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前因后果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01:06
A+ A- 关灯 听书

    诛邪会。

    “对付恐惧神主?”

    云桥看着自己的弟子,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我们接下来的重点核心就是贪婪神主!这些年来由于那些古老存在的有意引导,宣传外界威胁论,整个中土世界所有人都集中精力为即将爆发的战争在进行着准备,以至于我们中土世界诸神间的战争都停止了大半,战争被强行压制,贪婪等欲望也会因畏惧而相应降低,现在,正是我们对付贪婪神主最好的机会。”

    “属下明白这一点,只是……一尊拥有‘和平’信念的半神,若就这么丧生在和恐惧神主莽撞开战中,未免让人惋惜。”

    天鹤道。

    “‘和平’信念的半神……”

    云桥道:“这位半神也就现在这段时间,我们中土内部求稳才有喘息的机会,否则的话,当中土各大神国战事四起,偏偏他的信念意志又让他无法置身事外,不得不出手干预,最终的结果就是不知道哪天因多管闲事得罪了某位伟大的存在从而被降下神罚,灰飞烟灭……”

    “话是如此……但一位‘和平’半神,何其不易……”

    天鹤有些感慨。

    云桥听了,也点了点头。

    以“和平”作为精神信念的半神几乎就相当于日日行善的好人,在当今社会,这种人往往被冠以愚蠢、虚伪、做作等头衔。

    就好像扶老人过马路、公共场合让座、遇到病危者帮忙送医,这等平日里的善举,却被人以异样的目光看待,有时候谁被讹上,人们甚至以一种“早知道会这样”的智者心态幸灾乐祸的看戏。

    但实际上……

    人们内心中对这种人还是心生敬佩。

    只不过外界环境压制住了他们这种“人之初性本善”的本性,使得他们不得不变得冷血无情自私自利,一切以利益出发,一切以自我利益为中心。

    因为……

    中土世界,弱者,没有自主的权利。

    好一会儿,云桥才重新道了一声:“罢了罢了,击溃恐惧神主终究也是我们诛邪会的大计划之一,我会以商议对付贪婪神主的名义召开会议,并在事后提一下百里青锋这位半神之事,至于大家是否愿意襄助他对付恐惧神主……”

    “尽人事听天命吧。”

    天鹤道了一声。

    他知道,师尊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毕竟他也只是诛邪会的一位副会长而已。

    ……

    “还没有找到么。”

    末日山脉一座无名山峰,恐惧神子幽瞳看着下方三位战战兢兢的传奇,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

    可就是这种面无表情的模样,却让这三位传奇惊恐到了极致,身形都忍不住瑟瑟发抖,浑然没有半点身为传奇应有的尊严和勇气。

    “没……没有,不过殿下,我们已经理清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嗯!?”

    “安纳塔!是安纳塔,殿下!”

    这位传奇连忙道:“根据我们的调查,这座铸剑山庄庄主名为安纳塔,乃是一位赫赫有名的铸剑大师,曾为那尊远古伟大的存在不朽神帝打造过大量神器,立下过无数功劳,因为这一原因,不朽神帝在他寿命将尽时赐下了他一份真神精粹,从而让他得以成就半神,享数千年寿元!”

    “不朽神帝的真神精粹……”

    恐惧神子幽瞳脸上闪过一丝精光。

    服用真神精粹而成的半神未来将受限于那位真神。

    可若那位真神能够成为众神之王,并舍得再赐予他更多的真神精粹和神力,便能让他拥有着不逊色真神的伟大神力。

    而类似于不朽神帝这般的远古存在……

    他们的真神精粹,甚至可以造就出战力比肩神主的半神。

    当然,半神不具备神国,想要获得不死不灭般的身躯得依附于不朽神帝存在。

    而以一位远古神祗的底蕴……

    供应一尊神主消耗完全不算难事。

    换句话说,这等半神最终所能爆发出来的战力,纵然相较于开辟出神国的神主来亦是不逊色多少。

    在星界中想要成就真神明明那么困难,可为何仍有一位位修炼者前赴后继的投入众星图录的修行中?

    就是这个原因!

    “这位安纳塔成就伟大古神不朽神帝的半神后,专门为不朽神帝保养、修缮他的无上神器——至尊神剑。”

    “至尊神剑!”

    恐惧神子幽瞳倒吸一口冷气。

    远古七大神器之一!

    双月界七大世界本源化身,份量上……

    等同于远古先天神祗!

    祂们于双月界的关系,就好像一个凡人星球上的大气、阳光、水和那颗星球的关系一样。

    据说悬挂于天穹之上的璀璨烈阳之所以能够普照众生,成为万王之王,神上之神,就是因为祂执掌着七大远古神器中代表着的世界之源。

    “千年前,执掌着至尊神剑的远古神祗——不朽神帝,和一个伟大的神系发生碰撞,造成了一场几乎席卷半个中土世界的神战,在这场神战期间,似乎有几尊古老的存在突然出手……其中……”

    这位传奇有些敬畏的抬头仰望了一眼苍穹之上:“其中包括那位普照众生的古老存在……再加上关键时刻,这位名安纳塔的半神盗走了至尊神剑,使得古老神祗不朽神帝在那场旷世神战中无法得到至尊神剑的力量,最终战败,陷入封镇和沉睡之中,直至数年前才得以苏醒……”

    “远古神祗不朽神帝、璀璨烈阳,还有至尊神剑……”

    恐惧神子幽瞳听得有些头皮发麻。

    那个老家伙图谋的绝对不是小事。

    难怪……

    他居然都不外出散播恐惧了,就在末日山脉一带转悠。

    “等一等!那柄远古神器至尊神剑被那位名安纳塔的半神盗走,最终去了何处!?”

    恐惧神子突然道。

    “就在先前那座山庄!似乎是至尊神剑已经烙印上了远古神祗不朽神帝的痕迹,天穹之上的那些古老存在并没有将至尊神剑收走,而是交给了安纳塔,似乎他掌握着某种特殊法门,可以将至尊神剑和不朽神帝相互剥离……”

    这位传奇道:“显然,他失败了,在他未曾顺利将至尊神剑这件恐怖的远古神器自不朽神帝这位主人手上剥离出来时,不朽神帝突破了封镇,降临世间,并以无上神力,将这座山庄彻底摧毁……那些山谷般的裂缝,就是不朽神帝持至尊神剑掠过大地留下的痕迹……”

    “将至尊神剑从不朽神帝手中分离出来的方法……”

    幽瞳听到,无端感觉到浑身上下一阵颤抖。

    他终于明白恐惧神主这个老家伙想干什么了。

    至尊神剑!

    他在图谋至尊神剑!

    想寻得至尊神剑自不朽神帝手中分离的法门,将这件远古神器掌握在手上。

    要知道,古老的不朽神帝苏醒时日尚短,修为未曾恢复到巅峰极致,现在的他虽然强大至极,但这种强大却全部建立在他那柄远古神器至尊神剑上……

    如果那个老家伙的计划真的成功,让不朽神帝和至尊神剑剥离,未曾恢复过来的不朽神帝根本杀不了他……

    而只要他能熬过最艰苦的一段时间,顺利的让自己和至尊神剑融为一体,成为新的至尊神剑剑主……

    到那个时候,即便不朽神帝恢复到了全盛时期又如何!?

    远古神器本身就是和远古神祗一个层次的存在,到时候哪怕不朽神帝面对手持至尊神剑的恐惧神主也将没有任何办法。

    “至尊神剑代表着物质、能量、精神、空间、时间、真实、虚幻七大本源中的精神,精神力量或许不如神之意志,甚至不如心灵之力,但却是芸芸众生都拥有的力量基础,哪怕心灵之力和神之意志都是在精神的基础上发展、进化而来,如果老家伙执掌了至尊神剑,以至尊神剑的‘精神’本源辐射天下间所有生灵心中的恐惧,到时候……他将是双月界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邪神!”

    恐惧神子幽瞳由衷的感觉到了一种遏制不住的恐惧。

    别看恐惧神子一个个对恐惧神主似乎忠心耿耿,可实际上,两者间的关系,使得每一位恐惧神子想方设法要做的就是取恐惧神主而代之。

    如果真让这一届恐惧神主得到至尊神剑,成为了双月界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邪神……

    他们这些恐惧神子一辈子都将生活在恐惧神主的阴影下,受其奴役。

    不过……

    如果他能够得到至尊神剑……

    到时候不止能够借至尊神剑的力量斩杀现任恐惧神主,顺利上位,更能借至尊神剑之力,替代他成为无上邪神。

    想到这,幽瞳迅速冷静下来:“找!给我去找,一定要找到这处山庄存活下来的幸存者!”

    “轰隆隆!”

    就在此时,一阵轰鸣声由远及近,破空而来,速度……

    快到极致。

    “有人来了!”

    “什么人!?”

    幽瞳猛然抬头。

    他手下的几位传奇同样如临大敌。

    “半神!是个人类半神!”

    “根据意志强度判断……只是新晋人类半神!?”

    几位传奇道。

    “新晋人类半神……”

    幽瞳眼中光芒一闪:“不管那么多,先杀……那是什么!?”

    “咻!”

    剑光破空!

    这位恐惧神子还没来得及变身,身形已然被剑光瞬间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