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华鬓不耐秋 · 7

发布时间: 2020-05-23 20:00:08
A+ A- 关灯 听书

因追缉胡人夺罕,海市错过了回黄泉关的时日,只得在中原耽搁到来年开春。

回安乐京的途中,她在赤山城外病倒了。到驿馆的时候,人已经伏在马背上,一气昏睡不醒。请了郎中来诊治,延至别室看茶开方,说是风寒内侵,女孩子家气血两虚,顺便开个补养方子。符义听了不说二话,重金赏了郎中。郎中回家当夜暴毙,得来的打赏银钱恰好操办丧事。

方子确是对症,却不见得高明。海市的烧渐渐低了,只是难退,符义留了几个人在驿馆照料,待她痊愈后再追上大队。她倒对自己不管不顾,九月天气初凉,依然披着单衣四处走动,亦不知道避风,烧总也不退。回安乐京的日子,也就一天天地延宕下去。

到了十月,新添了咳嗽的毛病,发烧时好时坏。她并不焦急,仿佛迟一点回京也好似的,将照顾她的兵士一个一个遣了回去。

十一月,鹅毛雪铺天盖地而来,海市每日依然在驿馆后院习射。

眼中恍如无箭,手中恍如无弓,心静似水。新的一箭,将旧的一箭从翎羽破到镞头,劈为两半。反反复复,只有一个靶心,残箭渐渐攒成一束,初看神乎其技,久了便十分无聊。

在驿馆帮佣的十五岁女孩有时端着盆子经过廊下,会伫足看她挽弓射箭,饱满的脸颊冻得透红,眼里含着些晶莹的意思,海市只有暗自苦笑。

那女孩出生的时候,仪王之乱当已平定。赤山郡光复较早,加之天然富庶物产丰足,人民亦不会像海市的父辈那般,土地枯碱耕种无获,只得沦为珠民,在风涛鲸鲛中讨一份生活。这女孩虽然出身微寒,帮佣过活,却赶上了十几年平静的日子,得以一派纯真地成长。大约她不会知道,那一点鲜艳青春的颜色,乱世中亦会成了她的祸端。

或者就这样以武立命,做一辈子男人也好。再捱上二十年,待到容色衰老,便连这一点被少女注目的烦恼也不会有了。念至于此,自己也觉心灰,淡淡摇头一哂。

前边驿路上人声马声,老军曹扯起破锣嗓门喊那帮佣女孩,“小六!小六!”

小六慌慌答应一句,趿着鞋子啪塌啪塌地迎着声音跑了过去。大雪天没别的客人,全是跑文书急牒的军吏,招呼起来总是特别费劲,进门就嚷嚷着温酒来,喂马去,替军爷把斗篷烤干,拿饭来老子吃了赶路,总得叫小六折腾上半个时辰。

海市仰头看天,雪片茫茫洒洒,栖落唇上,渐渐融为一点刺人的冰寒。那混沌的天,却是怎么也看不清楚了。

廊下的破地板又是一阵啪塌啪塌响动,海市侧目看去,小六竟又折了回来,手里挥舞着一封书简,老远嚷道:“方大人,你的信。”递过来时,满脸竟然涨得通红。

海市窘迫地接过书简,边走边拆。书简极薄,封套上落了下款,简单一个“方”字。与他三个月未通音信,于海市是少有的事。她微微咬啮下唇,显露出少年般的负气神情,探进两个指头,将内里的纸张抽出来。

小六兴致勃勃跟在她身后,忽然诧异停住。眼前那年轻将军骤然间背脊硬直,又像被刺到似地,猛然松开手指。素白封套内飘落了烈艳的红笺,在雪地里灼灼直欲烧人。她伶伶俐俐地抢前一步蹲下身子,打算替他拾起来,却忽然被人按住了手。那只手劲瘦纤细,掌心带有微烫的温度,觉得出许多处薄薄的茧。小六只觉得脑袋里轰地一声,耳廓烧成了透明的嫣红。

“别动它。”海市蹙紧挺秀眉毛,神色冷冽迫人,几乎起了杀机。

小六登时脸色一白,红潮尽退,眼眶里泪水亦不敢流下来。这个俊秀爽朗的少年将军,怎会一瞬间叫人觉得毛骨悚然起来?

海市拾起红笺,犹豫一刻,将它展开。一看之下,飞长眉眼间现出惊愕神情,扭头追问小六:“那送信的人呢?”

“在……在前厅等……等着。”小六稳不住声音,抖抖索索地答道。哗啦一声响,骇得她肩膀猛然一战,偷眼看去,积雪的小院里散了一地的箭矢,海市已不见人影。

海市急奔至驿馆前厅,那里等着的是个寻常中年军汉,容貌平凡得简直难于记忆,却觉得有几分眼熟。见了海市,那军汉便起身来行了礼,举止渊停岳峙,令人难起轻慢之心。海市于是记起,在霁风馆内见过他数次,亦是黑衣羽林内分量不轻的人物,可见方诸对这书简的慎重。

“你可带足了银钱?”海市问道。

“回小少爷,是带足了。”

“那么,你自己买一匹马回去,你的马,我骑去了。”海市一面说着,一面就出门往马厩方向去。

那人骑来的是馆中最快的风骏,原是濯缨的马,鞍鞯还未卸下。海市牵它出来,它也还认得海市,眨巴着湿润乌黑的眼睛,很是温驯。她怅然拍拍马背跨上去,抽了一鞭,风骏便飞电般地跑了起来。

自赤山城至安乐京六百里路途,飞凤金字牌急脚递亦需快马跑上一日一夜,寻常脚程更需五日六日。大雪弥漫前路,风骏破开雪雾,直向南方奔去。

朔风飞雪,拍窗有声。

方诸忽然睁开了双眼。风雪声里,远远地一路马蹄声驰来。多年戎马生涯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已经消退,挽弓的茧,刀剑的伤,年深日久都平复了,惟有夜中警醒浅眠与锐利耳力未改。那蹄声在约莫两三里开外停了停,想是唤起当值羽林,开了垂华门,纵马一路直向霁风馆,静夜中,清越铮铮。

这不是海市,还能是谁呢?

霜平湖早已结了冻。回想那一日,窗外夏荷亭亭,蘋花涨池。半年时光,又是这样过去了。

门外有轻盈奔跑足音,以及侍卫的低声劝阻。侍卫低低哀叫一声,想是挨了揍。他不禁微微苦笑。谁能阻挡得了她?

海市径直进了他寝室,掩上房门。一路奔驰如风,肩上片雪不沾,只是颈前迎风的领沿已经积起了一道细细的雪粉。看着她疾步走上前来,他也不惊异,只是稍稍坐起,待她开口。他的瞳人深邃难解,教人看不清神光所聚,像是不见底、不通透的灰。

屋内炭火暖热薰人,海市这才发觉自己的手足脸颊原来已经僵冷得没有了知觉,渐渐地,她觉得了自己灼热高烧的呼吸。炭火暖不了她,让她暖回来的,是她身体里的病。她勉力探手入怀,摸出红笺,将手臂缓缓直伸到方诸面前。

“这算什么意思?”清丽面容上抑制不住地涌起怒色。“奖赏么?因为我亲手替你杀了濯缨,用这个,来奖赏我的忠心不二?”

男子隔着红笺望她,却不曾回答。

泥金双鸳鸯红笺,折子是首尾相连的经折装,取团圆聚首寓意。

合婚庚帖。

方鉴明乾造甲辰年癸酉月戊戌日庚子时建生

叶海市坤造甲子年甲戌月己巳日丙申时瑞生

墨书笔致端正清圆,一望而知是大家子弟自幼教养的台阁体。他用了本名,亦还记得她本姓叶。他知道她与濯缨手足情深,知道要她对濯缨亲下杀手是怎样艰难——所以,他终于肯给她一点补偿了么?

烛火猛然窜升,爆出毕剥声响。海市心血如沸,五内如煎,一股苦涩哽在喉间,稍有挑发,便要喷薄出来。握紧了拳,合上眼,用尽全部气力,将那一腔悲愤强咽下去。

再度睁开眼,她惊异于自己,竟能这样平静冷淡地一字一字说着:“我没有杀他。我知道他左胁下向来藏着个酒壶。我射中的是那酒壶。我违逆了你,这辈子第一次。”声音陡然微微扬高,“但是,说不出的痛快。”

“我知道。”平和温雅的声音,染上了笑意。

“你不知道!”猛然袭来的辛酸冲开了她紧咬的牙关,海市以为自己会喊出声来。最终,说出口的,却只是压抑沙哑的话语。“你要我杀人,我从不多问一句为什么,可是,既然我与濯缨总有一天要自相残杀,又何必让我们兄弟相称,何必让我们自小同寝同食、同习艺、同读书?我对你空有一片心思,却从来不敢指望能有怎样的回报,只要不让你为难,我便宁愿自己忍耐,绝不会有一句怨言。”她眼里滚动着灼热的荧光,“可是,既然是要我做杀人的刀剑、忠实的鹰犬,何必把一个空无的婚姻当作饵食与甜头,你也未免——太轻贱了我!”

面前的人却不闪避她的犀利目光,面孔上漾开了一点笑影。“我知道,濯缨也知道。你是个极灵透的孩子,即便我什么也不曾说,你也知道该怎样做。如今,濯缨在中原户籍上已是个死人,在鹄库人中却是亡命归来的夺罕尔萨,不经此一箭,昶王一党一定不能善罢甘休,濯缨在鹄库亦不便立足。你那一箭,射得极巧,恰在我与濯缨希望的地方。”

海市渐渐变了神色,满面迷惘。

方诸却淡笑着自顾说下去。“你太任性,你想要的,我本不该给。可是,我知道你也太委屈。”端方温和的脸容上,半寸长轻轻上挑的旧刀痕犹含着似是而非的笑意,秀窄丹凤眼睛里,有少年般的清亮神采瞬间飞掠。“而且,我也好多年没有任性过了。”

海市茫然地眨了眨她明媚的双目,神思飞快流转。还来不及明白他说了些什么,手与肩已止不住颤抖,血脉中急速奔流着幸福的酸楚。过了一刻工夫,她扬起面孔,脸颊上晕染了两抹嫣红。

他披衣下床,双手笼住她紧握的拳头,一点点扳开,将攥成一束的庚帖抽了出来,低声笑道:“别捏坏了,明晚还有用。虽然只有你与我,亦不能这样不讲究,我交代了厨房,明晚做些吉利菜色。”

本朝规矩,宦官可娶宫人为妻,称为“对食”,更有在宫外置别宅、纳妾者,并不避人,反而引以为傲。宦官的婚姻,人人皆知道实际是怎样一回事,仿佛为了争口气似地,此类婚仪往往做足规矩,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礼俱备,若在宫外迎娶,更是排场铺张。为防老来无人奉养,收养贫民子女亦不稀罕。

可是,惟独他与她是不能的。在人前,他们是内宫总管与边疆武将,养父与养子,阉人与少年,每一重关系皆是耸人听闻、违背伦常。若是此时揭露了她的女子身份,当年以男子身份参加武举选试钦点探花,便成了无可推脱的欺君大罪。这庚帖,注定是不能公然奉祀于天地宗亲前的。

她双膝软弱,耳中轰然作响。不食不眠抱病奔波六百里的疲倦掏空了她。狂喜与哀痛交缠着汹涌而来,终于如凶暴的浪潮吞没了海市的意识,心中一空,向侧倒了下去,才被方诸拦腰揽住,又模糊听见有人叩门。她强支着要推开他直起身来,腰上的那只手却收紧了劲力不容挣扎,温厚的声音说道:“硝子么?进来。”海市旋即觉得耳后一麻,便彻底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推门进来的正是到送信到赤山城的中年军汉,想来也是全力随后赶来,只比海市迟到了近一个时辰。见方诸臂弯里有个不省人事的纤瘦少年,那名叫硝子的军汉面上毫无异色,稍一拱手,也不提什么尊称,便开口说道:“线奴传来消息,昶王那边已定下计策,借他后日的生辰,请皇上准许将小少爷调入王府担当侍卫长一职,直至明年初夏黄泉关路途通畅,小少爷回黄泉关驻防为止。另外,线奴窃听时,听得昶王管小少爷叫‘方家那丫头’。”

方诸已将海市安顿于床榻之上,探了探她光洁的额际,热度小有减退。那双晶透明丽的眼眸一合,她熟睡的脸孔竟显出了意外的娇弱。

“好一个性急的小王爷,开春之前,就打算把我手下的人赶尽杀绝么?”他说着,并不回头,端详着她的面容,伸指拭去她眉心的薄汗。

“总管……”硝子说话向来慢条斯理,此时也不禁稍稍提高了声音。

方诸转回身来,平静道:“原是我的错,不该心存侥幸。你回去吧。明日望山围猎,你仔细盯着昶王他们,莫要让他们提前发难。海市进了昶王府,可就再难出来了。”

“可是,这么大的风雪,皇上明天怕不会行猎罢?”硝子道。

烛火下,方诸的脸色稍显苍白。“明天若是皇上不往猎场行猎,这孩子的性命,怕就要毁了。”

硝子那夜后来出了一趟城,天亮前才赶回宫中。他怀揣着刚刚得来的一只小小鹰雏,坐在重仁门的歇山顶上,纷飞大雪中,看得见霁风馆侧院的如豆灯火一直点到天明。寅时,彻夜通明的金城宫内,宫人走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