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2:34
A+ A- 关灯 听书

    两口子陪小雨看了病,拿了一些药,一起把小雨送回了学校。在这之前,张仲平建议在小雨她们学校附近找一家好一点的酒楼请她们母女俩。小雨说:“算了吧,我在学校吃食堂就行了,吃了饭好好补补瞌睡,昨天晚上陪妈妈太累了,老爸你请老妈吧,好好犒劳犒劳。”张仲平说:“你们两个真是的,怎么没个完?好像在家里受尽了剥削和压迫,真的需要争取妇女和儿童的合法权益似的。昨天夜里我还不是一个晚上没睡好?”小雨说:“你请请老妈总没什么错吧?”张仲平说:“我哪里说错了?好吧,我请你老妈去海内海鲜酒楼吃鱼翅、吃燕窝,我怕她舍不得钱,你负责做她的思想政治工作。”

    到了车上,唐雯说:“海内海鲜酒楼就别去了,你要是有时间,陪我去看一下王玉珏吧。”张仲平说:“王玉珏怎么啦?”唐雯说:“这几天她天天跟我煲电话粥,把我当垃圾焚化炉。”张仲平说:“你不是就要考试了吗?哪里有这个闲功夫?”唐雯说:“是呀,可是,人家来了电话跟你说那么隐私的事,总是想从你这里寻求点安慰,你总不好不冷不热的撂电话吧。”张仲平说:“王玉珏到底怎么回事?”唐雯说:“还不是为情所困,正闹婚外恋哩。”

    王玉珏是唐雯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也在河西另外一所大专院校里教书。张仲平跟唐雯认识不久,也就认识了王玉珏,王玉珏上个周末还带着老公和女儿一起来玩过。王玉珏属于那种很会保养的女人,跟十几年前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仍然一副金边眼镜戴着,文文静静的样子。她和唐雯上大学时并不住在一个寝室,但因为来自于同一个地区,上学放假结伴来结伴去,家庭条件又都差不多,所以走得比较近。唐雯认为王玉珏是个可怜的女人,因为她目前正与她高中一个姓蒋的同学陷入一场婚外恋而不能自拨。唐雯说:“他们两个高中时就有那么一点意思,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谈成,前年同学聚会,一见面双方不管不顾地坠入了情网。玉珏找我找得勤,老问我这婚离还是不离。”张仲平说:“你怎么说?”唐雯说:“我能怎么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难道我还会鼓励她离婚?再说了,玉珏的老公你也见过,那个周教授文质彬彬的,整天笑容可掬,一脸憨厚,哪里比那个姓蒋的差了?”张仲平说:“中年男女的这种婚外情,有一种形像的说法,叫老屋子着火,那是没有救的。你不会也跟我来这么一场火灾吧?”唐雯说:“你是倒打一耙吧?是担心我来这么一次还是希望我来这么一次?”张仲平说:“当然是担心,难道我会抢了绿帽子来戴?”唐雯说:“你就放心吧,我这人最传统了,典型的贤妻良母。再说了,你叫我找谁婚外恋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谈恋爱的对像第一个是你,最后一个也是你。不知道你前世积了什么德,修来这样好的福份。”张仲平说:“你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哩,这辈子还不完,还有下辈子哩,我下辈子还娶你好不好?”唐雯说:“这话平时听着也还顺耳,今天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张仲平说:“不会吧?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唐雯说:“我怕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哦,真的,你不提我还忘了,当年你跟中文系的那个姓夏的谈恋爱闹得轰轰烈烈的,最近没什么状况吧?”张仲平说:“谁呀?我跟她能有什么状况?要有状况那也是国际纠纷,人家不早就是美国公民了吗?隔了一个太平洋呢,你怕什么?”唐雯说:“谁说我怕了?说穿了,她也就一美籍华人,活得还不一定有我们现在好,我听说当初你们吹是因为她嫌贫爱富?”张仲平说:“是呀,人家向往西方资产阶级腐朽堕落的生活。”唐雯说:“她以前向往的那种生活,咱们不也过上了吗?再说了,她可是你的初恋情人,不说整天梦牵魂系,偶尔想想总会有吧?你可别不承认。”张仲平说:“岂止是偶尔想一想,经常想哩,因为我只要一想起过去,再看看现在,就知道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唐雯说:“你这么油嘴滑舌,真不知道你嘴里哪句话是真的。”张仲平说:“那还用说吗?当然句句都是真的。”

    在他们两口子之间,像这种讨论婚恋家庭的对话其实是很少有的。这跟张仲平有意回避的态度有关。在他与唐雯共同生活的十几年里,他对于她,已经有了太多的隐瞒、谎言和欺骗,岂止一个夏雨。毕竟,那早已被漫长的时光和遥远的距离磨平了尖锐的棱角的初恋的回忆,已经构成不了对他们家庭的威胁。但曾真呢?却是一颗随时都有可能被引爆的炸弹。要在家庭之外继续保持跟曾真的关系,不说谎,不欺骗唐雯行吗?好在张仲平所有的花招和伎俩都已经被运用得驾轻就熟。他和唐雯的关系之所以是平稳的、和谐的,其中张仲平的谎话假话起了至关重要的粘合剂作用。谁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就看你拥有的层次和程度,你如果要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拥有鱼和熊掌,那当然不可能。但是,现在社会多复杂多丰富多彩呀,你今天拥有鱼,明天拥有熊掌不就行了吗?这叫交叉换位打时间差。所以,张仲平是从来就不拿唐雯跟他生活中已经出现或可能出现的女人做比较的。不错,有比较才会有鉴别。但是,如果你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要做什么取舍,那比较又有什么意义呢?什么叫内外有别?内外有别就是家里的就是家里的,外面的就是外面的,千万不能把界线搞混了。张仲平认为,这就是他在外面风流快活的底线,也是他对唐雯、对家庭负责任的表现。他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唐雯对他的感受,不是他天生冷漠,他是害怕涉及这个问题,因为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势必要打破那种建立在虚假的话语环境之上的平稳与和谐。每个人都害怕被别人欺骗,张仲平当然也害怕别人欺骗自己,但除此之外,他还有另外的心理负担,他害怕或者不愿意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自己时时刻刻在欺骗唐雯。

    和王玉珏两口子一起吃了中饭之后,唐雯又有了新的感受,说:“要不是王玉珏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我还真看不出王玉珏暗中准备跟她老公分手,你看她对周教授多好,脉脉含情,深情款款,当着我们的面还一个劲儿地往他碗里挟菜。”张仲平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外面做了亏心事,心里多少有点内疚,忍不住就要做出一些补偿。”唐雯说:“你倒是一下子就理解了,是不是也这样做过?”张仲平说:“你看你这个人,还真不能对你好。”唐雯说:“说漏嘴了吧?要是外面没鬼,对我好一点是应该的。”张仲平说:“我们在谈女人,你倒一个劲儿地往我身上扯。”唐雯说:“女人怎么啦?”张仲平说:“女人有表演天赋的也只是极少数,但当女人说谎的时候,却个个都是天生的表演艺术家。”唐雯说:“你见识多,是不是深有体会?这样的艺术家你碰到过多少?”张仲平说:“你看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儿。”

    回家的时候,张仲平有意没有在那间摩托罗拉专营店门口停,把车一直开回了家。他想到了曾真,担心她给他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唐雯正处在杯弓蛇影的状态,要是万一再从维修的手机里发现一点什么线索就麻烦了。其实昨天夜里的事能够化险为夷,也还得归功于唐雯,她要是对他的说法心存疑虑,亲自到省人民医院跑一趟,他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说穿了,纸是包不住火的。张仲平有很多怪论,其中纸能够包住火就曾经是他的怪论之一,比如说灯笼。但严格的说来,点燃的蜡烛虽然带了火,却不过是火的一种极特殊状态,它被外面的纸包住了还能起到照明作用,仅仅因为蜡烛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它与灯笼纸之间有了绝对安全的距离与空间。

    想到玩火,张仲平不得不想起与曾真的关系。两个人是不是玩得太过火了,以致于在不知不觉中越过了警戒线,从而失去了绝对安全的距离与空间?玩火者必自焚。曾真真的一点都不害怕,一点也不顾忌吗?不怕自焚也不怕把他或者她和他一起烧了?

    在男女关系问题上,张仲平本来是有一套理论的。因为老婆红杏出墙而离婚的丛林,对此曾经十分反感。按照张仲平的说法,丈夫的适度花心对维护家庭的稳定是有积极意义的。在外面做了亏心事的丈夫回到家里一般都会对老婆言听计从,决不会动不动就跟老婆斤斤计较。关键的问题是适度,是分寸感。丛林说:“什么是适度,什么叫分寸感?怎么量化?由谁来掌握?别忘了做这种游戏的是两个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而感情是最难把握的。你把握得了别人的感情吗?一时一事可以,一生一世呢?恐怕就不行了。按照这个标准,你不仅把握不了别人,你甚至把握不了自己。”张仲平承认丛林说得对,说:“如果真的遭遇到了自己也把握不了的感情,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有什么办法?”其实,丛林也就自己说说而已。毕竟,对自己感官的放纵就像吸食鸦片一样,有一种让人上瘾的致幻效果。张仲平就知道丛林在离婚不久的一段时间里,同时与两三个女孩子保持了拉拉扯扯的暧昧关系。开始还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后来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脸皮越来越厚。像那个城市演艺厅里的表演明星一样,这里那里地赶场子。丛林有次喝了一点小酒,约了张仲平开车到香水河边上去看慢慢退却的洪水。丛林跳起来,对着满天星斗的夜空,突然叫了一句:“这个社会,可真他妈的好呀。”

    在跟曾真认识以后,张仲平倒不知不觉地有点改邪归正了。曾真有时候跟他开玩笑,说:“教授应该给我发奖金,因为你蛮乖的嘛。”面对张仲平可能有的越轨行为,唐雯的观点恰恰相反。唐雯说:“仲平你要是憋不住了,或者觉得跟别的男人比吃了亏,你可以偶尔找找小姐。但是必须戴套子,免得染上病,你可绝对不能找小蜜、找情人,因为如果那样你投入的将是或多或少的感情,成本太高了。我们学院新分来了一个女研究生,时尚得很,说她们这么大年纪的女孩子经常感叹好男人难找:有才华的男人长得丑,长得帅的男人挣钱少,挣钱多的男人不顾家,顾家的男人没出息,有出息的不浪漫,会浪漫的靠不住,靠得住的人窝囊。要是碰上一个合适的,管你是不是围城中人,会黏住你不放。”张仲平笑笑说:“我不用你敲警钟,警惕性高得很。现在外面怎么咒人的你知道吗?就是咒你找个情人,让你有解决不了的麻烦,让你人财两空。”张仲平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清醒得很,从来不相信唐雯让他找小姐的提议是心里话,哪个老婆真的允许自己的老公做那么龌龊的事?开玩笑。

    曾真是个怎样的女人?你为什么提起她就有一种亲情般的感情?就因为她像你的初恋情人夏雨吗?当初就是真的跟夏雨结婚了又怎么样?对她一直耿耿于怀是不是仅仅因为她与你的状态——一个未圆的梦的状态?是不是就像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的道理一样,没有得到的也总是让人念念不忘?当她真的成了你的老婆之后,每天的油盐酱醋是不是也会把浪漫的爱情之花淹死?是淹死还是腌死?谁能抵抗日常生活的那种单调、乏味?不是说重复刺激引起厌倦吗?谁能保证当夏雨真的成了你的老婆之后,你们就会像美丽动人的童话的结尾一样,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商品社会为我们制作了多少足以以假乱真的替代品,连所谓的爱情也能这样吗?曾真和夏雨,她们有多少相似之处,又有多少不同之处?你真的了解过去的夏雨吗?你真的了解现在的曾真吗?曾真还真是个问题,你拿她怎么办呢?或者说你和她将怎么办呢?

    昨天夜里真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张仲平当然不会把它简单地看成一阵空穴来风。曾真当时的身体状况,她与小曹身份地位处境的比较,都可以让她借机生事。平时她的隐忍不是解决问题,而是用一根手指头按下水中的皮球,让它不要浮出水面。可是,你能永远按住水中的皮球吗?你越用力,它难道是越有可能蹦得更高?你和曾真只要在一起就总有一个未来的问题。一个怎样的未来?应该怎样去面对?你暂时从曾真那里走掉了,你按照她的要求或者说在她的威逼之下留了下来,几个小时以后你走了,你走的时候没有理睬她,因为那会儿你对她的怨气是甚嚣尘上的。怨气是一种多么真实的感情。如果你仅仅把她当成一个游戏的伙伴,你用得着对她烦、对她怨吗?你只要像过去无数次所做的那样,甚至像对江小璐所做的那样就可以了。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多么飘逸潇洒,只有快感、只有快乐,没有忧愁、没有烦恼、也没有怨。

    曾真怎么会那么看重昨天晚上的几个小时?她怎么说的?她说她愿意用那五、六个小时换唐雯跟他在一起的二十年、四十年、六十年,甚至她自己的一条命?这像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女性说的话吗?她真的爱你爱得死去活来,连自己的小命都可以不要了?你有何德何能能够让她对你这样?或者,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种威胁。问题是她为什么不惜采取极端的方式对你进行威胁?江小璐这样威胁过你吗?没有。江小璐以前的那些女人这样威胁过你吗?也没有。曾真为什么偏偏要这样?像丛林说的,仅仅因为她可能是一根筋的主?是她精神或人格方面的缺陷使然?最后你屈服了,你留了下来。你输了,她赢了。换一种话说,在满足了她的要求留下来之后的现在,你如果执意做一个了断,她应该是不能再理直气壮地缠你了,她说她会完璧归赵。可是,你真的会从她身边离开吗?

    不是你先追求她,先泡她的。也不是你把她从一个处女变成一个女人的,你没有一次又一次地从她那儿获得过飘然若仙的极度的快感。她也没有为你怀过孩子流掉过孩子。你没有始乱终弃。心安理得地把所有这一切都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利用她对你发了一次脾气的借口,从此一走了之?

    曾真也许真的会不吵不闹,就因为昨天夜里违背你的意志把你留在了她身边,听任你的离去。昨天夜里她是带着早几天做过人流手术之后伤口尚未恢复的身体,一遍一遍地与你做爱的。因为你要,所以她给了你。你走了,再过两三天,她将一个人孤零零地跑到医院里再去清一次宫。因为她的自尊,她将于哪天去医院、去哪家医院,都不会告诉你。然后,带着跟你曾经共同生活留在身心上的创伤,去面对另外一个男人。而你,在睡了一个晚上之后,把跟她发生的一切全部抛到了脑后,你的眼光又开始在茫茫人海中追逐另外一个愿意跟你发生婚外恋的女人。这个女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因为你跟她将只有性没有爱。你就打算这样做吗?

    如果不这样做又会怎么样呢?

    你已经度过了一次难关,多么侥幸。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你还是你,曾真还是曾真,唐雯还是唐雯,生活继续。在河西的家里,你仍然是一个忠实的丈夫,慈爱的父亲。在河东曾真这儿,你仍然是满嘴甜言蜜语、温柔体贴的情人,多好。可是,靠侥幸靠运气,可以度过一次难关,可以度过二次、三次乃至所有的难关吗?

    你倒是愿意。

    曾真愿意吗?耗着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就这样陪着你玩下去?

    张仲平直到下午三点半钟才去公司,到了公司才知道胡海洋来了。胡海洋通过小叶跟张仲平留话,要张仲平一回公司就跟他联系,说他会一直在鹏程酒店等他。

    电话通了,胡海洋却跑到青山寺去了。张仲平要他在那儿继续烧香拜佛,他马上开了车来接他。

    俩个人在青山寺的大雄宝殿见了面。胡海洋告诉张仲平,说去了一趟韩国,在回擎天柱之前见见老朋友。他朝张仲平瞅了瞅,说:“是不是后院着火了?”张仲平一楞,说:“怎么啦?”胡海洋说:“猜对了吧?这没有什么复杂的,我说出以下几条理由来,你看有没有道理。第一,你没有出差,因为你要是出差了,不可能不跟公司交待;第二,你没有因私事呆在家里,因为要这样你也没有必要关手机,而且也会跟公司交待;第三,做生意的人讲究信息沟通,我上午跟你打手机,手机不通,中午打,还没有通,现在差不多四点钟了才见上你的面,说明你那里出了麻烦。我跟你在生意上打过交道,知道你算是那种讲游戏规则的人,所以这个麻烦只能是私人方面的。刚才我看了一下你的脸色,发现老弟你印堂发青,应该是房事过度的表现,因此猜测是男女之事。人到中年,忙里忙外地超负荷运转,可要小心身体透支,出现亚健康状态哟。怎么样,我这水平比这青山寺周围摆地摊的如何?”张仲平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进了宾馆的房间以后,胡海洋将两个一模一样的韩国手提袋拿出来放在床上,里面还各有一套指甲钳。胡海洋说:“送给你夫人的。”手提袋很漂亮,上面画着穿和服的仕女,有点像日本的浮世绘。张仲平说:“怎么是两套?”胡海洋笑了,说:“要是只送一套,岂不是让你为难了吗?而且,我特意挑了两套一模一样的,这样,要是你哪次不小心说漏了嘴,也好圆场,是不是?”张仲平一边笑纳,一边说谢谢谢谢。

    胡海洋特意在这里停两天是为了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从张仲平第一次向他透露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却没有了动静,他心里惦记着,顺便来看看。

    张仲平说:“情况没有变化,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这个事情省里很重视,也很复杂,有许多关系需要协调。”胡海洋点点头:“想得到。”张仲平说:“胡总放心,只要条件成熟,我马上就会通知你。”胡海洋说:“擎天柱鬼谷湾生态家园项目已经走上正轨。关于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我也向张总表过态,我们做的决心很大,就是怕出现你我控制不了的情况。”张仲平说:“胡总是不是从别的渠道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胡海洋说:“那倒没有。张总你放心,你不是跟我交待过吗?既然想插手的人不少,我也就不会到外面去打听,免得给你添乱。”

    张仲平不知道胡海洋说的是不是真话。参加擎天柱牌保健酒注册商标拍卖之前,两个人并不认识,不是那种可以商量着办事的关系,张仲平就得时刻留一个心眼,避免去犯徐艺的那种错误。不过,从胡海洋的两份礼物看,他也算是个有心人,有将他俩的关系向私交方面发展的意思。胡海洋的这种想法应该早在张仲平跟曾真去擎天柱时就有了。他那次提醒张仲平让曾真开车,就已经开始往他与张仲平关系中投入感情的因素。有了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情之后,张仲平在找胡海洋之前也是有点两难的。首先,根据健哥的意思,他必须事先落实一个有意向的买家,这个买家必须拥有无庸置疑的支付能力,以便最大可能地缩短拍卖时间。他选择胡海洋是基于对他过去所从事的证券生意的了解,知道他也算是个战略投资者,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的公司远离省会城市,两个人的接触不会惊动其他关心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人;其次,他找了胡海洋之后,话一说,就等于泼出去的水,是不可能收回来的。胡海洋能否跟他一起保守这个秘密,或者说胡海洋还会不会去另找别的门路和关系,张仲平的控制能力就很小了。根据一般的情况判断,胡海洋还是会跟他单线联系的,因为避免节外生枝也符合他的利益,除非胡海洋认为张仲平靠不住,或者认为光靠他的力量控制不了局面。

    做生意也像谈恋爱,积极主动的一方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在掌握事态的方向与进程,其实不然,因为这是两个人的事,被追求的一方,反而可以按兵不动,见机行事,以守为攻,变被动为主动。张仲平从事拍卖活动时间长了,知道围着自己转的买家十有八九是真买家,他跟你发展私人关系只是为了在拍卖的过程中得到你的帮助,从而取得跟别的竞买人所没有的优势。同样是竞买人,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帮谁?当然是帮跟你走得近的人。问题是现在还没有到这一步,张仲平还得担心在争取拍卖委托的环节上出问题。所以,张仲平既要让胡海洋感觉到他领他的情,愿意帮他,还得对他有所控制,起码不能让胡海洋知道他的底。如果胡海洋知道张仲平这里也还八字没一撇,会不会同时想别的办法就很难说了。俗话说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一个成熟的商人应该留有后手,应该起码有另外一套备用方案,这是张仲平不能不考虑的。

    张仲平想知道胡海洋的想法,也就笑了笑,说:“听胡总的口气,好像对这件事有点担心。如果胡总听到了什么风声,不妨直接说出来。”

    胡海洋摆摆手说:“张总别误会。在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上,我们完全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要仰仗张总,所以,刚才我说的完全是真话,如果说我有什么担心也完全是私人性质的。”

    张仲平说:“私人性质的担心?如果影响到生意,就不能不引起重视。胡总请别见外,如果方便的话,也不妨说出来,也让我看看是不是有道理。事情办成了,对你我都有利,事情办不成,对我们都不利。”

    胡海洋说:“问题是我的这种担心还真不好怎么说。得了,张总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我很迷信周易,在做重大的投资决策之前,总要打打卦。也不是说把投资决策权完完全全地交给打的卦,但对其中的启示也很看重,我去韩国之前就为这事打了一个卦,井卦。”

    张仲平说:“什么周易,什么井卦?”

    胡海洋说:“说来话长。要不,咱们先把这事搁到一边,我先帮你测个字如何?”

    张仲平说:“怎么,你还真的是胡半仙呀?”

    胡海洋说:“当做一个玩笑就是了。但是,如果你认为我说得还像那么一回事,咱们就当着真有那么回事似的再回过头来谈谈周易和那个井卦,怎么样?”

    张仲平说:“你要我写什么字?测什么事?”

    胡海洋说:“写什么字随你,测什么事,你也只管心里想着就是了,不用告诉我,由我来说,看像不像那么一回事,怎么样?”

    张仲平说:“行呀,见识见识胡总的道行。”他顺势打开酒店桌子上的文件夹,凝神想了五六秒钟,用铅笔写了一个大大的鱼字。

    胡海洋说:“测字这种事情不能不认真,为什么呢?因为求解的人写一个什么字,看起来很随意,其实不然。中国的汉字有几千个,他为什么选这一个不选另外一个?肯定在他的日常生活中,经常用这个字,或者出现那种意向,跟人做梦差不多,简言之,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而神秘的力量是最值得尊重的;也不能太认真,为什么呢?这就跟测字先生的水平有关了。每个字都暗藏玄机,问题是这种与求解者发生隐秘玄机的信息能否被清楚地破译和诠释,也就是说,神仙是不会错的,就看给神仙传口信的人能不能领会他的精神。”

    胡海洋把那张纸拿过去。张仲平看到他眉头一动一动的,头却一动不动,又用手指头按住那张纸让它在桌子上转了几个方向,横着竖着左看右看了一遍。胡海洋抬起头来,与注视他的张仲平做了一个对视,说:“算命先生开口第一句话最重要,得先把人给镇住,第一句话要没这样的效果,人家心里就拒绝你了,哪还有心思听你胡扯?”边说边低头刷刷刷在张仲平的鱼字旁边写了两行字,写毕,笑吟吟地递给张仲平。张仲平接过来一看,只见胡海洋写的那两行字是:“头似刀非刀,尾非水是水,口中十分何田田,一样江湖螳捕蝉。”

    张仲平一连看了两遍,笑笑,说:“什么意思?”

    胡海洋说:“先说你目前的处境吧。我起先在青山寺说的话,在这个字上也得到了印证。老兄后院真的差点起火呀,悬。”

    张仲平抬头望望胡海洋一眼,笑了,说:“请胡总仔细道来。”

    胡海洋说:“头顶一把刀,还不悬吗?”

    张仲平说:“从鱼字的字形来看,确实是头顶一把刀。可是,怎么会扯到后院差点着火上去了呢?”

    胡海洋说:“测字之前我为什么不问你所求何事?这太简单了。男人最关心的事有几件?无非两件。哪两件?一为谋财,一为猎色。说得好听点,一是事业,一是婚姻家庭。说得俗一点,是上面有得吃,下面有得做。至于为什么猜是后院差点着火,不过是我对你了解掌握的信息进行综合分析的结果。上次去擎天柱,那小姑娘我见过,一看对你那黏糊劲儿,就知道不是弟媳,要是老婆都会那么发嗲,哪还用得着养小蜜?对不起,我这样说张总不生气吧?”张仲平说:“她对我是挺黏糊的,连我开车的时候都不放过。”胡海洋说:“看出来了,所以那次我才打电话建议让她开车。”张仲平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这跟后院是不是差点起火又有什么必然联系呢?胡海洋说:“很多信息不是字面上透露的,我到这里都大半天了,跟你联系不上,一直就在想,这张总到底怎么回事?见面一看见你的脸色,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张仲平说:“你为什么不干脆猜后院已经起火了?”胡海洋说:“后院要真起火了,你这时还出得来,还能跟我这样谈笑风生?”张仲平说:“那倒是。”胡海洋说:“其实很多信息都是求测的人提供的。算命的、测字的人嘴里说个不停,一边说一边看你的反应,没反应的话题,‘PASS’过去,有反应的,就抓住不放。”张仲平说:“有道理。”

    胡海洋说:“再说你这字形吧,一般的人写鱼字,下面就是一横,而你写的是四点水。这可是一个可以充分利用的信息。鱼儿得水为活,活者解也。还可以理解为变通。而且水能灭火,因此说,你这两天经历的事是有惊无险,靠张总你的聪明才智化险为夷了。”

    张仲平说:“承蒙夸奖。那你再就这个字说说我的事业、财运怎么样?”

    胡海洋笑笑说:“这会儿你的事业财运和我的运道联系在一起了,所以我建议我们一起来完成这个游戏。”张仲平说:“你我一起说?”胡海洋说:“看看我们合作得怎么样嘛。”张仲平说:“行呀。”

    胡海洋说:“张总的财运很好呀。”张仲平说:“怎么说?”胡海洋说:“公司开业,来祝福的人最喜欢说一句什么话?”张仲平说:“祝财源滚滚、日进斗金。”胡海洋说:“不错。财源是水性。你这字里面有水没有?有。水大了。能不好吗?”

    张仲平说:“就这么简单?”胡海洋说:“要这么简单还敢跑江湖呀。你再看这田字,有什么讲究?”张仲平说:“看不出来。”胡海洋说:“看看这田字能拆成几个什么字?”张仲平说:“口字,五个口字。”胡海洋说:“都在什么方位?”张仲平说:“东西南北中。”胡海洋说:“发挥发挥,看有什么说法?”张仲平说:“男儿嘴大吃四方?加上下面的水,可不是左右逢源,上下贯通?”胡海洋说:“不错不错,还有呢?”张仲平说:“还有就是这刀字了。刀者,兵刃也。可是,田上有刀,这不是凶相吗?”胡海洋说:“你这也是一解。还有另外一解。不错,刀者兵刃也。可是,兵刃本身哪有吉凶之意?如果兵刃本身就能带来凶险,那一个国家还搞什么军备?一个士兵还搞什么武器装备?刀者,器也,要看是利刀用刀还是受刀、挨刀。利刀、用刀,是你主动,器为你用,必所向彼靡。器为人用,人为刀俎,你为鱼肉,逃得了任人宰割的命吗?张总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张仲平说:“妙论。”胡海洋说:“你的第一解太凶险,后面的一解,又太主观随意,有迎逢人之意,两者综合一下就出彩了。其实,任何事物都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很多事物都是一把双刃剑。”张仲平说:“很抽像空洞的道理。但是,却是硬道理。”胡海洋一笑,说:“要具体也可以,比喻说,你可以把这刀当成政权机关、司法机关的像征。有了这个像征,就跟你的行业特点挂起钩来了。你们不是靠法院吃饭的吗?你的事业为什么会兴旺发达,就很好解释了。”张仲平说:“靠法院吃饭的说法难听了一点吧?不过,咱们公司这几年在法院的业务确实还可以。顺着你的解释,主营业务应该算房地产,何耶?田者,土地也,田舍者,房产也。”胡海洋说:“张总悟性好,已经入门了。但是,江湖险恶呀。为什么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因为不到最后被吃掉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处于食物链的那一节——生意场上是这样,官场上是这样,情场上也是这样哟。”张仲平说:“是呀,我们想达到某一目的,可是,无论你怎么努力,都会有一些偏差,有时甚至会走到目标的反面。”胡海洋说:“对。就说男女关系吧,女人天生是男人最好的培训学校,很多男人其实是从女人那里学会生活、增长社会阅历的。如果这个女人成了他的妻子情况就会复杂起来。妻子把老公培养和打造成了所谓的成功人士、精品男人,他却会在外面主动或被动地招来许多的花蝴蝶或者苍蝇。”

    张仲平刚要开口回应胡海洋,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唐雯。唐雯说:“你回家吃饭吗?”张仲平说:“你不要准备了,一起到外面去吃吧。”唐雯说:“干嘛到外面去吃饭?向我陪罪呀?”张仲平说:“陪什么罪?我哪里得罪你了?擎天柱的胡总来了,还给你带来了礼物。”等张仲平挂了机,胡海洋说:“弟媳我没见过,不敢妄加评论。不过,你们能够把一场婚姻维持十几二十年,你又是在市场上混的,已经不容易了。”张仲平说:“是呀,大家都不容易。算了,不说这个了。到吃饭的时候了,我请你到河西香水河边的船舫上去吃鱼吧,水煮活鱼。”胡海洋说:“水煮活鱼?”张仲平说:“你我,渔者,食鱼者也。”胡海洋望着张仲平笑了笑,说:“是呀,如果要在鱼和渔中间做选择,当然还是选择渔或者食鱼者比较爽。”

    张仲平说:“说到见我老婆,海洋兄呀,我得先向你赔罪,我打了你的牌子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早些天我对老婆说去了一趟擎天柱,是拜访你去的。第二件,说是你来了,陪了你一个周末。”胡海洋说:“男人嘛,这种事情总是免不了的。我有一个朋友,看《西游记》最大的感受,就是希望能有孙悟空那样的本事,拔根毫毛就能变出一个自已来。我跟他说,要真那样,你也就不俏了。”张仲平笑了笑,说:“男人,难人啦。”胡海洋说:“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不过,可不可以这样,咱们也不主动说,你夫人要是盘问起来,由你一个人说,我也就哼哼唧唧地装傻,行不行?”张仲平说:“这样就行了,说多了反而不好。”胡海洋说:“还是要注意一点,男人最好不要离婚,因为离婚一次等于破产一次,经不起折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