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不会跑了吧

发布时间: 2020-06-13 09:45:17
A+ A- 关灯 听书

    楚茹嫣、陆千言和慧同和尚三人随着一起进宫的使团正赶回驿站,在路上,陆千言骑着马随着护卫保护车驾,而楚茹嫣就忍不住在马车里询问慧同。

    “慧同大师,刚刚宫中的情况究竟怎么样?”

    慧同和尚皱眉摇头。

    “那狐妖好生了得,带着菩提佛珠面不改色,比贫僧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那佛珠对妖怪无用吗?”

    楚茹嫣也紧张起来,此刻他们不知道计缘在哪,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万一计先生没跟上来呢。

    慧同和尚面色依旧平静。

    “善哉大明王佛,我以大梁寺这些年观佛法道蕴之像所创的真经加持菩提念珠,没那么好消受的,看着没事不一定真的没事。”

    说着,慧同看向楚茹嫣道。

    “这妖孽定会很快对我们下手,但计先生一定已经在城中,今日我并未直接拆穿她真面目,一来忌惮她,怕她破罐子破摔,二来,其顾着这一层身份,多半就不会亲自出手,最好将另外几个妖魔也引来,长公主殿下,今夜切不可入睡。”

    “嗯!不若今晚我就与大师在静室中一同参禅吧。”

    慧同和尚眉头一皱,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也让楚茹嫣露出笑容,而车外头,陆千言视线不断在街道人群中游曳,心态远比车内的人紧张,江湖高手她交手过的多了,妖怪还是头一次。

    时间渐渐入夜,街头巷尾的行人早已经全都回家,因为皇城宵禁的关系,驿站外的几条街上空无一人,显得十分寂静,在这种时刻,有一道道墨光划过夜色,这光极为细小,好似融于天地更融于黑夜。

    一些街头、处处墙角、某些地面、还有一些空中,这些细小的墨光以钟楼为中心,移动的轨迹划出一朵散开的花,将包括皇宫在内的半个京城都笼罩其中。

    京城靠近皇宫也是最大的那个驿站中,楚茹嫣和慧同坐于静室内低声念经,室内外一些关键位置已经摆放了佛门法器,虽然相信计缘,但慧同也不能不做自己的准备,毕竟面对的可都不是小妖小怪,甚至可能还有魔头。

    两人的念经声都极为虔诚,慧同甚至能听出楚茹嫣口中经文也隐约带出佛音回荡,这是极为难得的。

    整篇经文念完,两人声音也暂时停了下来。

    “长公主金枝玉叶也能念诵出淡淡佛音,实在与佛有缘。”

    楚茹嫣笑了笑。

    “大师不会是想劝我出家吧?”

    慧同摇头。

    “出家乃是个人之意,心向我佛也未必需要出家。”

    楚茹嫣眼神闪烁,俏皮一句。

    “那就好,茹嫣可是心有色欲的,不适合出家!”

    这话让慧同后头的话语都为之一滞,说不出什么话来了,也就是这时候,有几道墨光滑入室内,直到接近三丈之内慧同才发现,顿时心中一惊。

    “谁?”

    喝问的同时,双掌合十相击。

    “砰~”的一声,带起一阵浪涛似的佛光,但那墨光却好似在佛光中游泳的小鱼,荡漾一下就并未被带飞。

    “那和尚,别动手!”“自己人!”

    “我们一边的!”

    一下子几个方向同时有或稚嫩或清脆的声音出现,墨光也显现出真正的形态,竟然是几个隐约透着灵光的文字飘荡在空气中。

    “和尚,大老爷命我们布阵呢!”“没错,大老爷就是计先生。”

    “周围好大一片我们都准备好了,大老爷说今夜必有妖孽前来,除了我们,还会有人来帮你们的,但这只是前戏,好戏在后半场!”

    慧同精神大振,这些字灵韵极强,也能感受到计先生那种道蕴气息,从话语内容和自身状况都能证明他们所言非虚,他暂时压下对这些文字生灵的惊叹,询问着今夜的事情。

    “先生说的后半场是什么意思?”

    几个文字各自闪过墨光。

    “那我们怎么知道?”“就是,大老爷高深莫测,一会就知道了呗。”

    “还是个和尚呢,这点耐心没有!”“不说了,布阵。”

    “嗯!”“好!”“走咯。”

    几道墨光一闪,刹那间拖着淡淡的轨迹消失,并且迅速淡化,几息之后连慧同的菩提慧眼都难辨踪迹。

    楚茹嫣在一旁看着只觉得分外神奇。

    “大师,这些字为什么会说话,都成精了吗?”

    “嗯,当属精怪一类,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文字成精确实闻所未闻,但知道计先生有后手就安心多了。”

    钟楼上,计缘和甘清乐站在屋顶,看着远方空旷寂静的街道,后者因为强烈的紧张和亢奋,本就如钢针的胡须绷得更加夸张,头发和胡须都隐约透着红色。

    “先生,妖怪来了没有?我们这么站着,妖怪不会发现我们吗?”

    计缘伸手指向城中几处,淡淡道。

    “已经来了,有两个,没有魔头,都是妖物,这里是大阵阵眼,他们看不到的。”

    说着,计缘看向甘清乐。

    “甘大侠,大阵会削弱妖魔,但妖魔与凡人武者不同,与之交手多加小心。”

    “先生放心!”

    说完这句,甘清乐深吸一口气,从屋顶纵跃下去,以轻功借力直奔驿站,而计缘也如一片树叶一般随风飘落,几步之间就越走越远,但他没有走向大阵内部,而是走向了城外方向。

    其实来的并非只有两个妖怪,这两个入了阵内的反而是最羸弱的两个,在京城外还有一个妖怪和一个魔头,正在官道上静观城中变化。

    驿站外,两个宫装打扮的女子走到驿站外,却发现这里连个守卫都没有,慧同和尚正坐在院中看着她们,背后一左一右站立的是陆千言和甘清乐。

    “善哉大明王佛,妖孽不请自来,就由贫僧超度你们吧!”

    “砰~”

    慧同双掌一合佛光如浪,这浪涛居然扭曲了周围屋舍街道,好似如今不是在京城,而是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两个女妖根本站都站不稳,下意识想要飞起来,却发现跳跃起来之后却无法悬浮,飞举之术竟然施展不出。

    一根银色禅杖从后院飞来,被慧同稳稳抓在手中。

    “孽畜自入瓮中,受死!”

    慧同手中禅杖一抖,整个人“呜呜~”舞动一下禅杖,率先跃起,狠狠朝着驿站外打去。

    “轰……”

    哪怕两个女妖快速反应过来直接跃开,却依然被佛光扫到,有一种灼烧的刺痛感,而此刻陆千言和甘清乐一左一右攻来,江湖高手的武功招式都炉火纯青,而此刻他们身上有明王法咒加持,出手威力也超过往常。

    慧同和尚一直在念经,阵阵佛音令两个女妖极其烦躁,甚至头部刺痛,手中的禅杖也不停下,不时就朝着女妖处扫去。

    甘清乐的状况则十分怪异,每次同女妖交手碰撞,妖气就会带动他身上的煞气,毛发之色也会微微红上一分,他动作迅捷如风,出拳刚猛如雷,只觉得妖怪也不过如此。

    “砰……”

    终于一拳正中面前女子的心窝,但甘清乐却感觉到对方浑身如同无骨,拳头上毫无着力感。

    “找死!”

    戾声中,甘清乐根本来不及避开,千钧一发之后却有种强大的后拽力道传来,身子被拖得往后自避,但在这过程中,胸口已经吃痛,一道利爪一闪而过,在他胸前划开一道口子,刹那间血光绽现。

    “滋滋滋……”

    “啊……”

    甘清乐还没叫出声,女妖却先行惨叫起来,这血溅到身上犹如常人被溅到了滚油,令她痛苦不堪。

    “呼……好险!多谢……”

    甘清乐回头一看,并无人拉自己,再看看稍远处,慧同和尚和陆千言正在联手对付另一个女妖,慧同大师之前有多么宝相庄严,此刻挥舞禅杖就有多凶悍,禅杖挥动带起狂风呼啸,街道已经被他打得满目疮痍。

    ‘看来是计先生助我!’

    “哈哈哈,甘某平生第一次和妖怪交手,所谓妖怪也不过如此,再来!”

    语言上轻蔑,但心中却更加谨慎,甘清乐再次发力朝那名不断拍打着身上如火血迹的女子冲去,见到自己的血在女子身上能烧起来,灵机一动之下直接往拳头上抹一些胸口的血。

    被血溅到的女子强压下痛苦,面色更加狰狞,口中獠牙显现,手上利爪生出,但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本就迟缓的妖力变得更加诡异,手上的利爪居然在缓缓往后缩进去。

    ……

    京城外,一妖一魔悬浮空中遥遥望着京城皇宫近侧,在他们眼中城内一片寂静。

    “难道那慧同和尚能弄伤涂韵只是仗着法器特殊?”“确实有些怪,照理说应该多少会有些动静的。”

    “哦?什么动静?”

    计缘的声音冷不丁在下方响起,一妖一魔瞬间低头望去,见一名宽袖青衫头别墨玉簪的儒雅男子正站在官道上看着他们,哪怕此刻,看对方依然如同凡人,毫无特殊气息。

    “阁下何人?偷听人说话,未免太过无礼!”

    那妖怪声音冰冷,讽刺了计缘一句,然后一抬头,发现原本站在一起的同伴,居然只剩下了魔道残像,本尊不知道去哪了。

    ‘不会跑了吧?’

    不知为何,这种荒谬的念头从妖怪的心中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