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药院!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02:50
A+ A- 关灯 听书

    “阿峰阿峰,我这里帮你想了一个新的宣传点子,”旁边范特西兴致勃勃的出谋划策:“现在选票最肥的就是洛兰了,而洛兰呢,又有很多枪械院的人支持他。咱们这样,咱们的口号就是以后当上了会长支持枪械院,要啥给啥,你不是和安和堂挺熟嘛,枪械也可以帮他们买嘛!咱们把枪械院这帮人给拉拢过来,这叫既帮自己拉选票,也帮对手减选票,一箭双雕啊!”

    老王懒洋洋的说道:“买材料跟买枪械能是一个意思吗?价格翻十倍都填不住那窟窿,真当人家安柏林是纯傻逼呢。”

    “咱们可以只供应高层嘛!”范特西兴奋的说:“比如枪械院部长!”

    “我擦,你那是拉选票吗?你是泡妞吧,出的这都是些什么馊主意!还不如老娘去试试魂兽院的路子呢。”都不用老王开口,旁边温妮一脸嫌弃的将他踹到一边:“反正呢,王峰,你那个宣传口号不行,你趁早改掉,说这种屁话,你自己都不能信!”

    “我当然信,发自内心,女人撑起半边天,日久见人心啊。”老王笑呵呵的说:“大家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的,我老家还有个隔壁的老王,我们可都是标准的妇女之友!”

    其他人都是呆了呆,隔壁老王是个什么鬼?不会又是他们王家村的某个妖孽吧?

    不过讲真,女权什么的,老王其实真没想那么多。

    不是有没有这觉悟的问题,而是在这个还存在奴隶制的世界里搞女权,能成功才是活见鬼了,他纯粹就只是想拍拍妲哥的马屁而已,当然,顺便也拍拍法米尔和法玛尔。

    这两人一个是魔药院部长,一个则是院长,自己正要和魔药院合作呢,可不就是得把这马屁大拍特拍吗?

    说起来,这法玛尔院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现在市面上盗版的海之眼已经开始泛滥,每多等一天,那可就是失去了一份儿市场份额!

    你法玛尔院长才四十多岁,你还年轻你等得起,可我老王等不起啊……

    “行了行了,队长做事几时没有分寸?”老王打断了温妮喋喋不休的念叨,懒洋洋的说道:“任何事儿都要有个先驱,我们王家兄弟一统九天之前谁敢信,等我……”

    说到这里,老王突然顿了顿。

    温妮好奇的瞪大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老王笑了笑:“反正你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他一边说,一边下意识的摸了摸贴身带着的黄金壁垒。

    卧槽,刚才那感觉应该没错吧?

    老王感觉心跳的厉害,这尼玛还有完没完啊,窥伺的危机感又来了。

    大哥,这才几天,能让人喘口气不!

    虫神种的感觉是不会有错的,这次的感觉更迫切一些,说明对方的杀意更胜,这他娘的该不会是要在圣堂内动手吧?

    老王有种强烈的预兆,虽然卡丽妲说过圣堂内很安全,但嘴巴是别人的,小命儿是自己的,真要信了她,那就是纯傻逼了。

    说白了,卡丽妲本质上并不在意他的生死,甚至有故意用他去引诱对方出手的意思,老王对此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峰的生活突然变得非常的规律,白天去符文院上课,弄的李思坦都感动了,晚上就背着一个大箱子在魔药院鼓捣,每次都弄到很晚,据说是想得到魔药院的支持。

    今天,王峰照例在魔药院熬到很晚,这个点魔药工坊变得异常安静,其实这个时候是要清场的,奈何这位王峰队长不太好惹。

    旁边摆着一口在安和堂定制的超大号药箱,老王正站在魔药台前鼓捣着水晶瓶里的东西,那是满满的一管紫色液体,在工坊水晶灯的探照下散发着幽暗的色彩。

    呼……

    似有一阵若有若无的阴风吹拂过,房门微微虚开一条小缝。

    “这破门真是够了!”老王顺手将水晶瓶下的晶火点燃,嘴里念叨道:“魔药院那帮家伙就不能好好的检修一下吗?”

    他转过身,似乎是想要去关门的样子,可却见那房门已被打开,一个狭长的身影从黑暗中闪过。

    老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左手顺势扶到旁边的药箱上,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门口是谁,出来我看见你了!”

    黑暗中逐渐浮现了一个身影,走入房间,顺手关掉了门。

    “九神至尊,天下独尊,叛徒,死!”

    老王心头一紧:“兄弟你是九神的人?别动手,这里面有误会,咱们是自己人……”

    在工坊的灯光下,只见这是一个瘦高的光头男子,压根儿就没理会王峰的话,左手中寒芒一闪,一柄尺许的短剑直接出现在他手中。

    剑一亮,一股魂力在那男子身上涌动,四周顿时杀气逼人,眼神中只有一种嘲讽和暴虐。

    老王也无奈啊,这都是些怪物啊。

    “啊!校长你来了,快,抓他!”老王突然冲着门外一声大喊。

    人的名树的影,反正这狭小的空间中对方无处可逃,即便感觉有诈,可那男子终归还是迟疑了一下,老王这边则是手按箱启,原本看似普普通通的药箱,盖子猛然弹开,老王直接整个儿都跳了进去。

    那杀手已然察觉,头还未转回来,手中短剑则已朝前飞射!

    那短剑射得快,可药箱合拢的速度更快,看得出老王练习的很勤快,短剑刚好射在箱盖上,只听得‘叮’的一声脆响,整个药箱都狠狠的震了震。

    杀手一愣,接住谈起的匕首,朝着箱子就是一阵狂戳,这时他才发现这箱子的牢固程度超乎想象。

    他在翻动这铁箱的机关,可一看箱子表面那已经落死的按钮,便知这是定制的东西,一旦关上,估计只有从里面才能打开。

    “误会,都是误会!”箱子里传出老王大呼小叫的闷响声:“我也是九神的人!”

    箱子是在安和堂定制的,点燃的水晶瓶里装的是梦魇的涌动。

    不能凡事儿都指望卡扒皮,人还得靠自己,没有千日防贼的,与其整天提心吊胆,不如把这家伙勾引出来,他猜测对方也很着急。

    所以故意呆在魔药工坊等到深夜,就是要来个引蛇出洞,对方果然上钩,虽然动手快了点,没给老王哔哔拖延一下的时间,但总算是有惊无险的钻进‘安全箱’,这可是特别定制,安和堂的手艺老王还是放心的,再加上黄金壁垒护体,双重乌龟壳,老王现在心里稳得一匹。

    而之前看似一直站在那里鼓捣东西,可神魂却是在小心翼翼的探查,只要目标一出现就点燃“梦魇的涌动”。

    “兄弟,你是哪个组派来的?”老王在箱子里嚷嚷,生怕被对方发现了那不起眼的水晶瓶,点燃归点燃,但就跟引线一样,它还需要点发酵时间:“我跟你说,都是误会!我是奉五皇子命令,在玫瑰做反间谍的!你的上司肯定不知道,你可别杀错了人!”

    那杀手压根就不理会,此时眼睛通红,灌注全身魂力疯狂的砍刺箱子,完全不理会响声会惊醒其他人,帝国死士,不成功便成仁,没有第二条路。

    当~~~

    当~~~

    当~~~

    老王头晕,“我擦,兄弟,什么深仇大恨啊?大家聊聊天不好吗!”

    当!

    又是一声硬器砸击在铁箱上爆发出的巨大声响,呆在箱子里的老王差点就直接被这声音给震吐了,脑子被震得七晕八素,耳膜刺痛,还没来得及缓一下劲儿,紧跟着就是接连的震响。

    当当当当~

    铁箱的巨响直接让老王欲仙欲死,本来还想和他哔哔几句转移一下对方的注意力,这可是直接免了,最后一下巨大的砍击力甚至将整个铁箱都震得跳了起来。

    崩!

    老王只感觉身子随着铁箱腾空而起,随即就见漆黑的箱子中突然透进一丝光亮,几片铁碎残屑从那缺口中迸射进来,打得他额头精疼。

    卧槽!

    老王眼睛瞪得鼓圆,不是吧,这都能劈开?安和堂的东西也他娘的靠不住啊!

    哐当!

    铁箱重重的砸在地上,紧跟着就看到那寒光闪动的匕首从那缺口中撬了进来。

    老王这次是真的吓得不轻,可也就在下一秒,一道幽光闪耀。

    水晶瓶中的液体也被迅速加热到了异变的状态,翻滚的液体,散发着紫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屋子,空间充满了不确定的能量涌动。

    那杀手本能的感觉到危险,顾不上手中那带着乌龟壳的猎物,猛然回头一瞧。

    以水晶瓶为中心,紫色光芒如同深渊巨兽一样爆裂。

    轰!

    他瞳孔迅速放大,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一道强烈的冲击波从正前方狠狠扩散过来。

    听不到声音,强壮的身体直接在瞬间被那强光吞噬、冲击得点滴不剩,而地上的大铁箱则是被狠狠的掀飞起来,撞破两层魔药院的墙壁,咕噜咕噜的滚到了外面的草坪上去。

    王峰所在的工坊直接倒塌,紫光直冲天空,伴随着碎石块如同烟花一样。

    老王只感觉耳膜被震得都流血了,翻滚的铁箱更是撞得他全身无一处不疼,直接昏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耳边传来各种各种嘈杂的声音,所处的箱子开始移动,他……被人扒拉出来了。

    前方的魔药院工坊早已是一片狼藉,一大片墙都直接倒了下来,四周一片火海。

    而在铁皮箱的箱盖上,一柄已经崩断的短剑上,隐隐可辨认出上面那个只剩下大半截的字:‘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