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发布时间: 2020-05-17 08:56:27
A+ A- 关灯 听书

    仙山当中,菩提智慧将目光看向手中的木鱼,眼神当中甚至流露出了恐惧之色。

    【子母鱼】

    三个字,极其刺眼,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

    既是子母鱼,那么便分子和母,若是正常情况下,菩提智慧会毫不犹豫相信自己手中的子母鱼,是母鱼,但经历了之前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让菩提智慧再也不自信了。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菩提智慧心中不断暗道。

    但就在这时,另一处仙山。

    陆长生缓缓出现在祭坛当中。

    一个木鱼法器赫然出现在陆长生眼前。

    “佛门宝物?”

    陆长生有一些惊讶,未曾想到还能看见佛门帝器,他低过头,随后伸出手,握住这个木鱼器,刹那间佛影重重,阵阵梵音灌耳,令人沉醉。

    这件佛门帝器,还不是普通的佛门帝器,陆长生虽然不知道帝器的品阶划分,但也感觉得到,这件佛门帝器很不同。

    将木鱼拿起,很快三个字映入眼中。

    【子母鱼】

    “子母?”

    当下,陆长生恍然大悟了,这件帝器拥有非凡的佛性,而且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就是因为这是子母鱼,缺一不可,想来这应该就是大仙山的宝物了。

    “那这个到底是子还是母啊?”

    陆长生打量着这件帝器,他也不清楚这到底是子鱼还是母鱼,仔细想了想暂时还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可陆长生想不到办法,不代表菩提智慧想不到办法啊。

    另一座仙山当中,菩提智慧手握子母鱼,他知道如何辨识子母鱼,只要敲响木鱼,若是子,则会回到母的身边,若是母,子便会被召唤而来。

    这不是一件普通帝器,这是一件佛门大帝器,子母佛鱼,拥有无与伦比的威力,可若是拆分的话,就仅仅只是一件小帝器了,甚至还不如人家一件小帝器。

    “所谓富贵险中求!贫僧拼了!”

    菩提智慧咬了咬牙,而后敲响木鱼,刹那间佛音阵阵,如天籁一般,古老的佛音响彻在整座仙山当中,洗涤心灵,一切烦躁的心,彻底安静下来了。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罗耶。”

    这是静心古咒,佛音响彻天地,子母鱼也弥漫出万道佛光,普照众生,但就在这一刻,菩提智慧手中的子母鱼腾空而起了。

    咻!

    刹那间,他手中的子母鱼,冲破了结界,直接奔向另一座仙山了。

    菩提智慧直接追赶过去,因为事到如今,他还认为这是子鱼去寻找母鱼,但不到片刻钟,菩提智慧愣住了。

    因为他又看到了那个死都不想看到的熟人。

    陆长生。

    而此时此刻,陆长生也愣住了。

    因为就在刚才,他实在想不通到底如何辨识自己手中的到底是子鱼还是母鱼,刚想着看看其他地方能不能找到另外一只木鱼时。

    结果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一瞬间陆长生反应过来了。

    “这次不能算啊,我没说要啊。”

    陆长生心中暗道,平时每次开挂都是有需要的,但这一次他不需要,另外一只木鱼便出现在自己面前,陆长生肯定不认啊。

    不过很快,陆长生便看到了一个熟人。

    菩提智慧。

    “道友,缘分啊。”

    陆长生惊讶了,这也能遇见?这还真是缘分啊。

    “我跟你拼了!”

    菩提智慧终究是忍不住了,他怒吼一声,刹那间佛门净土异象出现,各种佛影浮现在他身后,佛光万道,直接杀向陆长生。

    “菩提道友,你这是作甚啊?我把你当有缘人,你居然想要打我?”

    陆长生一挥手,刹那间子母鱼爆发出恐怖的佛光,金色佛光如太阳般耀眼,一尊巨大的金刚佛祖虚影出现,抵挡住了菩提智慧所有的攻击。

    “你到底是什么人?屡次三番抢走我的宝物,一次算了,两次算了,三次我也忍你,现在都已经第四次了,你过分不过分?”

    菩提智慧真的快要哭了,他从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连续四次,都被陆长生截胡,甚至还折腾出来了一个子母鱼?

    泥人也有三分火,更何况他不是泥人?

    “菩提道友,你这话就说错了,这就是缘分啊,缘来缘去,缘来是你,缘你有个美梦。”

    陆长生开始胡诌道。

    “我缘你星号个星号。”

    菩提智慧捏紧拳头,大声吼道。

    这话一说,陆长生当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不是道友说的话吗?”

    “菩提道友,你着相了!”

    陆长生双手合十,认真无比地说道。

    嘶!

    菩提智慧倒抽一口冷气,他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陆长生居然还跟自己玩梗。

    哦,不对,还拿这种话羞辱自己。

    一瞬间菩提智慧更想哭了,但作为神王一族的天骄,他吸了口气,七十度仰望天空,争取不让泪水落下。

    但过了一会,菩提智慧也清楚,陆长生不好招惹,真打起来他不虚陆长生,可结果一定是两败俱伤,若真是两败俱伤的话,万一有无上仙山复苏,那自己这般错过,肯定血亏。

    想到这里,菩提智慧捏了捏拳头,他深吸一口气,决定彻底忍下这口恶气了。

    只是就在这时,陆长生的声音响起了。

    “菩提道友,实际上我挺喜欢佛门之法,要不这样,接下来的仙山,我不去碰,我等可以互相切磋一下心法如何?”

    陆长生开口淡然笑道。

    这话一说,菩提智慧倒也没有反应过来陆长生的想法是什么,只认为陆长生在羞辱他。

    “真是笑话,一个人或许会有一段时间运气极好,现在你的气运如日中天,可不代表后面的气运,也能如日中天。”

    “你现在固然连连抢占先机,夺得帝器,可你能保证接下来一路高歌吗?你太自信了,有时候自信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菩提智慧认真说道,用一种说教的口吻。

    陆长生认真地点了点头,他觉得菩提智慧说的没错,只是很快他继续出声道:“你说的没错,一个人的气运,有高有低,此时此刻我的气运高歌猛涨,但不代表未来就一定能持续下去,我自己也察觉得到,可能最多持续个几百万个时代,就只剩下亿点点了。”

    他语气十分认真,显得十分受教。

    而菩提智慧又愣了。

    你星号的又在这里跟我玩梗?

    几百万个时代?从头到尾六界也就是五六个时代,是你疯了?还是我听错?

    菩提智慧死死地捏着拳头,如果不是为了保存实力,只怕他已经彻底动手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未来走着瞧。”

    菩提智慧深吸一口气,他不再废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虽然内心又气又怒,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表现非常冷静,否则的话,就真的丢人现眼了。

    宝物没了可以继续找,但面子丢了,可就很难找回来了。

    “菩提道友,真的不切磋一下道法吗?”

    陆长生大声开口,他还是想要跟菩提智慧好好切磋切磋道法。

    “滚~~~~~”

    菩提智慧几乎是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语气回答,既是生气,但也有一些克制,又有一些委屈,还有一些无奈,最后带着一丝丝哭腔。

    声音回荡。

    陆长生目送菩提智慧下山,而后看了一眼手中的子母鱼,不由叹了口气道:“真是个好人啊,要是再将佛陀经给我的话,那就更好了。”

    只可惜这番话陆长生没有说出来,只是自己自言自语罢了。

    其实当近距离接触菩提智慧时,陆长生就确信,佛陀经就被他掌握,但是想要复制过来就很麻烦。

    天帝法可以临摹任何神通仙术,心法也可以临摹,可问题是一般来说,谁会展示出心法出来?

    而天帝法又不可能凭空临摹,之前推演出真魔经,是因为有上半部,所以才可以推演出下半部,如今毛都没有一根,想直接推演出一部佛陀经,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得想个办法骗他了。

    看着菩提智慧已经远去,陆长生心中开始琢磨,不过一边琢磨,陆长生还是一边去收刮宝物。

    就如此不到半天时间,陆长生便将十五座仙山当中所有帝器全部收敛一空。

    十四件普通帝器,一件特殊帝器子母鱼。

    子母佛鱼,可以抵五件普通帝器,换算下来的话,就是十九件帝器了。

    看着手中十五件帝器,有一说一,莫名有一些难受啊。

    这可是帝器啊,随便送给朋友,也比反哺天地好吧?如果不是怕上天道征信,陆长生真舍不得炼化帝器,反哺天地。

    不过想了想,陆长生还是决定先还债吧。

    山顶之上,陆长生开始布置祭天大阵。

    而仙山之外。

    一道爽朗无比地笑声响起。

    “哈哈哈哈,接引道兄,此番收获颇为丰盛啊。”

    菩提智慧的声音响起,他周围环绕佛影,脚踩金桥,手握拂尘,红光满面,精气神爽,乍一看让人下意识认为,菩提智慧得到了不少宝物呢。

    “哦,真的吗?哈!哈!哈!”

    接引苦海面容没有流露出任何一点笑容,主要是他的表情很难控制,给人一种慢吞吞的感觉,而且始终眼神中当中充满着悲悯,在可怜天下人一般,尤其是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菩提智慧大声笑着,显得无比开心。

    这种做法,也引来神族修士的振奋与惊喜。

    虽然不是他们得到了帝器,但菩提智慧得到帝器,也相当于神族得到了帝器,肥水不流外人田,是自己人拿到了就没事。

    “看样子,菩提尊上这一次收获不少啊。”

    “一共复苏了十五座仙山,菩提尊上至少得到了一半吧?”

    “一半?你也太小看菩提尊上了。”

    “对啊,至少十件吧?”

    “保守估计就十件,可能十三件。”

    “我赌十四件。”

    “我赌十五件。”

    “那肯定是十五件啊,你们也不瞧瞧,菩提尊上都笑哭了,没个十五件,能笑哭吗?”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菩提尊上笑着笑着,怎么哭了呢?”

    “你这还要问,肯定是开心的哭了啊。”

    神族修士纷纷开口。

    而菩提尊上也逐渐收敛了笑容,他摸了摸眼角的泪水,这一刻莫名之间他有一些厌恶自己了。

    真是个虚伪之人。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你们看,那是什么?”

    有人惊叫,指着一处仙山之顶大声喊道。

    刹那间,一双双目光投向山顶。

    只见山顶当中,一座古老的祭坛,出现在苍穹当中。

    祭坛之上,有九座四足鼎,环绕在祭坛当中,这一刻天地大变,十万仙山的上空,出现恐怖的异象。

    “这不是陆长生吗?”

    “他这是要做什么?”

    “这是在祭天吗?”

    “怎么好端端的要祭天?”

    “祭天?”

    无数议论声响起,很多人不知道陆长生这是要干什么,但很快有仙王出声,说出陆长生这是要做什么。

    “古今往来,祭祀天地,是一种重大的礼仪,必须要有资格的人,才能祭祀天地,而且祭祀天地,也分两种,一种是希望天地祥和,此乃功德祭祀,另外一种则是,犯下滔天大罪,想要通过祭祀天地,来洗刷自己的罪孽。”

    有人出声,缓缓开口,只是后半句话显得有一些着重,让人不由自主往别的地方想去。

    “恩,祭祀天地是一种极其重大的礼仪,如若是前者的话,便需要非常特殊的祭品,而后者的话,就简单一点,祭祀天地,诚心悔改,或许上苍会给你一次悔改的机会。”

    神族当中,有声音响起,几乎直接认为陆长生这是犯下了滔天大罪,想要祭祀天地,洗刷罪孽。

    “也不知道犯下了什么罪孽,居然要祭祀天地,看来这个陆……陆…….陆天帝,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啊。”

    又有声音响起,本想着羞辱,但似乎想到了什么,最终硬生生给憋回去了。

    “真是可笑,我人族强者,祭祀天地,就一定是犯下罪孽?”

    “就是,你们神族也真是可笑,当真是打不怕的?”

    “那肯定啊,毕竟不可一世的神族,可是被咱们人族强者压过了一头,打不过嘴上肯定要羞辱几句吧?”

    “祭祀天地,又不一定是犯下罪孽,我反而认为,长生师兄,肯定是祈祷天下祥和。”

    人族的修士也不服了,一些天骄纷纷出声,帮陆长生回击。

    “哈哈哈,真是笑话,还祈祷天下祥和?这种大型祭祀,你以为喊两句口号就能祭祀的?所需要的祭品,无与伦比,超乎你的想象,难不成陆长生能拿出帝器祭祀?”

    神族一位天骄出声笑道,讥讽无比。

    但他话刚说完,旁边的修士突然拉了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