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锦囊中的救命纸条【感谢白银盟飘荡墨尔本】

发布时间: 2020-06-13 15:09:46
A+ A- 关灯 听书

“还有半个小时!”

停了下来,女孩双手托着下巴。

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跟她说过,一定要在晚上八点后,才能打开,否则遗患无穷……到底要不要按他说的做?

“他是神经病,我要是这么做了,岂不也变成神经病了?”

脑子正常人,能冲进女厕所找她?

哼了一声,摇了摇头,刘珊珊再不迟疑,正打算将锦囊打开,就听到电话铃声响起。

父亲的声音传来。

“珊珊,爷爷脑淤血送进医院了,情况……不太好,过来见最后一面吧!”

“爷爷……”

身体一僵,刘珊珊眼眶一红,再也顾不上其他,转身向外跑去。

父母离异,她由爷爷带大,感情极深,之前就知道爷爷有脑血栓之类的旧疾,也做了各种防备,药物吃了不少,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

来到医院,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父亲刘焱正在病床跟前,眼中满是疲惫,爷爷则带着氧气机,昏迷不醒。

“医生说,爷爷脑中有血块,必须尽快手术,一旦拖过今天,就没任何希望了,但……能够做这种手术的医生,全国只有一位,那就是帝都水木大学的陈俊华教授,先不说不认识,就算认识,也不可能为了一个病人,坐飞机过来……而爷爷的状态,又不能乘坐飞机……”

脸色黯然,刘焱满是失落。

刘珊珊眼泪流出来。

医生都没办法,她只是学生能有什么办法?

或许,真是最后一面……

“我要考专攻脑科的研究生……”

看到病床上的爷爷,女孩心中发誓。

之前还在犹豫,是继续读书还是工作,此时,已经有了目标。

如果她是能够做这种手术的神经外科医生,爷爷或许就会有救,不至于现在这样,只能等死。

“别哭了,爷爷希望你每天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刘焱安慰道。

刘珊珊点头,伤心了一会,正想从口袋中掏出纸巾,擦干眼泪,一个锦囊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

刘焱捡起,疑惑的看过来。

“是个神经病,今天早上无聊扔给我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刘珊珊摇头。

之前还有心情,去看看对方到底搞了什么恶作剧,此时,哪还有心思关心这些。

“神经病?”皱了皱眉,刘焱随手将锦囊打开,一张纸出现在面前,看了过去,瞳孔不由一缩:“这、这……”

站起身来,身体激动的不停颤抖,看向眼前的女孩:“珊珊,给你这张纸的人是谁?他在那里?”

“怎么了?”

没想到父亲会这么失态,刘珊珊满脸不解:“他就是个神经病……”

话还没说完,就见父亲将手中的纸张递了过来:“你看!”

心中疑惑,才看了一眼,刘珊珊同样瞳孔收缩。

只见上面同样写了一行字:你爷爷脑中的血块,水木陈俊华教授可以治疗。电话为138********。

满是震惊,刘珊珊说不出话来。

给他锦囊的人,不仅知道她肯定会打开看,还知道她爷爷今晚会脑淤血,脑中有血块……

看向手表,刚好八点过一点。

也就是说,对方连时间都算的一清二楚……

怎么做到的?

这种病,是没办法提前预知的,再厉害的医生都不行,甚至,就算提前知道了,不发作,也没有任何办法。

早上就知道,将纸条给她……

身体冰寒,刘珊珊感到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这么说起来……这位并不是神经病,真的是想过来帮助她,可笑她并不领情,反倒让人家滚……

“可……就算知道电话又能怎么样?”

震惊过后,刘珊珊反应过来,脸上露出苦涩之意:“素不相识,这么厉害的医生,不可能为了救爷爷,从北京飞过来啊!就算真愿意,我们家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当做诊金……”

能治疗脑科的世界级顶尖医生,根本不是她这种家庭,可以邀请过来的。

更何况,这都晚上了,从帝都到夏都足有三千多里……

“里面好像还有一张纸……”

捏了捏锦囊,刘焱再次从中取出一张纸来。

刘珊珊看了过去,再次僵住。

“写了什么?”

刘焱问道。

“请动这位世界级脑科教授的方法……”

“这怎么可能?”刘焱不敢相信,也看了过去,同样震惊的无以复加,片刻后,咬了咬牙:“不管如何,都要试试!”

说完取出手机,对着第一张纸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嘟嘟嘟!

“喂?哪位!”

电话对面,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陈教授你好,我叫刘焱,是夏都市一位脑淤血患者的儿子,我父亲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急需抢救,医生说,目前的情况,只有你才能治疗……”

刘焱急忙道。

“夏都?太远了,不在我的工作范畴,另外,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不会接任何工作上的事!”

对方的声音满是不悦,紧接着再次听到“嘟嘟!”的声音,显然,将电话挂了。

刘焱面容难看。

“我来!”拿起第二张纸条,刘珊珊不管对方纸条上说的是不是真的,有没用,这都是最后的办法了。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的声音更加不悦:“我不是说了吗?夏都不在我工作范畴,说的再好听,也不会接……”

“先别忙挂!听我把话说完,或许,你会改变主意!”

深吸一口气,刘珊珊看着眼前的文字,咬牙念了出来:“陈教授的儿子,陈晓,出过一次车祸,无法正常行走吧?我这里有个朋友,可以帮他治好!”

这话说完,对面的声音,更加不悦:“你……什么意思?想让我治病,开始拿我儿子,戏耍我了吗?”

陈俊华的儿子,小时候出过一次车祸,导致下半身瘫痪,看了不知多少家医院,找过多少专家,都没办法治疗,即便他是全国闻名的神经外科医生,也无能为力。

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能拿到他的私人电话号码,说明肯定有朋友泄露,知道这件事,不算什么……

但是,不应该拿这件事,戏耍他!

“是真的可以!”刘珊珊硬着头皮,继续念道:“陈晓这些天,是不是经常喊着腿疼?能有疼痛,就说明,神经还贯通,只是有部分堵塞罢了,只要能够贯通,完全可以重新恢复站立!”

“你可能会觉得我信口雌黄,但……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治好他的唯一机会,一旦错过,对与他这种年纪的人来说……不公平!”

“作为一个父亲,我相信,你会为他考虑。我家里也有患者,还需要你的手术,你有理由相信,我不会在这件事上骗你。”

“……”沉默片刻,对面的声音有些沙哑:“让我考虑一下!”

嘟嘟嘟!

再次出现了盲音。

放下电话,看着纸条,刘珊珊和刘焱,坐在病床跟前,一阵安静,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就在二人觉得没希望之时,主治医生急匆匆跑了过来,一脸惊讶和不敢相信。

“你们怎么做到的?帝都水木大学的陈俊华教授,打电话过来,说会乘坐今晚的飞机,来这里帮忙做手术,老爷子他……有救了!”

身体一颤,刘珊珊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低头看向掌心的纸条,不由自主的捏紧。

是早上遇到的那位,救了她爷爷……可那位青年,到底是谁?

将纸张反正看了一圈,果然在最角落,发现了一串电话号码。

“爷爷没事了,就去找他,当面感谢……”

将号码记在心中,刘珊珊拳头不由捏紧。

(感谢白银大盟,美女大神作家,飘荡墨尔本。另外,新书大家别忘了投推荐票,收藏一下哈!老涯拜谢了!盟主上架后加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