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息大娘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2:08
A+ A- 关灯 听书

那老婆婆南晚楚,在老妪唐晚词和妇人秦晚晴的扶持下,过了索桥,南晚楚问:“铁桥的机关,全部开动备战。”秦晚晴道:“是。”自怀里摸出一条蓝色丝中,往城头扬了扬,城上略有人影闪动。

南晚楚的声音忽然变了,变得清脆,好听,就像清风吹过风铃的声响,忽然间,她一点也不老态龙钟了,也完全不需要人扶持,向秦晚晴问:“他们都在‘沉香阁’里?”

那扎蓝头巾的美妇嫣然笑道:“是。”

南晚楚道:“晚词,你也不必扮成那个老不溜掉的模样了。”

老姬笑道:“是。”三人已走入城堡,老妪一面走着,一面卸妆,旁边有十数个女子替她卸妆,很快的,这“老抠”唐晚词变成了一位非常娇艳的美妇,她与秦晚晴相视一笑,道:“大娘您呢?”

南晚楚笑咋道:“我卸什么装?让他们看看我老了的样子也好。”

唐晚词和秦晚晴都笑了起来。这两个美妇,笑起来都十分风情。南晚楚笑道:“笑什么,大敌当前,要好好守城!”

唐晚词道:“城自然要好好守,但心里总为大娘高兴。”

南晚楚不在意的道:“高兴什么?”

秦晚晴摸摸发后的蓝巾,笑道:“这些年了,他,终于来了。”

南晚楚喃喃地道:“这些年了……”忽然之间,又似老了许多,往城内走去。她才离开,秦晚晴与唐晚词立即布署这一座,就算是千军万马,也不易攻破铜墙铁壁的“毁诺城”。

南晚楚一路走去,到了一处精致的水阁,她舍弃大门不入,反而走到一幅墙上,这墙壁上画着一对男女,女的在梳妆,男的正替女子画眉,情深款款,意态缝绻,手笔十分旖旋,南晚楚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幽幽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掌,在墙上画着的那支眉笔上一拍。

就在她伸手出袖的一刹,可以见到她的手白皙嫩滑,秀气匀美,然后,墙壁立刻出现一道裂缝,她一低首就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间偌大的厅房,她蓦然出现,数十只眼睛在瞧着她。

里面的人,衣衫尽血,几乎没有一人不受过三处以上的伤痕的,这时,鸦雀无声,只有一个里着厚厚毛裘的人,在发出轻声的咳嗽。

其中一人,走前两步,双眼直勾勾的瞪着她,眼神里无限痴情,道:“你来了。”她看见此人只剩下一臂,满身都是血和伤,只是俊伟的样子隐约还可从五官追溯得出,忆起他从前的丰神俊朗,点尘不沾,心中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她竭力忍住悲酸,强自镇定地道,“我叫南晚楚……”但还是忘了装出那苍老的声音,在厅中的人乍听一个老太婆的声音清脆如驾,都疑真疑幻。

断臂人怆然道:“大娘,你再化装,我也认得出来,你既然来了,又何苦不相认呢?”

息大娘长吸一口气,幽幽地道:“你……还认得出我?”

断臂人上前走一步,道:“大娘,你的眼睛,我会记不起吗?这许多年来,我念念不忘的就是你,天可怜见,今回,虽然一败涂地,但终教我可以再见着你了。”

厅中众人都惊疑不定。这一千人正是连云寨的逃亡者,他们抱着必死之心走向“毁诺城”,结果索桥吊起,忽然裂开了一个大洞,把他们都倒入桥心的暗格里,一直滑入这偌大的厅堂来,大家都不明白毁诺城的意思,但都自度必死,没想到,眼前这个白发老妪,意然就是息大娘,更意外的是,在江湖传闻里,息大娘恨戚少商入心入肺,然而今日两人见面,竟如此情深义重,众人都为之神疑。

息大娘用手指轻轻触在戚少商左肩断处,动作十分轻柔,像抚摸一个恬睡了似的婴孩额角,柔声道:“是谁砍掉你一条胳臂……我一定要他惨痛十倍!”后一句讲得厉烈坚决无比,仿佛不管天崩地裂还是大荒地老,都一定做到一般。

戚少商长叹一声,道:“我的伤没什么,只是因我信错了人,害了众家兄弟。”

息大娘喟息道:“你还是那么爱交朋友……这几天,我听江湖上传得沸沸荡荡,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天大地大,你有难时,一定要回来。”

戚少商感动地道:“要只是我个人的事,这一天,只要得你开城门,让我回来,纵再去一臂,也心甘情愿……”

息大娘一手掩着戚少商的咀,不让他说下去,啐道:“不许你这样胡说。”众人见一双玉手自袖里伸出来,心里都明白了几分,但见这一双洁白素净的柔夷,更想见这双手的主人之真面目。“我们彼此约定过,再也不要见面,我们一次又一次的不能遵守约定,只有更加痛苦,所以,我不能见你,不能毁诺。”

“是。我明白,”戚少商用一只手去拨大娘额前的发丝,眼中无限柔情:“只是,这些年来,你辛苦了。”

息大娘一双眼睛,眯着笑,有着吹皱一池春水般的风情,但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

“其实,这些年来,不再见你,心里头反而平静。”

戚少商缓缓缩回了手,痛苦地道:“红泪,过去,都是我……”

息大娘道:“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不要提了。”她有意把话题岔开,“砍你一只手,出卖你的人,我听说是顾惜朝,我几乎就把他引过铁索桥来了,可是,他很聪明,临危止步。”

戚少商道:“那狗贼!”忽想起什么似的,握住息大娘的手,情切地道:“大娘,你要小心,那好贼很是狡猾厉害!”

息大娘叹了一声,道:“毁诺城易守难攻,顾惜朝再难应付,我还不怕,怕只怕……”

两人见面,分外情浓,浑然忘我,话说个不完,连戚少商这些兼顾周到的人,也忘了眼前事,身旁人,而今话题才兜回面临的生死大事。

只听戚少商道:“难道……?”

息大娘点首道:“‘捕神’刘独峰,据说这两天已在附近一带出现,恐怕已迫近毁诺城。”她顿了顿,道:“这人剑法高绝,而且机智绝伦,有六名得力手下随行,这六人,善于阵战、兵法、工艺、导渠、风水、五遁,要是他们来了,倒不易应付。”

雷卷低低他说了一声:“刘独峰?这人是六扇门里第一把好手,就算四大名捕,也要怕他三分!”

息大娘道:“除了刘捕神,还有一人,己兼程赶来,也相当不好惹。”

沈边儿问:“谁?”

息大娘道:“文张。”

沈边儿双眉一竖:“那个狗官?”

息大娘道:“不错,他本来是个小官,但已经三起三落,他降职曾贬到潮州当一名门吏,但升官也极快,曾当过皇帝近前高官,还曾得罪过皇帝,圣上下诣要处斩他,他就消声匿迹,过了一段日子,又出现在宫廷里,安然无恙。这人深藏不露、究竟武功高低深浅,鲜有人知,但他是个极善于利用时机者,则毫无置疑。”

戚少商这才省起,忙引介道:“这位是霹雳堂雷卷雷大哥,这位是我过去的生死之交,沈边儿沈老弟,这位是”一一告诉息大娘,然后向诸人道:“这位便是‘毁诺城’城主息红泪:息大娘。”

众人拱手见礼,心中都想见息大娘的庐山真面目:穆鸠平却忍不住道:“戚大哥,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她,她不是你的死敌吗?”

戚少商道:“就因为是死敌,所以顾惜朝这等叛徒,和黄金鳞这些狗官,才千方百计,把我迫入碎云渊,毁诺城。”

穆鸠平搔搔头皮,道:“我还是不明白。”

雷卷忽道:“这天下间,最安全的朋友,有时反而是敌人。”

沈边儿问:“所以戚寨主故意制造了一个敌人,以便生死存亡之际,可以有个起死回生之机!”

戚少商道:“有时候,有很多真正敌人的手段阴谋,也可以从这位‘假敌’处知晓得一清二楚:‘斧头帮’及龙虎崖之乱,便是这样平定的。”

雷卷道:“这样子的‘敌人’,自然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能揭露身份。”

沈边儿笑着拍了穆鸠平的肩膊:“所以,我们到现在才知道,‘毁诺城’跟‘连云寨’,本来就是并肩作战的一家子了。”

息大娘道:“是。”她的声音很是清悦好听,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却让人心里舒服,没有抗拒的感觉。

“我跟他,的确是分开了的;”息大娘道:“但是,人人都以为我恨他,其实我也真的恨他;”众人都怔住,息大娘又道:“但我不许任何人害他、伤他。”

“只要他有事,我一定会挺身出来,帮他;”息大娘坚决地道:“不过,他回复平安,重震声威之时,我的‘毁诺城’,便不许他再踏入半步!”

“大娘!”戚少商道:“你……你这又……我还害你不够吗?”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