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弟妹,大漂亮

发布时间: 2020-06-26 13:05: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人在危急时刻,爆发力是无穷的。

老道士以黄土为黄符。

厚土可载物。

以血为朱砂。

血可承载阳气。

短短片刻,老道士就在众人周围写出一小圈《行炁金光篆》的辟邪咒语。

把晋安、冯捕头、以及贪嘴羊都涵盖在内。

晋安也深知,现在是到了拼命时候。

镪!

晋安手中的虎煞刀出鞘。

随着虎煞刀出鞘,顿时,从刀身上有凛凛怨气、死意、恨意、煞气、暴戾意志爆发。

一个长满了几十双人手的扭曲虚影,欲反扑,反噬向晋安,想吞噬了晋安,夺舍肉体,重获自由。

但长满几十双人手的扭曲虚影,又马上被虎煞刀重新拉回去刀内。

哧!

虚影跟虎煞刀融为一体,刀身上煞气猛的暴涨一寸长,怪物虚影变成了刀身上的锋锐煞气,环住整个刀身,化作杀业之刃。

早在得到虎煞刀的第一天,此刀就已经被晋安敕封过一次。

刚才虚空浮现的扭曲虚影,正是敕封虎煞刀后,此刀上浓郁煞气养出来的异象。

曾经死在这口凶刃下的亡魂残念、怨气,经过敕封后,融为一体,融合成了一个长满几十双人手的怪物虚影。

赤血劲!

十三层!

杀业之刃如赤色匹练一绞!

噗哧!

如黑色洪流,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女人长发,甫一与刀上煞气、灼烧热浪接触,便统统蒸发,烧成了青烟灰烬。

黑色洪流中一下多出来个真空地带。

然而!

还不到一息时间,真空地带又马上被更多的黑色长发填上,继续席卷向几人而来。

晋安面色一沉。

他手中刀光快如飓风,疾快气压在院子掀起飞沙走石,刀光快得几乎舞成了密不透风的赤色刀墙,护住老道士几人。

赤血劲!

给我爆!

爆!

爆!

但凡接触到灼热赤色刀光的二三丈高女人长发洪流,统统被绞杀成青烟。

然而。

这些黑色洪流长发,却是越杀越多。

前一刻才刚被赤色刀光绞杀出真空地带。

一息不到,便马上被更多黑色洪流填补上。

斩杀不绝。

越杀越多。

仿佛源源不绝。

反观晋安的体力,在这种高强度爆发下,体力消耗剧烈,手臂挥砍得酸软,肌肉疼痛,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终于!

晋安一个疲累疏忽,有黑色洪流冲破刀光封锁,席卷向被晋安保护在身后的老道士和冯捕头。

噗!

噗!

那些阴气所化成的洪流长发,碰到地上血书写出来的《行炁金光篆》咒语,都无火自燃起来。

只是从院子外涌进来的黑色洪流,源源不绝,一浪堆高一浪,越来越多,那些阴气长发已经化作了四丈高黑浪,狠狠扑击而来。

这些女人长发都带着浓浓湿气。

院子里那股子泥土腥味的湿气更重了,几乎把众人熏得喘不过气来,随便呼吸一口气,鼻子和嘴巴里居然都是河底的泥沙颗粒。

再这么下去。

即便没被那些阴气所化的女人长发绞杀死。

也迟早要被窒息缺氧死。

“老道我终于知道了!”

“这是阴魂三十六道里的溺水道,罗叉婆!”

“娘希匹啊,小兄弟,看来咱们爷俩今晚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老道士即便到了生死存亡关头,都不忘了在口头上占晋安的便宜,晋安脸黑。

要不是他现在到了拼命状态,绞杀铺天盖地而来的阴气所化女人长发,他实在空不出手来,他都恨不得要把老道士扔出去喂那什么溺水道的罗叉婆了。

“小兄弟你听过夜叉吧?”

“夜叉里,男的奇丑,女的奇美,这里的罗叉婆的名字便有取自夜叉之意。罗叉婆顾名思义,只有落水溺死的妇者,因为死后阴气重,怨气重,才有一定机会化作罗叉婆,专门颠覆河道里的过往商船、船只。”

“罗叉婆已经超越寻常阴煞,已经不再只是人死后一口怨气弥留所化的阴气那么简单。”

“除非今晚有高人出手相救!”

“否则我们都难逃一死了!”

晋安闻言面色一变。

心头沉了下去。

……

可就在老道士的话音才刚说完,今晚这个注定不会平静的夜下,异变再起!

咚!咚!咚!

咚!咚!

仿佛千军万马打仗的整齐行军声音,忽然在寂静夜下响了起来。

动静很大。

由远及近而来。

“阴兵借道!”

“为什么每次在老道写《行炁金光篆》都会来阴兵借道!”

原本在地上血书咒语的老道士,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没办法。

他有阴影了啊。

就见漆黑的夜幕之下,阴风大作,阴风阵阵,阴兵借道一路穿院穿屋,无视一切障碍,从铺天盖地如潮涌的阴气所化女人头发中直直行军而过。

阴气所化的几丈高黑发洪流中,一道女子白影显现。

其口如裂口,嘴巴乌黑长满如鱼的三角尖齿,二目青光暴涨寸长,没有眼白,没有黑瞳。全身都是泥土腥味的湿气,皮肤被河水泡得发白,身周被冲天怨气缠绕,这些冲天怨气化作了阴气长发,然后与阴兵借道对抗。

白色影子挣扎反抗了几下,但在一个个阴兵借道穿体而过下,最终还是阴兵借道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白色影子的形体越来越虚弱,越来越透明。

只坚持了十息左右。

罗叉婆最后还是被阴兵借道给拘走了。

这一幕看得晋安和老道士都是有些心里发毛。

阴兵借道!

简直碰者必死无疑!

阴兵借道并未逗留,穿院而过,继续远去,才不过几息功夫,行军脚步声已经出了昌县,消失在黑夜尽头。

比缩地成寸还快。

危险来得快,去得也快,对晋安而言,十死无生的罗叉婆危机,居然就这么化解了。

晋安遥望着阴兵借道远去的方向。

就在这时,晋安感到有人在轻顶他胳膊,他转头一看,正好看到老道士正老不正经的朝他笑。

“小兄弟,白棺里的那位凶主,人倒是不错,懂得知恩图报,这次阴兵借道来得太及时了,没枉费我们为她守棺的那么几天。”

“啧啧,白棺里的那位主儿可是府尹之女,府尹所管辖之处,都是她家的。老道我倒是觉得,白棺里的那位主儿跟小兄弟你很门当户对啊,你们是郎才女貌,很般配的一对。”

“也就只有小兄弟你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硬命格,才能在那一日抬起白棺,才能连白棺里那么凶的凶主都能镇得住,才能当得起门当户对。”

“不如收作当弟妹,弟妹是大漂亮,又是府尹之女,小兄弟你绝对不亏啊。”

“以后老道我也能跟着小兄弟你在州府里横着走,等于有了快免死护身符啊。”

“到时候什么刺阴师、罗叉婆,在我们这位弟妹面前,那都是碎渣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