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看不见有人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2:26
A+ A- 关灯 听书

三人听到铁手那番话,本来自度必死,一时之间,几疑是在梦中,楼大恐豪气尽消,呆立当堂,王命君一把拉他坐下,颤声道:“铁大人,谢谢不杀之恩。”

食馆里的人客听出那独自饮酒的人,竟然是“四大名捕”之铁手,都又敬仰、又好奇。

铁手冷冷地道:“滚”这个字一出口,腹部奇痛,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王命君求之不得,哈腰鞠躬,道:“是,是,我这就滚,就滚”却见彭七勒仍然坐着,凝望着铁手。

王命君示意道:“走”

彭七勒忽凑近低声道:“看见没有?”

王命君疾道:“看见什么?”

彭七勒道:“铁手浑身是伤,血迹斑斑,脸也给打烂了。”

王命君急道:“这关我们屁事,我们能走就好!”

彭七勒低声道:“我看不对劲。”

楼大恐忽然会意:“你是说?”

彭七勒深沉的道:“铁手不是放过我们,而是没有能力动手杀我们!”

楼大恐奋然道:“既然他杀不了我们,我们就去杀了他!”

王命君狐疑地道:“对呀!我就说他没那么好,居然饶我们不杀不过,四大名捕,虽死不疆。你们不记得当年他们四人,如何浴血战十三杀手吗?结果对方全军覆没,看来一早濒死的四大名捕,人人都活了下来!”

彭七勒道:“你的意思是?”

王命君道:“保住性命要紧,何必惹事!你没听他说吗,他还在等人来,来人如果是冷血……”

楼大恐道:“万一铁手真的伤重无法还击,咱们岂不错失良机?”

王命君道:“要是铁手武功尚在,咱们岂不是在送性命!”

楼大恐道:“这……”

彭七勒说道:“看来这险还是不能冒……”

正在这时,忽听有人兴高采烈的叫道:“二哥,我请回来了这儿最有名的大夫,给您治伤。”说着扯了一个老头子,往铁手那儿走去。

铁手叹了一声,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话阻止是好。唐肯道:“二哥,你不舒服呀?”转首向那大夫道:“你行行好,快给铁二哥看看。”

那大夫姓潘,在这儿颇负盛名,有人称他为“翻生神医”,即是誉他医术可以把死人翻生一般,他的医术当然没有那么好,但医人的经验倒是十足,才一探手把脉,再一掀铁手眼皮,端详铁手全身,即摇着叹息,道:“完了,完了,年轻人好勇斗狠,你这下子,伤得入了筋骨,至少也要躺两三个月,才能复原一半,要不是看你骨格强健,神定气足,恐怕不一定能活呢

话未说完,楼大恐、彭七勒、王命君已三面包抄,到了唐肯背后,面向铁手。唐肯立时警觉,沉住了脸。

彭七勒怪笑道:“好哇,铁手,你倒有今!”

楼大恐道:“你都把我们逼苦了,看今天我不”

忽听楼里一个食客一拍桌子,叱道:“三个不知好歹的小贼,铁二爷放你一马,还哆嗦什么!”

另一个食客也抓起桌上的长布包,走了过来,道:“铁二爷虽然受伤,但我们素来敬重二爷为人,决不容你们放肆!”

食馆里大部分食客都相继起哄;原来这镇上多的是武林中人,大部对“四大名捕”十分钦仪,或多或少曾间接受过他们四人的恩义,而今是铁手身负重伤,面临危难,会武功的都有意拔刀相助。

王命君笑嘻嘻地道:“哦、原来是打抱不平来的,真是不打不相识,欢迎,欢迎,幸会,幸会。”

铁手心里却暗暗叫苦:王命君这三人武功虽然跟他相去甚远,但比起一般武林人物,却又高出许多,这食馆里的武林人,都是非常平庸的脚色,怎会是这三个恶徒之敌呢,何况王命君手上还有“三宝葫芦”,万一打斗起来,伤亡必众,铁手自度个人生死并无大碍,但决不忍这些古道热肠的汉子送命,心中大急。

玉命君已在解开包袱,食馆里四、五名武林中人也围了上来,人一多,胆便壮,彭七勒道:“今日我们要报仇雪恨,不关事的爬开!四、五名武林人互觑一眼,谁也都不走开。

楼大恐一把推开潘大夫,面对唐肯,粗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唐肯正待拔刀答话,铁手忽道:“三师弟”。

唐肯一怔。王命君、楼大恐。彭七勒更是震住当堂。

铁手从容不迫的道:“这三个给脸不要脸的人,你拿他们怎么整治?”

唐肯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铁手叹道:“要不是咱哥儿俩还有要事在身,到真要烦三弟你一人送他们一脚,好叫他们早些儿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唐肯只答:“是。”点了点头。

彭七勒、楼大恐,王命君都开始一步步往后退。彭七勒率先飞退,楼大恐和王命君也跟着没命的跑,跑出了店门,再远离了小镇,彭七勒这才扶树喘息道:“妈呀,原来……原来……追命也也……也来……来了……”

王命君也道:“你看他那一双脚,在进店里来的时候,多有劲,我就知道他决不好惹,他一进来,就……”

突然住了口。楼大恐和彭七勒齐声问:“怎么?”

王命君喃喃自语道:“不对啊!”

彭七勒搔搔头皮:“有什么不对了?”

王命君道:“他走进来的时候,叫的是‘二哥’,而不是‘二师兄’……”

彭七勒为之气结地道:“那有什么?铁手也曾叫了他一声”三弟’……”

语音一变,陡然叫道:“不对,不对,江湖上传言,‘四大名捕’中,无情是大师兄,铁手排二,追命行三,冷血列第四,其实是以入门先后为准,要论年纪,追命最长,铁手次之,最年轻的是冷血。刚才那个人,粗眉大眼,满脸胡碴子,但看去绝对还要比铁手年轻……不可能是追命!”

王命君沉吟道:“便是。”

这次到楼大恐比较怀疑,“会不会是追命外表年轻过人……”

“怎会?追命历尽风霜,沧桑风尘……”王命君道:“我们都上当了!”

楼大恐怒道,“我们折回去,杀了他!”

王命君望了望天色,时已近暮,他咬牙切齿的道:“回去是回去,不过只捎住他,先别动手,这次摸清了底儿,半夜才下手,决不教他活着离开思恩镇!”

王命君等三人甫离“安顺栈”,铁手立即脸色惨白,抚胸摇摇欲坠,他顾得用内功发送退敌,已无法以内力压住伤痛,一时天旋地转,几要跌倒,食馆里的人都围观问候,唐肯情急地道:“铁二哥,都是我不好,害你……”

铁手苦笑道:“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他喘了一口气,向围观的人抱拳道:“诸位仗义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其中一名武林人收起了刀,也拱手为礼道:“不必客气,四大名捕声名远播,替天行道,我们皆钦服万分,今日有幸得见,已感殊荣。”

另一名武林人却关怀地道:“铁二爷没什么事罢……敢情这位是追命三爷了?”

唐肯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铁手见这些人意诚,明知不智,但亦不忍相欺,便道:“他是我新结义兄弟,姓唐名肯,适才因为急于退敌,不得已借用了三师弟名号,请诸位见谅。”

众人这才明白,见铁手居然道出真相,不怕对头再来侵犯,此种作为,十分诚恳信任,都很感动,那潘大夫也听过“四大名捕”的名号,已开了张药方,趋近道:“老夫适才不知是铁二爷,一时多口,误了大事,请二爷勿怪。二爷身受重伤,定必是为锄好去恶而不借身,这一张方子,虽不能立时见效,但对疗伤去瘀,特别有帮助,二爷如不嫌弃,我就献上这一贴方子……”说着把药方双手递去。

岂料铁手尚未接过药方,已给一人抢去,那人道:“单是方子又有何用?得变成药才行!我去抓药,马上回来!”

铁手见这里的人这般热诚,甚为感动,这几日人身上所受的苦楚,仿佛都有了补偿,铁手哽咽地道:“诸位,今日各位的大恩,容铁某人他日再报,此地在下恐不能久留,就此别过

那最先挺身而出的武林人忽沉声道:“二爷,你现在离去,恐怕有点不妥。”

立即有人间他:“怎么说?二爷留在这儿,不怕那三个恶人又来寻仇么?”

那武林人道:“那三个人,以为是追命三爷也来了,想必不敢回头,我们这儿的人,吃的是江湖饭,走的是武林路,谁也不说出去,便没有人知道,究竟追命三爷在不在这儿、铁手二爷在不在这儿了!”

听的人都说“是呀!”“对!”“照啊!”只有铁手在众人嚷了之后,问了一句:“却是为何不宜离开这里?”

那人凑近铁手耳畔,低声道:“刚才,镇里来了一批官差,在大街小巷搜查,联同本地衙差,如临大敌按家搜索,我的是”他把色音压得更低:“好像就是铁二爷您!”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