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抢徒弟

发布时间: 2020-05-20 12:37:58
A+ A- 关灯 听书

    从妲哥那里出来,法玛尔院长居然还没有离开,看样子是一直在门口等着王峰。

    说是要走,但出了门,法玛尔就想起来了,关键还在王峰这里,而且刚刚当着卡丽妲的面儿,法玛尔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当前更重要的还是要先解除王峰当初对魔药院的那点‘不平’。

    法玛尔院长的脸上满满的全是笑容:“王峰啊,你虽然暂时还是符文院和铸造院的人,但既然热爱魔药,那就不应该因为条件而耽误,这样!你虽然暂时还没有转院,但咱们魔药院的课程,只要你感兴趣的都可以直接去旁听,工坊那边呢,我看你和法米尔也是好朋友,也是可以随便使用的,尽量多去练习练习,有不懂的地方就来问我,缺什么尽管和法米尔说!”

    她故意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们这些魔药师,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手感,正所谓三天不炼手生,你可不要因为符文和铸造学习上一时的繁忙,就放弃了原本的梦想啊!”

    “谢谢法玛尔院长,以后就要麻烦法米尔学姐了!”

    “麻烦什么,都是一家人。”

    “院长,作为一名魔药学徒,我特别理解魔药修行不易,所以才有这么一个想法。”老王将与魔药院如何合作的事儿给法玛尔一说,法玛尔顿时叫好,露出一脸欣慰的表情。

    “你这个想法很好!”法玛尔称赞道:“如果人人都有这样的觉悟,玫瑰魔药一定会大展宏图!”

    “那个……我可能要赚点钱,需要买材料什么的……”

    “你这孩子,凭本事赚的钱有什么好担心的,何况你这价格哪儿还能剩什么,这样吧,你要长期做的话,学院方面帮你承担一半的材料费。”

    瞧瞧!听听!

    一次的买卖不算买卖,长期合作才是生意。

    老王真想揪着卡扒皮的耳朵过来,让她跟人家法玛尔院长好好虚心学习学习。

    什么叫做大气!

    ——

    玫瑰这两天的风向,就像台风一样凌乱。

    围绕着魔药院工坊爆炸的事儿,先是有明确证据证明了这是王峰闯下的大祸,搞得魔药院院长法玛尔当天就特地从外地赶回来处理此事。

    圣堂弟子们都乐呵了。

    这位院长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而且魔药院最近好事没有、坏事却频出,也都知道法玛尔憋着一肚子火气,肯定是要撒到王峰头上。

    可没想到,当天晚上魔药院就主动站出来澄清:魔药院工坊爆炸只是一次实验事故,且与王峰无关。

    法玛尔这份儿声名可谓是用心良苦了,知道他在竞选自治会会长,在玫瑰内部的声誉相当重要,因此轻描淡写的想帮他撇了过去。

    新的谣言是,王峰是世面上海之眼的创造者,是个有才华,低调又谦逊的人,所以从卡丽妲校长,到三大院长才这么袒护他。

    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站出来说了,这是有人故意针对王峰,不想他出来竞选自治会会长,而且此人肯定和王峰有过节,也算是借题发挥。

    不想王峰参与竞选,又和他有过节在故意针对他,那毫无疑问,能满足这个条件的只有洛兰。

    很多人对这种论调显然是乐见其成的,无论是王峰,还是洛兰的真正对手宁致远,信不信不重要,把水搅浑。

    老王暂时倒是没空管这些事儿,搞定了法玛尔这边,如今赚钱的形式早已是一片大好,时不我待啊!

    魔药院那边报名的人数第二天就已经统计了出来,老王让范特西去统一采购,借着法玛尔院长的名头打了个九五折,弄来的材料当天就直接送进了魔药院,老王心里稳得一批,现在法玛尔很重视这事儿,让法米尔这魔药院部长好好监督,同时报名的弟子也是经过了一轮筛选的,可以想象,成功率一定会很喜人。

    这正是一切准备就绪,就只等财源广进了!

    …………

    “李思坦师兄,罗岩师兄。”

    魔药院长办公室的茶几上摆着三盏热茶,这已经是法玛尔第三次找两人过来谈了。

    之前的那两次谈话她只是在试探,并没有提及更多,可今天不用继续再等了。

    因为她已经去圣堂职业中心仔细核对过了老王的资历以及发明魔药的时间和材料,这新款魔药确实是王峰发明的无疑,特别是那备份文件上通红的‘鹰眼’两个大字,让法玛尔其实相当的感慨。

    这是多么低调的一个好孩子,才会取了如此一个朴实无华的名字,如果换成是自己的话,恐怕都会忍不住有想要冠名的冲动……自己以前到底是有多瞎,才能把这么优秀的孩子看成是一个骄傲自大、不学无术的废物?

    如今法玛尔是连最后的一丝疑窦也都已经完全打消,剩下的就已经只有满满的占有欲和急不可耐的迫切。

    “今天请两位师兄过来,是想要和你们商量个事儿……”

    法玛尔话还才起了个头,就已经被罗岩打断。

    “法玛尔,咱们师兄妹一场,又在玫瑰共事这么多年,”罗岩是个暴脾气,这几天有关王峰炼制新魔药的各种风言风语听了不少,加上法玛尔之前两次找他和李思坦摸底,这还能不被知道她的心思?

    “你要是说别的事儿,我老罗二话没有,肯定是支持你的,但如果你想说王峰转院的事儿,那对不起,我只有两个字,免谈!”

    旁边李思坦微微一笑,反正恶人老罗都当了,他也只是跟着点了点头。

    “罗岩师兄,不要一上来就急着否定嘛。”法玛尔笑着说道:“像李思坦师兄的符文院,音符号称新一代的天才,罗岩师兄你那边呢,更有帕图、苏月、丁辉等弟子百花齐放,可我们魔药院在玫瑰的现况,两位师兄也都是看在眼里的,那是真的有点青黄不接,除了一个法米尔撑撑场面,其他连拿到初级魔药师资格的都是屈指可数……”

    “别哭穷,那你更应该把心思放在如何调教你的弟子身上啊,”罗岩眼睛一瞪:“这跟我们铸造和符文院有什么关系呢?八竿子都打不着嘛!”

    “罗岩师兄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法玛尔本是打算好言好语劝说来着,可遇到罗岩这么个说话不讲究的,那也实在是没法心平气和:“合着罗岩师兄你这意思,是我法玛尔教授弟子不行了?”

    “老罗也不是这个意思。”李思坦笑着打了个圆场:“大家有事说事,别上火气。”

    法玛尔恶狠狠的瞪了罗岩一眼,这才又说道:“本来是打算好好和你们商量来着,可李思坦师兄你看看,罗岩这像是肯何人好好说话的样子吗?行,我也不和你们绕七绕八了,我就一句话!”

    她理直气壮的说道:“王峰是个魔药天才,现在市面上卖的最火的鹰眼就是他发明的,原始配方我已经看过了,这款魔药无论从技术层面还是想象力来说,都简直堪称是天马行空,却出现在一个仅仅二十岁不到的弟子身上,这简直就是我刀锋魔药界百年难得一遇的真正天才!我认为王峰必须要学习魔药,现在的问题是他已经身兼两院的名额,按照圣堂总部的管理规定,先给他退一个分院名额出来,不管是符文还是铸造都行!反正,绝对不能浪费了他这身魔药天赋!”

    说到正事上,李思坦立刻就表态道:“我先表个态啊,王峰发明了鹰眼是没错,可他同时更是‘托尔的信使’的发明者,这个初级符文如今已经得到了职业中心最高评价的肯定,同时也给王峰颁发了黄金职业勋章,这是一项不可思议的成就!符文对我们刀锋联盟的发展有多重要,两位都应该是很清楚的,所以我符文院绝不会放人,如果法玛尔师妹坚持,那你只能和老罗谈。”

    “什么叫只能和我谈?我这里有什么好谈的?诶,老李,你说话可要讲点良心啊!”罗岩眼睛一瞪:“我可没有诋毁你的符文系,再说了,要是没有老子的铸造,你那符文研究出来有个鬼用?你这老东西能自己把齐柏林飞艇弄出来?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搞得好像我们铸造院就不重要一样,老子回去就给你停工你信不信!这狗屁飞艇,反正造出来也是算你们符文院的,谁爱造谁他妈自己造去!”

    “咳……老罗你不要激动,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李思坦还真是少有被罗岩怼到难以应对的时候,此时也只有尴尬一笑。

    “行了行了,两位师兄,在玫瑰,谁不知道你们两个年轻的时候穿一条裤子?跟我这演什么呢?”法玛尔真是看不下去了,怎么说自己也是一片真诚的请他们过来,好茶好话的伺候着,结果来给我玩儿这手:“都说符文铸造不分家,我看让王峰随便挂在符文或者铸造名下都可以,反正两边隔得近,他可以随时去另一边旁听嘛,干嘛非要占人家两个分院名额呢?”

    “嘿嘿,符文是符文,铸造是铸造,这能是一回事?”罗岩说道:“我觉得如果王峰要是真有学习魔药的想法,让他去旁听一下你们魔药系的课倒还可以。”

    “老罗这话说得在理。”李思坦帮罗岩找补回了一票,算是弥补刚才他自己的失言:“何况王峰刚刚才转去铸造院,立刻就让人家退出来,那成什么样了。”

    “哎!老李你总算是说了次人话。”罗岩竖起大拇指道:“没有这样的道理嘛!”

    法玛尔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无比默契的连接成了同一战壕,这是一加一大于二,开始攻守同盟了啊?

    都说双拳难敌四手,法玛尔知道今天自己恐怕是很难谈出个什么结果来了。

    三人都很清楚,如果没有正式弟子的名号,就是名不正言不顺,那怎么能行?

    不过不要紧,她还有另一招,那就是让王峰自己提出申请。

    王峰不是在竞选那个什么自治会会长吗?

    不就是施恩嘛,不就是人情嘛,魔药院有一个算一个,谁敢不选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