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桃花庵歌》:唐寅

发布时间: 2020-06-26 13:05:1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拿给我看!”

一枝桃花这一次没有再摆弄姿势,直接就从桃花枝上一跃而下,两只脚稳稳的落在虎关城的城头上。

其它将领们自然而然的围了上去。

急报被一枝桃花接过,然后,快速的打开。

一瞬间,一枝桃花的脸色大变,望着急报上的内容,胸口急剧的起伏着,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

“给我看看!”

九公主沈富这时也到了一枝桃花的身边,她可没有其它将领那般的客气,直接就伸手将一枝桃花手中的急报抢过来。

一枝桃花倒也没有去在意,只是,嘴角不断的呢喃着……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而接着,看清急报上内容的沈富同样脸色苍白。

“上……上京城破……破了?!”

“什么?!”

“九公主殿下你说什么?什么破了……上京城怎么可能会破?!”

“……”

信封掉落在。

一堆的将领飞速的将地上人信封捡了起来,只是,等他们一一看清上面的内容后,一个个便都跪在了地上。

“不!!!”

“这绝不可能?!”

“不到半天的时间,上京城才只撑了不到半天的时间?”

“那可是五万禁军啊……就算是没有防备,就算是被偷袭,也不可能连两天都挡不住吧?为什么会这么快?”

将领们不敢相信。

而沈富则在这时,猛的一下望向了天上的燕宁。

“千山雪也是仙人,对不对?!”沈富抬头,那张如同妖精一样精致的脸上,充斥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

“嗯。”燕宁轻轻的点了点头。

“什么?!”

“千山雪是仙人?!”

“她……她才只有十八岁吧?”

“一个十八岁的仙人!”

“……”

众将一个个都惊得站了起来。

因为,没有人愿意相信,千山雪会是一个仙人,最主要的是,根本就没有人得到过这样的消息啊?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是什么时候成为仙人的?如果她是仙人,那无名黑山的一战时,她为什么没有展露出来?”一枝桃花这时候也抬起了头。

“就是在我斩了国师的身外化身之后。”燕宁的一只手指向了北方:“在孤山之巅,千山雪度劫成仙!”

“孤山之巅,度劫成仙?!”

“原来,你从那个时候便开始了布局,千山雪成了仙人,却一直都没有暴露过仙人的身份,你们等的就是今天这一刻吧?”一枝桃花心中惊叹。

“嗯,你猜对了。”燕宁再次点头。

“厉害……哈哈哈,真的厉害啊!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想明白。”一枝桃花仰起了头,乌黑的秀发随风飘荡。

“什么事情?”燕宁的嘴角一扬。

“为什么你的经脉……完全不通!”一枝桃花的眼睛眯起,目光中透露着寒光:“呵呵,不用惊讶,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当日在方寸山的时候,我一心认为你是佛陀之身,想夺了你的处元,可后来一想,不对啊……你当时明明已经中了我的毒,陷入了晕迷状态,又怎么可能反抗得了我的‘吸收’呢?”

“……”燕宁。

果然,那天晚上帮他打通经脉的人是这枝桃花吗?!

燕宁其实有这个猜测,可是,却一直无法肯定,现在听到一枝桃花的话,他才真正的确定了,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一枝桃花,你在胡说什么?师兄的经脉一直畅通无阻!”仇仙儿听到这里,有些疑惑的开口了。

“哈哈哈,是啊……他现在倒是畅通无阻了,可是,仇仙儿你明白吗?在半个月前,他的经脉是堵塞的,根本就不通!”一枝桃花狂笑道。

“呦!”

小倩发出一声高昂的鸣叫。

“休要胡说八道,宁公子乃是仙人,怎么可能经脉不通?”

“是啊……燕宁可是绝世的剑仙,又怎么会出现经脉不通这样的事情呢?”其它的将领们同样不太相信。

“……”

“因为,你们都被他骗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人!”一枝桃花继续说道。

“呵呵,国师今天喝酒了吧?”燕宁的嘴角一扬。

“是啊,我确实是喝酒了,怎么……堂堂燕国公,是不是不敢光明正大的承认?还是说,你要一直这样欺骗下去?”一枝桃花继续激将道。

“吼!”

九灵子冲了下去。

一道道金光从他的身上亮起,九只巨大的狮子脑袋只是随口一吸,便将城墙上近一半的士兵全给吸了起来。

“啊!”

“救命啊!”

“国师救救我……”

士兵们大声的呼叫。

“住手,燕宁!”一枝桃花猛的一下从城墙上站了起来。

“九灵子。”燕宁摆了摆手。

“吼!”

九灵子再次发出一声巨吼。

所有的士兵便从空中栽落下去,一个个都摔倒在城墙上。

“国师,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或者,准备继续来激将我一下?”燕宁笑着看向一枝桃花,现在所的有优势都在他的手里。

一枝桃花选择在这个时候“揭开真相”,不过就是“穷途末路”的垂死挣扎而已,对他没有丝毫的威胁。

“哈哈哈,你有本事不靠九灵子和仇仙儿啊,你敢吗?”一枝桃花恨恨的看了一眼九灵子和仇仙儿。

“所以……你是想和我单挑?”燕宁撇了撇嘴。

“是的,你若敢,我便承认是我猜错了!”一枝桃花咬紧了牙关。

“除此之外呢?”燕宁继续问道。

“按照国君的要求,北凉四十万大军听从你的调令!”一枝桃花看了一眼周围的将领们还有九公主沈富。

所有人都沉默的低下了头。

是的!

这便是国师信上提到的内容,四十万大军尽归燕宁调遗,以此来换得北凉国皇家所有人的安全。

没有人知道上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能让一国之君,如此快的软下来,并且,将四十万大军割出去,千山雪在上京城中肯定使用了非凡的手段。

杀神千山雪!

“……”

这个名字在很早以前就让北凉国心颤,特别是出征的将领们,基本上听到这个名字,第一想法就是保命要紧。

“国师……”沈富看向一枝桃花。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如果我输了,就算我们拼了命的坚持,这四十万大军也回不去了。”一枝桃花摇了摇头。

“……”没有人再说话。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一枝桃花说的是事实。

上京城被占据。

这种情况下,就算掀了桌子,这四十万大军也没有了军粮的补充,回不了城的四十万大军,能撑得了多久?

而且,最主要的是,整个皇城都被千山雪占据了,国君,太后,所有的皇子皇女,包括北凉的文武大臣,全部落在了敌手。

你反抗?

除非扶持九公主登基称王!

可是,这现实吗?

“国师,一定要活下来!”沈富看向一枝桃花。

“嗯,我相信我的判断!”一枝桃花点了点头,接着,袖中一抖,一把桃木长剑便从她的袖中抖了出来。

“国师,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燕宁淡然的站立在小倩的背上,注视着一枝桃花。

“不,我不后悔,你这个骗子……欺骗我的感情,我不会放过你的,明明那天晚上你就已经是我的人了!!!”一枝桃花冲向了燕宁。

“???”燕宁。

什么鬼?

我什么时候欺骗了你的感情了?!

燕宁有点懵逼。

不过,一枝桃花已经冲了上来,看样子就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他自然也不会再去细想。

“吃我一剑,你这个偷心的小贼!”一枝桃花在骂完一句之后,仿佛完全的展露出本性,再没有什么一国的国师风范。

若说现在的一枝桃花像什么?

呃……

倒像个女混混!

北凉国的将领们直接就被一枝桃花给整懵了。

当然了,国师府的弟子们,包括熊大和熊二还有韩梅梅等人,其实也是有点懵,虽然他们知道一枝桃花的真实个性。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玩这种无赖,就有点过了吧?

以后这国师府,还能在北凉国立足吗?

正想着……

空中的一枝桃花的一剑已经刺出。

“唰!”

桃木剑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化万千。

无数的桃木剑如雨点般向着燕宁刺去,而且,看起来那些雨点还非常有规律,就如同一棵巨大的苍天桃树一样。

“不灭金身。”燕宁这一次准备立个威,自然就是怎么男人怎么来,他不止要让一枝桃花输,还要一枝桃花输得心服口服。

“嗡!”

金光亮起。

一件金甲瞬间便罩在了燕宁的身上。

“什么?!”一枝桃花眼睛一下就瞪圆了。

不灭金身!!!

一个经脉才只通了半个月的人,居然会不灭金身?!

“轰!”

“轰轰轰!”

无数的桃木剑撞击了金身上。

但是,金身却仿佛屹然不动,将所有的攻击全部挡在了外面。

“冬天的桃花,还是略显干涸啊。”燕宁伸出一只手,向着近前的一把桃木剑上一抓,包裹着金甲的手便将桃木剑抓在了手中。

一枝桃花瞪圆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太强了!

她居然,破不了燕宁的防?!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就是经脉没有通畅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枝桃花不明白。

但是,就在这时,被燕宁抓住的那枝桃木剑上,却突然间开钻出一个桃花的花骨朵,而接着,一朵粉红的桃花绽放开来。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轻亮的吟诵声响起。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燕宁四句诗念毕,手上的桃木剑上已经开出足足九朵桃花,每一朵桃花都开得粉红鲜艳,就如同每年的三月。

“枯木逢春!”

“……”

“桃花全部开放了!”

“好香的味道,我仿佛闻到了桃花香!”

“是仙人,他真的是仙人!”

北凉的将领们大多都听过燕宁的手段,此时真正见到,却还是惊颤不已。

而一枝桃花则是呆呆的站立在空中。

嘴里轻轻的回味着,燕宁刚才的那一句诗:“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燕宁一步凌空,再次吟诵。

在他的脚下,所有掉落的桃木剑都汇合到了一起。

桃木剑化为桃木枝。

桃木枝组成一棵巨大的桃树。

桃树上,结出朵朵桃花。

“这诗,真好!”一枝桃花,突然间就有些醉了。

“师尊小心啊!!!!”

“嗯?!”

一枝桃花被熊大和熊二的喊声惊醒。

刚准备再出手时,却已经晚了。

因为,一根碧绿色的藤蔓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在黑暗的夜色中,就如同索命的幽魂一样,让她心中惊惧。

“啊?!”

一声惊叫。

一枝桃花便被藤蔓捆住。

全身上下,都被捆得极紧,勒出了一道道美妙的风景线。

燕宁正好看到这一幕。

呃?!

妈蛋,不得不承认,这枝桃花还是非常迷人的,特别是这身段,有着一种成熟而又妖媚的惊人气势。

不过,该斩还是得斩。

“你偷袭……燕宁你又玩偷袭!!!”一枝桃花不服,不断的扭动,挣扎,想要将身体从藤蔓中脱出来。

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那是紫藤!

又岂是她可以挣脱的。

“这也能叫偷袭?你到底知不知道偷袭是什么意思?”燕宁都有些无语了,他明明就利用了自己长得帅的优势。

几句诗词诵出,再加上桃花盛开的美景,吸引到了一枝桃花的注意,最后,用同样是“木”的紫藤将一枝桃花捆住。

“我不服,有本事再来一次,你不念诗,不迷惑我,我们俩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一枝桃花脸上涨得通红。

“国师是不是想多了?”燕宁鄙夷的看了一枝桃花一眼,随即,目光下落:“现在北凉国师已经在我手中,你们国君也有明令,难道,你们还想反抗?”

“……”众将沉默。

“别说我没有给你们选择的权利,你们现在可以选择,一,就地解散,二,跟随我一起去救下边城的五万北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