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血 海 生 变

发布时间: 2020-05-21 10:00:54
A+ A- 关灯 听书

“白先生,你我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误会?

咱们此前不是商量好了?这临天殿最后,是要直接听命于天庭。

用炼魂咒法提升修为,还做这般藏头藏尾的集会,搞出什么圣女之位……

这!”

这在上辈子,妥妥的魔教既视感啊!

石殿侧殿,重重阵法结界内。

李长寿坐在木椅中,白泽站在一旁,此刻这位上古十大妖帅的表情,略微有些尴尬……

两扇石门外,临天殿的殿主、长老齐聚此地,暂时停下了手中之事。

酒玖贴在阵法光壁上侧耳偷听,自然也听不到什么。

其他几人,多多少少有些忐忑,毕竟李长寿刚刚现身的时候,脸色十分吓人……

不远处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几道视线汇聚而去。

却是临天殿‘管家’矮道人酒乌,拿着几枚玉符快步而来,到了门前小声问道:

“怎么样了?”

“还没出来过。”

酒施答应了声,又面露忧色,继续道:“不知怎么,长寿师侄刚才,莫名给了我颇大的压迫感。”

酒乌笑道:“夫人,长寿还喊咱们师叔师伯,是对咱们保持着最初的敬重,是他的品性。

但如今他已是圣人老爷的弟子,辈分比咱们高了不知多少,咱们绝不可随意称其为师侄,直接称呼道号就是。”

“知道了,就你周全。”

酒乌道:“师父师娘,我进去一下,长寿要看这些。”

江林儿传声道:“你进去的时候走慢些,让咱们也听听里面在说什么。”

“师娘放心。”

言罢,酒乌提步走向前,前方仙力结界自行开启,却……

依然听不到其内半点声响。

【当面传声,人教高手必备技能!】

白泽的手指却微微一点,一段对话,出现在几人心底。

此时,李长寿的嗓音带着几分无奈,以及少许恨其不争,说的是:

“……就算前期举步维艰,那也不能用这般炼魂咒法提修为!

白先生啊白先生,你如此智谋,为何会在这点小事上拎不清?

就算没人会追究,就算临天殿只要顺利崛起,这点黑历史都能被蒙蔽,但你我道心是否有亏欠?临天殿的根基是否有腐朽之处?

若根基不稳,何以建参天高楼?

炼魂咒法是能快速提升修为,但透支的是修士潜力,绝的是他们长生机缘!

最终毁的,是临天殿的气运根基!

天道无时无刻都在看着你我,看着临天殿,你我必须从最开始,就站在天庭的立场考虑每个行动、每个计划。

仁义的大旗,必须从最初就竖起来!”

就听白泽有些委屈地传声辩解:

“可长生道果不易得,他们也知这般道理……

且,现如今不同于上古,人族也不如妖族那般好哄,若是没有切实的好处,人族练气士如何会加入咱们?

说气运虚无缥缈,说功德空中画饼,灵石不过是基本用度,也只能剑走偏锋。

此不正是,水神此前你说的非常手段。”

“白先生,我所说的非常手段,可以是凭禁锢神魂之法、禁锢心性纯恶之人,令其为临天殿卖命的同时,让他做善事洗刷自己业障。

如此,既扩充了临天殿,更可对这些人放心一些……”

虽然酒乌前进的步伐已经尽量放慢,但终归是要走入其中;

待结界关闭,白泽手指再次暗中轻点,众人心底顿时没了声响……

外面又安静了一阵。

殿主王富贵清清嗓子:“贫道觉得,长寿言之有理。”

江林儿皱眉道:

“可这,咱们不弄点别人家没有的,很难招揽到这么多炼气士呀?

而且白泽前辈什么洪荒地位,怎么能这么训!”

酒玖嘀咕道:“师娘不用担心,我倒觉得,白先生现在应该挺开心的。”

“嗯?”

几人额头冒出一只只蘑菇般的问号,酒玖高深莫测地一笑,继续趴在仙力结界上侧耳倾听。

酒依依小声道:“重点难道不应是,禁锢旁人神魂以驱策,这个好像更不仁义吗?”

度仙门班底顿时陷入沉默,各自思量。

终于,半个时辰后。

吱呀——

木门被打开,白泽满面春风地迈步而出,身后的酒乌则是紧皱眉头,似乎颇为纠结。

酒玖忙问:“长寿人呢?”

白泽指了指自己袖口,笑道:“已回去了,各位请入内一谈,咱们仔细琢磨下,今后之路该如何走吧。

之前我与大人的谈话,各位都已听到了少许,咱们今后任重而道远。

大人为了掩护咱们起步,已开始拉拢三千世界众势力,借此吸引强敌注意,你我也当竭尽全力、放手一搏。”

酒玖眨眨眼:“白先生,你不生气吗?”

“嗯?”

白泽先是有些不明所以,随后便轻笑两声。

“心安矣。”

江林儿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表情与酒乌出奇的一致。

他们都有些搞不懂,为何这位上古成名的妖帅挨了‘后辈’的训斥,却是如此发自内心的愉悦……

大概,这就是强者的世界。

……

小琼峰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睁开双眼,心底轻叹了声。

还好他去临天殿那边看了一眼,白先生一个小小的决定,就差些就让临天殿误入歧途!

诚然,白先生智谋颇强,有堪称逆天的神通,更是自上古成名、阅历极其丰富,却有一点……

他始终没有站在天庭的角度去看待此事。

白泽此前的做法,李长寿也理解——势力发展的前期有污点不要紧,势力崛起后自可洗白。

但李长寿不能明说的是:

【临天殿要快速崛起,需得到天道认可,由天道从背后推动。】

单靠人力,临天殿决不可能在数百年内,就拥有撼动西方教外围势力的实力……

这几日倒是颇有些不顺。

自己被天道拖欠功德,临天殿也差点走远了,也就地府事还算稳定、灵珠子之事有了起色,聊以慰藉。

“唉……”

想当甩手掌柜,千难万难啊。

“师兄怎么了?”

正伏案书写的灵娥抬起头来,关切地看向这边。

“无事,”李长寿道,“酒玖师叔刚刚成了临天殿的圣女,他们也已聚起了不少炼气士,数十年内应当就能顺利崛起。”

灵娥笑道:“有白先生分忧,师兄也可轻松些呢。

师兄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麻烦。”

李长寿看了眼面前摆着的两摞玉符,“我还要继续去各处忙碌,你若累了就去休息一阵,修行之事也不可落下。

玄雅如今在天庭任职,她的修行速度已快过你了。”

灵娥闻言不由颓然轻叹:

“师兄……有没有可以一颗就长生的丹药,我不想努力了!”

李长寿哼道:“稳字经五百遍,阵图二十遍!”

“哎呀,人家只是说着玩的……”

“放弃幻想,努力修行,”李长寿正色道,“修为若非自己修来的,境界若非自己悟通的,终归是要受制于人。”

灵娥顿时泪流满面,趴在桌子上一阵哀叹。

李长寿轻笑了声,闭目凝神,心神挪移去了天涯秘境,投身于大势博弈。

这一忙就是五日五夜。

李长寿定下了【反西方仙道联盟】第一次集会的确切时间,但地点并未公布,以防西方教搞事。

想要统合各方势力,绝非易事。

李长寿的策略看似复杂,思路其实很简单。

先拉拢几个大势力,给他们最高的待遇与好处,而后用他们去威慑其他势力,枣棍轮替上阵,再讲一讲煽情的故事;

最后聚在一起,倒一杯热茶,道一声:

‘谁赞成,谁反对?’

事情应当不会有什么……咳!天道功德债券持有者现身说法!

旗,真的插不得!

李长寿挂念着灵珠子的状况,心神挪去了幽冥地府,想看看他‘男人修行’效果如何。

本想直接开启灵珠子身旁的纸道人,但这纸道人被灵珠子存放在了储物法宝中,李长寿虽能感应到,但心神联系并不算稳定。

这也无妨,李长寿开启了自己藏在酆都城内的一具纸道人,化作天庭水神的模样,赶去了城外……

仙识散开,顿时发现灵珠子还在牛头马面处,正在峰顶与几名巫族高手切磋。

李长寿并未着急过去,脚下一转,去了酆都城外一处山坡上,寻到已大致建好的‘试胆之殿’。

只是从外形看,李长寿就颇为满意,与他给的设计图可谓相差无几。

就是阴司似乎搞错了尺寸,这试胆殿的占地面积,比李长寿设计的大了十倍有余……

此时,楚江王自酆都城内赶来。

李长寿驾云等了一阵,与楚江王碰面后寒暄几句,一同进入试胆殿走了一遭。

待他们走出此殿,李长寿却是大失所望……

僵硬、俗套!

只是在十八层地狱中找了些凶恶的恶魂放在其内,完全没有任何冲击力!

这其内的情形,幽冥界几乎随处可见,怎么吓仙,怎么练胆?!

“水神,”楚江王也道,“这玩意盖是盖起来了,有什么用?

若是要吓唬凡人魂魄,不如直接带他们去十八层地狱转一圈。”

李长寿皱眉沉思,试胆殿的‘硬件’已有了,缺乏的就是‘内容’。

“阎君,可否给我招来些能工巧匠的魂魄,再借我三百阴差?

待我改造一下此地,自可做试胆之用”

“水神客气了,莫说三百,便是三万也立刻给您调来!”

楚江王扭头一声呼喝,立刻有大鬼卷着黑风赶去酆都城,不多时就喊来了重重鬼影。

李长寿满意地点点头,带着这些地府工匠、阴差鬼兵进了大殿,开始为试胆殿注入灵魂。

在地府建鬼屋,也算是一大壮举了。

首先,李长寿定了个规矩——进入此地时,必须自封修为。

——如此就可利用炼气士自封修为后,心神不可避免会产生的不安与虚弱感。

随后,李长寿开始改造此地大阵,一连布置了十二重小阵,又用自己最擅长的连环阵之法,将十二重小阵勾连,一环套一环。

——用阵法营造压迫感和紧张感,让封了修为进入此地者,达到‘毫无安全感’的状态。

要刺激神仙的道心,自是要多花费些心思,只是这些还远远不够。

李长寿开始着重渲染此地氛围,重点打造每一个环节的‘光’与‘音’。

细节,决定票价!

进入第一重阵法开始,就能听到缓慢的心跳声,偶尔能听到缓缓出现的脚步声、轻笑声……

等等。

在很安静的环境下,越是轻柔、自然的声音,越是让人不寒而栗。

此外,还要注意‘鬼怪’出现的突然性,不必追求鬼怪的‘猎奇性’。

李长寿静心筛选了数十名巫族,给他们设计了一身身衣物,训练他们灵活把握现身的时机,从妆容,到姿势,再到与光影的完美配合……

不知不觉,李长寿也是乐在其中,原本计划三天完工,竟在此地耽误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李长寿满意地走出试胆之殿,让那些阴差、工匠各自散去,对一直在外等候的楚江王微微一笑。

他开启此地各处阵法和结界,立下‘欲进此地,必先自封’的木牌。

想了想,李长寿又加了一行小字:

【其内过于吓人,最好三灵结伴入内】。

“水神您这不是瞧不起我们巫了?”

楚江王傲然道:“本王进去逛一圈,欣赏欣赏水神您的大作。”

李长寿笑着递过一枚玉符,“阎君凭此物可随时出阵。”

“哎,不用。”

楚江王摆摆手,双手在自己身上快速点了几下,血气归于浑身血脉、气机完全消隐,就此封了修为,施施然走入殿中。

李长寿见状也并未在意。

这毕竟是阎君,自不会太……

“哎嘿!这、这什么鬼东西!混账!”

“这里的柜子怎么还动了!”

“吾乃地府阎君!吾乃地府阎君!”

李长寿:……

效果看来还不错。

片刻后,楚江王口中喃喃着‘吾乃地府阎君’,青色面容满是苍白,本想挺胸抬头走路,却禁不住双腿颤颤。

还好李长寿提醒一句,不然楚江王几乎都想不起,他还可解掉对自身的封禁。

实力恢复后,楚江王很快就松了口气,巫心迅速恢复正常,低声道:“水神出手当真不凡,小神服了。”

李长寿笑道:“阎君过奖,我主要是为了磨砺灵珠子,做的兴起,也就多发挥了些。”

“这殿可否一直立在此处?”

“自然。”

“那就好,”楚江王嘿嘿一笑,“等您不用此地了,我就把那些家伙都拉来试试,让他们也过过瘾。”

李长寿莞尔轻笑,邀楚江王一同驾云,赶去找此事的‘正主’。

这可是送给灵珠子的大礼!

刚到酆都城东侧一线天雄关前,李长寿恰好看到这般情形……

灵珠子浑身闪耀灵光,身形自峰顶冲天而起,于空中倒悬而立,对着下方轰出一掌,口中大喝:

“大、威、天、龙!”

掌心之中窜出一条四爪金龙,金龙虚影骤然膨胀,凶猛地轰在牛头马面的‘秘密花园’,把四位战巫摁在石上一阵摩擦。

楚江王赞叹:“令师侄悟性惊人,我巫族战技都能如此迅速掌握。”

李长寿含笑点头,刚要对灵珠子传声,心底灵觉突然轻颤了下。

几乎是下意识的,李长寿豁然转身,看向了幽冥界之西,面色无比凝重。

“水神,怎了?”

楚江王皱眉问了句,李长寿却也答不出,他心底的灵觉还在微微震颤。

这非危险的预兆,也不是谁在提醒自己,纯粹是因自己这具化身,感应到了某种与自己有关联的大事。

李长寿问:“那里是什么地方?”

“那边飞出几万里,都是血海之地,”楚江王立刻答了句。

血海?

李长寿闭上双眼,心底念头此起彼伏,一道灵光闪现,被他紧紧握住。

不能急,不可躁,不能轻下决断。

空明道心,开!

均衡大道,开!

劫运无影响,天道未左右,道心如镜台,无波且无澜。

底牌:风语咒·万里寻风。

李长寿精神一震,轻哼了声,低声道:“阎君,速速调兵,血海要有一战。”

小琼峰密室中,太清圣人画像前,李长寿躬身一拜,面前立刻出现了一团团流光,凝成了玄黄塔、乾坤尺、离地焰火旗,以及一张……

太极图?!

李长寿仔细思索,顿时明白了老师的深意。

重宝近乎齐出,自是要自己……别浪,稳一点。

嗯,定是这般。

……

与此同时,洪荒之外,已不知安静了多久的玄都城。

那被层层叠叠阵法光壁包裹的城头,一张微微摇晃摇椅上;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大法师伸了个懒腰,抬手摸了摸胸口,迷迷糊糊地嘀咕几声:

“嗯?图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