四周打量着。

这是一间极大的房间,乔极熟悉的房间。

一张舒服的四柱床摆在房间的角落里,乔正躺在厚厚的被褥中,锦缎、丝绸和天鹅绒构成了被褥的主体,他躺在床上,好似躺在云霄中,浑身轻飘飘的。

宽敞的房间内,凌乱,摆满了各种年轻人喜欢的好玩意儿。

象牙柄的燧发步枪,古董级的长剑、马刀,数十杆步枪、近百柄刀剑,就这么胡乱的堆在了几条黑檀木制成的长凳上。

让人窒息的是,在这些刀剑燧发枪正中,赫然放着一颗没有装药的,口径八百毫的‘托尔’巨炮炮弹!

十几套堪称艺术品的全套甲胄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有几套甲胄上,还装饰着华丽的天堂鸟、极乐鸟、太阳鸟、彩虹鸟之类珍贵禽类的羽毛。

数十套华丽的礼服,零零碎碎的洒得满地都是,这些礼服,全都是高档的丝绸、锦缎制成,扣子则是用黄金、白银、珍珠、宝石镶嵌而成。

房子正中放着一只华美的开屏白孔雀标本,在房间的另外一只角落里,放着一张桌球台,和斜对角的几张沙发、两排酒柜遥相呼应。

房间的四面墙上,挂着数十个体积硕大的猛兽头颅标本。

这些猛兽头颅张开大嘴,一根根尖锐的獠牙,全都包上了厚厚的金子。

乔睁开眼,呆呆的看着这个凌乱,但是让他感到舒适和安全的房间。没错,这是他的卧室,昏迷中,他回家了。

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乔回忆着刚才梦里的场景。然后,一阵眩晕袭来。

依旧是火焰,依旧是鲜血,同样是浓烟和尸体。

乔用力的摇了摇脑袋,他以前,从没做过之前的那个梦。而这个梦,居然和昨晚的残酷场景,混乱的融为了一体。

梦里,怎么会有戈尔金呢?

而且是童年时的戈尔金,他抱着自己,蜷缩在什么地方?

无数纷杂的念头迅速被一股强烈的恶心驱散,乔突然惊醒,他杀人了。昨天夜里,他杀人了。而且杀人的手段,是那样的暴虐,那样的可怕,犹如传说中的魔鬼。

那个逃走的黑影不提。

那个狂屠,的的确确,乔看得清清楚楚,记得清清楚楚,是被自己一拳砸碎的。

那超出极限的一拳,那铺满了整个小巷子的血肉。还有,那些被残酷杀死的警察,他的同僚们!

喉结剧烈的上下抽动着,乔一跃而起,他撞开了床边的小桌,桌子上的几根象牙、水晶材质的水烟斗顿时摔在了地上。

他一脚踢开了一支精美的纯金歌剧面具,踩在了一个银质的糖罐上差点摔倒,摇摆着从几根码在陈列架上的象牙中穿过,一头扎进了盥洗室中。

拉开抽水马桶的盖子,脑袋差点塞进马桶里,然后乔剧烈的呕吐起来。

五脏六腑都在翻滚,苦胆水都吐得干干净净,乔剧烈的呕吐着,盥洗室内充斥着难闻的味道,他惊天动地的呕吐声也从敞开的房门传了出去。

几个身穿黑白二色、细亚麻质地女仆长裙的少女走进房间,轻手轻脚的忙碌起来。

原本只亮着两根蜡烛的房间内,厚重的天鹅绒窗帘被人拉开,下午时分略带慵懒的阳光通过落地窗照进了房间,照得凌乱的房间一片通明。

一名高挑、瘦削,黑色的长发盘了一个高耸的发髻,身穿简朴的黑色长裙,气质颇为优雅的中年妇人紧跟着侍女们走了进来。

中年妇人生得颇为美丽,更是保养得极好,白皙的面庞上不见丝毫皱纹,在阳光下,她的面庞和纤长的手掌,犹如珍珠一样熠熠生辉。

她站在那头倒霉的白孔雀旁边,担心的问道:“乔?没事么?哦,仁慈的穆忒丝忒在上……”

乔抬起头,重重的盖上马桶的盖子,按下了冲水键。

他走到盥洗台前,打开冷水龙头,用水杯接了一杯水,用力的漱了漱口。

他头也不回地大声说道:“妈妈,我没事,啊,仁慈的穆忒丝忒在上,我身上连个小口子都没有。”

放下水杯,捧起一捧冷水泼在了脸上,乔大声问道:“妈妈,昨天的事情……蒂法和薇玛没事吧?好吧,我不应该担心蒂法,薇玛怎么样?”

中年妇人,乔的母亲莉雅双手按在胸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温柔的笑了起来:“全家平安,乔。只是你,太让我们担心了。你睡了整整一夜和整个上午!”

低声赞颂了一声仁慈的穆忒丝忒,莉雅板起了脸,大声说道:“乔,我真后悔,当初我怎么会同意让你去读司法学院;我更不应该,同意你加入警局。”

“仁慈的穆忒丝忒在上,你知道,昨天图伦港……”莉雅微微歪着头,絮絮叨叨的数落起来。莉雅在图伦港有众多闺蜜,所以她绝对是消息最灵通的那一小撮人之一。

昨天夜里,图伦港遭受重创。

三号新码头附近,两千多户人家的宅邸毁于炮火。图伦港市政厅没有公布伤亡人数,但是消息灵通人士声称,昨夜最起码有近千普通市民伤亡。

幸运的是,恰逢仲秋之夜,好些宅邸中空无一人,否则伤亡会更加惨重。

除开平民,有一百二十九名骑警殉职,两百多名骑警轻重伤;更凄惨的是图伦港的普通警察,战力远不如骑警的他们,昨夜足足有三百八十三人殉职,伤员数量更是惊人。

图伦港的驻军,还有驻扎在图伦港的海军舰队应变及时,两支军队紧急出动,有效的威慑了敌人,那些肆意袭击的敌人被军队击溃,这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乔凑到水晶镜子前,认真的端详着镜子里那张圆润的面庞。

黑色的短发,圆润柔和的面庞,微微凹陷的眼眶,两颗黑色的眸子颇为灵动。

莉雅还在絮絮叨叨的抱怨着,乔闭上眼,然后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瞳孔里,再次出现了那三圆六芒星组成的魔法阵。

瞳孔微微泛着绯红的光芒,乔认认真真的看着镜子里的脸。

“你好,乔。”

“你好,绯红。”

“那么,我到底是,乔;还是,我其实是绯红?”

“毫无疑问,我们是同一个存在。那么,我是何等的存在?”

“绯红,究竟是什么?”

脑子里,一阵阵剧痛袭来,乔迅速放过了这个问题。

等到脑子里的剧痛消失后,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声的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太深奥了,不是现在的我能探讨的。那么,放在以后吧,这才是最明智的抉择。”

撩了一把冷水,又抹了一把脸,乔直起身体,直勾勾的盯着镜子。

“那么,让我想想,我应该听戈尔金还有蒂法说过。不,不仅仅是他们,就连薇玛都在我面前说过一些。”

“力量海,能量海,精神海。”

“无穷尽的狄拉克海。”

“一切的根源,地水火风四大元素……三海七脉修炼法。”

乔的瞳孔内,三圆六芒星魔法阵开始旋转。他低下头,打量着自己高大、肥胖的身躯。

“因为体质的缘故,家里人向我隐瞒了力量之道?嗯,是怕我胡乱尝试,伤了身体?”

“这具躯体,在极幼年的时候,受到过极重的创伤。”

“而我之前,对力量并不在意,那时候,我只要口袋里有足够的金马克,就很满意。”

“嗯,不能多想了。”

又是一阵头痛来袭,乔暂停了对自身情况的挖掘。

就在这时候,他面前的水晶镜子上,一层薄薄的水蒸气突然出现。

乔低头看了看盥洗池的热水龙头。

他并没有打开热水龙头,所以,盥洗室内怎么会有水蒸气?

他向后退了一步,瞳孔内的六芒星旋转的速度略微加快了些。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一波波热浪不断从胸膛向全身扩散开去。

一只奇异的,大概一尺多高的生灵,在朦胧的镜面中悄然浮现。

这家伙的身躯,有点像是拉长的海马。

而他的头颅,则略有点像一个愁眉苦脸的秃顶小老头儿。

他没有脚,海马一样的尾巴圈起来,很轻松的一甩一甩着。他有两条短短的手臂,他拎着一只小烟斗,‘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不断从烟斗里冒出一个个细小的烟圈。

“你好,乔。或者说,你好,绯红。”

“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拉普拉希。”

“或者,你可以叫我全知者。”

“当然,我全知,却非全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