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 下

发布时间: 2020-05-23 20:25:11
A+ A- 关灯 听书

“那些印记是商用颗粒状氯化清洁剂留下的,”布赖恩说,“肯定是从医院的清洁工手上留下来的。还有一些非常细小的干血颗粒。我们肯定是血,但是没有足够的样品来确定血型。”

“便条末端的泪液把卫生纸打孔线都弄模糊了。”贝弗莉·凯蒂接着说,“如果我们发现了这卷卫生纸的主人,而他没再接着用它的话,我们就能得到一个准确的印证。我建议发一个内部的文,好让搜查的警官务必搜查这卷卫生纸。”

克劳福德点点头:“博曼?”

“我办公室的莎伦去调查过纸的来源,发现了与之相同的样品。这是一种为机动车厂家生产的卫生纸,纸的质地与在明尼阿波利斯生产的维德克牌吻合,它们在全国都有销售。”

博曼把他的照片放在窗户边的一个支架上。他虽然个头矮小,却有超乎寻常的低沉声音,他说话的时候领结也跟着微微地颤动。“从笔迹上看,这是个惯用右手的人用左手写的,而且故意用印刷字体。你们可以看到笔画中有不流畅的地方,而且字的大小也有变化。

“字的大小的变化让我认为,我们要找的人有轻度的没有被矫正的散光。

“两片纸上的墨迹看起来好像是用同一种普通皇家蓝色圆珠笔写的,可是在颜色过滤器下就出现了一点差别。他用了两枝笔,在中间破损的那部分的某个位置换的笔。你们可以看到第一支笔是从哪里开始漏白的。他一定不常使用第一支笔——看到一开始用它时形成的一团笔油了吗?它可能没盖笔帽就笔尖朝下地放在笔筒里了,那么这就说明有个桌子的地方,而且在写这封信时,纸下面的表面肯定很柔软,才能起到吸墨纸的作用。如果你们找对了地方查看吸墨纸是否有印记,也可以帮助确定疑犯。我想在贝弗莉的建议栏中加上吸墨纸。”

博曼翻到一张显示便条背面的照片。由于放大倍数太大,纸看起来有些失真了。细细的纹路上有阴影。“他把便条折叠以后写了最后的部分,包括后来被撕掉的那部分。在这个放大的效果下,模糊的光显现了一些印记,我们能看清是‘666an’。也许在那里他的笔出了毛病,然后不得不换笔重新描。我原先没有发现这个印记,直到后来用了高对比度的成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666的广告。

“信里的句子结构挺整齐,也没有漫无边际的闲谈。折痕告诉我们信是用标准信封发来的。这儿的两处暗块是邮戳的油印。便条可能是夹在某些无关紧要的印刷品里被装进信封一并寄来的。

“差不多就这些,”博曼说,“如果你没什么问题的话,杰克,我该去法庭了。等我提供完证词就回来接着讨论。”

“一定让他们坐大牢。”克劳福德说。

格雷厄姆仔细查看着《国民闲话报》的个人栏。(“性感有魅力,身材娇小,五十二岁,寻找信奉基督的不吸烟男子,四十至七十岁,不带小孩。有假肢欢迎。电话勿扰。第一封信附照片。”)

他在二百个广告中痛苦绝望地搜寻和判断,全然没有意识到其他的人在一个个地离去,直到他听见贝弗莉·凯蒂和他讲话。

“真抱歉,贝弗莉,你刚才说什么?”他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和日见苍老的脸庞。

“我说我很高兴你回来。你看起来挺不错。”

“谢谢,贝弗莉。”

“索尔就要去烹饪学校了,他还是那么没有计划,不过等情况都稳妥了,来我家做客,让索尔给你练练手艺。”

“我会的。”

最后吉利尔也走了,回他的实验室钻研去了。屋子里就剩下克劳福德和格雷厄姆,两个人同时看了看表。

“还有四十分钟《国民闲话报》就要开印了。”克劳福德说,“我去看看他们的新订单。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觉得也只能这样了。”

克劳福德用吉利尔的电话和芝加哥方面交代了一下。“威尔,我们得准备一条广告,防备芝加哥那边掉链子。”

“我会准备好的。”

“我来搞定邮筒的事。”克劳福德给情报服务处打电话,聊了好一会儿。等他打完电话时格雷厄姆还在草稿纸上拼命写。

“好了,这个邮筒棒极了,”克劳福德等了一会终于说,“在安娜波利斯一个消防服务站外头。那儿是莱克特的地盘。‘牙仙’知道那里是莱克特知道的地方。那儿有按字母顺序排列的信箱。消防人员开车去那里,拿作业指示和信件。我们可爱的‘牙仙’可以从街对面的停车场观察一切。情报处说那地方看起来很棒。他们在那里建这么一个场地为的是抓一个造假币的,可后来没用上。这是地址。信息写得怎么样了?”

“我们得在同一期中登两条消息。第一条警告‘牙仙’,他的敌人离他比他想象的要更近。并且告诉他,他在亚特兰大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果他重复的话就要穷途末路了。信息里告诉他,莱克特已经把和我交谈时得来的关于警方在做什么,我们离侦破还有多远,我们的眼线是谁等等‘绝密信息’邮寄给他。这样就把‘牙仙’引到第二条消息上,并且以‘你的签名’为开头。

“第二条信息头一句话是‘渴望着的狂热的崇拜者’,而且告诉他我们设邮筒的地点。我们只能这样做,即便是用迂回的笔法,第一条信息里的警告也足够让一些不小心的疯子兴奋一阵的了。如果他们找不到地址,就没法去邮筒查信,我们也就无从下手,不能瓮中捉鳖了。”

“这么写很好,非常好。想在我的办公室里等着看结果吗?”

“我得去做些事情了,我得去找布赖恩·吉利尔。”

“去吧,我需要你的时候会找到你的。”

格雷厄姆在血清实验室找到了这个科学分析处主任。

“布赖恩,你可以帮我找几样东西吗?”

“当然了,找什么?”

吉利尔透过他的双光眼镜的近景部分看着格雷厄姆。“是不是报告上面有你没有看懂的地方?”

“不是。”

“那么有什么地方不清楚?”

“也不是。”

“不完整?”吉利尔说这个词时的神情仿佛有种令人讨厌的味道。

“你的报告非常好,好得不能再好了。我只是想亲自看看有关的证据。”

“哦,那……当然。我们能照办。”吉利尔觉得所有在一线作战的警官都有一种猎手一样的迷信。他乐意迁就一下格雷厄姆。“就放在那头,所有的都在一起。”

格雷厄姆跟在他后面走过长长的器皿柜。“你在读泰德尼的书。”

“是的,”吉利尔头也没回地答道,“你知道我们这里没有法医学。可是泰德尼的好多东西在我们这里都很有用。格雷厄姆,威尔·格雷厄姆,那篇关于昆虫活动决定死亡时间的专题论文是你写的,对吗?我是不是和那个格雷厄姆在一起?”

“是我写的。”一阵沉默。“你说的对,在泰德尼的书里,曼特和努尔特娃的关于昆虫的部分比我写的更好一些。”

吉利尔听到自己的想法被他点破很吃了一惊。“哦,他们确实有更多的图片和一个显示活跃期的表格。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

“我的当然没有,他们的是比我的好嘛,我跟他们也是这么讲的。”

吉利尔从冰箱和壁橱里拿出玻璃瓶和载玻片,把它们放在实验室的桌子上。“要是你有问题,可以在刚才那个地方找到我。我们这里的显微镜上载物台的灯在边上。”

格雷厄姆并不需要用显微镜。他对吉利尔的发现一个也不怀疑。事实上他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拿起小瓶和载玻片凑到光底下,还有一个薄玻璃纸袋里装的是两根金黄色的头发,是在伯明翰找到的。第二个信封里装着在利兹太太身上发现的三根头发。

桌子上摆在格雷厄姆面前的有罪犯的唾液、头发、精液,格雷厄姆就试图从它们中间想象出一个形象、一张脸、一个有形的东西,以便驱散压在他身上的无形恐惧。

一个女员工的声音从天花板上的扩音器里传来:“格雷厄姆,请注意。威尔·格雷厄姆,请到特工克劳福德的办公室。”

他到办公室发现莎莉戴着耳麦在打字,克劳福德站在她旁边瞧。

“芝加哥发现了一份有666字样的广告订单,”克劳福德说,“正在把内容告诉莎莉。他们说有一部分像是密码。”

句子飞快地在莎莉的打字机里走着:

亲爱的朝圣者:

你恭维我了……

“就是它,一定是它。”格雷厄姆说,“莱克特和我谈的时候就称他朝圣者。”

你美貌非常……

“老天,有没有搞错啊!”克劳福德说。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