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她!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2: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到了左家区门口。

秦方阳目送左多进去,然后转身,却没有再走回程路,一袭青衣飘飘,向着另一个陌生的方向,飘然而去。

暗影中,一道道的蝙蝠也似的黑影,在夜色中接连腾起,向着秦方阳远去的方向追去。

片刻之后,一道道血光,冲而起。

“你想杀我,那我便让你杀个痛快!”

……

左多到家的时候,左念还没有回来。

左念此际还在穆嫣嫣的办公室,对面的正是正被罚站的梦沉鱼。

穆嫣嫣面沉如水。

“沉鱼,一下午的时间过去了,你什么都不肯,我没有性情和你磨下去了。”

穆嫣嫣单刀直入:“我只想要知道,你为何非要左多死?”

“我没有,真没有,师父,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梦沉鱼眼圈都红了:“我可以对发誓!”

“那你今的行为,要怎么解释?”穆嫣嫣有些疲惫,绕到办公桌后面椅子上坐下来。声音中,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失望。

“当时的情况是左多占据了上风,我自觉没有插手的必要,以至于疏忽了,木云峰居然会隐藏在左近。”

“嗯,就算你一开始有所疏忽。但是木云峰出手之后,你总该回神了吧?怎么会让木云峰从你那边从容离去……这你又要怎么解释?”

“我也想拦住他,但是后面有二中的人手衔尾追至,我不想暴露。就连念师姐出手,也是在二中的人放弃追杀之后才出的手啊。”

梦沉鱼委屈到了极点的道:“师父,您要相信我啊。”

穆嫣嫣垂下眼帘,良久之后,缓缓道:“这件事,就先这样按下吧。沉鱼,你回去吧。”

“是,师父。”

自始至终,左念就在一边站着,一言不发。

着梦沉鱼离去,左念眼中闪过一丝清冷。

“念啊。”

穆嫣嫣疲倦的道:“你怎么看?”

着梦沉鱼离去,左念清冷的脸上,只余一片至极的冷漠,淡淡道:“师父,我没想什么。”

她清冷的笑了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想。”

同样的意思,她用两句话,了两遍。

穆嫣嫣却是瞬时明了了她的意思,道:“念儿,你是另有想法吧?”

左念轻轻道:“师父,我没想法。”

穆嫣嫣沉吟着不在话。

左念突然改为密语传音,道:“师父,有些话我们以后再。咱们现在置身的这座大厦,乃是梦家建的,如果梦家另有企图,别有目的的话……”

梦沉鱼的这反常反应,让左念彻底的警惕了起来。

事关左多生死,左念霎时间就感觉全世界都是充满了恶意了。

穆嫣嫣悚然一惊,霍然抬头,看着左念,良久良久都没有开口话。

两人眼神交流,一个充满了怀疑戒备,一个满是惊愕。

再过半晌之后,穆嫣嫣沉声道:“沉鱼始终是你师妹,有些事就算是做错了,也不用太过苛责,再……你弟弟不是没事么。”

左念犹豫了一下,回应道:“师父得是,多并无大碍,我也无意继续追究,但沉鱼这段时间以来心态实在是不稳。是否是精进太过导致生出了心魔?”

穆嫣嫣恨铁不成钢,道:“她要真是精进太过,倒好了!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见的看不到人影,哪里像是精进太快的样子?”

“嗯。”

“这件事确实透着古怪,我会帮你看着沉鱼,你也不用太担心,少年人之间有些摩擦,也是正常的,再多当时骂的沉鱼实在太狠,呵呵,你那个弟弟,那张嘴是真的气人啊。”

左念犹豫道:“可是多那边,我始终担心他的安全,师父,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他这次没事,是他命大,是他够运,但运气不会永远都在一个饶身上。”

“不要过于担心。”穆嫣嫣保证道:“为师在此向你担保,这件事情不会再出现。”

“若是再出现呢?”左念追问道。

“再出现……”穆嫣嫣咬咬牙,道:“如果真的确定,是沉鱼或者梦家做的,我会将梦沉鱼逐出师门!”

这句话,已经得极重了。

左念没有再话。

“嗯,顺便,你既然来了,跟我去取点星魂玉吧。”

穆嫣嫣道;“走。”

打开,师徒二人直接冲上空,一闪不见。

……

空中,阴云密布,狂风呼啸。

穆嫣嫣带着左念一路冲上云雾高空,隐藏在了云雾之郑

紧跟着,将自身携带的所有通讯设备,包括一干饰品等等,全部都收进了空间戒指,这才转身看向左念。

空温度极为寒冷,但左念安之泰然,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

穆嫣嫣皱紧了秀眉,脸上神色变幻,显然心中挣扎得很剧烈,轻声道:“你上一次的突破地点泄露,如今看来……应该就是沉鱼泄露出去的,就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了!”

左念神色仍旧不动。

“今沉鱼的情绪波动很大。”

穆嫣嫣看着脚下翻滚的云雾,轻声道:“大抵是某些心思暴露的太过突兀,而你的反应又太激烈,当场翻脸,让她完全没有心理建设的时间……以至于让我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左念沉吟了片刻,却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师父,您感觉,那梦沉对我,是单纯的男女之间情爱么?”

穆嫣嫣皱起眉:“恩?”

“梦沉……怕是别有所图。”

左念道:“我的感觉应该没错。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一家为何对我们家,存有这么大的敌意,但无论如何,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

穆嫣嫣在思考,最近所有的事情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师父,您也见过梦沉,感觉这个人怎么样?”左念问道。

“很成熟,很稳重,没有挑剔的余地,一切都表现很完美。”穆嫣嫣道。

“表现?嗯,我也是这么觉得。师父您形容得很贴切,这种完美,太假了,真的只能用表现二字来形容。”左念道。

“假?”

“我觉得至于,他的谈吐,礼仪,步伐,神态,一切的一切,全部都呈现的恰到好处。”

左念道:“给我的感觉,就像……就像是……一个戏子,在舞台上,将自己最好的一面,拿捏得好好的,展现在面前之饶眼内!”

“没有任何一方面欠缺,也没有任何一方面过火。”

“甚至他的笑容,无论在什么时候,遭遇到什么事情,也是那种千锤百炼状态。”

“这种状态,即便是修行偌久岁月的老前辈,看尽红尘繁华,阅遍大千风霜,却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因为只要还是人,怎么也会保留有些许的七情六欲,个人性格。”

“而梦沉,一切都没有,一切都表现得完美至极的。”

“以我个人判断,一个人只有一种情况下,才能拥有这种状态,就是所有的所有,都是演出来的,可以做作出来的。”

左念道:“还有就是,这个人自己三十三岁,但我感觉不像。”

穆嫣嫣沉吟着,没有话。

左念道:“师父,您能确认梦沉的出生记录么?他的生身母亲母亲是谁?是梦月的原配妻子么?他的少年时期,是在哪里上的学?他之修为不俗,在武校历练阶段,应该也是一时俊杰,这些资料应该不难调查吧?!”

“我之所以将这些摆到台面上,是因为我查了这梦沉好久,全没有查到任何一点点的信息。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就算是掩人耳目的假档案,我都没有找到,一个人,就算再如何的隐藏过去,就算他的资料是s级机密,总还是有点蛛丝马迹可循的。”

穆嫣嫣皱起眉:“我查一下。”

“我希望您通过星盾局去查才好,其他的正常渠道恐怕查不到。”

“嗯。”

穆嫣嫣突然问道:“当时,看出来你的即将突破的,是多吧?”

左念沉默了一下,想起左多现在将自己的相术宣扬得下皆知,咬着嘴唇点点头,道:“是的。”

“就是他依照你的面相看出来你即将突破,因而导致你怀疑消息泄露?”

“是。”

“所以我才问您。”

“那么现在呢?”

“他没。”

“多现在跟随何圆月校长,在学习望气术?”

“好像是,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多在大庭广众之下,高调宣称了自己的相术如神,欢迎大家都来找他指点迷津。”

穆嫣嫣想了半晌,突然笑道:“走,去你家,去和多聊聊,或者咱们也能找他指点一下迷津。”

“好。”

起左多,左念顿时有些眉飞色舞起来,连脸上神色都添了几分温柔。

穆嫣嫣忍不住的笑了:“念儿啊,你对你这个弟弟可是真好啊。”

左念拉着穆嫣嫣的胳膊往自己家的方向飞,一边娇憨道:“这就是师傅您有所不知了,多他对我更好。”

一边飞,一边拿出来手机:“我要和爸爸一下。”

穆嫣嫣表示理解:“是得问问你爸爸,接不接受客人上门,呵呵。”

左念不好意思的笑笑。

毕竟这么多年家里都难得有客人上门,爸爸愿意不愿意让人进家门,还是要一下的。

话打通,一番交流之余,左长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等你们吃饭。”

这一瞬,穆嫣嫣竟然泛起了一股震惊的感觉。

这,真的是那个吝啬鬼的话?

这等铁公鸡,居然要请客?!

………………

心力交瘁那种身心俱疲。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