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0章宝物太多了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1:40
A+ A- 关灯 听书

  突然有人发起偷袭,劫持李七夜,这也的确是让人一惊,但细一想又并不意外。

  李七夜刚成为天下第一富豪,谁人不垂涎三尺呢?谁人不想夺取他的财富呢?更何况要,李七夜根基不深,没有任何背景靠山,这样的天下第一富豪,在任何人眼中,那都是一头大肥羊也,谁都想夺而瓜分。

  只不过,很多修士强者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没有立即付于行动而已,更何况在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一旦事情失败,那就将会身败名裂,乃至是拖累自己宗门。

  但,此刻依然有挺而走险,趁着李七夜猝然不防之时,欲虏走李七夜,可惜,功亏一篑。

  这个黑衣人见自己劫持李七夜的行动失败,二话不说,转身便逃逸,欲飞遁而去。

  “想走?”这个欲转身而逃的刹那之间,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伸手一抬。

  “轰”的一声巨响,光芒喷涌而出,在这刹那之间,毫无掩饰、毫无收敛的道君之威轰天而起。

  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空一暗,随之,五色光芒如天瀑一样倾泻而下,大家抬头一看,只见天穹之上,已经是浮现了五座巨大的山峰,五座巨大的山峰垂落了一道道的道君法则,五座山峰喷薄出了五色神光。

  在“砰”的一声巨响之下,在这五座山峰一出现的时候,便瞬间镇压而下,碾碎虚空,镇压诸天,道君之威轰鸣不止,天地万法哀鸣,在这样的道君兵器之下,所有修士强者的兵器宝物都颤抖了一下,有臣伏之势。

  五色神峰镇压而下,道君之威崩灭神魔,不需要招式,不需要功法,单是凭着道君兵器的力量,便是可以碾压诸天。

  “五色浮空锤——”看到样的景象,见识广博的大教老祖大叫道:“百晓道君的兵器。”

  这位欲逃遁而去的黑衣人也大骇,面对镇压而下的五座神峰他也不敢慢怠,以惊骇之下,“铛”的一声,宝剑出鞘,长剑横空,听到一声鹰扬,一只巨鹰飞出,欲带着黑衣人逃遁而去。

  “飞鹰剑法——”这个黑衣人全力以赴之时,便一下子暴露了自己的出身了,一下子被人认出了他的剑法。

  “砰”的一声巨响,这位黑衣人的飞鹰剑法虽然极快,威力也强大,可惜,面对道君兵器的“五色浮空锤”之时,依然未能逃过一劫。

  被“五色浮空锤”击中,听到“喀嚓”的骨碎声响起,一击之下,只见这位黑衣人瞬间被锤了下来,“砰、砰、砰”的声音中,撞倒了一座座屋舍。

  这个黑衣人实力也是十分强大,在这样的如此重击之下,依然没有被砸死,被砸得鲜血狂喷,身体的骨头是碎了一根又一根。

  但是,此时,这个黑衣人已经顾不上自己身上的重伤了,欲再次飞遁而去。

  可惜,这一次他没有机会了,不需要李七夜出手,也不需要绿绮出手,一个人暴起,瞬间轰杀而至,大笑道:“买卖来了!”话一落下,就“砰、砰、砰”的一次次轰击在了这个黑衣人身上。

  这黑衣人本就是被道君之兵打得重伤,现在以是瞬间被如此强大的人偷袭而来,瞬间招架不住,在“砰、砰、砰”巨响之下,几招之下,这位黑衣人被打得鲜血狂喷。

  最后“砰”的一声巨响,这个黑衣人被打得趴在了地上,地面都被砸出了裂缝,这个黑衣人鲜血狂喷,染红了大地。

  这个出手相助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此之前从李七夜手中赚了一大笔钱的箭三强。

  此时,箭三强把黑衣人打得趴下了,他一脚踩在黑衣人身上,踩得黑衣人动弹不得。

  “嘻,嘻,公子爷,小的给你来效劳了。”箭三强脚踩着黑衣人,嘿嘿地对李七夜说道。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寂静,很多人都看着李七夜,此时,李七夜头顶上悬浮着两件兵器,一件是银光灿烂的甩棍,一件乃是五色神光的大锤。

  这两件兵器都散发着道君兵器的气息,垂落的道君法则,更是有着压塌诸天之威,让人喘不过气来,甚至让人双腿直打哆嗦,訇伏在地上爬不起来。

  “道君之兵,两件道君之兵呀。”看到李七夜头顶上的两件道君之兵,让在场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呢。

  “我一辈子,也拥有不了一件道君之兵,他却有两件。”就算是大教老祖,看到李七夜拥有两件道君之兵,都忍不住浓浓的嫉妒。

  虽然有大教传承拥有道君之兵,如海帝剑国、九轮城都拥有好几把道君之兵,甚至有可能更多,但是,这样的兵器,根本就轮不到一般的弟子,就算是一般的老祖,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兵器。

  现在李七夜一个人就拥有了两件道君兵器,这样的待遇,只怕唯有强大无比的道君传承的传人才能有这样的资格了。

  “不,不是两件道君兵器。”有一位世家元老说道:“以天下第一盘的公示财产而论,应该是拥有十三件道君之兵。”

  “奶奶的熊,一个人拥有的兵器,比任何一个大教传承的兵器库还要吓人,这样的底蕴,让人怎么活。”有一位老一辈强者都忍不住骂了一声。

  甚至有年轻人不无嫉妒地问道:“海帝剑国、九轮城有十多件的道君之兵吗?”

  大家也回答不上来,海帝剑国、九轮城究竟有多少道君之兵,谁都不清楚的事情。

  “但,海帝剑国也好、九轮城也罢,不论是谁,都不可能独自拿得出十多件的道君之兵。”有一位大人物轻轻摇头。

  “真的是走了狗屎运,拥有这么吓人的财富,换作我,都想劫持他。”有年轻强者不由低声诅骂了一句,唾口水。

  可以说,看到李七夜拥有着这么多的道君兵器,那是不知道让多少人嫉妒得扭曲。

  毕竟,对于多少人来说,穷其一生,也不能拥有一件道君之兵,李七夜却轻而易举拥有十几件,这能不让人嫉妒到扭曲吗?

  “公子爷,这家伙怎么处置呢?”在这个时候,箭三强踢了一脚动弹不得的黑衣人。

  箭三强一副狗腿子的模样,也让人冷哼一声,有强者心里面颇为不屑,认为箭三强好歹也是大人物,以他实力,就算不能横扫天下,但,也可以傲视剑洲。

  现在他一个好好的人不做,却偏偏跑去给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小辈做狗腿子,这让一些修士强者在心里面有些瞧不起箭三强。

  当然,箭三强一向都不是什么传统的修士强者,他当然不会在乎这些修士强者的看法了。

  “看一看他。”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箭三强应了一声,出手便破了这个黑衣人的遮蔽手段,瞬间逼得他露出了真容,乃是一个鹰目长眉的老者。

  “飞鹰剑王——”看清楚这位老者的真面目之后,在场不少人吃惊,也为之哗然。

  “飞鹰门的门主,飞鹰剑王。”有不少强者意外地说道。

  飞鹰门,在剑洲也算是一个大门派,当然无法与海帝剑国、九轮城这样的传承相比,但,实力放在剑洲是甚为强大,比起许易云的许家来还有强大不少。

  “原来是老飞鹰呀。”箭三强看着飞鹰剑王,笑着说道:“你好歹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跑来做强盗。”

  飞鹰剑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闭目,冷冷地说道:“成王败寇,要杀要剐,除君便。”

  飞鹰剑王也知道,他今天失败,休想活着离开了。

  ”就算是要杀要剐,那也不是我说了算。”箭三强笑着说道,然后望着李七夜,说道:“少爷,要宰了他吗?”

  此时,虽然有不少人认识飞鹰剑王,而且也与飞鹰剑王有交情,但,没有谁人敢站出来向飞鹰剑王求情,毕竟,飞鹰剑王劫持李七夜,欲抢劫财富,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他值多少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呃,值多少钱?”箭三强一时之间都没有领会李七夜的意思。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飞鹰门能拿得出多少钱来?”

  “这个——”箭三强沉吟了一下,不确定。

  在身边的绿绮开口,说道:“以飞鹰门的底蕴,在短时间之内,应该能凑得出七百万的天尊精璧,倾家荡产的话,五道天尊,这级别的天尊精璧,应该能凑得出来。”

  绿绮算得很精准,她是对天下各大教传承了解甚多了。

  “好,那就传我话,给飞鹰门三天时间。”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如果飞鹰门第一天来赎,我只把他挂在城上,剥了他衣服示众,只要二百万天尊精璧;如果第二天来赎,那就是鞭刑,以警天下;要五百万来赎;如果第三天来赎,那就是火刑烧之,以威天下……”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大家都没有想到,李七夜会有这样的主意。

  李七夜这样做,这顿时让很多人都傻眼了,大家还以为李七夜会一下子杀了飞鹰剑王,没有想到,李七夜却是拿他来勒索飞鹰门。

  “你——”听到李七夜这样说,飞鹰剑王顿时被气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