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销魂药

发布时间: 2020-05-23 19:51:26
A+ A- 关灯 听书

    “是我的推断,我们想要的,他们一定也知道,这也是他们灭口的原因,那就意味着极光城里一定有弥,这个不用怀疑,那在进一步,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发动刺杀了,我的一举一动完全被他们掌握,无论圣堂内外,外面也就罢了,在圣堂内还能掌握的这么好,这说明什么?”

    “弥在我们玫瑰?”蓝天皱了皱眉头。

    “没错,不仅如此,还是有一定权力和地位的,换成我是九神的人,像妲哥这样智慧和美丽并存的英雄存在也会想办法安插一个弥的。”

    马屁是自动忽略了,但是王峰说的则是完全打动了卡丽妲和蓝天,这人绝对是心腹大患,卡丽妲不但是九神威胁名单上的,而且排名很高。

    “收拾一下,别留什么隐患。”

    “明白。”蓝天应承道。

    卡丽妲淡淡的瞥了王峰一眼:“你呢?”

    老王瞬间心领神会,比了个OK的手势:“我也明白!妲哥放心,我这人就是嘴严!”

    那手势奇形怪状,卡丽妲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也没有生气,不管怎么说,今天又干掉三个九神的刺客,特别是其中还有一个野组的干部,全都是他的功劳,忍了吧。

    可惜了,经此一役,王峰的钓鱼作用会大大降低,一开始九神只是想清理门户,但接连的失败,可能会考虑一下性价比了。

    玫瑰圣堂波澜不惊,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王峰也过了几天好日子,符文院转转逗逗可爱的音符小师妹,调戏一下摩童,铸造院那边也可以转转,只是苏月太热情了,这妞就像个好奇宝宝总是想窥探他的隐私,这点相当的不好,搞得老王都不太愿意去铸造院了,魔药院也是要溜几圈的,毕竟现在手头唯一的买卖就在魔药院。

    有了法玛尔的支持,加上法米尔又是个好说话的,一切倒也顺利。

    卡丽妲虽然没明着说,但经过这一次的**,王峰也算是真正的证明了自己,似乎真正的成了一名圣堂弟子,虽然妲哥对他有点吝啬、暴力、**……此处省略一万字的心路历程,但毕竟在危险时刻还是保护了他,算了,像自己这样大度的男人心胸是很宽阔的。

    倒是温妮小公举很愤怒,知道有热闹没赶上非常的不爽,而且这几个人竟然背着她去兽人酒吧那么好玩的地方,非让老王带她去。

    老王屈服了,去了一趟,老王发现温妮才是老司机啊,这孩子以前都是怎么玩的?

    阿西八也有意外之喜,受伤不要紧,关键是脸,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去找蕾切尔,没想到的是蕾切尔主动关心他,竟然还看了他几次,并让他快快好起来之后两人一起训练。

    这范特西欣喜若狂,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这让本就抗揍恢复力极强的范特西嗖嗖的痊愈,这不,迫不及待的就约上了蕾切尔。

    砰砰、砰砰……

    此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枪械院的射击场中却仍旧灯火通明,一个孤零零的连射枪声在场馆中回荡,牵动着范特西的心,让他有些思绪澎湃。

    自从当上了枪械院部长,蕾蕾白天的忙碌几乎都是整天整天的,训练只好拖到晚上,通常都会训练到很晚。

    阿峰并不了解蕾蕾,根本都不知道她为了当上枪械院的部长,究竟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这里八点就要关门的,她还要加练这么久。

    范特西安静的看着,射击的时候,蕾切尔更美了,他的女神,他的唯一,一种强烈的疼爱欲和理解更是油然而生,他想用一生去保护蕾切尔,哪怕千难万险!

    一通操作之后,蕾切尔擦了擦汗,红扑扑的脸上全是荷尔蒙的气息,弄的范特西都不太敢正眼看了,别看和王峰在一起的时候屁话很多,面对女孩子的时候完全是个嘴强王者。

    “吃点东西吧。”范特西咧嘴一笑,将手里精心打扮过的饭盒提了提,那是蕾切尔最喜欢的粉红色,拉口处还有两个银色的左轮吊坠。

    “先放那边吧。”蕾切尔回转头,似乎想要再打一轮。

    “快冷了哦。”范特西心跳得厉害,他并不确定自己的反对会不会让蕾切尔生气,但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更像个男人一点。

    蕾切尔果然转过头来又看了他一眼,终于还是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真是拿你没办法。”

    她放下枪,挽了挽头发,擦了擦手,下意识的从胸口撩开衣领,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有点热啊,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一听蕾蕾居然听从了自己的安排,范特西赶紧精神百倍的打开饭盒。

    做菜什么的,范特西肯定不会,但可以去买,当然,要是直接用酒店那大盘装过来也显得太没诚意,所以他改装到饭盒里,还精心摆盘过一番,几层的保温盒子,第一层是用火红的九纹鱼刺身以及蔬菜沙拉摆拼的一个红心样式;第二层则是香熏獐腿和蜜酿地龙,肉质稍硬一些,也比较长条,被范特西摆成了一柄歪歪扭扭的手枪,第三层则是……

    “都是你爱吃的!”范特西兴致勃勃的说道:“晚上训练这么辛苦,不多吃点怎么行呢?营养跟不上,会瘦的!”

    蕾切尔的眼中稍稍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原本的笑容有些凝固:“阿西。”

    “什么?”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啊?”范特西被问得有点措手不及,心跳加速、脸上潮红:“我、我……我就想让你开心。”

    话一出口范特西就有点后悔,这是什么猪脑子回答,说句“喜欢你会死吗”?怎么就赶不上人家阿峰万分之一呢?

    蕾切尔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看了半天,直到范特西的脸都快被看成猪肝色了,她才突然笑出声来。

    她拿起范特西递过来的叉子,将配套的勺子分了一个给他,头一次用那种无比温柔的语气说道:“陪我一起吃吧!”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范特西又惊又喜,接住递过来的勺子有点没回过神来,还傻愣着呢,蕾切尔已经尝了一口刺身,露出开心的笑容:“味道还不错耶。”

    她主动叉起一块,细心的沾了点酱末再递到范特西的嘴前:“你尝尝!”

    这是蕾蕾刚刚舔过的勺子,上面肯定还有……尽管两人已经约会过很多次了,但这样的亲密却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范特西的脑子里嗡嗡想着,她不介意?不介意?不介意!

    空旷的大厅在他此时此刻的心里却是一点都不空旷,他感觉自己全身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塞得满满当当。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那叉子上的肉咬到嘴里的,只是嘴里芬芳无限、让他神魂颠倒。

    这哪是什么训练馆,这他妈分明就是天堂!

    范特西瞬间就已经飘了,云里雾里眼神迷离,已经完全不分东南西北,蕾切尔看在眼里,微微叹了口气。

    说实话,这个备胎替补其实一直都很敬业,对自己也是真的不错,更没有其他人那些龌龊的想法。

    所以刚才那些动作自己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只是一时意动,就算是对他的一点弥补吧。

    借着拿范特西勺子的机会,几滴魔药从她袖口中悄悄滴落在了勺子上,这既是过程也是证据,到时候魔药院那边排查时,一定能从这柄口供中本该属于范特西的勺子里,检查出魔药的成分。

    蕾切尔用勺子喝了一口汤,突的皱了皱眉头。

    味道不对。

    这是马坦弄来的‘XiaoHun魔药’,俗称爽歪歪,她用过这玩意儿,但口感不应该有这么浓烈。

    一股热意顺着浓汤瞬间就滑落她的腹底,几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蕾切尔已然感觉浑身大汗淋漓,奇怪的感觉无法控制的涌上来。

    “嗯……”她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这药效不对,何止是不对,简直是比正常助兴药效强了十倍,让她竟然连魂力都难以聚集!

    即便是以蕾切尔的大脑,一时间也根本无法盘清这其中的逻辑,只感觉全身很快就已经欲火焚身,仅剩的理智让她想要大喊,想要让马坦赶快出来,可声音一到嘴边却立刻就变成了妩媚的呻吟:“啊……”

    范特西满脸关切的看着她:“怎么了,很热吗?我去把窗户打开。”

    阿西八正要起身,却被一只纤纤玉手抓住,蕾切尔满脸红晕,又羞又急,嘴里吐气如兰、媚眼如丝:“别、别走……”

    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可目光却已经不由自主的盯向了范特西的下面,玉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理智在呐喊,可蕾切尔却无法抗拒,更无法挪开她自己的视线:“抱我,去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