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阵中物

发布时间: 2020-06-13 15:00:56
A+ A- 关灯 听书

虽然此时天空昏暗无比,河底几乎黑漆漆一片,但沈落凭借着不错的记忆力,还是很快找到了那片黑石群的大概位置。

他早有准备,直接从胸口取出一张“寻宝符”和一颗元石。

此刻身处河底,但经过桐油处理的符箓贴在手掌上,上面的符文颜色没有丝毫消退。

沈落暗自松了口气,运转小化阳功催动。

“寻宝符”上的光芒一闪,却并未形成想要的白色光团,显然失败了。

几个呼吸后,沈落将剩余的“寻宝符”尽数尝试了一遍,可惜好运并没有再次降临,熟悉的一幕没再重现。

沈落没有气馁,毕竟这片黑石面积不大,若是这里真的有宝物,与毫无头绪地搜寻河内各处乱石堆相比难度已经小了不少。

他正要将手里几张废符塞回怀里,周围河中突然涌现一个漩涡,带得他脚步趔趄了一下,手中的几张符箓脱手而出,被涌动的河水卷走。

沈落没有去管那些废符,浮上水面换了一口气后,继续朝那片黑石游去。

一张废符在河水中打了几个圈,恰巧从黑石群上方飘过。

就在此刻,异变再生!

十几块黑石上突然尽数泛起一层幽蓝色光芒,在河底颇为显眼,这些幽蓝光芒飞快的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数丈大小的幽蓝光幕,将所有石块尽数笼罩在其中。

符箓撞在幽蓝光幕上,无声无息的四分五裂。

沈落眼睛瞪得老大,身形立刻停了下来。

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不由想起了梦境中于焱等仙师合力对抗狼王时所布下的法阵。

当然,眼前的幽蓝光幕和于焱等人组成的六合火阵相比,无论是范围,还是威能气势,都无法同日而语。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幽蓝光幕,微一沉吟后,附身从河底挖出一块碗口大的石块,挥手扔了过去。

石块在河水中缓缓划过一道弧形轨迹,砸在幽蓝光幕上。

“砰”的一声,石块刚刚碰到光幕,也立刻碎裂,化为一小片碎石,朝周围爆射而去。

沈落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寒,附身又从河底抱起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块,奋力扔了过去。

这个大了许多的石块碰到幽蓝光幕,同样再次爆裂而开,看起来脆弱无比,而幽蓝光幕丝毫不动,连闪也没有闪一下。

他没有再尝试,纵身朝河面游去,浮出水面后大口呼吸了几下后,很快平复了心绪。

河面暴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滴不断打在他脸上,颇有些疼痛,好在河水的流速暂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沈落稍作休息,再次潜回河底。

可黑石群上的幽蓝光幕,不知何时,竟已消失不见。

刚刚的一切,仿佛一场幻梦一般。

沈落心中虽大感奇怪,回想幽蓝光幕的威能,并没有贸然靠近。

他略一思量,附身从河底再次拿起一个石块,奋力扔了过去。

石块刚刚落到石群上方,十几块黑石上幽蓝光芒一闪,十几道光芒飞射而出,瞬间再次凝成那个幽蓝光幕。

石块砸在光幕上,再次无声无息的碎裂而开。

沈落心中咯噔一下,一阵后怕。

这幽蓝光幕消失,看来只是隐去行迹,只要有外力干扰,立刻便会显现。

沈落脚下一点,人再次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眼睛紧盯着幽蓝光幕不放。

这片黑石群中竟然有人布下阵法,里面必然有古怪,那本无名天书,或许就藏在这里也说不定。

一念及此,他从怀中取出一张小雷符,还有一块元石。

这幽蓝光幕看起来用寻常手段无法破解,他如今身上只有小雷符这一个手段,或许有效。

沈落运转小化阳功,催动小雷符。

小雷符“嗤啦”一声裂开,一道白色闪电浮现而出。

沈落身体瞬间麻痹,手脚无法自持的乱颤,全身上下如同被无数小针狠狠刺穿,痛苦无比。

“糟糕,我忘记雷电之力能够在水中传输的……”

他的意识还在,心底懊恼不已。

不过沈落没有痛苦太久,白色闪电出现后,立刻向前电射而出,沈落身体的痛苦立刻大减。

白色闪电瞬间跨越七八丈的距离,打在了幽蓝光幕上,仿佛一条白蛇,朝里面狠钻。

幽蓝光幕立刻剧烈颤抖,狂闪不已,而且原本便不厚的光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稀薄,眼看便要彻底溃散。

不过就在此刻,白色闪电却先耗尽了力量,消失无踪。

沈落眼睛一眯,用还有些颤抖的手伸进怀里,取出第二张小雷符,立刻运功催动。

小雷符应声碎裂,又一道白色闪电凭空出现。

沈落身体再次变得麻痹,手脚又开始狂颤不已,不过他毫不理会这些,双目直勾勾的望向前往。

闪电飞射而出,又一次打了在幽蓝光幕上。

本就有些稀薄的幽蓝光幕又被一道白色闪电击中,立刻再次狂颤起来,飞快变得稀薄,最终“砰”的一声,化为无数幽蓝光芒,飘散消失。

不过就在此刻,那十几块黑石最中间的一块,也就骷髅图案鼻子处的那块黑石上泛起一点淡淡的白光,但很快就立刻隐去。

白光出现的时间虽然极短,却没有逃过沈落的眼睛。

沈落没有贸然靠近,再次从河底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

石头这次没有碎裂,落在了一块黑石上,翻滚了一下,掉在河底。

他眼中一喜,浮上水面缓了口气后,再次回到原处,放心的朝前方游去,在那块发出白光的黑石附近掏摸寻找,一寸一寸仔细搜寻。

此时,或许是暴雨的关系,河水流动速度突然变得湍急。

沈落身子被冲的一个踉跄,急忙抓住黑石,才稳住脚步。

他心中一凛,急忙加快探查速度。

照这趋势,自己至多在寻个半炷香就要回去,否则危险不小,只是如今这保护法阵被自己破坏了,在湍急的水流下,难保第二日还能保持原样。

况且这暴雨如注的架势,第二日是否能停还是两说之事。

不多时,他在一块黑石旁摸到一个碗口大小的石洞。

此洞和他之前摸到的那些泥窟石洞不同,洞口光滑浑圆,显然不是天然形成,好像是人工雕琢的。

沈落心中一喜,忙将手伸了进去。

小洞内壁也非常光滑,呈现出圆筒状朝地底延伸而去,洞内还集满了泥沙。

好在这些泥沙并没有凝固,他的手能够完全探入,仔细淘摸下,没有发现什么,他便将手臂继续下探。

石洞颇深,沈落几乎将身体紧贴在河底,才勉强探到了底部,手指蓦的碰触到了一个坚硬,平整的事物。

他没有过多犹豫,立刻将那东西抓住,奋力上抽。

可这东西藏的太深,上面又堆满了泥沙,阻力很大,这一抽竟没有抽动。

此时的水流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几乎令他有些无法稳住身形了。

“拼了!”

沈落把心一横,将上半身趴在地上,勉强将两只手都伸了进去,抓住那东西,全力一拉。

“噗嗤”一声,那东西才被他从洞内抽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