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身份全部曝光,燕宁VS东方不破

发布时间: 2020-06-26 13:05:1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就地解散?

或者,一起去救下边城的五万北凉军?

北凉国的众将们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人敢率先做出决定,直到一把“长剑”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九公主!”

所有人都看向沈富。

而九公主沈富则是仰着头看着燕宁。

“饶了一枝桃花的性命,我便同意将四十万北凉军的军权交给你,否则今日这虎关城只有一片血海!”

“好。”燕宁点了点头。

“降吧……”九公主沈富的身体一软,坐在了地上。

“九公主殿下!”北凉众将一齐跪倒。

“他说的没错,现在北凉上京城没有了,我们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五万北凉军死在边城,只有他……可以救得下边城的五万守军。”

“可是,他……”

“没有什么可是的,五万将士的性命,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沈富再次说道。

“是!”众将叩下。

而接着,城墙上的所有将领们一齐转向了燕宁,以下属对上属的礼仪向着燕宁行了一个恭敬的军礼。

“虎关所有将领,听从镇国公燕宁命令!”

“嗯,全军奔赴边城!”燕宁的目光在沈富的脸上看了一眼,随即,不再多看,转身向着边城的方向飞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有些对不住沈富,但他们本就各自有着各自的阵营,想要做到完美的处理根本没有可能。

既然如此,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燕宁,放开我!”一枝桃花继续挣扎。

“放心,我答应了九公主不杀你,就不会杀你的。”燕宁的身体飘到一枝桃花的面前,嘴角勾起了抹笑容。

“你撒谎,我知道你的秘密,你怎么可能不杀我?”一枝桃花显然是不相信。

“呵呵。”燕宁一笑,随即,凑到了一枝桃花的耳边,轻声说道:“可惜,没有人信你啊,不是吗?”

“……”

一枝桃花的身体一颤。

犹如被雷劈了一下。

而接着,她的脑袋猛的一下仰了起来,然后,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口向着燕宁的嘴巴咬了上去。

“!!!”燕宁。

卧槽!!!

这妞疯了吗?!

燕宁一个躲闪不及,便被一枝桃花‘咬’了一口。

“哈哈哈,燕宁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弄到手的,哈哈哈……”一枝桃花笑得花枝乱颤,就如同喝醉了酒一样。

这枝桃花莫不是疯的?燕宁无语。

不过,现在他还没有成仙,一枝桃花想弄也弄不了,真若是等到了成仙,那谁玩谁还真不一定呢?

燕宁没有理会一枝桃花的疯狂,他的目光径直的望向边城的方向。

那里……

已经遥遥的有着厮杀声响起。

“豆豆!”燕宁开口。

“在!”漆黑的夜色中,一只头大如斗的大黑牛跃着一团黑雾而来。

而在牛豆豆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一身红色短裙,手里拿着一把碧绿铁扇的少女,生得明眉皓目。

正是牛豆豆和铁憨憨。

“都布置好了吗?”燕宁用手摸了一下牛豆豆的牛角。

“师父放心,我大力牛魔王说的话,没有哪个妖怪敢不尊从!”牛豆豆答得非常的自信。

而在答完后,又顺便用牛角在燕宁的身上蹭了蹭,感觉上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奖励一样。

看着这一幕的铁憨憨,立即也凑了过来。

“师父,这都是我的功劳,八百里火焰山的妖怪都是归我统领的,这只黑牛什么都没有干。”铁憨憨说完,整个身体也一下抱住燕宁的一只胳膊。

呃?长大了啊!燕宁心想。

这样想的时候,牛豆豆却是一脸的乐意。

“你个娘们儿还跟我抢功劳?难道,我的不就是你的吗?”牛豆豆说完,又示好的看向燕宁:“师父,我还是做了事的,狐王就是我亲自去请过来的。”

“噢,因为狐王是女的,又很喜欢你,所以你亲自去请回来的对吧?”燕宁听到这里,若有所悟道。

“嗯,是……嗯?!师父,您话可不要乱说……啊!!!憨憨,住手……我跟那只狐狸是清白的……”

“轰!”

“臭牛,看我喷火!”

“喷水!”

两个家伙在空中打得不可开交。

燕宁则是带着一枝桃花和仇仙儿径直的向着边城飞去。

“轰隆隆!”

“轰隆隆!”

虎关大门开启,大军疯涌而出。

……

北境边城。

东方不破亲率二十万大军,连夜奔袭,本以为可以在半个时辰内就拿下北境边城,可是,已经打了一个时辰了,城门居然还未攻破?

“师尊,这边城的守军异常的勇猛,看起来似乎早有准备。”战东是一个近四十岁的汉子,留着一绰山羊胡。

“嗯。”东方不破点了点头,他自然是看出来了,在他来之前,这边城上便已经提前摆放了大量的滚石还有油锅。

他率军奔袭,本就是疲惫之师。

如果能够一鼓作气的将边城拿下,便可以在边城中休息补充,可若是拿不下,情况就会变得非常不利。

“禀元帅!”

“我们的第四波攻城,又被打下来了,北凉军以逸待劳,将士们都疲惫不堪,请元帅下令,先休整一天再战!”

“……”

“师尊,这样打下去不行,我们的体力可以跟得上,但是,将军士不行啊,他们都是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战东再次说道。

“等不了了,若是休整一天,等到燕宁反应了过来,必然会率军赶来,到时候与边城的守军合军一处,我的两面夹击的计划就等于破了。”东方不破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只手将背后的黑色披风一甩。

今日作为三军主帅。

他自然是一身的盔甲,而不再是宽袍。

“师尊,不如让我再和西师弟一起试试?”战东看到东方不破站起来,自然是明白了东方不破的意思。

“不用,我亲自上。”东方不破摇了摇头,一只手在额头上一抹,额头上便缓缓的凸了起来,仿佛有一只“眼睛”要从里面透出。

“那我和西师弟助师尊一臂之力!”

“留在这里,我自破了东门,待到东门破了后,你们再率军跟上来。”东方不破说完,人便已经飞了出去。

“是,师尊!”战东立即领命。

……

声称一人破一门的东方不破向着边城的东门而去。

而此刻的边城东门。

已经是一片刀光血海,遍地的尸体和鲜血,将地面都染成了红色,仅仅只看一眼,便知道至少有几千的伤亡。

尸体中,还未完全死去的将士们不断的发出惨叫。

就在这时,负责守卫着边城的将领,突然间看到了空中飘来一个穿着黑色战甲,披着黑色披风的中年男子。

“是战神殿的殿主,东方不破!!!”

“战神殿?!”

“仙人!”

所有人惊呼。

而与此同时,东方不破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北凉军的将领们,本尊特意留了北门未攻,你们为何不退,还要在此死守?”这其实是东方不破不太明白的原因。

我二十万大军夜袭你一个边城,你的边城里面只有五万守卫,在这种情况下,你的第一想法应该是弃城而逃才对啊?

而且,我也放了一个北门未攻,难道,你们看不出来?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北凉军的将士们举起了手中的刀枪,大声的呐喊,他们的脸上被鲜血染红,但是,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

东方不破的眉头皱了起来。

很显然,五万边城的守军们,得到的命令是死守!

一个本就不属于你们北凉的边城,却要如此死守?而且,兵力还有着如此大的悬殊,是北凉国君疯了,还是这守卫的将领疯了?

“既然如此,那便死吧!”东方不破的目光锁定在城墙上的一名将领的身上,随即,一只手往前一指。

“嗖!”

一道雷光闪出。

空中仿佛有着战马的啸声在响起。

奔雷如电,如有实质。

正站在城墙上的将领,只看到天上出现一只奔跑的雷电战马,再想躲避的时候,便已经来不及了。

“啊!!!吧吧……”

将领被电得浑身黑烟升起,口里的话都说不清了。

“张将军!”

“将军!”

有其它士兵们冲过来,想要救下将领。

但很快,缠在张将军身上的雷电,就如同有了引子一样,又窜到其它的士兵身上,看起来就像是“连锁闪电”一样。

“轰隆!”

片刻间,便倒了二十多个。

“嘶!”

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这便是仙人的手段吗?

仅仅是一根手指,便可以瞬间伤死二十多人,而且,其中还有一名上品。

“现在你们的将军已经死了,充城逃去吧,否则,杀无赦!”东方不破仰了仰头,显然是不屑于再动手。

“杀啊,为张将军报仇!”

“誓死守卫边城!”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北凉军大声的呐喊着,没有一个有逃走的打算。

“怎么可能?”东方不破的脸色变得极为的难看,他以为只要杀了守将,北凉军就会溃逃,却没想到根本无用。

疯了!

这些北凉军疯了吗?!

等等,不对!

如果不是因为守将的原因,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些北凉军真的接到了“死命令”,让他们誓死守卫边城。

而能下达这种命令的,唯有一个,便是北凉的那位年轻的国君。

但是,按照常理……

北凉国君,绝对不会坚守边城。

因为,没有任何的意义。

除非……

“不好,中计!!!燕宁很可能已经向北凉国求和了,他想联合北凉一起来叛国?!”东方不破瞬间反应了过来。

边城的五万北凉军如此死守,这明摆着是要当‘诱饵’,虽然,他还不太清楚,围过来的‘猎人’会是燕宁还是北凉,但有一点他已经肯定。

这里是一个圈套!

“退回去?”

“不行,两天两夜的连夜奔袭,若是现在再急行退军……别说人受不了,马都受不了!”

“必须要拿下边城,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只要拿下边城,就算真的有圈套,我只要死守,等到菩提子率领另外的二十万大军杀过来,一切困局自解!”

东方不破的心念电转,瞬间有了判断。

此时,已经没有退的可能,他只能进,拿下边城,并且,牢牢的将这座城守住,那么,就还有胜利的战机。

手一伸。

一把长戟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战神殿的弟子,皆使用长剑,唯有他东方不破,喜爱长戟!

“一个小小的东城门,难道,还能拦得住我不成?!”东方不破长戟在手,整个人的气势也疯狂的飙升。

他要以一人之力,强开一个城门。

可就在这时,远处,“轰隆隆”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尘土翻滚。

黑雾四起。

空中,仿佛有杀喊声传来。

地面震动不已。

“竟然来得这么快?!”东方不破一惊,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很快他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白色孔雀。

孔雀展翅,足有二十丈的长短。

头上美丽的冠羽,还有背后长长的尾巴,无不代表着其强大。

“听说燕宁的坐骑是一只白孔雀,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等……等,那后面那个怎么……回事?”东方不破冷笑的同时,突然间就看到了在白孔雀后面的一只九头金狮。

那只金狮太熟悉了!

因为,两天前,他们才刚刚分开。

“九灵子?!”

“仇……仇仙儿?!”

东方不破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全白了。

九灵子和仇仙儿,同时出现在这里?那么,此时坐在白孔雀身上的那个,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眉目如剑的少年,又是谁?

“呦!”

高昂的鸟鸣声响起。

东方不破再次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此刻,正好被捆在了白孔雀的后背上,并且,还不断的对着白孔雀上面的少年“张牙舞爪”,显得极为的愤怒和不甘。

“桃花?!”东方不破的眼睛瞪得滚圆。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重,仙人抚人顶,结发受长生。”声音传来的同时,一座巨大的白色宫殿也已经在空中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