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诚实的身体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55:31
A+ A- 关灯 听书

    玫瑰圣堂有名的魔性酒吧。

    杯子里晃动着橙黄色的极光城人类最爱的烈酒酒鬼,几块方方正正的冰块儿在杯中转动着,马坦却没喝,脸色阴沉的只顾想着心事。

    这段时间的各种霉运,总结起来都是从那次化妆舞会、从王峰身上开始的,那姓王的越混越风光,重要的是,为什么受伤的只有他?

    这个绝对不能忍,坐以待毙不是马坦的风格,主动出击才是王道。

    约的是下午六点,可现在已经六点半了,对面的位置依旧还是空空如也。

    这是不打算来了?

    马坦的脸色愈发铁青,有些烦躁的晃动着手里的酒杯,这要是换在以前,那女人绝不敢如此爽约。

    哗啦……

    滑门终于被人拉开,蕾切尔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抱歉,自治会里有些事儿,耽误了。”

    来这里当然不会穿圣堂的制服,很休闲,但包裹的很严实,这让马坦想起了第一次蕾切尔约他的时候,也是这个地方,也是这个位置,那胸挤的能爆出来。

    这个花瓶,现在竟然也人模人样的了,还得到了洛兰的重用。

    “所以才叫你不要当这个部长嘛。”马坦脸上的阴霾在对方推门的瞬间就早已一扫而空,满脸笑容的站起来给蕾切尔倒酒:“搞得自己那么忙,连吃饭都顾不上,劳心劳力的干嘛呢?你看,我给你点了个你最爱的……”

    坐了下来,微笑着打断了马坦的话:“马坦,一会儿会长还有事儿,你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

    马坦的热情微微有些僵住,嘿嘿干笑了两声:“不愧是当上了部长的人,变得干脆不少,说话也越来越有范儿了。”

    蕾切尔微笑目视,只见马坦将酒又放了回去,慢条斯理的坐下来:“只是想请你帮个小忙而已。”

    如今的王峰,身后不但站着卡丽妲,甚至还有三大分院的院长,那是真不能随便动的,只能从他的老王战队下手。

    可首先两个兽人不能动,卡丽妲想要保的人,别说玫瑰,就算是整个极光城,敢动的也没几个。

    诺羽也不能动,不管他多弱,那也是个英二代,那背后的势力,无论如何都不是马坦所能招惹的,至于李温妮……马坦根本不敢去想。

    “那就只剩范特西了,一个毫无背景的死胖子,也是那支破战队唯一的突破口,只有利用他,才能真正打击到如日中天的王峰。”马坦耐心的说道:“而要说到对付范特西,我相信对你来说不过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马坦,这种事儿我不太方便。”蕾切尔微微一笑:“你知道我现在是枪械院的部长,一言一行都会有人看着,风口浪尖上,和以前不一样了。”

    “给你脸了是吗,蕾切尔部长?少在这儿和我装!”

    啪!

    马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狞笑道:“你的事儿我可是一清二楚,需不需要我帮你到处免费宣传一下?”

    “你要搞清楚,我不是王峰。”蕾切尔的语气不徐不疾,看不出有任何火气,淡淡的说道:“以你的人品,你觉得别人会信你吗?”

    能坐上枪械院部长,除了洛兰的支持,蕾切尔本身的人气也不低,知道她底细的就那几个,真要是烂泥她也扶不上墙。

    “还有,你确定你要和洛兰会长对着干?我现在帮他管着枪械院,是他获取选票的重要保障,你这次帮不上忙也就算了,可却想在这时候造谣我,你觉得洛兰会放过你?”

    蕾切尔轻蔑的看着眼前这个恼羞成怒的男人:“和他作对,你配吗?”

    马坦的脸上阴晴不定,更多的还是震惊。

    不是因为蕾切尔说的话,而是因为蕾切尔的态度。

    曾经的顺从退让只是这个女人掩饰的外表,从她的眸子里,马坦第一次看到了本不该属于这女人的强横和野心。

    真是狗仗人势……

    看来吓是吓不倒她了,马坦的脸色在急剧起伏后,终于重新平静下来:“哈哈,蕾蕾,别这样,咱们好歹也有过一段,何况这事儿也并不是全为了我,这是会长要求的。”

    “有什么要求他会亲口告诉我。”

    “你还不了解他?有些话他是不方便说的。”马坦笑着说道:“王峰现在已经搞定三大院,别看三大院人少,万一到最后感觉无望,选择和宁致远联手,那必然将是会长的眼中钉肉中刺,是他竞选的最大阻力!”

    蕾切尔没有吭声,这事儿的逻辑并不复杂,马坦借口洛兰的命令肯定是假的,但王峰对洛兰的威胁却是确实存在,而她现在的一切都是洛兰给的,她甚至比洛兰自己都还更紧张他的胜负。

    “你有什么计划?”

    马坦精神为之一振:“很简单,让范特西身败名裂,在把风头引导王峰战队身上,如果王峰为了影响把他开掉,我们再执行第二步,如果不开掉,他身上毕竟打着王峰的标签,那王峰的战队就臭了,在校长那边他也交代不过去。”

    “说重点,怎么做?”

    “你请他吃个饭,然后让他裸奔什么的,败坏学校风气!”

    蕾切尔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够吗?他们是破罐子破摔,虱多不怕痒,真正受损的只有我的名誉,被人怎么看我。”

    “那你说怎么办?”马坦无语。

    蕾切尔略一沉吟:“要弄就不能让他有翻身的机会,我请他吃饭,你去准备点春药,剂量少一点。”

    马坦嘿嘿一笑:“不错,让他出个大丑,哈哈,这下他们完蛋了!”

    蕾切尔看了一眼神采飞扬的马坦,眼中有着深深的鄙夷,只感觉这个曾经需要自己仰视的男人,此时此刻竟是如此的无能和幼稚,心中不由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征服和爽感。

    “是我自己喝。”蕾切尔缓缓说道:“你在外面等着,时间合适就进来抓包,他这是下药强奸,你及时出现救了我。”

    稍微顿了顿,蕾切尔微微一笑:“到时候我是受人同情的受害者,你是路见不平的英雄,他却是十恶不赦、受人鄙夷的强奸犯,一箭三雕,谁也翻不过来!”

    ……马坦瞠目结舌,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他顶多只是让对方出丑而已,那也是他所能想到最狠的办法了,可蕾切尔却是要让范特西去死……妈的,这才是真正的狠毒!

    马坦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看向蕾切尔的眼神中,第一次多出一份儿忌惮:“这招够狠!嘿嘿,蕾蕾,你办事儿的本事,还真比你在床上的功夫……”

    “马坦师兄。”蕾切尔打断了他,冷冷的看了马坦一眼:“这次我可以帮你,但也是最后一次,还有,我不希望再从你嘴里听到那些疯言疯语,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不愧是部长大人!”马坦笑哈哈的打了打自己的嘴巴:“失言、失言!”

    蕾切尔没有理会他,转身就走,看着她妖娆的背影,马坦脸上的笑容宛若变脸一样消失不见……

    ……

    老王最近很得意,得到了三大辅助院的支持,老王如今的支持率已经逼近20%。

    当然,更得意的是泰坤那边的鹰眼售卖,那一千瓶估计还不够半个月的,才卖了几天,泰坤就找人过来催了,这可比直接卖魔药疯狂太多,都快相当于极光城魔药市场一成的规模了,这还只是刚开始,真要是等稳定下来,一个月几千瓶绝对不是问题!

    泰坤的第一笔钱已经打过来,足足二十一万欧。

    老王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精神抖擞的算着账,除开原本的各种成本,法玛尔原本答应帮出的一半材料钱也要刨出来,毕竟要和魔药院长期合作,细水才能长流,否则每个月都这么搞,魔药院也是撑不下去的。

    得益于魔药院的成功率,最后刨掉所有成本,还有五万多欧的进账,而等那些魔药弟子的整体熟练度上来,加上阿赞班查那边承诺的性价比更高的药材,这个数字还能再翻一倍,这还只是十来天的收入,虽然距离两百万的小目标还有点距离,但终归是让老王看到希望了。

    老王决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排解排解自己这段时间小小的压力,顺便也带身边这帮小兄弟开开眼,联络联络感情。

    范特西一听说有酒喝,在谨慎的确定老王真的带了钱之后,兴奋得满脸通红,乌迪是个没意见的,只有诺羽有点迟疑:“队长,我们都是圣堂弟子,去酒吧的话……”

    我擦,这都什么人呐!自己现在是成了带孩子的保姆了吗?

    老王头疼。

    “诺羽啊,校长教导我们要多和兽人兄弟亲近,你不能让它成为一句空口号啊,我们必须要落实到行动上!”老王语重心长的拍着诺羽的肩膀,拍着胸口保证道:“这白银酒吧就是兽人开的,绝对正规的地方,我顺便再给你介绍个八部众的好朋友!”

    黑兀凯不知道去哪儿浪了,除了他,老王的八部众兄弟就只有摩童了,毕竟出门在外安全第一,没有凯哥,还有童弟。

    “我不去!”摩童一脸不爽,一听王峰提到兽人的地方他就来气,因为那会让他想起一些不太美好的记忆,但兽人的小吃还是挺不错的:“那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还喝酒,兽人的酒有什么好喝的,比得上我们曼陀罗的佳酿吗?黑兀凯那家伙就是太不讲究,我肯定不会像他那样……”

    他叽里呱啦的一路念叨到了白银酒吧的门口,别说老王懒得鸟他,连旁边的范特西都看不下去了。

    这货嘴里说着不要不要的,身体却很诚实。

    白银酒吧,也是泰坤的产业,老王也是第一次来。

    也是照顾到这帮家伙脸嫩,这地方相对魔兽和黑铁来说要‘正规’不少,当然,也仅只局限于不允许现场那个,不能过分挑逗台上的姑娘而已。

    现在刚吃过宵夜,正是夜场的欢快时间,刚一进来就听到里面震耳欲聋的鼓架声和不少兽人的欢呼声。

    酒吧中央的舞台上,七八个兽人姑娘们正在表演着兽族特有**舞蹈,她们围绕着一个兽人形态的木雕跳舞,只不过这个木雕的**特别的夸张,兽族有这方面的崇拜,她们纤细的腰肢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将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展露无疑。

    刚进场的一伙小年轻顿时就给看了个面红耳赤,血液加速。

    除了诺羽一路目不斜视,范特西的眼睛根本就挪不开,一路张大着嘴巴,乌迪面红耳赤的低着头,而摩童第一次合上了嘴巴瞪大了眼珠子:我擦,难怪黑兀凯这么喜欢来这边……兽人也没想象中那么丑嘛。

    老王将一切尽收眼底,忍不住好笑,又有些感慨,仿佛想起了自己也还是个青涩少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