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太阳下去明朝依样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4:14
A+ A- 关灯 听书

无情又长吸一口气,才能平定乍死还生的震动,他扬声道:“尊驾何人?在下不知下面有人,大胆冒犯,还请现身相见。”

地底下没有人回应。

无情等了一阵子,他跌坐在残烬之中,白袍萎地,状甚安祥。

暮色渐渐降落。

无情又道:“这地穴出入口虽不易强入,但如我要攻破,并不是难事。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某局,此穴暮入阴中,东壁四度,若用炸药,全室必致塌毁,阁下恐难身免。至于四角的通风口,若加以封闭,也不是件难事,阁下不是要逼我如此罢?”

久久,只闻乌鸦偶尔飞落在残烬之地,但无回音。

无情微一皱眉,问:“尊驾是不肯相信在下所言?”

忽听远处“呀”的一声,接出“铮铮”二响急速出剑的啸风,无情脸色倏变:不好!原来这地下石室,还另有通道,室内之人,己乘他说话之时,潜离地底,却教金银二剑发现,动上手了!

无情知道敌人武功极高,内力深厚,金剑银剑,绝不是其敌手,双掌往地上一按,正转身弹出!

就在他的注意力刚离开铁皮,转身离去的刹那,“砰”地铁支被一掌震开!

无情已不及回身!

他藉双掌一按之力低头疾冲了出去!

一缕指风,破空急射,啸地自他头上掠过!

他头上的儒巾飘落下来!

头发披落在肩上。

无情仍是没有回身。

他双腿转动不便,而他知道在他背后的,肯定是第一流的劲敌。

刚才如果他先回过身来才应敌,那一指早就洞穿了他的额头。

后面的人,早已窜了上来。

那人似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躲得了他这一指。

无情心急。

但他没有回身。

这一回身,可能就永远翻不了身。

他急的是心悬于金银双剑的安危。

隔了半晌,那人轻咳一声,道:“好快。”

无情道:“太阳落得好快?”

暮色却已十分沉重,昏黄的夕阳,隔着烧焦的木柱照进来,很有一种荒凉的感觉。

那人道:“两次你都闪躲得快。”

无情道:“你的指法也很快。”

那人咳嗽,咳得好一会,有些气喘,气咻咻地道:“我不知道你的腿……”

无情挺直了背脊。

那人顿了一下,才接道:“要是我知道,我就不致要暗算你。”

他一字一句地道:“我们可以公平的决一死战。”

无情冷着脸孔道:“没有什么公不公平的!你暗算我,也没能杀死我。”

那人淡淡地道:“以刚才的情形,我尚不能得手,我的武功,只怕不及你。但是我占了三个便宜。”

无情道:“你有腿,我无腿。”

那人道:“我在你背后。”

无情道:“还有呢?”

那人一拍手掌。

无情身前丈远之处,就出现一个女子。

女于皓腕上掣着一把刀。

刀架在两个孩子的脖子上。

两个小孩当然就是金剑与银剑。

金剑与银剑的眸子,都有点害怕的神情。

他们不是怕死,而是怕无情责怪。

押着他们的女子,在暮色里,眉毛像两把黑色的小刀,眼睛利得似两道剑。

秀丽的刀。

美丽的剑。

这女子的英气在暮色里份外浓。

无情一点也不轻视这个女子。

她能够在片刻间制伏金银双剑,武功自然是高。

他看得出金银双剑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他没有动容,但心已被牵动。

他待四剑僮犹如兄弟、手足。

后面的人并没有看见他的脸,但仿佛已了解他脆弱的内心。“这是你的手下?”

无情淡淡地道:“这就是你占的第三个便宜?”

“不是,”那人斩钉截铁的道,“我不会用他们来威胁你,不过,我们有两个人,你一个。”

无情静了半晌,才一字一句地道:

“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

那人道:“请说。”

无情道:“你一个便宜都占不了。”

话一说完,两道激光,电射而出,一前一后,快得连声音也没有!

背后的人明知道无情会出手,他早已有防备。

可是就算他有防备,一样无法应付这样快疾无伦的暗器!

厉芒一闪的刹那,他已全身拔起!

可是他拔起得快,暗器却半空一折,往上射来,闪电般到了胸口!

他拇食二指一屈一伸,“拍”地弹在暗器上!

他弹出这一指之际,还不知道是什么暗器,当手指与暗器相接的刹那,他已知道那是一把刀。

一柄薄刀!

他这一弹,是毕生功力所聚,弹在暗器上,暗器哧地激飞,但突然之间,他头上一根烧焦了的柱于,和着石屑,塌了下来,当头砸到!

他马上双掌一架,斜掠而去,这瞬息间,他知道那一把飞刀虽被他弹飞,但对方把一切应变、方向和力道,计算得厘毫不失,飞刀旁射时切断了原已烧成焦炭的柱子,向他塌压了下来。

他足尖落地,放眼望去,场中局势已然大变。

无情的另外一枚暗器,已在那女子未及有任何行动之前,打飞了她手中的单刀,同时间,他已飞身过去,护住了金银二剑,并替他们解了穴道。

待那人落地时,无情已扳回了大局,望定向他。

无情道:“是不是?我说你一件便宜都没有占。”

那人终于看清楚无情的形貌,冷沉地道:“你是无情,四大名捕的无情!”

这样的残障,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暗器,这样的轻功,武林中,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

无情道:“如果你不是重创未愈,我这道暗器,未必能拦得住你,雷堂主。”

那人一震,苦笑道:“看来江湖上满脸病容,身子赢弱的人,真不算多。”

无情道:“半指挽强弩,一指定乾坤,阁下在此时此境此地,还裹了件大毛裘,要不是雷堂主,还有谁能弹指间震落在下的暗器?”

雷卷苦笑道:“你既已算准我接得下你这一刀,所以才利用我这一指之力,刀断残柱,阻我扑前,也就是说,早在回身之前,已知道我是谁了。”

无情道:“转身以前,我只是猜臆,未能断定。”

雷卷道:“要是我不是雷卷,接不下你这一道暗器呢?”

无情道:“那我会发出更快的暗器,击落我这把飞刀。”

雷卷长叹道:“原来你还有更快的暗器。你没有施放暗器以前,我也猜是你,但也不能肯定。”他喃喃自语道,“他们果然派四大名捕来。”

无情回身道:“我正要找你。这位是毁诺城的当家罢?”

那女子声音低沉,眼见这无腿青年在举手投足间击落了她手中的单刀,抢回了金银二剑,但毫无惧意:“我姓唐,唐二娘,唐晚词就是我,大捕头,你要拿人,就请便。”

无情摇首道:“我为什么要抓你?”

唐晚词盯着他道:“你要抓人,何须问犯人理由!”她缓缓把手腕举近颊前,用鲜红的唇,吸吮皓腕上鲜红的血。

无情刚才用一叶飞刀,飞射在刀柄上,震落了她手上的刀,虎口渗出血渍。

无情看着她吸吮伤口的神情,心头突然有些震荡,好像风拂过,一朵花在枝头催落。他从未见过这样一双凌厉的眼神,但美丽深刻得令人连心都痛了起来。

这使得无情突然忆起了一些不欲忆起的事:

姬瑶花临死前,被浓烟熏过、被泪水洗过的眼睛。

这使得他一时忘了回应唐晚词的话。

雷卷突然发出一声铺天卷地的大喝。

雷卷瘦削、苍白、身子常半裹在厚厚的大毛毯里,看来弱不禁风。

可是他那一声大喝,如同焦雷在耳畔乍响,连无情也不禁为之一震,金银双剑,一齐坐倒。

雷卷衣风猎猎,飞扑而至。

无情霍然回身,他要应付雷卷飞身扑来,至少有十七种方法,可是,他必须要弄清楚,雷卷扑将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扑过来的目的只可能有二:一是要攻击自己;二是自己所占的位置刚好切断了雷卷和唐晚词联手的死角,雷卷要硬闯过去与唐晚词会合,这样会较方便保护唐晚词,也方便与唐晚词合力攻袭自己。

如果是第一种目的,他是非予以截击不可。

要是第二种目的,他要不要出手呢?

他在一犹豫间,忽见眼前一空,半空的毛裘已收了回去,雷卷根本没有移动过半步,唐晚词已掠至雷卷身畔。

原来雷卷根本没有动过。

他是用毛裘遮掩,让对方以为他已发动攻势,其实是让唐晚词潜了过来。

这是掩耳盗铃之法,要是刚才无情对毛裘错误的发动攻击,那反而被雷卷有机可趁。

雷卷已跟唐晚词在一起。

他心里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感觉便是:仿佛他们两人只要在一起,就算死,也不觉有什么遗憾了。

他知道眼前的对手是当今最难应付的十个人中之一。虽然他自己年轻。残废。不会武功,但他心中难应付的人和事一向很少,奇少。

雷卷与唐晚词深深地对望了一眼。

雷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好定力。”他是指刚才无情觑出空门,却仍没有贸然发动攻势。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