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劫后重逢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5:06
A+ A- 关灯 听书

戚少商又急又怒,身子一闪,龙涉虚已搂了一个空。

戚少商正要飞身掠上半空,拦截狐震碑对刘独峰与无情下毒手,可是龙涉虚一扭身又扑了过来!

戚少商换步移位,在急切间仍能拿捏极准,他一抢得空隙,正拟急掠而起,对方再要拦截,除非是不要命了。

龙涉虚看来真似不要命一样。

戚少商一咬牙,剑锋游电般刺出!

剑刺在龙涉虚胸膛。

人已被龙涉虚揽个结实!

戚少商马上发现了一个事实。

那一剑犹如刺在铜墙铁壁上。

当龙涉虚抓住戚少商双肩的时候,戚少商在还未被对方扯过来之前,刺出了三剑!

肚脐、心窝、咽喉!

这是一般武林高手练硬门气功的三处死门!

龙涉虚高大魁梧,戚少商上身给他扳住,要刺他脸部,并不容易。

戚少商只有急取这三个要害。

三剑俱命中!

三剑皆白废!

龙涉虚已按住戚少商,把他的身子拉了过来,戚少商已经感觉到左臂创口奇痛攻心,而全身骨骼抵受不住那巨大的压力,发出阴郁的闷响。

戚少商这才知道:铁蒺藜擅施“铁蒺藜”,龙涉虚则练成了“金钟罩”!

在武林中,这种刀枪不入的硬门气功,大致可分:“十三大保横练”、“铁布衫”、“童子功”、“金刚不坏禅功”、“金钟罩”五大类。

练这种武功的,付出的代价十分惨痛。

“童子功”要以童子之身方可完功,故龙涉虚练的不可能是“童子功”。“金刚不坏掸功”是佛门正宗。“铁布衫”是这一类硬气功的入门,决抵挡不住“青龙剑”的锋锐;“十三太保横练”,混身似铜墙铁壁,但仍怕攻击穴位,而今龙涉虚不惧锋利无比的青龙剑刺戮穴位,练的必然是“金钟罩”!

练“金钟罩”的人不易让人找得到他的罩门!

戚少商被龙涉虚搂住之前,仍做了一件事!

他双指一弹,把“青龙剑”化作一道青龙,飞出狐震碑!

这一记,他是早有准备的。

龙涉虚既敢和身扑来,对他手上的利剑视若无睹,自然就有制他之法。

他自己纵不能脱身,也一定要阻止狐震碑下辣手!

剑脱手,他手腕一掣,要拔出“春秋笔”。

可惜他只有一只手。

龙涉虚已用力抱住他,正运“金钟罩”的活门气功要把戚少商全身的骨骼震得节节碎裂!

戚少商因分心而先势尽失,只有强运“一元神功”力抗!

就算在这紧急关头,他仍是分心。

分心于树上无情与刘独峰的安危。

分心于与英绿荷困战“银剑”的生死。

分心于在马车中张五的存亡。

分心让他更感绝望……

他的剑甫一掷出手,铁蒺藜就迎空飞追!

他在半空追上了剑,一兜腕把剑抄在手里,一个空翻,边笑道:“好一把剑,谢了!”

人又落回马车旁,正在仔细把玩手上的青龙剑。

狐震碑飞身上树,冷笑道:“捕神刘独峰、名捕无情,你们也有今天!”说着缓缓推出双掌。

他以“隔空破山掌”遥击二人,心中也着实对二人的声威存有惧意,纵明知二人受伤极重,决无抵抗力,但他一向谨慎小心,仍不敢贴近于这两大高手,以免冒险。

他一面发掌,一面防着刘独峰与无情的反击,也提防戚少商的拦击。

戚少商果然出击!

他飞剑投来!

狐震碑一见来势,立时收掌,心忖:久闻戚少商有一柄“青龙剑”,先夺下来也算捡了个便宜。

没料半途杀出个程咬金。

铁蒺藜把剑截去。

他素知这一干师兄弟们的脾性谁得了好东西,决不让给任何人!

他心中暗恨,只好又拟推出双掌,杀掉刘独峰与无情,是大功一件,此大功当然是四人都有份;但这两个赫赫有名的人是死于自己掌下,传出去对自己日后在武林中的威名肯定有助。

他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蓦地发现件令他诧异至极的事情:

马车里闪出了人影!

张五为小师妹所制,如同废人,再加上铁师弟的暗器,自是非死不可,怎么在马车里还无声无息地闪出了人影来?

人影还不止一人!

他正待发出警告,人影已经出手。

两条人影,一左一右,左边那名到了铁蒺藜身后,右边人直掠向英绿荷。

狐震碑连忙大喝一声:“小心!”

可是就在他这一声喝出之前,那在铁蒺藜身后的人影已先叱了一句,道:“看打!”

铁蒺藜吓了一大跳,急忙旋身!

他转身的时候,单掌守八路,身疾后退,右手扣了七枚铁蒺藜,随时都一触即发!

他一转身,黑影就出手!

右手用食指一捺。

指头捺在他额顶上。

铁蒺藜空有七八种身法,十几道杀手,但偏避不开去,施不开来,头上已着了一指。

他只看见跟前的人,穿着厚厚的毛裘,瘦小的身子,一张削寒阴冷、双目如冷电的脸!

他的意识只到这里为止。

这时他的人已经倒飞丈五,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松林深处。

狐震碑正待跃下来,那人自毛裘里伸出一只瘦寒的白手已扣了“青龙剑”,剑尖遥指松顶,向他问:“你要继续杀树上的人,还是要下来杀我?”

狐震碑只觉那人一只鬼火般的眼,使他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上头皮。

那裹在毛裘里的人,在对铁蒺藜出击之前,尚且喝了一声,可是,那位潜向英绿荷背后的女子,可半声不吭,一刀就砍了下去。

英绿荷却有警觉。

那是因为狐震碑那一声大喝,以及她从银剑眼中发现狂喜的神色。

她霍然回身,铁如意横胸一架,架住一刀,星火四溅,两人都觉脸上一痛!

英绿荷也在星火四迸的刹间,瞥见对方绝美的容颜!

对方第二刀紧接砍到!

英绿荷唯有奋臂再格!

两人都觉臂腕酸痛,虎口麻痹,但那女子第三刀又砍了下来,一刀快过一刀。

英绿荷尖叫一声,五指骄伸,抓向那女子脸门!

那女子黑发披落下来,竟不闪避,反手一刀,研向英绿荷的脸!

英绿荷本算准美丽女子都爱惜自己的容颜,想以抓毁对方容貌来逼使对自己的攻势稍缓;不料对方根本不闪不避,不怕花容被毁,而要一刀把自己一张脸分成两爿!

英绿荷回臂又用铁如意一封,星火激迸,两人贴身近搏,脸上都被星火溅得一阵刺痛!

这时,银剑已歇息得一口气,挺剑刺来。

英绿荷在几下交手后,已知道来人武功只在自己之上,决不在自己之下,眼看又加了个小灵精,心中一慌,四周一望,发现远远地上倒了个半死不活的铁蒺藜,而狐震碑竟不知去了那里,情形不妙,心头一慌,嘴里尖啸一声,衣衫竟裂了开来!

英绿荷本来穿一身镶绣花绦子的深黛衬红的紧袖衣裳,此际突然爆裂开来,只见上身雪白眩目,急旋之间,前后两道晶光一闪,女子和银剑都觉刺眼。

英绿荷铁如意一回,力砸银剑天灵盖,似非要把这幼童打得迸出脑浆来不能甘心!

银剑双目因烈光而无法睁开,只有一面急退、一面挥剑胡乱招架!

那女子却低着头、闭着目,刷刷一连三刀,往英绿荷背上直斫!

英绿荷只好挥铁如意招架,那女子根本闭上双目,只求贴身近搏,几乎每一招都时向后缩,刀尖才能刺中对手,而膝肘腕肩,揉身搏掣,无不是抢攻,连英绿荷一向刁辣,也应付不来,只好反手一拍胸前!

原来在她裸露的上身,双·乳之间和背心,各扎了一面晶镜,幻着七色妖彩,但有时各种异彩合成一道极强烈的白光,与她对手的人,根本睁不开眼来。

如果对手是定力较低的男子,眼中则只有她的肉体,在她的“荡心镜”的幻照下,早任由她摆布。

银剑僮子不曾见过女子裸·体,一见之下,已大吃一惊,慌忙闭目不敢看,英绿荷正要得手,但那个拼命的女人,却闭着眼更拼出了狠劲!

英绿荷怪叫一声,凌虚拔步,跃出战团,她的样子在月光下,像一只白色的鸟,但又妖治无比。

她只求速退!

她心中还在诅咒:怎么突然杀出一个这么不要命的女人,究竟是谁……

忽听耳边传来了一句话:“你曾在客栈里暗算过我一记”“砰”的一声,背后己着了一下。

英绿荷全身一搐,但身子仍然不停,鲜血像雨花一般喷溅下来。

只听那人仍冷森森地道:“记住了,暗算你的人是雷卷和唐二娘。”

英绿荷是记住了。

但她不敢回答。

她只求脱身。

此时她身上所受的伤,也真叫她说不出话来。

就在她逃命的时候,耳际听到龙涉虚的一声怒吼。

她也不敢回身相救。

甚至不敢回首。

在九幽神君的九名弟子的观念里:没有任何人的性命,比自己的更重要,甚至连最亲的人都如是。

在英绿荷的心目中,她可不愿意为龙涉虚牺牲一小片指甲。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