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4章投靠

发布时间: 2020-05-20 12:35:52
A+ A- 关灯 听书

  李七夜这样的话,说得许易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而且,李七夜这一席话,那的的确确是有道理。

  “公子,公子这话是在理。”许易云不由沉吟了一下,她都没有更好的话去反驳李七夜,她最后说道:“虽然话虽如此说,或许,公子应该可以节制一下,或许可以低调一下,毕竟修士千万载,未来时间还很长。”

  许易云都没有更好的话去说服李七夜,或者向李七夜说道理,而且,李七夜所说,也是有道理的,但,这样的事情,许易云总觉得哪里不对,毕竟她出身于衰落的世家,虽然说,作为家族千金,她并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贫穷,但,家族的衰落,让许易云在诸般事情上更谨慎,更有自律。

  “低调,那只是弱者的自勉罢了,强者,从来不低调。”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若是你认为强者低调,那只能说你永远未达到那样的层次。”

  “这该如何说?”许易云听到这样的话,一下子就更好奇了,忍不住问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看着她,徐徐地说道:“一代无敌道君,会与你大谈功法之无敌吗?会与你炫耀宝物之绝世吗?”

  “不会。”许易云想都不想,这话脱口而出。

  一代道君,何止无敌,乃是站在巅峰之上的存在,她只不过是一个小辈而已,那怕是小有成就,那也不入道君法眼,就犹如庞然大物看街蝼蚁一样。

  所以说,一代无敌道君,绝对不会与她大谈功法之无敌、也不会炫耀宝物之绝世。

  这也就是说,一只大象,不会向一只蚂蚁炫耀自己力量之巨大。

  “那你又怎么知道,一代道君,未曾与其他的道君大谈功法之无敌呢?”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你又怎么知道他没有与其他无敌品赏宝物之绝世呢?”

  “这个……”许易云呆了一下,回过神来,脱口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未曾听闻两个道君同世。”

  “那怕两道道君同时,大谈功法之无敌,你也不可能在场。”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这倒是。”许易云想都不想,点头赞成。

  道君之无敌,若真的是有两位道君在场,那么,他们攀谈功法、品赏宝物的时候,像她这样的小人物,有可能接触得到这样的场面吗?只怕是接触不到。

  “世间,从来没有什么强者的低调。”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所认为的低调,那只不过是强者不屑向你炫耀,你也未曾有资格让他高调。”

  “强者不屑向你炫耀,你也未曾有资格让强者高调。”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许易云不由细细品味。

  过了好一会儿,许易云都不由承认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句话——低调,好只不过是弱者的自勉!

  “什么高调低调的,那都不重要了。”李七夜笑着对许易云说道:“我好不容易中了一个大奖,千百万年来的第一大富豪,此乃是人生得意时,俗话说得好,人生得意须尽欢。人生最得意之时,都不尽欢,难道等你失意、穷困缭倒再放纵贪欢吗?只怕,到时候,你想放纵贪欢都没有那个能力了。”

  “这好像也对。”许易云不由为之一怔。

  千百万年以来,也就只有这么样的一个天下第一富豪而已,凭什么不能让人家买最好的东西、买最贵的东西。

  “去吧,不用纠结那么多,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花了就花了。”李七夜轻轻摆手,吩咐地说道:“这正是消遣好时光,你就去办了吧。”

  “易云明白。”许易云深深一鞠身,不再纠结,就退下了。

  反到绿绮看得比较开,毕竟她是经历过无数的大风浪,更何况,她也远没有世人那般看中这数之不尽的财富。

  绿绮更明白,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这些财富放在心上,所以随手挥霍。

  天下第一富豪,数之不尽的财富,或者在许多人眼中,那是一辈子都换不来的财富,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它抛头颅洒热血,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为了这数之不尽的财富,可以牲牺一切。

  但是,绿绮认为,不管这天下第一财富是有多少,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视之如粪土,完全是随意挥霍,也未曾想过要多久才能挥霍完这些财富。

  尽管李七夜随意挥霍这数之不尽的财富,要把最好最贵的东西都买下来,但是,许易云在执行的时候,还是很节约的,那怕是每一件东西要买下来,那都是一次又一次地与卖场砍价,可谓是精打细算,并没有因为是李七夜的钱财,就随便挥霍。

  不过,对于这些钱财,李七夜都懒得去关心过问了,对于他而言,那只不过是无聊的消遣罢了。

  在李七夜还没有开始招贤纳士的时候,就在当日,就已经有人投奔李七夜了,而且这投奔李七夜的人乃是由许易云所引见的。

  这个人正是老铁旧铺的掌柜,他来见李七夜的时候,得到了许易云的引见。

  “在下铁剑,见过公子。”这一次是正式的见面,旧铺的掌柜向李七夜恭敬鞠身,报出了自己的名号,这也是真诚投奔李七夜。

  看着铁剑,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听易云说,你想投奔于我。”

  “是的,公子招纳天下贤士,铁剑不自量力,毛遂自荐,所以带着门下几十个弟子,欲在公子手下谋一口饭吃。”铁剑神态郑重。

  铁剑此来投靠李七夜,那是经历了深思熟虑的。

  “如果仅仅是谋一口饭吃。”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我相信,你也好,你门下的弟子也罢,不缺这一口饭吃,说不定,换一个地方,你们能吃得更香。”

  “公子所言,也极是。”铁剑沉默了一下,轻轻点头,说道:“但,总有更广阔的天地。”

  “这倒难得了。”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你带着门下弟子来投我,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但,也不是为了钱财而来。”

  “公子法眼如炬。”铁剑也没有隐瞒,坦然点头,说道:“我们愿为公子效力,可不求一分一文。”

  铁剑说出这样的话来,连为他引见的许易云都不由为之一怔了,铁剑带着门下几十个弟子来投靠李七夜,岂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也不是为了钱而来,这让许易云都十分吃惊,那么,铁剑是为何而来呢。

  “丫头,你太小看他了。”李七夜当然看出许易云心里面的疑惑了,不由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剑叔是为何而来?”许易云就忍不住问道了。

  许易云也明白铁剑是一个十分不简单的人,至于不简单到怎么样的程度,她也是说不出来,她对于铁剑的了解十分有限,事实上,她也仅是与铁剑在他的旧铺中认识的而已。

  铁剑笑了笑,说道:“我们是为投奔明主而来。”

  铁剑这样的回答,让许易云为之呆了一下,这样的话听起来很空泛,甚至是那么的不真实。

  若是有人跟她说,他投靠李七夜,不是为了混口饭吃,不是冲着李七夜的亿万钱财而来,她都有些不相信,若是说,是为投靠明主而来,她甚至会认为这只不过是忽悠、骗人罢了。

  但是,当铁剑如此真诚地说出这样的话之时,许易云就不认为铁剑会骗她,也不认为铁剑会忽悠李七夜。

  “就算是皇帝,也需要一个舞台。”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如果没有一个舞台,那怕是皇帝,只怕连小丑都不如。”

  “皇帝也需要舞台?”许易云一时之间没有领会李七夜这话的深意,不由为之怔了怔。

  在这个时候,绿绮看着铁剑,徐徐地说道:“难道,你想重振宗门?我们公子,不一定会趟你们这一趟浑水。”

  “绿绮姑娘误会了。”铁剑摇头,说道:“宗门之事,我早已不过问也,我只是带着门下弟子求个安身之地而已,求个好的前程罢了。”

  毫无疑问,铁剑已经知道绿绮的真实身份,也知道绿绮的来历。

  “铁剑愿带着门下弟子向公子效劳,肝胆涂地,还请公子收受。”铁剑向李七夜效忠,没有提任何要求,也没有提任何报酬,完全是无条件地向李七夜效忠。

  “看来,你是很看好我呀。”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你这是一场豪赌呀,不仅仅是赌你后半生,也是在赌你子孙了千秋万代呀。”

  铁剑,当然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他的实力之强,可以傲视当世,当世之间,能撼动他的人并不多。

  但是,现在他却带着门下弟子向李七夜效忠,没有提任何条件,若是知道的人,一定会被吓得一大跳,一定会吃惊无比。

  “公子必定是贤明之主。”铁剑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铁剑,徐徐地说道:“万事,也都别太绝对,总会有着种种的可能,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