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1章恶者应罚

发布时间: 2020-05-17 08:54:16
A+ A- 关灯 听书

  李七夜一声吩咐之下,飞鹰剑王被箭三强挂在了城门上。

  在这个时候,飞鹰剑王脸色涨红,大吼道:“士个杀,不可辱,给我一个痛快!”

  他好歹也是一门之主,好歹也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现在被挂在城门上,被千百万的修士强者观望,这是向天下人示众,这对于他来说,乃是无比的羞辱。

  “你也算士,闭嘴吧。”箭三强大笑一声,出手便封住了飞鹰剑王的全身筋脉,在这个时候,飞鹰剑王想大声怒吼、想挣扎都不可能了,被封住了全身筋脉之后,就算飞鹰剑王想自杀都不可能。

  “传话飞鹰门了没。”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已传话飞鹰门,按照公子的意思去办。”许易云说道。

  李七夜点头,吩咐箭三强,说道:“好了,现在开始,算第一天,剥了他的衣服,向天下人示众。”

  “好咧。”箭三强应了一声,然后对飞鹰剑王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剑王呀,剑王,这也不能怪我了,是你自己愚昧无知,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今天你落个如此下场,那是你自寻的,可不要怪我呀。”

  说着,箭三强三五下就把飞鹰剑王的衣服给扒了。

  “啊——”见箭三强三五下就把飞鹰剑王的衣服给扒了,不少女修士惊叫一声,都纷纷转过身体去。

  当然,也有很多修士强者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看到飞鹰剑王整个人被挂在了城门上,被扒了衣服,有不少人议论纷纷。

  飞鹰剑王挣扎着,但却又动弹不得,嘴中发出吱唔的声音,他想怒吼,他想厉叫,但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在这个时候,飞鹰剑王是脸色涨红得快滴出血来了,一双眼睛怒睁,好像要撑裂眼眶一样,愤怒的双目不仅是要喷出怒火,怒睁的双目布满了血丝了,他心中的无比愤怒、无比羞辱,已经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

  他乃是一门之主,名动一方大人物,今天却被人扒了衣服,挂在城门上,在千百万的修士强者面前示众,这对于他来说,那是多么难受的事情,这是奇耻大辱,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偏偏死不了,他被箭三强封了筋脉,想自杀都不能。

  “这,这,这也太过份了吧。”有年轻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飞鹰剑王被挂在城门上示众,忍不住愤忿,说道:“士可杀,不可辱,给他一个痛快就是了,为什么要这样羞辱人家。”

  “若是士,就不会偷袭别人,更不会抢劫别人。”也有年纪大的强者冷笑一声,说道:“偷袭劫持别人,鸡鸣狗盗之辈罢了,谈不上士也。”

  也有大教老祖轻摇头,说道:“这也自是取其辱罢了,不自量力,不值得同情。若是李七夜落下他手中,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虽然有一些修士强者,特别是年轻一辈的修士强者,看到把飞鹰剑王挂起来示众,是一种羞辱,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份了。

  反而,很多的修士强者,特别是老一辈的强者,他们经历了大多风浪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是闲等视之了。

  他们心里面都很清楚,如果李七夜落入了飞鹰剑王的手中,为了逼出李七夜的所有财富,只怕飞鹰剑王什么残酷的手段都会使出来,甚至让李七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怕,到了那个时候,飞鹰剑王用来对付李七夜的手段,比现在要残酷上十倍、百倍千倍。

  所以,现在飞鹰剑王落入了李七夜手中,也不见得会有多少修士强者去同情他,只能说,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想掠劫李七夜,这实在是太过于愚蠢了。

  这不仅是坏了至圣城的威望,也坏了古意斋的好事,所以,飞鹰剑王被挂在城门上示众的时候,至圣城没有任何一个人露脸,更不见有至圣城的弟子前来维持秩序、主持公道。

  只能说,在不少人看来,飞鹰剑王是自取其辱。

  飞鹰剑王被挂在城门上足足一天,光着身体的他,被挂着向天下人示众,这让飞鹰剑王想死的心都有,但是,却偏偏死不了,使得他受尽了羞辱。他一世的英名、一生的名望都在今天被摧毁了。

  在这一天里,飞鹰门的弟子也没有出现,没有弟子冒死来救下飞鹰王,也没有弟子前来赎下飞鹰剑王,使得飞鹰剑王在城门上被挂了整整一天。

  “明天继续,有的是时间。”面对于飞鹰门没有丝毫的动静,李七夜十分的有耐心,十分平静。

  第二天,飞鹰剑王依然被挂在城门上,不少人也前来观看。

  “鞭刑吧。”李七夜淡淡笑了一下,吩咐地说道:“那就让飞鹰门看看,他们门主将会有怎么样的下场。”

  “好咧。”箭三强已取出一支长鞭,在手中挥得啪、啪、啪响。

  箭三强一卷手中的长鞭,笑盈盈地对飞鹰剑王说道:“剑王呀,你这不能怪我下手狠呀,毕竟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嗷嗷待哺,我也要赚点钱过日子。要怪的话,那就怪你自己,太过于贪心,太过于愚蠢,尽做出这做偷袭劫夺的事情来。”

  飞鹰剑王双目都能喷出熊熊的怒火了,他是恨不得吃李七夜的肉,喝箭三强的血,把他们都扒皮抽筋了,他甚至也想自杀身亡罢了,但,却又偏偏死不了。

  “啪——”的一声响起,那怕飞鹰剑王双目喷出怒火,箭三强也不理会,长鞭抽在了飞鹰剑王的身上。

  “啪、啪、啪”箭三强的长鞭一次又一次抽在了飞鹰剑王的身上,一时之间,在飞鹰剑王身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鞭痕,血迹淋漓。

  箭三强一鞭又一鞭抽下,但却又不会要了飞鹰剑王的性命,在精神上却能折磨着飞鹰剑王。

  他作为一门之主,一方霸主,今日却被挂在城门上,被扒光衣服,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执行鞭刑。

  每一鞭抽在了飞鹰剑王的身上,就好像是抽在了他的心里面,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奇耻大辱一辈子都无法磨灭。

  看着飞鹰剑王被一鞭又一鞭地抽下,飞鹰剑王是被羞辱得脸庞扭曲,这也让一些修士强者不由摇了摇头。

  “自作孽也。”有修士强者不由摇头。

  也有年轻修士忍不住嘀咕地说道:“给他一个痛快就是了,何必这样折磨人家呢。”

  “不折磨一下飞鹰剑王,天下人又怎么会知道掠劫他是怎么样的下场?”有老一辈的强者看得比较通透,徐徐地说道。

  这样的话一说,不少年轻的修士强者也觉得有道理。

  李七夜突然之间得到了天下第一盘的财富,一夜之间成为了天下第一富豪,试想一下,在这一夜之间,天下有多少修士强者、大教疆国动了心思,多少人像飞鹰剑王一样想过去掠劫李七夜。

  只怕不少人也都曾想过,只要李七夜落入了自己手中,不论是用上什么样的手段,都一定要把李七夜的所有财富都榨出来。

  天下第一的财富,足可以让天下任何人为了得到这一笔财富而不择手段,不惜使上所有的残酷手段。

  所以,今日李七夜如此把飞鹰剑王示众,就是在告诉天下人,想抢劫他的财富,那就先看看飞鹰剑王的下场。

  “啪、啪、啪”的一声声长鞭抽打的声音在大家耳中回荡,飞鹰剑王身上留下了纵横交错的鞭痕。

  虽然这样的鞭痕是伤不了飞鹰剑王的性命,但却是让他羞辱得要死,这样的奇耻大辱,他恨不得现在就死去。

  飞鹰剑王,在剑洲也算是一号人物,也算是有不小的名头,但是,今日之后,就算是他能活下来,他一生的威名也彻底的被毁了。

  “飞鹰门会来救他吗?”看到飞鹰剑王被挂起来受刑,有年轻修士不由凑热闹。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其他的门派或者修士强者,是不可能来救飞鹰剑王了,否则的话,就会被人认为是掠劫李七夜的同党。

  现在唯一能救飞鹰剑王的也就是飞鹰门了,要救飞鹰剑王,无非是两条路可以走,一就是强抢飞鹰剑王,甚至是袭杀李七夜他们,二就是按照李七夜的意思,以天价把飞鹰剑王赎回来。

  “若是不救,飞鹰门从此蒙羞。”有老一辈大人物徐徐地说道:“坐视自己门主不理,只怕从此之后,在剑洲无法立足,整个宗门蒙羞。”

  这话让不少人点头,不论飞鹰剑王做了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任由飞鹰剑王受刑,不管他的生死,那么,只怕从此之后,飞鹰门也无法在剑洲立足,宗门内的弟子也会三分五裂。

  “强抢吗?”有修士不怕热闹,甚至是唯恐天下不乱,张望了一下四周,看有没有飞鹰门的弟子。

  “除非飞鹰门有着足够强大的实力,拥有可以问鼎一流门派传承的实力,否则,强者风险更大,更多人落入李七夜他们手中的话,那整个飞鹰门就不知道有多少长老弟子挂在城门上了。”有大教老祖看了一眼四周。

  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强抢没有成功的话,那么被活捉的长老,有可能会落个像飞鹰剑王一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