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长得美还想得美

发布时间: 2020-05-20 12:37:54
A+ A- 关灯 听书

    面对两位玫瑰最有权势女人的死亡凝视,老王尽量保持着脸上谦逊的微笑,这是个长镜头,还不许动,有点难受有点闷啊,蓝哥今天这速度可真是太慢了……

    终于音符来了,听到那动听悦耳的声音,老王的心都快化了,果然是他的亲亲小师妹。

    “卡丽妲校长、法玛尔院长。”看到站在一边的王峰,音符脸上带着些许欢喜,冲他悄悄眨了眨眼睛。

    “音符,找你来是询问个事。”卡丽妲微笑着说道:“王峰说他卖过一款名为‘非一般的感觉’的魔药给你们,这事儿是真的吗?大概发生在什么时候?”

    音符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一个半月以前吧,那是师兄发明的新魔药。”

    旁边原本准备好要发飙的法玛尔怔了怔,海之眼的火爆是在大概半个多月以前,按照这个时间点来看的话,那确实是王峰的魔药在前。

    她皱了皱眉头,抢在卡丽妲前面问道:“药效呢?吃了有什么效果?”

    “可以增强一定的魂力洞察,”音符笑着说道:“你是想问创造者吧,这个我可以保证,我和师兄一起去过金贝贝商行,那个海狮老板也说过这个事儿,师兄还是那里的贵宾客户。”

    “咳咳,师妹,谦虚,谦虚。”老王连忙说道,谦虚什么的好说,重点是别说漏了,他已经感觉到妲哥刀子一样的眼神了,在谁面前炫耀也不能在老板面前啊。

    法玛尔愣住了,忍不住又问道:“只有你一个人用过吗?”

    一看这音符进门的表情,就该知道她和王峰的关系不错,万一是帮他说谎呢?

    可哪知音符想也不想就回答道:“吉祥天姐姐、龙摩尔师兄,还有黑兀凯和摩童都用过,吉祥天姐姐当时还想买王峰师兄的配方呢。”

    她一边说,一边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师兄已经卖掉了。”

    法玛尔彻底呆住了,张大了嘴巴。

    如果说音符的话她得打个问号,那是因为看她和王峰的关系,那吉祥天呢?

    吉祥天的身份,她的分量甚至她的性格,法玛尔这些导师肯定是比普通圣堂弟子更加了解的,那位殿下绝不可能因为任何原因,帮王峰去作类似的假证!

    难、难道……王峰所说的是真的?那海之眼还真是他发明的?!

    想想也是,明明很危险,明明冒着被开除的风险,他还是那么义无反顾的炼制魔药,这是什么?

    这才是真爱,这才是对魔药的执着!!!

    一瞬间王峰的形象不在猥琐不在谄媚,而是低调谦逊有才华,这是大师的境界,不在乎虚荣,而是专注于大道!

    这一瞬间,法玛尔明白了,罗岩和李思坦不是什么爱听马屁,而是这人真的有才华,而自己却被外界的嫉妒迷住了双眼,别说炸几个魔药室,就是把这个魔药院炸了也不是什么事儿。

    魔药师可以重新盖,但是天才却是可遇不可求。

    只见他脸上挂着那种淡淡谦逊的微笑,眼观鼻、鼻观心,丝毫不为自己辩解,一副光明磊落的做派。

    你还真别说,多看上几眼,这孩子其实长得也还挺清秀的。

    火候差不多了,老王知道该给台阶了。

    “卡丽妲校长、法玛尔院长,我是真的热爱魔药。”老王有些悲痛的说道:“但也正因为过于热爱,才会因为一些不成熟的实验导致发生了两次事故,我对此一直都深深的自责着!”

    并不避讳他自己的过错,有担当!

    法玛尔眼神开始变得柔和了,大师毕竟要脸的,不好意思立刻转折太大:“研制新魔药的话,出现事故确实是比较常见的事儿。”

    “所以尽管卡丽妲校长这次没有惩罚我,但我还是决定拿出了我所有的积蓄,为魔药院的师兄妹们购买了一批练手的材料!”老王慷慨激昂的说道:“不为别的,只为了稍稍弥补魔药院诸位师兄弟这些天不能进入工坊的损失,也为了我自己那份儿善良的良知能够心安!”

    法玛尔院长深深的被感动了!

    承受了误解侮辱,却还想着回报圣堂,这是何等的气度,话都到这份上了,法玛尔怎么忍心呢。

    “王峰啊,你这孩子!”法玛尔院长笑着说道:“就算你有钱也是你,花了多少到时候去魔药院那里报销,我会交代下去的,院长对你以前有点误解,你别放在心上,以后你想怎么炼就怎么炼,谁敢阻止你,就来找我!”

    说完,法玛尔院长已经变得神采飞扬,转过头对卡丽妲说道:“卡丽妲校长,我觉得王峰当初离开魔药院是我们玫瑰的一个失误,甚至可以说是一个错误!现在既然误会已经澄清,该认错就得认错,我们当导师的又怎么能还不如一个弟子呢?那还如何为人师表!”

    “我建议让王峰立刻就重返魔药院!我们已经犯过一次错了,绝不能一错再错!王峰,你觉得呢?”

    感受到这位院长大人炙热的目光,老王谦虚的说道:“法玛尔院长,这虽是我心中所愿,但转院的事王峰不好多嘴,一切全凭校长和院长做主!”

    卡丽妲看了老王一眼,笑着说道:“法玛尔姐姐,这事儿容我再考虑一下吧。”

    “这还考虑什么!”法玛尔皱眉道:“既然是纠正错误,那当然就要快刀斩乱麻!”

    卡丽妲看了一眼王峰,哭笑不得的说道:“可王峰现在已经兼职两个分院了,如果再多,一则是根本就分身乏术,二则在我们圣堂也没有这样先例。”

    法玛尔怔了怔,非战斗职业学习起来是相当耗费精力的,往往穷其一身也难以精通,因此为了避免圣堂弟子养成东一鳞西一爪的习惯,圣堂总部一直以来都有明文规定,圣堂弟子只能主修一项,辅修一项,不能再多了。

    “那我去找李思坦和罗岩商量一下!”法玛尔目光炙热的说道:“都说他们符文铸造不分家嘛,那就不要分呗,给我们魔药院让一个位置出来才是正经!”

    “好。”卡丽妲点头道:“如果姐姐能谈的下来,我这边没问题,音符,你先回去吧。”

    “是,殿下,师兄,我先走了。”

    王峰笑着点点头,出门在外靠师妹是没错的。

    法玛尔也兴高采烈的匆匆离开,临走时还有点舍不得王峰,办公室里总算安静下来,气氛也冷了下来。

    卡丽妲不让走,老王自然也就没敢动。

    面对妲哥的死亡凝视,老王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了,此时满脸严肃的站着,背脊挺得笔直,妥妥的尖子兵标杆。

    “王峰,圣堂是不是容不下你了?”卡丽妲淡淡的说道。

    尼玛,老王心里无语,永远是这一套,老是先诈唬自己,偏偏还没得反抗,这种野蛮的世界是真会动真格的。

    “妲哥,怎么会,我把圣堂当自己家了,而且我也是刚刚死里逃生,一赔一,我现在也干掉两个九蛇的死士了,是不?”该抗争的还是要抗争的。

    “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儿,你现在能站在这里,是因为你的命是我的,所以不要跟我算账,在听到一次,我会让你清楚的认识到这个道理。”卡丽妲微微一笑,气势一开,老王就有点窒息。

    老王连忙点头,“妲哥,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不,就是小小的得瑟一下,向您邀功吗。”

    小娘皮,算你狠,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别废话了,钱呢!”

    “什么钱?”老王一脸懵逼。

    “卖魔药配方的钱,还有从八部众那里赚的,别跟我说你都花了。”卡丽妲微笑着伸出手指来搓了搓:“你的人是我的,钱也是我的!”

    老王从妲哥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羞愧,全部都是理所当然,我的是你的人,你怎么晚上从来不用我陪?

    “钱都花在您身上了啊。”王峰一脸诧异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给我花钱了!”卡丽妲声音变得严厉,“你敢跟我口花花!”

    不得不说,妲哥长的是真美,除了吉祥天没见过长啥样,单论相貌这一块,妲哥很无敌,作起来都那么美。

    “妲哥,修车了啊,你是懂行的,那是初代的,而且还加了改装,从维修到配件到人工,花了三十多万呢,我真不是乱吹,你可以问李思坦师兄,这不,我就骑了一次就被……”

    “好了,我知道了!”卡丽妲当然知道这有多难,当初放在符文院的时候她就问过了,就是因为造价太高才放弃的,谁想到这小子竟然弄好了,结果……花的还是自己的钱。

    “……姑且给你记着。”卡丽妲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会让蓝天好好蹲蹲你的,要是发现你私藏我的财产,呵呵……”

    “绝对没有!”老王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王峰一向视钱财如粪土,一心只为您办实事,那些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藏他作甚!”

    查,怕你不查?

    老子回头就把钱全存卡上,蓝天要是能从我家里搜出一个欧就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