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 二

发布时间: 2020-05-23 20:04:42
A+ A- 关灯 听书

果然顾小五听我大原原本本将遇上月氏追兵的事告诉他之后,他说道:“据你说,突厥大单于王帐,距此起码还有三百里?”我点了点头。“可是突厥人游牧不定,你如何能找得到?”“那可不用想,反正我要救赫失。”顾小五眉头微皱,说道:“远水救不了近火,安西都护府近在咫尺,为什么不向他们借兵,去还击月氏?”我目瞪口呆,老实说,中原虽然兵势雄大,安西都护府更是镇守西域,为各国所敬忌,但是即使各国之间兵戈不断,也从来没有人去借助的兵力。因为在我们在我拉西域人眼里,打仗是我们西域人自己的事情,中原虽然在我们天朝上国,派有雄兵驻守在这里,但是西域各回之间的纷争,却是不会牵涉到他们的。就好比自己兄弟打架,无论如何,不会去找外人来施以摇手的。

我说:“安西都护府虽然近,但这种事情,可不能告诉他们。”顾小五剑眉一扬:“为什么?”道理我可说不出来,反正国都守着这样的禁忌,我说:“反正我们打架,可不关中原皇帝的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顾小五说道,“只要是天下的事,就跟中原的皇帝有关,何况中原设置安西都护府,就是为了维持西域的安定。月氏无礼,正好教训教训他们。”他说的文绉绉,我也听不太懂。他把两匹马都牵过来,说道:“从这里往南,到安西都护府不过半日路程,我陪你去借兵。”我犹豫不决:“这个……不太好吧?”“你不想救赫失了?”“当然想!”他扶我上马,口中说道:“那还磨蹭什么?”一直策马奔出了老远,我才想起一件事来:“你到底是怎么找着我的?”中午日头正烈,他的脸被太阳一照,更像是和阗出的美玉一般白净。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牙齿:“碰运气!”安西都护府果然不过半日路程,我们策马南下,黄昏时分已经看到巍峨的城池。中原皇帝百余年前便在此设立安西都护府,屯兵开垦,扼官运亨通险要。

这里又是商道的要冲,南来北往的皆要从此过,所以比起西凉王城,也繁华不啻。

我还担心我和顾小五孤身二人,安西都护府爱搭不理,谁知顾小五带着我进城之后,径直闯到都护衙前,击敲了门前的巨鼓。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鼓有讲究,虽然名字叫太平鼓,其实另外有个名字叫醒鼓,一击响就意味着征战。我们被冲出来的守兵不由分说带入了府内,都护大人就坐在堂上,他长着一蓬大胡子,穿着铠甲,真是员威风凛凛的猛将,我见过的中原人,他最像领兵打仗的将军。

他沉着声音问我们,我不怎么懂中原话,所以张口结舌看着顾小五。顾小五却示意我自己说,这下我可没辙了。幸好这个都护大众还会说突厥话,他看我不懂中原话,又用突厥话问:“堂下人因何击鼓?”因为阿娘是突厥人,我的突厥话也相当流利。我于是将月氏骑兵闯入突厥境内的话说了一遍,然后恳请他发兵去救赫失。

都护大人有点犹豫,因为中原设置安西都护府以来,除了平定叛乱,其实很少干涉西域各国的事务。虽然月氏闯入突厥境内是大大的不妥,可是毕竟突厥强而月氏弱,以弱凌强,这样诡异的事情委实不太符合常理,所以我想他才会这样犹豫。

果然,他说道:“突厥铁骑闻名关外,为什么你们突厥自己不出兵拚命求助于我?”我告诉他说王帐游移不定,而左谷蠡王虽然在附近,但找到他们肯定要耽搁很久的时间。所以我们到安西都护府来求助,希望能够尽快地救出赫失。

我想到赫失他们不过数十骑,要抵抗那么多的月氏骑兵,不禁就觉得忧心如焚。都护大人还是迟疑不决,这时顾小五突然说了句中原话。

那个都护大人听到这句话,似乎吓了一大跳似的,整个人都从那个漆案后站了起来。顾小五走上前去,躬身行礼,他的声音很低,我根本就听不清,何况我也不怎么懂中原话,只见他说了几句话后,都护大人就不断地点头。

没一会儿工夫,都护大人就点了两千骑兵,命令一名千夫长带领,连夜跟随我们赶去救人。

我大喜过望,从安西都护府出来,我就问顾小五:“你怎么说动那们大人,让他发兵救人的?”顾小五狡黠地一笑,说:“那可不能告诉你!”我生气地撅起嘴来。

中原的军队纪律森严,虽然是夤夜疾行,但队列整齐,除了马蹄声与铠甲偶尔铿锵作响,还有火炬”呼啦啦“燃烧的声音,竟不闻别的半点声息。我留意到中原军中用的火炬,是木头缠了絮,浸透了火油。火油乃是天亘山下的特产,其色黝黑,十分易燃,牧人偶尔用它来生火煮水,但王城里的人嫌它烟多气味大,很少用它。没想到中原的军队将它用来做火炬。我觉得中原人很了聪明,他们总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办法。

我们一夜疾行,在天明时分,终于追上了月氏的骑兵。这时候他们早已经退入月氏的境内。

月氏的骑兵行得极快,我们追上他们的时候,白旌旗早已经无踪影,赫失和数十突厥勇士也连人带马消失得干干净净。我心中惶急,唯恐赫失他们已经被月氏骑兵围杀,而顾小五正在和那各千夫长用中原话商议,然后听到中原的骑兵大声传令,散开阵势来。

我听父王说过,中原人打仗讲究阵法,以少胜多甚是厉害,尤其现在中原的兵力更胜守月氏骑兵的一倍有余,隐隐摆出合围之势。那个月氏将军便兜转马来,大声地呵斥。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顾小五在西域各国贩卖茶叶,却是懂得月氏话的。他对我说:“这个将军在质问我们,为什么带兵闯入月氏的国境。”我说:“他昨天还闯入突厥的国境,硬说我是月氏逃走的奴隶,现在竟然还理直气壮起来。”顾小五便对旁边的千夫长说了句什么,那千夫长便命人上去答话。顾小五笑着对我说:“我告诉他们,我们乃是护送西凉的公主回国,路经此地。叫他不要慌乱,我们是绝不会入侵月氏领地的。”我觉得要说到无耻,顾小五如果自认天下第二,估计没有敢认第一。他就有本事将谎话说得振振有词,是不是中原人都这样会骗人?师傅是这个样子,顾小五也是这个样子。

双方还在一来一回地喊话,那名千夫长却带着千名轻骑,趁着晨曦薄薄的凉雾,悄悄从后包抄上去,等月氏的骑兵回过神来,这边的前锋已经开始冲锋了。

这一仗胜得毫无悬念,月氏骑兵大败,几乎没有一骑能逃出,大半丧命于中原的利刀快箭之下,还有小半眼见抵抗不过,便弃箭投降。顾小五虽然是个茶叶贩子,可是真真沉得住气,这样一场鏖战,血肉飞溅死伤无数,顾小五竟然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仿佛刚刚那一场厮杀,只是游戏而已。那名中原千夫长惯于征战,自然将受降之类的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两千骑兵押着月氏的数百名败兵残勇,缓缓向东退去。

我趁乱冲进月氏军中找寻赫失,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月氏领兵的将军被俘,被人捆得严实推搡到千夫长的面前来,那千夫长却十分恭敬,将此人交给了顾小五。我让顾小五审问那个月氏将军,那个月氏将军十分倔强,一句话也不肯说。顾小五却淡淡地道:“既然不说,留着有何用?”那千夫长听他这样说,立时命人将其斩首。军令如山,马上就砍了那月氏将军的头颅,揪着头发将首级送到我们面前来,腔子里的鲜血,兀自滴滴答答,落在碧绿的草地上,像是一朵朵艳丽的红花。

我可真忍不住了,再加上一整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我一阵阵发晕,旁边人看我脸色不对,好心递给我水囊,我也喝不进去水。只听那顾小五又命人带上来一各月氏人,先令他看过月氏将军的首级,然后再问赫失的下落。月氏人虽然骁勇善战,但那人被俘后本来就意志消沉,又见将领被杀,吓得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原来赫失他们且战且退,一直退到了天亘山下。他们据山石相守,直到最后弓箭用尽。月氏人却也没有立时杀了他们,而是夺去了他们的马匹,将他们抛在荒山深处,这些月氏人用心真是狠毒,山中恶狼成群,赫失他们没有了马,又没有了箭,如果再遇上狼群,那可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