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2:50
A+ A- 关灯 听书

    徐艺老来电话问张仲平的那位台湾朋友过来没有。张仲平说:“还没呢。徐总不是已经收了五万块钱了吗?付款期限又还没有到,那么急干什么?”徐艺说:“不着急不着急,也就是问问。”

    其实张仲平比徐艺更着急,那个台湾朋友当然是他虚构出来对付徐艺的。健哥上次说老板到英国考察也就十来天,回来以后把选拨评估、拍卖机构的事情一落实,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马上就可以操作,他才想出那个办法拖延。张仲平也觉得这事还是有点悬,也是没办法,所以,心里老不安,觉得必须跟健哥见面了,两个人需要再把每个细节好好地斟酌一下,可不能出任何意外和差错。

    俩个人又在老地方见面了。

    健哥说:“仲平你那个买家是不是真的靠得往?”张仲平说:“没有问题,这几天他天天跟我打电话,随时准备过来。”健哥说:“你对他的控制程度怎么样呢?”张仲平说:“健哥担心哪方面的问题?”健哥说:“有个问题你考虑过没有?如果我们以八家拍卖公司的名义统一发布拍卖公告,那也就是说,八家公司的任何一家都可以接受竞买人的报名。那么,他会不会一家一家地去谈条件?。哪家公司少收他的佣金,甚至不收他的佣金,他就到哪家公司去报名?”

    这个问题张仲平早就想到过,也算是他和健哥一起策划的操作方案中的一个小小的漏洞。现在先由健哥提了出来,张仲平也就想先听听健哥的意见。

    张仲平说:“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不过,怎么说呢?也许,……不会吧。”

    健哥说:“从你的语气中就听得出来,仲平,你对这事没底。不会?谁不会?是你那个买家不会?还是别的拍卖公司不会?首先,拍卖公司就会。比如说你3D公司,如果你没有事先找到这样一个买家,现在有另外一个买家找到了你,条件是你必须少收甚至不收他的佣金,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你肯定同意,因为你至少还可以从委托方那里收到佣金,如果你不同意,等于是这个机会白白地浪费了,给别的公司做了一回陪衬。至于你那个朋友会不会这样做,就完全取决于他的商业道德水准了,这可是虚的东西呀,你和他的关系是不是就像你和我的关系一样靠得住呢?”

    张仲平觉得健哥的说法很有道理,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谈到他跟胡海洋的关系,说穿了不过是生意上的关系,也就是买卖关系。你凭什么百分之一百地信任胡海洋?胡海洋难道百分之一百地信任你?恐怕都还谈不上。况且,这也不完全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拍卖公司之所以不怕竞买人、买受人调皮捣蛋,是因为作为卖方的代表,拍卖公司是出售某一标的物的唯一通道。现在的情况变了,这样的通道等于有了八条,买家不管是谁,都有可能试着去比较一下各家的收费情况,因为这笔佣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成交价百分之五算,差不多一千万啦,做生意的人,不可能不算这笔账。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对于和健哥商量的那个操作方案来说,也确实是一个难以堵上的漏洞。

    张仲平沉吟了一会儿,说:“要防止竞买人做这种比较,除非是让他没有比较的机会。”健哥说:“仲平你的意思还是想将拍卖委托单独下给3D公司?”健哥不等张仲平回答就摆了摆手,说:“以前我没有这么做,现在就更不会这么做?别的拍卖公司会问,怎么这么几天都不能等了?那不等于把死穴暴露给别人吗?”张仲平说:“可是,健哥刚才提的这个问题很现实,我那个朋友要是真的知道是八家公司一起做,难免不会找别的拍卖公司谈。这不能怪他,换了谁,可能都会这样。除非我们把期望值降低,也作不收他拍卖佣金的准备,只赚委托方一头的钱。”健哥说:“先别忙。能收为什么不收?还是原来那个比喻,把大鱼放到水塘里去之前,就要让它把钩子咬住了、咬牢了。”张仲平说:“健哥原来有主意了?”

    健哥笑了笑,用商量的口气跟张仲平说了自己的想法:“仲平你看这样行不行?虽然不能单独给你一家公司下拍卖委托,但是,我们可以让你那位朋友在一定时间内以为是这样。我以院里的名义给3D公司下一份拍卖委托函,你把那个买家约上,我当着他的面把拍卖委托函给你。你再做他的工作,要他在拍卖公告见报之前就把拍卖保证金付到3D公司账上。这样,等八家公司的拍卖公告出来的时候,一是他不一定看得到,二是到那个时候他也不好意思再把拍卖保证金抽回去,另外换一家公司。你也可以跟他做工作,把他的注意力往别的方面引导,主要是向他暗示竞买人的竞争会很激烈,他只有完全依靠你跟你密切配合,才能拿到,到处跳来越去地做工作,只会把事情搞得复杂化。在这过程之中,如果需要我出面,我再敲敲边鼓,怎么样?”

    张仲平想了想,说:“目前看来,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办法。那个竞买人很厉害,有点能掐会算,我们设计的套路可不能露半点破绽。还有,就是拍卖保证金定多少?”健哥说:“我原来考虑定一千万,如果要增加别的竞买人资金调度方面的难度,就定二千万吧。”张仲平说:“这么大的资金,我那个朋友如果不见到报纸上的拍卖公告,可能不敢打钱。”健哥说:“那你觉得定多少比较好?”张仲平说:“如果目的只是为了对他进行控制,让他先打个几百万就行了。”健哥说:“我看还是不要低于一千万,他既然心里很急切,资金调度就不会困难,少了,反而不像那么一回事。这个事我看就先这样定吧,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好不好?”张仲平说:“行。你那份拍卖委托函什么时候能够准备好?”健哥说:“抓紧吧,老板这几天要回来了,我们得赶时间。”张仲平说:“我要我那朋友明天就过来?”健哥说:“好。”

    一接到张仲平的电话,胡海洋第二天下午就赶过来了。下午五点钟,张仲平到酒店去接他准备到黔川情酒楼吃晚饭的时候,在客房门口跟健哥打通了手机,健哥嗯了一声,便把手机摁了。张仲平进门没两分钟,健哥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健哥问张仲平这会儿在干嘛,张仲平回答说正好准备跟一个朋友去吃饭,能不能请他一起参加一下。健哥问什么样的朋友,张仲平说:“巧了,就是我多次跟你说起过的那位胡总,搞证券和做保健酒的,记得吗?”张仲平边说边朝胡海洋点了点头。健哥似乎犹豫了一下,说:“方不方便呀?”张仲平望着湖海洋,等他也点了点头,就说:“我这边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主要是看健哥。”健哥那边又停顿了一小会儿,然后说:“行呀,你来接我吧,直接上我办公室来。”

    那份下达给3D公司的拍卖委托函用省高院的一个牛皮信封装着,由健哥在执行局局长办公室,当着胡海洋的面交给了张仲平。张仲平抽出来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毫无避讳地递给了胡海洋,等胡海洋看过了回递给张仲平之后,健哥说:“十五天做完有问题没有?”张仲平看了胡海洋一眼,胡海洋说:“就十五天吧,时间越短信息越好控制。”胡海洋在椅子上朝张仲平欠了欠身,说:“张总你们公司的账号没变吧?明天一上班我就把拍卖保证金打过来,多少?”张仲平说:“按惯例应该是二千万。不过打钱的事要不要等公告见报以后再说?”健哥笑了笑,说:“胡总提前打拍卖保证金是想表达自己的竞买决心,也是为了显示实力,让你3D公司和省高院放心,是不是胡总?”胡海洋说:“对。”张仲平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听健哥和胡总的吧。”健哥说:“打多少,分一次打还是分两次打,由你们去商量吧。”张仲平说:“要不这就定下来吧,先打一千万。怎么样?”健哥说:“院里的要求只有四个字,合法、安全。仲平你是知道的,前一段的工作难做,好不容易理顺了,可不要在关键环节出什么差错哟。有些情况我跟你说过,你要替我把关。那个什么什么拍卖公司你知道吗?有个副院长的侄儿子是那个公司的股东,盯得很紧。”张仲平说:“是吗?”健哥说:“跟你们俩个说说没关系,千万不要外传,我准备给一幢宾馆让他拍。否则,他会跟你来抢这块肥肉的。记住了,这事就到你们这里打止。”胡海洋说:“刘局放心,我们做生意的,就是怕节外生枝。一千万保证金的事,明天一上班一定办好。”张仲平说:“健哥我跟你说过,胡总是做大事的人,看准的事情,从来不犹豫。”胡海洋说:“这也是这几年做股票养成的习惯。股市上早几秒钟晚几秒钟,情况都不一样。”健哥说:“有机会向胡总请教。”

    吃完饭以后,胡海洋提议搞活动,还说由他请客。张仲平说:“到我这里你好意思喧宾夺主?”湖海洋说:“咱俩兄弟还分什么彼此?都一样的。”健哥说:“要不你们俩去吧,今天晚上我还有点事。”

    这样,活动就取消了。胡海洋要打的回酒店,张仲平和健哥都说不行,就先把他送回了酒店。车上只剩下两个人以后,健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张仲平说:“应该不会有了吧,说穿了刚才那一出也不是骗他,能够让他买到,就是双赢。至于中间的过程有一些小的变化,到时候也解释得清楚。”

    健哥要张仲平先把车子开到廊桥驿站,说是去接一下他老婆葛云,快到的时候健哥打了个电话,说他不上去了,要葛云到马路旁边来等他。张仲平的车刚到,葛云也正好从廊桥驿站下来。健哥把车窗摁下来,伸出手朝葛云摇了摇,葛云小跑两步跟上来,张仲平已经稳稳地把车停在了葛云身边。张仲平说:“嫂子好。”葛云说:“张总好。”然后对健哥说:“约好了吗?”健哥说:“约好了。”葛云说:“直接去吗?”健哥说:“直接去吧,正好麻烦张总给送一下。”

    按照健哥的指点,张仲平一直把车子开到了省委大院里面的枇杷园小区。张仲平想起丛林早几天跟他说过刘永健有可能当副院长的话,心想可能是为了这件事在活动。见健哥坐在车上一直闭目养神没有吭声,也不便开口问。车停稳以后,张仲平说:“要不然我把车给你留下?”健哥摆了摆手,欠身对葛云说:“你先下车吧,我跟仲平说两句话。”等葛云说了声谢谢张总先下了车,健哥说:“仲平,有什么情况马上跟我说。我这边,也会让葛云跟你联系。”张仲平说:“行。”健哥说:“还有,就是那份拍卖委托函我还是收回来吧,外面的人知道了不好,你看呢?”张仲平说:“行。”

    张仲平回到了曾真那儿。

    曾真说:“仲平你刚才没打电话过来吧?”张仲平说:“没有呀。”曾真将他拉到床头的座机旁边,把来电显示翻给他看,说:“这个号码已经是第三次打电话来了。我拿起电话,对方又不吭声。我打过去,每次都关机。”张仲平说:“你把这个号码抄下来,用公用电话打过去试试。”曾真说:“还用你说?我去买菜的时候已经试过了,也是关机。你说会不会是她?”张仲平说:“谁呀?你是说……教授?不会吧,她博士生没考上,有点烦。其他方面也好像还正常,应该不会是她吧?”曾真说:“可是,如果不是她,那会是谁呢?”

    一千万很快就入了3D公司的账。胡海洋在3D公司财务部开了收款凭证,过到张仲平办公室来,问张仲平拍卖公告刊登出来没有。张仲平早就想到了回复的话,说:“还没有。健哥,也就是执行局刘局长最近翻出来了一份文件,说是法人股的拍卖公告必须刊登在全国性的证券类报刊上,我们正在联系版面。”胡海洋说:“这个圈子里的熟人我还有几个,要不要我帮忙联系?”张仲平说:“千万别这样。健哥说,你是准备控股香水河投资的人,一举一动目标很大。希望这段时间咱们都最好能够低调。我觉得他说的对,你要是帮忙去联系,圈子里的人可能就会猜测你跟这件事的关系,要是提前在二级市场吸纳筹码,就麻烦了。”胡海洋说:“对,想不到这个健哥还可以,考虑得蛮仔细。我就希望快点搞,免得夜长梦多。记得我们上次的谈话吗?还有打的那两卦?”张仲平说:“记得记得。这件事情操作难度是有的,但是,我和健哥两个人一起替你打工,你应该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吧?”胡海洋说:“我虽然只跟刘局长见过一面,对他的印像也很不错。如果你上次跟我谈的那个价格能够成交,我除了佣金照付,还可以给你们俩每人另外封个红包。”张仲平说:“我这里无所谓,健哥那里……到时候再说吧。”胡海洋说:“要不然我就先回去,这样目标是不是小一点?”张仲平说:“如果胡总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看可以,你呆在这边,那些圈内的朋友不可能不见面,像你一样,那些人都是精英,是得防着点儿呀。”胡海洋说:“你说得对,圈子里已经有人在议论这事了。”张仲平说:“是吗?不过,这也不奇怪。我这边抓紧做吧。”胡海洋说:“能不能给一份拍卖委托函的复印件给我?作为我们公司付款的依据?”张仲平没料到胡海洋会提这个要求,但他感到不能直截了当地拒绝,便不动声色地说了声可以,然后一边叫小叶一边起身去秘书办公室。那份拍卖委托函仅仅在张仲平手里呆了几个小时,后来就被健哥收回去了。那次健哥一直跟他在一起,根本没有时间留什么复印件。再说了,那本来就是做给胡海洋看的一件道具,哪里见得了什么光?张仲平小叶小叶地大呼小叫,也是在做样子给胡海洋看。张仲平回来嘴里嘀嘀咕咕的,说:“胡总对不起,原件公司的人拿到北京打广告去了,办公室没留复印件。你要是非要不可,我打电话找健哥再要一份?你不是非要不可吧?委托书的复印件一般是不能外传的,别人要知道了,就会怀疑我们之间有串通行为,反而麻烦,是不是等拍卖公告出来了,多给你几份原件?”胡海洋说:“也行。”张仲平说:“胡总没什么不放心的吧?你打的是拍卖保证金,我们公司也是这样开的收据。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件事万一搞不成,我会一分不少地退还给你。”胡海洋说:“张总这样说就见外了,我也是随便提的一句。这事咱们就不要再说了。拍卖公告出来以后请马上跟我说一声,另外,我刚才说的那层意思,方便的话你递话给健哥。”张仲平说:“无功不受禄,先把事情办好了再说吧。”

    3D公司账上有了一千多万的信息,徐艺马上就知道了。这使张仲平感到很恼火。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张仲平不好马上发火,决定等事情做完了再暗中查一查。熊部长把消息捅出去的可能性不大,她的嘴巴一向很紧。而且是在徐艺离开公司以后才来的,两个人并不熟。如果是小叶,干脆下个决心把她炒了算了。她这种脑筋不会拐弯的人,放在公司迟早要误事。

    徐艺又打来了电话邀张仲平到廊桥驿站去喝茶。被张仲平谢绝了,说他这会儿正在外面办事。徐艺在电话里嘻嘻一笑,说:“我知道张总在公司,这时候我就在你的奥迪车旁边哩。”

    张仲平说:“徐总你可比黄世仁盯得还紧啦。”徐艺在张仲平的小会客室的单人沙发上坐着,身体稍稍前倾着冲着张仲平,听了张仲平的调侃也不恼,还笑了笑,说:“张总你是不知道,我也是杨白劳呀,没有办法,委托人也是一个劲地逼我。”张仲平说:“委托人逼你?你是说那个送青瓷罐让你拍卖的人?”徐艺再次笑了笑,说:“张总你说还有谁?”

    对于徐艺这样故意卖关子,张仲平也找不到更好的话可说。健哥说了,有什么事会通过葛云来联系。健哥从来没有提过青瓷罐的事。葛云也从来不插手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他们两个人就像铁路警察一样各管一段。这也是三个人心照不宣的。葛云如果有什么想法,当然就是关于青瓷罐付款的事。但是,这件事是可以直接来跟张仲平说的,应该不大可能通过徐艺。但是,徐艺笑得很诡秘,他约张仲平喝茶的地点又是葛云常去的,这里面仅仅是一种巧合还是另有玄机?难道葛云真的那么急不可奈?关键的问题是,张仲平不可能就这个问题跟徐艺进行讨论。谁知道徐艺是不是在诈他呢?徐艺如果真的掌握了委托人与买受人之间的情况,再将不久以后将进行的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联系在一起,就完全能够推断出是怎么一回事。张仲平今后面对徐艺也就不能再理直气壮了。唯一让张仲平感到安慰的是,徐艺的公司刚成立,没有能在省高院入围,暂时还威胁不到他。但是,葛云会这么做吗?

    张仲平认为葛云这样做的可能性非常小。她要这样做,起码必须得到健哥的授意。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与其说已经进入操作程序,不如说只是他和健哥在胡海洋面前演的一出双簧。所以,虽然胡海洋已经打过来了一千万,仍然不能说八字已经有了一撇。胡海洋不知道,张仲平自己可是清楚得很,这个时候离落袋为安还早得很呢。第一,八家选拨出来的拍卖企业还需要省高院院长从英国回来以后亲自拍板定案;第二,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也还要院长或院务会议甚至院审判委员会认可健哥的方案,再以八家拍卖公司的名义联合刊登拍卖公告;第三,买受人还得实实在在地落实到胡海洋身上。在这之前,一切都还只是看得见捉不住的空中飞鸟,用健哥的话来说,是放回水塘里的鱼。现在还没有到可以宣布钓鱼游戏开始的那一步。即使钓鱼游戏已经开始了,仍然不能排除别的公司先于3D公司将另外一条大鱼钩上来的可能性。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张仲平既然可以跟健哥一起策划操作这件事,难道别的公司就不可能与另外的什么人,比如说省高院院长或者某个副院长,甚至于省里的什么人,策划操作这件事吗?张仲平太清楚不过了,对他来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其中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原来没有想到过的情况,这些情况又都有可能使事情出现逆转。胡海洋这次来又提到了那两个卦的事,叮嘱他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胡海洋为这事求的卦怎么说的?汲水器具快升到井口了,水还没有打出来,这个时候如果瓦罐子发生倾斜、损坏,事情就不会成功。

    胡海洋是非常迷信《周易》的一个人,他不可能忘了他那神奇的半仙舅舅为他打的这一卦。他打的拍卖保证金,可不是小数字。现在这笔钱正安安静静地以阿拉伯数字的方式躺在3D公司的银行账上。这起码说明了一个问题:胡海洋对这件事情抱有很大的希望,他相信刘永健和他张仲平,认为事情完全有可能成功,否则,他费那个劲干嘛?

    严格按照《拍卖法》来推敲,胡海洋在没有见到拍卖公告之前就打了拍卖保证金,就已经有了一种拍卖人和竞买人串通的嫌疑。张仲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初拍胜利大厦在建工程的时候,他就这样提醒过徐艺。他和健哥之所以这样做,有点万不得已,那是为了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让胡海洋咬他的钩而不去咬别的拍卖公司的钩。当然,事情做成了,这种技术上的难题,也是可以想办法绕过去的。比如说,3D公司可以另设一个新的账号,让胡海洋再打一千万。既然担心胡海洋有可能会为了少付几百万的拍卖佣金去找别的拍卖公司,这种风险就不叫风险了,叫对事态的控制。即使叫风险,也必须冒,也冒得起,因为这种风险是拍卖公司与买受人捆在一起冒的,只要各得其所,就不怕找不到弥补这方面漏洞的办法。

    打一千万的拍卖保证金过来,对于胡海洋来说,除了上面的小风险以外,资金方面的安全却是无虞的,如果香水河投资法人股的拍卖做不成,或者说他没有买到,3D公司必须无条件退款。

    但是,如果张仲平动用了这笔钱,情况就不一样了。

    3D公司以前的那些账外支出,都是在每一笔拍卖业务做完以后办理的,用的是已经赚到手了的钱,不过是一次暗中的二次分配。对于张仲平来说,是以前承诺的一种兑现。他的那些朋友,也从来不担心他会赖账,这不仅因为他在拿到任何一笔拍卖业务之前,就已经跟他们关系很深了,还因为拍卖的事情千变万化,特别是被执行人可能通过各种关系各种途径,让拍卖中止。再说了,这种事情像生意又不纯粹是生意,真要赚了钱,张仲平肯定不会赖账也不敢赖账,你想从此不干了吧?你想死了吧?

    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情况不一样。3D公司如果最终成为了赢家,表面看起来,将完全是公平竞争的结果,一切都是遵循公开、公正的宗旨进行的,任何一个敢于怀疑省高院执行局局长与3D公司有幕后交易的人,均无法拿到能够上得了台面的证据。你可以怀疑,但怀疑定不了一个人的罪。你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这个社会,有几个人的屁股上是干干净净没有屎的?这种人也许有吧。问题是有还是没有,你必须先把人的裤子给扒下来。可是,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将在阳光下进行操作,光天化日之下你凭什么扒人家的裤子?

    在这种情况之下,健哥怎么可能会让葛云去徐艺公司暴露自己的身份呢?

    想到这里张仲平心里有底了。他几乎可以肯定,徐艺是在跟他耍花枪。徐艺知道3D公司有了钱,具备了支付青瓷罐价款的能力,所以故弄玄虚地来逼他付款。这小子,跟我来玩这一套,是不是还稍微嫩了一点儿?这钱轻意能付吗?万一香水河投资法人股的事情最终没有搞成,岂不是要出现找葛云退钱的情况?怎么退?退多少?为了不暴露身份,委托方的拍卖佣金葛云肯定要让徐艺扣除,按百分之十算,也有六十多万,那不白白让徐艺占便宜了吗?这账还得张仲平来认,那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真要到了那一步,可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你找谁去诉苦?你找谁去抱怨?弄得不好可能就把健哥给得罪了,哪怕仅仅是惹得葛云不高兴了,今后在这一行里你就不知道该怎么混。

    张仲平开门把小叶叫了进来。

    张仲平用手示意小叶给徐艺续水。张仲平一会儿看小叶一会儿看徐艺,好像在暗示他对他们俩的小动作早已了如指掌了似的。但小叶的表现很快就让张仲平消除了对她的怀疑。小叶顺着张仲平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下,直截了当地对张仲平说:“张总怎么啦?”张仲平说:“噢,没什么,你今天穿的衣服很漂亮。是不是呀,徐总?”徐艺说:“是是是,美女嘛。”小叶的脸微微有点红了,说:“可我这件衣服都已经穿了两三天了。”

    张仲平这才想起小叶根本就不知道胡海洋已经把拍卖保证金打过来的事。他跟熊部长特别交待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包括公司里的其他人。难道徐艺是从银行里得到的消息?

    等小叶走了,张仲平说:“徐总谁告诉你我账上有钱?”徐艺笑笑说:“想知道这个情况,途径其实很多,是不是,张总?你也别问了。其实,张总要是以付款期限未到为由想迟两天我也没有办法。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也是真的被逼的。你要是不相信,我要她下午找你直接说,好不好?免得张总老以为我在诈你。”张仲平说:“那就让她下午跟我联系吧。”

    张仲平心里还得感谢徐艺,是他留了面子,没有把青瓷罐拍卖委托人的名字说出来。但是且慢,徐艺这傢伙鬼得很,是不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那就看看葛云下午是不是真的来电话吧。

    张仲平没想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葛云还真的给他来了电话。要他到廊桥驿站浣溪沙包厢去一趟。接电话的时候张仲平正在曾真那里睡午觉,曾真很敏感,问他是谁,张仲平说:“一个朋友。”曾真说:“女朋友吧?”张仲平说:“瞎说,生意上的事儿。”曾真说:“我跟你一起去。”张仲平说:“不行。”曾真说:“我就要去。”张仲平说:“真的不行。”曾真说:“我不下车,在车上等你,好不好?”张仲平说:“真的拿你没办法。”

    张仲平被廊桥驿站的迎宾小姐直接带到了浣溪沙包厢的门边,她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敲了两下,没等里面回话,便轻轻地把门推开,等张仲平进去以后,又轻轻地把门给带上了。

    张仲平看到葛云倚立在窗户边上,静静地望着街景。张仲平进来的时候,她连头也没有回一下。

    张仲平说:“嫂子你好。”

    葛云慢慢地回过头来,张仲平这才发现自己弄错了。那不是葛云,是廊桥驿站茶坊的老板祁雨。

    祁雨笑脸盈盈,她把八仙桌下面的太师椅抽出来,轻轻地将手臂一扬,请张仲平坐下。张仲平边坐边说:“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葛云……嫂子。”祁雨的笑容一直没有抹去,在张仲平的对面坐定了,轻轻地说:“我是葛云的姐姐,同父同母的姐妹,只是我跟妈妈姓。”张仲平说:“噢,原来是这样。葛云姐快到了吧?”祁雨说:“我妹妹她不来。”张仲平说:“可是她约了我。”祁雨说:“是我请她约张总的。”张仲平笑了笑说:“怎么回事?”祁雨说:“实际上,那尊青瓷罐是我去时代阳光拍卖公司办的手续。”张仲平说:“东西也是你的?”祁雨说:“是我的或者说是葛云的,对于张总来说,有什么不一样吗?”

    张仲平笑了笑,没有回答祁雨的这个问题。严格地说起来,东西是葛云的还是祁雨的,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如果没有跟健哥之间的交易,他发了疯也不会去花那么多的钱去买那个罐子。张仲平对葛云和健哥的缜密不能不服了,这样一来,不管是说到地下去,还是说到天上去,张仲平竞买青瓷罐的行为都只是一种市场行为。至于是不是买贵了,买亏了,那就不好说了。这样竖起一道防火墙,对于健哥来说,简直就像进了保险柜一样安全。什么是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祁雨是国家工作人员吗?不是,祁雨能为他人谋取利益吗?不能。祁雨是另外一家拍卖公司某一件艺术品的委托人,跟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是半点边都不沾的,因而是绝对安全的。健哥是安全的,所以张仲平也是安全的。因为他与健哥之间不存在一分钱的经济往来。高家庄,高,实在是高呀。

    张仲平说:“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徐总,知道你跟葛云嫂子之间的关系吗?”祁雨笑了笑,说:“张总你说呢?”张仲平也笑了笑,说:“徐总说你逼他逼得很厉害,是不是呀?”祁雨说:“张总是聪明人,徐总又是从3D公司出来的,你认为徐总还需要人去逼他吗?”

    短短的几句对话,让张仲平不得不对祁雨刮目相看。她喜欢使用疑问句,好像特意让你去悟去揣摩,这就显得尤其意味深长了。但是,张仲平不可能不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在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上,他本人的所谓安全或不安全,自然是与健哥联系在一起的,但这是对付外面的碎言碎语的,或者说白了,是对付纪检会和检察院的。张仲平要有什么闪失,只能是涉嫌行贿。什么是行贿罪?是指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的行为。健哥如果能够免除自己的受贿罪嫌疑,等于同时将张仲平的行贿罪嫌疑也给免除了。但是,既然健哥撇清了与张仲平之间的利害关系,剩下来的问题性质就不一样了,变成了张仲平作为买受人与徐艺公司的关系,以及徐艺公司与委托人祁雨之间的关系。你张仲平在徐艺公司举办的拍卖会上购买了青瓷罐,理所当然地就应该付款。纪检会、检察院才不会管你买不买青瓷罐哩。管你的将是《拍卖法》和《合同法》。如果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按照既定的方针顺利操作完毕,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如果中间出了差错或者意外,3D公司不能从拍卖香水河法人股上获得利益呢?他已经支付给祁雨的拍卖款又将怎么样处理呢?是不是交易取消,一切回到初始状态?但是,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又怎么能回到初始状态来呢?这个问题张仲平早就想过,就是只能耍赖,利用当初未办竞买登记手续这一点,把损失划定在付给徐艺公司的那五万元以内。这也是张仲平的底线。否则,如果真的把款付给了徐艺的公司,张仲平就会成为别人案板上的肉。

    如果艺术品大拍在香水河投资法人股拍卖之后进行,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偏偏阴差阳错,让它在前面进行了。本来只有一个他和健哥一起怎么样共同对外的问题,现在多出来了一个问题,变成了他和健哥之间牵扯。毕竟,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还不是铁板钉钉的事,井水还在打的过程中,还没有出井口,提前付款不符合行规。中间有了个祁雨,这个事情就更加不好办,张仲平明知道这钱不能付,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势必要从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说起。这个话题健哥不知道跟葛云谈过没有,反正葛云从来没跟张仲平谈过,张仲平也就有理由猜测:健哥大概也不会跟祁雨谈,如果张仲平跟祁雨主动谈这些,岂不是太冒失了吗?他当然不能谈。

    祁雨亲自把盏,为张仲平冲泡功夫茶。张仲平注意到祁雨的手指像葛云的手指一样晳长、灵巧。

    张仲平拿定主意,且看祁雨怎么开口。祁雨偏着脑袋望着他一笑,说:“张总是明白人,请你来的目的,可能也想到了,我是代表葛云来处理这事的。怎么说呢?葛云有点不好意思向张总开口,不过,她又确实想先拿到那件青瓷罐的拍卖成交款,她的意思是想在二级市场上进一点香水河A股。如果控股单位换了,资产重组成功,股价的拉抬是肯定的。等拍卖公告出来,可能就晚了。还有,就是永健的事,张总不知道听到传闻没有?说实在的,凭他的水平、资历,早该提一提了,可如今这社会干什么都要钱,张总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张仲平点了点头,表示完全听懂了祁雨的话。祁雨的聪明就在于她老是使用疑问句、反问句跟你说话,你不接茬就显得非常没有礼貌和教养。张仲平沉吟片刻,说:“既然你是葛云的姐姐,又是受她的委托来跟我谈,我也就实话实说,希望你也别介意。对于葛云嫂子来说可能有一个股价成本问题,对于我来说,风险是不是也太大了?”祁雨说:“有什么风险?张总不是与永健一起操作那件事吗?张总你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张仲平说:“怎么说呢?我的这种担心不是指我跟健哥的关系。我跟健哥像亲兄弟一样,我把他当大哥,我们之间当然没问题,我的担心是在我跟他准备一起做的那件事情本身。我不知道健哥或者葛云嫂子跟你说过那件事没有,所以恕我也不能跟你明说,目前的情况是,那件事最后能不能做成暂时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这种情况下,我请你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替我想想,是不是应该在青瓷罐的付款的问题上缓一缓?”祁雨说:“嗯,张总的话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不过,张总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永健没有七成以上的把握,他不会让这事先搁一搁吗?毕竟,现在赚钱确实不容易,你们拍卖公司可能还好一点。我听葛云说,张总这几年在省高院就赚了上千万。”张仲平说:“哪里有那么多?”祁雨说:“张总你别紧张,我又不会找你借钱。你要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那我就不怕说丑话了,张总的想法有点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鬼子不挂弦的味道。张总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你自己刚才也说,你跟健哥关系贴得像亲兄弟一样,那你们之间就不是那种一手钱一手货的关系,就要有充分的信任感,让我们换位思考一下吧,既然张总有这样那样的顾虑,那葛云会不会也有顾虑呢?我干脆把窗户纸捅破了说吧,你认为葛云该不该这样想,就是一旦事情做成了,张总你会不会兑现呢?”张仲平说:“怎么会呢?我跟健哥打交道又不是第一次,这点诚信都没有,我还混得下去?”祁雨说:“话是这么说呀,张总,我妹妹她两口子的事我是不知道的。所以,我是局外人,但俗话说得好,旁观者清,如果我说了什么不妥当的话,也希望张总不要见怪,听说永健他们单位在委托拍卖方面跟过去会有一些变化,如果不出意外,永健升了副院长,也就不一定还会继续管执行。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说呢?我不是说你哟张总,如果是另外一家拍卖公司的老板,他会不会以为永健在帮助拿拍卖业务的过程中,起的作用反而会变小呢?张总,我的意思不知道表达清楚没有?”张仲平笑了,他想起朋友中间不知道谁说过,就是尽量避免跟女人做生意,因为一个精明的女人比十个精力的男人还难对付。张仲平当然明白了,祁雨,或者说葛云(该不会是健哥吧?)是担心他在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问题上,赚了钱以后不兑现,或者不完全兑现。难怪葛云要把祁雨推到前面来。张仲平跟祁雨谈不上什么交往,十几分钟以前才知道她跟葛云是姐妹关系,由祁雨出面,一些丑话就好说多了。祁雨既然如此这般地替葛云表达了这样的担心,对于张仲平也就成了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这个时候拍胸脯赌咒发誓是没有用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实打实的问题,不容回避也回避不了。张仲平脑子里很快地惦量了一下,不知道这是葛云在自行其事,还是得到了健哥的授意。祁雨笑咪咪地望着张仲平,让张仲平觉得已经没有时间来探究这个问题了,关键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张仲平说:“如果祁老板是替葛云嫂子担心,怕我今后赖账,我看这样行不行,钱我打,但不是打到徐艺公司账上,而是由我和你或者葛云嫂子设立一个共管账号。如果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搞成了,再把这笔钱往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打。万一搞不成,钱我还得退还给别人。怎么样?”祁雨收敛了脸上的微笑,也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她托着腮望着张仲平,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张总认为有这个必要吗?这样七拐八弯地,会不会弄巧成拙?我听说钱在银行里转来转去的,都会留下电脑记录。再说了,这时间一耽误,葛云要买股票,恐怕是买不成了。”张仲平说:“这也好办,股票差价方面的损失,或者说高出来的成本,由我来承担,怎么样?”祁雨吐了一口气,又笑了一下,说:“张总,我们这样子是不是太像谈生意了?你真是厉害,都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叫我怎么办呢?我完不成任务,恐怕只能退给葛云去处理了。你说呢,张总?”张仲平望了望祁雨,一下子没想起来该怎么回答才好,只好朝她笑了笑。

    回到车上以后,曾真说:“怎么啦,老公?你看起来有点郁闷。”张仲平说:“是呀。”曾真说:“什么事,能不能跟我说说?”张仲平说:“我真想跟你说。”曾真说:“那你就说嘛,也许我能帮你出出主意。”

    但张仲平仍然没跟曾真说那件事。他想了想,给了曾真另外一个任务,请他外公去帮忙打听一下,看上面是不是在考察刘永健提升省高院副院长的事。曾真马上要往外公家里打电话,被张仲平拦住了,说:“要不你回家看看吧,当面跟你外公说。”曾真说:“好。你不知道,上次没有帮上丛林的忙,老爷子还挺遗憾的。”张仲平说:“他的话不像原来那么管用了,内心里肯定有点伤感。”曾真说:“这两年好多了。刚退下来那会儿你是不知道,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样子……就跟你这会儿的神情一样。仲平,你没事吧?”曾真腰一扭,身子慢慢地一歪,把头靠在了张仲平的大腿上。曾真从下往上看着张仲平,轻轻地说:“仲平你知道吗,我好爱你的。”张仲平把手指插到她的头发里轻轻地拨一拨,叹了一口气,然后笑了,说:“公司的一些麻烦事,我不想跟你说,因为我爱你,我不想你为我的事烦恼。”曾真说:“我知道。可是,看着你郁闷的样子,我又帮不上忙,我的心很疼。”张仲平说:“其实,有时候我真的想跟你说说。你能理解我这种心情吗?”曾真说:“嗯。”张仲平说:“相信我,我会把这些破事处理好的。”曾真说:“我知道你很棒,仲平,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