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

四海鲸骑

作者: 马伯庸,驰骋 状态: 连载中 更新: 2020-03-12 00:47:48

简介:传说女帝武则天在南洋上建了一座堆满宝物的佛岛,祈求佛祖给予她足够享受权倾天下的生命,但未等佛岛建成,她就撒手人寰。佛岛作为海上的传说,一直传扬到后世。
大明年间,皇帝携水师入南洋,却被水师提督刺杀...

传说女帝武则天在南洋上建了一座堆满宝物的佛岛,祈求佛祖给予她足够享受权倾天下的生命,但未等佛岛建成,她就撒手人寰。佛岛作为海上的传说,一直传扬到后世。 大明年间,皇帝携水师入南洋,却被水师提督刺杀于海上。目睹了全程的太子建文带着传国玉玺,驾驶航速最快的青龙船出逃,自此不知所踪。 四年过后,大明另立新帝,太子建文隐姓埋名,在泉州港以鉴宝为生。就在这里,他遇到了携带海沉木的日本少女百地七里,被卷入了少女和日本阴阳师的战斗。在搭救蒙古水师提督腾格斯后,三人为了逃命,启动青龙船,离开泉州,开始了一段寻找佛岛的海上冒险故事。 「我在这南洋上漂了一辈子,眼见过如山一般的大舰驶出港口,也曾被海盗的号角从梦中吓醒。我更听说过,这南洋之中埋藏着无数宝藏,那些勇敢的海客为了寻找宝藏留下了无数的传奇故事。

最新更新

第四十九章女人直觉

  “你要我说什么?”王策笑道:“大家都安全逃离了,不是最好的结局么?”
  
  “的确。”
  
  七杀看了看周围,这一带仅她们俩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位群英会中唯一的女子往前一步,和王策几乎鼻尖相触:“是大明军人,朝鲜军官,日本贵族?”
  
  “贵族?”王策噗嗤一声笑出来,往后双臂张开:“你看我像贵族?你见过一个买船还要赊账的贵族,有亲自驾船卖鱼、卖皮子、卖果子、卖女人东西的贵族吗?”
  
  “你不像朝鲜人,否则一定被铜雀和你的小跟班识破。”七杀眼睛一亮:“你是大明军官,你到底要做什么?”
  
  王策大骇,这女人直觉也太恐怖了。
  
  他尬笑一声,摆手:“别开玩笑了,七杀姐姐,我是大明人没错,可不是什么军官,那铁甲船也对我轰,差点你就见不着我了。”
  
  “不错。”七杀露出掌握局势的得意笑容,绕着王策走了一圈:“你并不知道,你的那艘怪船和虎头铁甲船交手时,我一直远远跟着。”
  
  王策瞳孔骤然缩小。
  
  朱雀船暴露了!
  
  “嘘。”七杀用手指遥遥压住王策的嘴唇,在他耳边低语:“你那艘可以登天的飞船世间难得,的确让人眼红,不过大敌当前,我会为你和你的船保密,不过有一点你自己也应该清楚。”
  
  女海盗平静地说:“海上和陆地,你终究只能选择一个去处,是要回去当一个被处处约束,为权贵皇权鞍前马后的官员,还是留在海上,按照你自己真正的方式生活。你终究得做出一个决定。”
  
  鼻子里钻入对方身上的香薰味,王策嘴唇动了动,无话可说。
  
  “另外,哪怕没有像我见到那一幕,群英会其他人也未必不会怀疑你的身份。”七杀摸了摸腰间□□木柄:“你做选择的时间不多了。”
  
  这话令王策心中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潜伏越久,越是容易被同化,原本自己就不喜欢被约束。每次他都对老郑嚷嚷说什么时候才是头,其实若真要自己即可回南京述职,那自己也会无比恐慌。
  
  倒不是王策赞同海盗的做法,只是他通过海盗的视角发现,大明官员们有的比海盗还狠。贪官的劫掠是明目张胆的,口喊大明条律,心中算计利益,令很多百姓只能咬牙下南洋谋生活。不像海盗,贪官没有直接天敌,只要朝堂上的同行不揭发就安稳无事。
  
  见得越多,王策越是觉得,海上自由的空气是多么畅快,哪怕它也蕴含危险。
  
  “七杀姐姐,你为什么会远远跟着我的船?”
  
  王策抓住时机反击:“想要支援我?担心我?”
  
  七杀瞥了他一眼:“只是不想我的合作伙伴死那么快,赚钱这事,多多益善。”
  
  “七杀姐姐真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份心意我领了。”
  
  王策打了个哈哈,指向一旁审美诡异的人脸铜柱,转换话题:“贪狼给你介绍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个嘛……你大可以去问他。”
  
  王策眼睛一转:“其实你不说我也大概知道。”
  
  “哦?”七杀来了点兴趣:“我洗耳恭听。”
  
  “那就让我来猜一猜。”
  
  说着,王策绕人脸铜柱走了一圈,务必确保观察仔细不留遗漏,看完后他突然心里产生了一个古怪念头——这上面的人脸……怎么不像是纹上去的,更像是把真人的脸摁在上头形成的形状?
  
  七杀向来不爱等,有些不耐烦:“不懂就不要信口开河。”
  
  “这柱子外层是罕有的软黄铜,烧红后如黏土一样,可以随意揉捏形态,只是需要用模子。”
  
  王策停下步伐,注视上面数张人脸,这些人脸上有一些异于寻常雕刻之处,有的脸上连凸起痦子印记都显出,还有的定格了脸色惊恐那一刻。最让王策确凿自己揣测的是头发印记,细细发丝居然在铜柱上留下了一缕缕深深浅浅印记,匠人手笔决计不会做这种事,做也几乎不可能做得如此细致真实。
  
  他脑子里浮现出一幕:这根软铜柱被炭火烧红后,贪狼将俘虏一个个抓上来将其脸颊摁在柱子上,惨叫哀嚎,皮肉烧焦,铜柱上留下痛苦的印记。
  
  这人是真的变态。
  
  强行给人毁容,还要把人脸印记留在自己的铜柱上,明显是一种收集战利品行为,与此前说的京观骷髅没什么区别。
  
  王策说:“这是战利品的一种,上面都是真实人脸印上留下的模子。”
  
  “你倒眼尖。”七杀点头:“之前贪狼是用人骨骷髅在船上堆叠京观,这回他说自己将京观撤了,换成了这人头柱,更加方便,也便于收集。”
  
  王策心里不齿,面上却说:“看来贪狼很有收集癖,才会弄出这些东西来。”
  
  “你猜对了,他对收集东西有一种病态执着。”
  
  作为贪狼的合作盟友,七杀对其武力与统御能力是毫不质疑的,只是俩人风格迥异,时间一长七杀发现俩人之间分歧日益严重。不仅仅是在生意运转,包括个人行事方法,以及怎么看待南洋生存方式上。
  
  七杀不喜欢无谓杀戮,讲究以和为贵,合作盈利。
  
  贪狼自天竺而来却不信佛,他是罕有的纯粹信仰自己力量者,杀生无忌,一旦敌对势必将敌手赶尽杀绝,不留后患。
  
  这就造成一个很矛盾的结果,想与七杀合作生意的人都忌惮贪狼的行事无忌,加上贪狼风头日盛,令七杀的生意进展十分艰难。
  
  七杀知道,自己与贪狼分道扬镳的时间不远了。
  
  王策的出现让七杀极其欣喜,既有遇见志同道合之辈的愉悦,又有个人角度的欣赏。相比而言,王策才和她更像是同类,她试图用各种方式拉拢。
  
  可还未高兴一会儿,她又识破王策大明军官的身份,这让她心思很是纠结。果然世上之事,难有十全十美。
  
  七杀将脑子里念头暂且放下,继续说:“贪狼占有欲极强,收集只是一种表现。”
  
  在击败一路劲敌过程中,贪狼养成了一个收集战利品的癖好,最早是收集耳朵,后来耳朵放一起很容易腐烂,他就换成了人头骨,用石灰干燥后堆叠在一起,并且在颅骨上刻下此人名号。
  
  此外,贪狼还会将杀死的敌人武器也收入囊中,不论是否神兵利器,他都将一把把刀剑放在自己船上的内库,平时没事就去欣赏一番,有人来访他一定会带人去参观,可以说自恋无比。
  
  铸京观时,贪狼还异想天开,试图让匠人把人头骨一串串固定在桅杆上,弄出一根人骨帆来。结果因太重和难以实施而不得不作罢。
  
  王策是听懂了,贪狼是那种收集了战利品后一定要向外人展示的类型,不炫耀一下他浑身难受。这让他想起,天竺蓝孔雀就是这般,天天不停对见到的每一个人开屏,展露艳丽羽毛,乐此不疲。
  
  少有人知道,其实唯有公孔雀才会做这事。
  
  “不过这人头柱,我看还有一个用途。”王策神秘一笑:“你大概是没有看出来的。”
  
  七杀哼了一声:“有话就说,吞吞吐吐,装神弄鬼,算什么男人。”
  
  王策耸耸肩:“其实也简单,这人头柱是贪狼为你准备的一个小道具……先别激动,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稳住脸色愠怒的女海盗,又摇摇头:“可能是我想多了,哈哈,别在意,开个小玩笑。”
  
  “你们在聊什么?”
  
  贪狼大步流星过来,挤开王策站在王策和七杀之间,脸带笑容,朝向王策时面容却凶狠无比。
  
  “对了,你小子还没见过我的藏品库。”
  
  贪狼一把搂住王策脖子:“来来来,给你见识一下,我贪狼的宝库,里头全是我敌人的武器和宝贝,今日给你开开眼界。”
  
  说着他半强迫半搂住把王策带入船舱内。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分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