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黑色骷髅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2:5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落微一沉吟,起身来到桌前,将翠绿竹筒靠近油灯的灯焰。

昏黄的火苗舔舐着竹筒,双方接触的地方迅速开始发黄。

他眼睛一眯,没有立刻拿开竹筒,继续用灯火炙烤。

发黄的竹身飞快变成黑色,里面出现几点红色火星,冒起了丝丝烟雾,似乎就要燃烧起来了。

沈落忙将竹筒拿开,吹灭上面的点点火星,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这翠绿竹筒,看来真的只是个寻常之物。

他随即自嘲一笑。

他这次出来不仅如愿寻得了无名天书,还意外获得了具有缩物之能的宝匣,久滞不前的小化阳功更是直接圆满,自己还想着要更多宝物,未免也太贪心了。

沈落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一番,不过还是没舍得将竹筒丢弃,将之放回了石匣中。

他回到床上盘膝坐下,拿起无名天书,继续“抚摸”了起来。

接下来的数日里,沈落整日闭门不出地钻研无名天书,精神疲惫了便打坐养神,恢复过来就继续看书,间或让那小三子给自己送点吃食胡乱对付一下。

在他几乎不眠不休的努力下,终于在第五日中午时分,将这半部无名天书的内容通读了一遍。

这一日,沈落盘坐在床上,脸上胡子拉碴,满是疲惫之色,一双眼睛却是闪闪发亮,异常兴奋。

正如他之前所猜测的那样,无名天书所记载的正是一门修炼法诀,比小化阳功精深玄妙了不知多少倍,乃是一门真正的仙家功法。

此法诀没有名字,根据最前面总纲所述,总共分十八重,可以从炼气期一直修炼到渡劫成仙。

此外,他也借此弄明白了渡劫成仙前所有的修仙层次,分别是炼气期,辟谷期,凝魂期,出窍期,大乘期和真仙期。

无名天书上对于这六大境界,并无详细解说,只简单提及了一下,若修炼到了精深处,不仅寿元绵长,更能拥有强大神通,甚至呼风唤雨移山填海也不在话下。

而最后的真仙期,更能真正的飞升成仙,与日月同辉,和天地同寿。

虽然书上只有寥寥数句,沈落仍旧看得热血沸腾。

他这些年已不止一次在一些奇闻异志中看到关于“仙人”的描述了,尤其是那些降妖除魔,替天行道的故事,更是令其神往,怎奈何以自己当初孱弱的身子,如正常人那般活下去都是奢望,修仙,那更是痴心妄想。

如今却不同了,小化阳功的意外圆满,令其体质大大改观,虽然此前被阴气附体所造成的元气损耗无法彻底弥补,但好歹有了修习仙家功法的资格。

但可惜的是,这本皮卷被撕去了后面一半,仅记载了前九重的功法口诀,也就是说,全部修完后可以达至凝魂期。

沈落对此并未觉得失望。

根据书中所述,结合之前白霄天和他谈论的信息,修仙炼道乃是逆天行事,每一层的修炼都艰难异常,若资质不佳或是悟性不够,光是最基础的炼气期也达不到,春秋观百十个弟子,也仅有三人真正进入此境界并拥有法力的。

沈落虽然对于无名天书上述说的高深境界非常向往,却也不会痴心妄想地认为自己可以轻易达到,能达到炼气期,增加六十年寿元,他便心满意足了。

当然若是运气不错,能走到更高的境界,那便更好。

而且经过此番寻宝,他已经对那只玉枕所带给自己的离奇梦境中所发生的一切,确信无疑了。

那真是千年之后的未来世界!

也就是说,还有数百年,魔劫日便会降临……

沈落收住思绪,长长出了一口气。

关于未来的这一切都还很遥远,多思无益,如今还是先好好修炼这部无名天书,再谈其他。

这样心中计定完毕后,他将皮卷放回石匣,又将石匣藏在枕头下,这才一头扎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

不知过了多久,沈落从睡梦中缓缓苏醒,数日积累的疲劳一扫而空,只觉得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沈落下床活动了一下手脚,打开窗户。

外面漆黑一片,透过外面的茂盛榕树枝叶,能隐约看到一轮弯月西沉,窗外的院子里除了偶尔的虫鸣之声,几乎万籁俱静,看来已到了后半夜。

“莫非我睡了整整一天半?”沈落暗自嘀咕道,转身朝床边走去。

此刻夜深人静,正是修炼的好时候。

沈落伸手从枕头下方取出了石匣,塞进怀里,而后轻轻开门走了出去。

说起来,这无名法决修炼方式颇为奇特,竟然打从一开始,便需要在池塘,或者小溪中打坐,方可修炼。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镇外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溪,他来的时候就曾路过。

沈落沿着门口的走廊转了个弯,来到一堵院墙附近。

他轻轻一纵,身体仿佛丝毫重量没有,平地跃起一丈多高,右手在墙上一撑,整个人便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外面的一条小巷内,正是前几日夜里试验符箓的地方。

沈落回头,打量了一眼围墙,嘴角微微翘起。

小化阳功圆满后,他的纵跳之能也大大提升,可惜他没有学过什么轻身之术,否则翻越这小小院墙又何须用手。

他略一辨认方向,飞快向小巷一头掠去,片刻之后便离开了小镇,来到镇外三四里处的一条小溪附近。

这条小溪从镇外绕行而过,只有三四丈宽,水质颇为清澈,里面长满了水草。

沈落在小溪上找了一处偏僻地段,脱下了衣衫,仅穿一条裈衣。

他正要下水,目光扫过肩膀的一瞬间,猛地瞪大了双眼,一眨不眨地直直望着。

先前那暗红色牙印所在之处,牙印已然不见了踪迹,取而代之的,赫然是一个碗口大小的黑色骷髅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