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2:22
A+ A- 关灯 听书

    张仲平两点四十分就到了公司,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钟龚大鹏还没有露面。张仲平三点多钟的时候给他打手机,居然关了机。以后再打,就一直关着。张仲平知道龚大鹏改变了主意,他也许在拍卖会之前再也见不到龚大鹏了。

    龚大鹏要变卦张仲平也没有办法。但是,你龚大鹏如果不想见面或者有事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完全可以打个电话来,更用不着连手机也关了。他口口声声称张仲平为兄弟,这种做法却不怎么样。还是丛林说得对,幸亏没有跟他弄得太黏糊,这小子到底不像干大事的样子。

    张仲平还有一件事拿不定主意,就是不知道该不该跟江小璐打个电话。曾真跟江小璐打电话,用的是温言细语,但言简意赅,非常具有杀伤力,充分显示了电视台记者的语言功力。张仲平开始还有点担心曾真会以市井语言把江小璐骂一通,没想到曾真会说出那番话来。曾真打完电话望着张仲平好半天没有吭声,张仲平也没有做声,也拿眼睛望着曾真,张仲平当时思想开了小岔,觉得曾真讲的那番话其实最符合唐雯的身份,由唐雯说出来才叫名正言顺、无懈可击。张仲平的沉默被曾真理解错了。曾真说:“怎么啦,心疼了?”张仲平说:“心疼什么?”曾真说:“就是嘛,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对人家可没有说半句重话。这种电话是最后一次吧?你不会让我再去对另外的什么人打这种电话了吧?”

    江小璐接了曾真的电话会怎么想呢?人跟人就是不一样,张仲平跟曾真在一起是什么话都说的,两个人都非常放得开。江小璐却不一样,她很内敛很矜持,好像从来就没有恩呀爱地放肆过。曾真给自己的定位是张仲平的老婆,按照江小璐的性格,当然不会去跟人家的老婆争风吃醋。张仲平觉得曾真厉害,几句话就把他跟江小璐再度联系的路给堵了。因为站在张仲平的角度来看,怎么还好意思去招惹江小璐呢?每一种游戏都有自己的潜规则,一个连自己的老婆都摆不平搞不掂的男人,还到外面混什么混?你脸皮再厚别人还怕哩。

    张仲平也不是非要跟江小璐联系不可,或者说,那已经不是出于他私人的什么动机。因为他自己心里很清楚,两个人即使再在一起,恐怕那种味道也已经变了。安全套的事和亲眼目睹她与鲁冰在一块儿的样子,使他有了心理障碍。他跟鲁冰本来很熟,中间因为有了一个徐艺,两个人的关系才有点微妙起来,如果再加上江小璐,会更加说不清。这种事情最容易把关系搞得乱七八糟了,心里有了疥蒂,又都不会摆到桌面上去说,只会在心里捂着。鲁冰要是万一把张仲平当情敌或者知道江小璐跟过他,心理绝对不会畅快。为这种事去得罪鲁冰,那也太不值得了,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躲,躲江小璐。

    但问题是张仲平这会儿还真是想知道,中午江小璐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是不是真的与胜利大厦的拍卖有关。

    仔细想来,这种可能性应该不是很大。涉及到徐艺与龚大鹏的关系,徐艺让她知道内幕的可能性不大,否则,徐艺也太不成熟了。但世界上的事情是很难说的,江小璐跟徐艺有什么私人性质的暧昧关系没有?徐艺有没有可能安排江小璐反过来做张仲平的什么工作?或者,江小璐本人也许不想让张仲平对她产生过多的误会,从而想找机会跟他解释一点什么?

    张仲平不会怨江小璐。没有她,徐艺也会以别的方式硬插进来。江小璐不过是徐艺手里的一粒棋子。当然,她是一颗具有主观能动性的棋子,除了听任徐艺摆布,她也还会有自己的想法。这没什么可说的。她在刚开始帮徐艺工作时,不见得会知道对张仲平的利益将构成一种损害,退一步说,她就是知道又怎么样呢?拍卖资源是一种公开资源,就像鱼塘里的鱼,只要愿意交钱谁都可以下钓杆。江小璐工资不高,儿子又有病,对于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也确实有点不容易,能够有一个争钱捞外快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做?那段时间张仲平正跟曾真打得火热,江小璐要跟别人去发生什么故事那是分分钟钟的事。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江小璐长得漂亮,又离了婚,她要是去跟谁谈婚论嫁谁管得了?她跟张仲平在一起的时候,却没有这样做。张仲平甚至想,如果不是因为他,她有可能就不会卷到拍卖行业这个是非圈子里来。卷进了这个圈子,对江小璐来说是好是坏,很难说。里面的水真的是很深呀。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很难说,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问题。不过,这就不是张仲平所能管得了的事了。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长达两三年,相处毕竟也还是融洽的,愉快的。不管她今后变成一个怎样的女人,他至少可以肯定,他喜欢她的那会儿,是把她当成一个心仪的女人、一个好女人的。

    不跟江小璐打电话的理由还有一个,就是张仲平有点儿怕曾真。这跟张仲平的经验完全相悖。按照张仲平的想法,一个大老爷儿们是不能把女人太当一回事的,你要把她太当一回事,她就把你不当一回事。张仲平老家有句老话,叫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讲的是孔夫子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的道理。从另外一个方面告诫男人对自己的老婆或者女朋友应该抱一种什么样的基本态度。就是不能太宠她。你要是太宠她了,就没有距离了,她会把你的宠爱发挥到极致,对你们的关系想入非非。你没心没肺的,反而让她们对你很依恋,但依恋不等于依赖,她们知道你始终靠不住,就不会把奴家的身价性命往你身上押,感到自己可能会陷进去就先抽了身。这叫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也叫动什么都可以,就是别动感情。张仲平一直以来就是这样操作的。

    所以,一开始就要端正态度。张仲平跟曾真的关系有点儿不一样。曾真太像夏雨了。很自然的,张仲平把曾真的出现当成一个为他来圆初恋之梦的人,是上天对他的一种恩赐,也是一种宿命。恰恰她对他好象也没有一点功利的目的,好像死心踏地爱的就是他这么一个人。一个人为了你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你还会在感情上与她斤斤计较、划算来划算去吗?

    张仲平没想到曾真的醋劲原来那么大,这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又让他有了一点恐慌。道理却很简单,女人愿意为你吃醋,当然是在乎你。你在她心里没轻没重的,她哪里会管那么多?还不随了你?但是,吃醋心理根源是对你的霸占和独占。对于吃醋的人来说,当然是一种很痛苦的事,许多女人做傻事都是因为嫉妒得受不了,在一种不计后果的状况下做出来的。因为她觉得受到了伤害,这种伤害是不能一个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自己舔舔伤口就能治愈得了的,必须把受到的伤害用另外一种方式让它返回到它的源头。这样一来,对于被吃醋的人来说,就要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

    张仲平不想让曾真受到伤害。更确切的说,他不想让曾真因为江小璐的事受到伤害。将心比心,曾真能够死心踏地跟你这个有妇之夫厮混,就已经够意思了。当然啰,他和曾真的婚外情,直接受到伤害的还是唐雯。唐雯作为妻子,称得上尽心尽职,可是,要张仲平从一而终,简直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在张仲平看来,这种事情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只要把对唐雯的欺瞒哄骗工作做到位,让她不知道一点风声就可以了。不知道的事,就是不存在的事。但站在曾真的立场,她何尝不是一个受到伤害的人?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爱上一个错误的人,这个人至今为止还从来没有给过她半点希望与承诺,这种伤害还小吗?受了伤害还得忍着,还不能找什么人去诉说,否则,别人还会说你活该,说你自找的。

    但是,给江小璐打电话的念头一冒出来,却怎么也按捺不下去。张仲平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在心目中你到底跟她划清界线没有?两个人之间的情份真的就那么轻而易举地一笔勾销了?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忠实的丈夫,现在却想做一个忠诚的情人了?

    张仲平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的犹豫。他觉得自己对江小璐确实已经没有了什么非份之想,否则,他是完全能够找到机会的。而为了业务方面的事情,他也完全可以做到落落大方一点。

    如果要跟江小璐打电话,张仲平不会用自己的手机,这就是出于对曾真的顾忌了。要向曾真说清楚他跟江小璐的关系,很难,因为涉及到的人太多了,起码得从他派江小璐去办侯小平书法作品的委托手续说起,还有那次游泳时的邂逅。这就没有必要了,因为那将不仅要涉及到侯昌平和鲁冰,还无异于一种自我否定。张仲平以前的那些行为会被理解为一种有意的欺骗,不说,则仅仅是一种善意的隐瞒罢了,两者之间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区别的。要骗唐雯那是没有办法,对于曾真最好不要开这个头,那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在性质上起变化。

    剩下来的便是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了,那就是张仲平要不要为“老婆”对江小璐的打扰向她表示一下歉意。这样做是应该的,因为作为当事人,张仲平不应该把别人扯进来,什么事情都是在你俩之间发生的,把别人扯进来算怎么一回事呢?说白了,曾真还不是跟江小璐一样的身份地位?有什么资格咄咄逼人地说江小璐?幸亏江小璐不知道这一点,也忍着没有说什么,要是两个人像泼妇一样地骂起街来,岂不是一个笑话?亏的还是江小璐。当然,你可以说正是你们两个人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先给做妻子的造成了伤害,所以她怎么反应都不过分,但是,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做妻子的就没有一点责任?还有,就是如果张仲平要向江小璐道歉,是应该以自己的名义还是应该以老婆的名义?道歉的目的又何在呢?江小璐又会怎么想?两个人的关系会不会因此反而又纠缠不清起来呢?

    真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一桩简单的事情干嘛搞得那么复杂化?张仲平决定,电话还是要打的。如果江小璐不主动提中午的事,他就装傻,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算了。曾真在手机里声称是张仲平的老婆,江小璐又没有见过唐雯,辨认不出唐雯的声音,心里哪能不发虚?所以,江小璐主动提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江小璐没准还会认为张仲平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他“老婆”是背着他给她打的电话。

    没想到江小璐的手机关着。张仲平以为自己把江小璐的电话号码记错了,将手机拿出来,对着号码再拨了一次,号码没有错,江小璐的手机也还是没有通。

    张仲平嘘了一口气,好像给江小璐打电话是一件需要硬着头皮去办的事似的,现在这件事因为对方的原因躲过去了,心里面竟有些轻松。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很快冒了出来:龚大鹏的手机关了,江小璐的手机也关了,这件事有什么内在的联系没有?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

    张仲平不得不把账算到徐艺头上去。这小子到底要搞什么鬼?要不要再给他打个电话?他的手机不至于也关了吧?

    张仲平最终还是没有给徐艺打电话。徐艺能搞出什么名堂来呢?既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划了行为处事的底线,那就静观其变吧。

    曾真确实怀孕了。

    曾真跟张仲平说这件事的时候眼光紧紧地盯着他,看他的反应。张仲平心里一沉,脸上的表情却尽量控制着。早几天曾真就在念叨,说老朋友还没有来,弄得张仲平好紧张的。昨天测了一下,曾真说并不明显,后来江小璐来了电话,把大家的精力都分散了。张仲平早晨一进门曾真就告诉他这个消息,一定是早晨又测过了一次。

    曾真总是不愿意采取避孕措施,说带安全套是穿袜子洗脚,使用药膜会影响自己的内分泌,导致发胖。张仲平知道这件事情不能闹着玩,跟她买了几十根排卵期的测试条,希望借助科技的力量小心翼翼地避开那几天危险期。张仲平刚开始几天还经常督促,每次曾真都说没事没事,还老怪张仲平,说:“我们家老男人变成老太婆了,烦不烦呀。”张仲平说:“我年纪比你大,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你要对自己的身体高度负责任,流产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张仲平的话等于向曾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会再想要一个孩子,如果不小心怀孕了,只有上医院去流掉。

    听了曾真的话,张仲平还是有点不相信。也不是不相信,是心存侥幸,以为曾真搞错了。测试条有两种,一种是检测排卵期的,一种是检测是否受孕的,在外观上并没有很大的区别,有时候张仲平上药店去买,售货员都经常搞错。

    曾真说:“错不了,你看你看。”果然她早晨一起来就做了尿检,那根受孕测试条本来搁在梳妆台的纸巾上,这会儿正被她拿在手里,对着使用说明书上的图例,指点给他看。

    太明显不过了,除非你是瞎子,才会看不到那两条要命的红线。

    张仲平说:“赶紧把衣服穿上。”曾真说:“干嘛?”张仲平说:“先上医院吧。”由医院正规检验一次,看是不是真的,现在假药多,测试条是不是伪劣商品,也很难说。”曾真说:“用得着吗?”张仲平说:“你这个人呀,不知道怎么说你。”曾真嘻嘻一笑,说:“我自己把自己打中了,可以吧?我又没说你是神枪手。”

    有一个傻丫头的段子,妈妈给女儿相中了一户人家的少爷,怕两个年轻人婚前发生性行为,就跟女儿交待说跟少爷单独在一起不能干什么。妈妈说:“他要是动你这儿,你就说不要。他要是动你这儿,你就说停。”可是不久,女儿还是怀孕了,把妈妈气得要死,就把女儿关起来审问,让她把跟少爷在一起的情形学给她听。女儿说:“他动我这儿,我说不要,他又动我这儿,我说停。他先动我这儿,再动我这儿,我就说不要—停,不要—停,他越动越快,我也越说越快,结果就这样了。”

    这个段子还是曾真给张仲平说的。一边说一边拿自己的身体做示范,把他搞得兴致勃勃的。后来曾真动不动就把那个段子的关键词拣出来,一遍又一遍地在他们工作的时候老说,鼓励他冲锋陷阵。这下好啦,真的轮到自己成傻丫头了。

    张仲平的情绪很快就被曾真感受到了,曾真说:“怎么啦老公,你不高兴呀?”张仲平正想着自己的心思,有好一阵子没有说话,曾真这样问他让他清醒过来了,张仲平只好对着曾真笑一笑,说:“没有啦。”

    曾真说:“你别骗我。我们说好了的,什么事都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都要说出来的。”张仲平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只好先稳住曾真,就说真的没有什么。正好这时手机响了,是徐艺。他到底还是从深圳赶回来了,说刚下飞机,问在哪儿见面。张仲平有点犹豫,但还是问徐艺,改在下午行不行。徐艺倒是很爽快,连忙说行。

    等张仲平打完了电话,曾真说:“那医院还去不去?”张仲平说:“当然去啦。你早晨还没有吃东西吧,先别吃了,也不知道要不要抽血。”

    挂了号开了单子,检测的项目也是尿液,不用抽血。当然结果也是一样的:阳性。曾真确切无疑地怀孕了。

    在车上,曾真依偎着张仲平,说:“别板着脸嘛,老公。”张仲平望着曾真,努力地笑一笑。曾真说:“你平时是这样看人的吗?”张仲平说:“怎么啦?”曾真说:“你看我只用了三分之一的眼光。”张仲平笑了,说:“没有人这么划分吧?”曾真说:“我就这么划分,不行呀?你不懂吧,我说的是聚光度,三分之一的眼光表示不耐烦,三分之二的眼光表示脉脉含情,三分之三的眼光,表示你眼大无神,是个傻大个儿。”张仲平没有办法,只好朝曾真挤眉弄眼的,希望能够达到三分之二的标准。曾真说:“老公你笑一笑嘛。”张仲平就笑了一下,曾真说:“得了得了,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曾真要张仲平笑一下,可是张仲平怎么能够笑得起来呢?他心里一个劲儿地埋怨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又想,曾真想干什么吗?该不是想生米煮成熟饭,拿他们的孩子来胁迫他吧?

    曾真说:“怎么啦老公,你不想要我给你生个儿子呀?”张仲平说:“怎么可能嘛?”曾真说:“怎么不可能?呶,我都想好了,我不是早就把工作辞了吗?就呆在这儿,年把时间,孩子就生下来了。”

    一回到家里,曾真就把衣服扒了,一边扒一边望着张仲平,她的动作有一点夸张,张仲平看得出来,这是对他惯用动作的模仿,他脱衣服不讲常规,总是提拎着领子一次性解决。每次曾真都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像他越心急火燎越证明他爱她。曾真敏感得很,见张仲平看都不看她,很委曲地嘟着嘴,说:“怎么啦?”张仲平这才把眼光转过来说:“没有什么呀。”曾真说:“你怎么不脱?”张仲平又想了想,说:“我要跟你谈点事。”曾真说:“知道你要跟我谈事,所以才要你把衣服脱了,我们要坦诚相见,是不是老公?”张仲平说:“是呀。”

    曾真朝张仲平侧身躺着,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看他,另外一只手抓了张仲平的手在自己身上搞活动。她的手很灵活,张仲平的手却显得有点僵硬。曾真说:“你这老手今天好像变了,生硬得很哩。”张仲平听了之后不服气,为了表明自己还是老手,很快变被动为主动,在她身上的关键部位狠抓了一两把,曾真哇哇直叫,不知道是真的被抓疼了还是很舒畅。之后又平静下来,张仲平两只眼睛盯着天花板,一眨不眨地,嘴唇却抿得很紧,好像那是一个水笼头,不关紧就会有水从那里漏出来。

    曾真始终看着他,他不说话,她也就不说话,他的手松开了她的把握,随便地撂在那儿。她也不去抓,拿自己的一根手指头在他胸脯上划来划去,有时候也嘬起嘴,在他的胸肌上吻一口,又回到原来的姿势,看他。张仲平偶尔掉转头来她,她就眼睛一瞠,对着他看。她的嘴唇一动一动的,却不是为了开口说话,纯粹是动给他看,神情很轻松,也很愉快。

    两个人就这样相持了好一会。张仲平感到很奇怪,今天怎么会没有电话来。曾真比他还干脆,她的手机只有在他离开以后才开,两个人一在一起,她的手机就关了。曾真的这个小动作曾经让张仲平暗地里有一点儿小感动,好像从中可以断定她从内心里真的把他当作了自己生活的全部。要是不怀孕多好。偏偏怀孕了。怀孕了就涉及到一个怎么处理的问题。这是怎么也回避不了的。张仲平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处理,问题是他得说服曾真,偏偏这会儿曾真还兴奋得很。他怎么向她开口呢?

    还是曾真憋不过他,她嘻嘻一笑,说:“你不是要跟我谈事吗?你准备跟我谈什么呢?是不是还没有想好?怎么开个口像生孩子一样难?”曾真偏偏提生孩子的事,张仲平心里有点烦,又不好发火,只能拿眼睛来看她,清了清嗓子说:“你就别提生孩子的事了,那是同一个地方干的活吗?”曾真说:“怎么啦怎么啦?谁叫你不说,你不说还不让我提,我就要提就要提就要提,怎么样?”张仲平说:“不怎么样。”曾真又是嘻嘻一笑,说:“郁闷吧?”张仲平说:“你得意什么?”曾真说:“没有没有,我只是看着你这样郁闷,觉得好好玩的。老公,你可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玩深沉吧?”张仲平说:“你这讨厌的傢伙。”曾真说:“我怎么讨你厌了?你说呀。你看,我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说嘛,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嘛。”张仲平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曾真又说:“你看你啰,给机会你不说,我可我行我素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张仲平说:“你别做傻事。”

    曾真说:“我好不好?”张仲平说:“你自己说呢?”曾真说:“我很好的,仲平,老公,我真的很好的,真的比你以前那些女朋友加在一起还要好。我知道你想我去把孩子流掉,可是你又开不了口,你担心你一开口,就会变得不高尚,怕我看轻你,你可能还担心我跟你闹,是不是?你老实说,你动了这样的念头没有?”张仲平回过身来看了曾真一眼,又伸手抱了抱她。曾真说:“我说对了吧,瞧,认账了认账了。”张仲平说:“认什么账?”曾真说:“你抱我就是鼓励我,等于承认我的话说对了,是不是?”张仲平冲着她挤了一下眼睛。

    曾真说:“傻瓜。你郁闷对我又有什么好处?跟你在一起,我是要让你幸福的。那天跟你过生日我就许了这个愿。你这个坏傢伙,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福气,你说呀。”张仲平再一次抱抱她,用的力气也大了一点:“你真的很好,是个乖孩子。”曾真叹了一口气,说:“还要我逼你才肯说。”张仲平说:“宝宝宝宝,你真的很好,你怎么就这么好呢?”曾真说:“行了行了,虚伪得要死。”

    曾真说:“我知道你的心思,所以,孩子我会去流掉。不过,仲平,我们说着玩儿好不好?你真的不想要我给你生个儿子吗?”张仲平一下子又警惕起来,并很快地看了曾真一眼。曾真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刚才身体突然一缩,她就感觉到了。她好像怕他说出什么话来似的赶紧说:“不不不,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拿话试探你,看还有没有希望。我知道我们现在这种处境,我们俩的这种关系,生一个非婚的孩子,那是不可能的。从我这方面来看,我倒是不在乎,可是,既然你的思想还没通,我就不会任性。我不会让你陷入一种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让你在手板心上的肉和手背上的肉之间作选择,那不是太残酷了吗?我不想让你痛苦。何况,我胜算的可能性有多大?你知道吗?仲平,我真的好爱你,爱死你了,我不能冒失去你的风险。真的,我不敢。所以,我刚才对你讲的要去流掉的话,是真的,半点虚假都没有。可是,我又想知道,你想过没有呢,我们生个孩子,一个儿子,又帅又聪明,从幼儿园开始就知道追女生,不,是女生追他,后来慢慢地长大,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帅,举手投足像死了你,这个时候排着队等着追他的女生已经数都数不过来了,想一想,多好。你想过没有呢?”

    想过或者没有想过,张仲平只要点点头或者摇摇头就可以了。曾真说了她只是说着玩儿,所以想过或者没有想过,应该都是不重要的。可是,张仲平却觉得点头或者摇头都很难。他相信曾真作的决定是真实的,她应该不会任性。因为这时候任性还条件不成熟。她已经坦白了,她在作这种决定的时候,已经替他和自己衡量过了面临的障碍,已经预见到了他和她的得失和输赢结果。她使用的表述方式是她不愿意他痛苦,宁愿自己去挨那一刀。但是,人的想法是随时可以改变的,如果他说他也想生个儿子,生一个他们俩的儿子,那就等于两个人有了一个共同的愿望。两个人想法一致,怎么去做便只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了。尽管产生想法和实施这个想法之间尚有很大的距离,但女人往往看重的是你的态度。曾真会不会因为他的态度而改变自己的想法呢?既然是技术性的问题,就总能解决,一个人不好解决,两个人共同去面对,就不算什么了。所以,这头是轻易能点的吗?一点头,那不等于回到原来的老地方去了?可是,如果不点头情况会怎么样呢?曾真做出流产的决定,为他着想的成份,自我牺牲的成份毕竟多一点。当女人爱上男人,那是什么蠢事都敢做的。但是,做蠢事的女人就是蠢女人,她心中即使有满得要往外流往外冒的爱情,如果做了蠢事也还是一个蠢女人,有这种爱情的女人只会让人觉得可怕。因为爱情的目的不是为了痛苦或者毁灭,而恰恰是相反,是为了快乐和新生。所以曾真的决定是理智的决定,她毫不犹豫地准备用自己的痛苦消除他的隐患,使他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他想到了自己刚才伸手抱她的那个动作,她说对了,他的那个肢体语言,是对她的感激与嘉许,可能还有一点歉意,使他觉得对她的爱又增加了一份。如果说男人爱女人的证明方式就是娶她,那么,女人爱男人的证明,就是想给他生个孩子。这是女人所能想到的最顶格的爱情表达方式。女人为了不给这个男人添麻烦,决定拿掉孩子,她对这个男人的爱就已经到了差不多不惜牺牲自我、失去自我的程度了。现在,这个无私的女人,可能希望得到的只是那么一点点精神上的慰藉,而你甚至都准备摇头拒绝?你忍心吗?

    曾真说:“怎么啦?开个口那么难,要你点个头或者摇个头,也那么难?”张仲平所以觉得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是因为这个话题本来就很沉重,不可以草率和随意。可是,曾真如果执意要他表态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尽快进入一种玩世不恭的话语环境,靠着嬉皮笑脸从尴尬的处境中脱身。但是,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份?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张仲平知道人流刮宫的厉害,通俗一点说,那是一种血肉分离,在身体最里面最敏感的部位实施血肉分离。一想到这个笑眯眯的傻丫头将要为他去遭受那种纯粹肉体的痛苦,心里实在是很难受,他怎么还能够没心没肺地对她敷衍塞责?张仲平伸出两只手把曾真的小脑袋捧住,认真地看,突然把它抱住使劲往自己胸脯上按。曾真嘻嘻直乐,说:“要我咬你是不是?好,我咬我咬我真的要咬你了哟唉哟你都要把我闷死了。”曾真从张仲平怀里挣脱出来以后,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伸手在张仲平脸上抹了一把,轻轻地问:“怎么啦老公?”张仲平说:“对不起宝贝儿,真的对不起。”曾真嘴唇往上一翘,把僵在那儿的笑容化了,说:“还说人家是傻丫头哩,我看你才是傻大个儿,矫情,是不是想我授予你模范丈夫的光荣称号?”张仲平紧紧地抱着她:“对不起,你这个傻丫头让我的心尖儿一阵一阵地酸痛。”曾真说:“你的心尖儿在哪里?让我摸一摸。”张仲平说:“在这儿。”曾真说:“这是什么呀,老肉皮。仲平,你爱我是不是,你真的爱我,是不是?”张仲平说:“我真的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我怎么会这么爱你呢?”

    他们开始温柔地做爱,轻歌曼舞,但到最后阶段还是不可控制地疯狂起来。曾真不仅一如既往地喊叫得惊天动地,还第一次在张仲平的后背上抓出了一道一道的红印子。张仲平本来不觉得,看到曾真望着他的后背发呆,爬起来一照镜子才发现。曾真像做了错事的孩子,连声说怎么办怎么办?张仲平说:“什么怎么办?”曾真说:“你呀,你到那边怎么交待?”张仲平说:“她要是发现了,只好说是猫抓的了。你今天怎么啦,这么生猛?”

    不知不觉地,他们又扯到怀孩子生孩子的事情上去了,讨论得还很充分。曾真不依不饶的,非要这样做。曾真说:“这也值得你有心理障碍吗?我都说了我没事。”张仲平说:“可是……”

    曾真说:“真的没什么,呶,咱们把咱们的身份和处境都忘了,就像是说别人的事儿一样,行不行?就像是学术交流,好不好嘛?”张仲平说:“为什么要这样呢?”曾真说:“长点见识呀,拉近我和你之间的距离呀。”张仲平说:“我不想说。”曾真说:“那我说,以你的口气说,就像是你在劝我一样,好不好?”张仲平说:“随你。”

    曾真说:“怀孩子生孩子,说得轻巧,你以为是养个猫呀狗呀的宠物呀?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光孕妇定期上医院做B超做体检就够受的了。还有生理反应,你都不知道孕妇呕吐起来有多么难受。还有情绪的波动,你心里焦虑呀,不知道生出来的孩子是不是缺胳膊少腿,或者有没有别的毛病,心里那个悬呀。听说孕妇晚期两腿还会发肿,想一想这都是为什么呀。”张仲平紧紧盯着曾真,生怕漏掉她的每一个字,他可不能随随便便地被曾真带着进入角色,他得时刻保留着一份清醒。

    曾真接着说:“这还是孩子生下来之前。咱们说说孩子怎么生吧。孩子在肚子里一天一天地长大,慢慢地有了小手小脚,那小手小脚像什么?像小树的枝条。到临产的时候,它有多大?一个健康的孕妇,就像我这样的个子和盆腔……”张仲平说:“别拿你打比方好不好?”曾真说:“好好好,我是说胎儿的体重,六七斤是正常的,说不定还会有七八斤,再加上羊水什么的,那会有多大一堆呀?却要从细窄的产道里出来,这种比例好悬殊的,简直接近一头大像和一条蛇的比例,真是不可思议,一想到这个头都晕了,头都大了,好恐怖呀。当然,现在有了剖腹产,咔嚓一声,在肚皮上划一条长长的口子,把胎儿拿出来,生孩子的痛可以免了,可是手术的痛呢?还有,那条疤痕会不会慢慢消逝?像我这种疤痕体质的人,好好好,不说我,我是说如果那条长长的刀口总也不消逝,以后过性生活老公的情绪会不会受到影响呀?”张仲平说:“多少有点影响吧?自然分娩更惨,xx道如果恢复不好,以后过性生活算什么你知道吗?像三十八的脚穿四十五码的鞋,也像小鳗鱼游大海。”

    曾真打了张仲平一巴掌,继续说:“孩子生下来之后呢?吃、喝、拉、撒,半夜生病上医院,打各种各样的疫苗,有多少事呀。还有,衣服穿多了怕捂着,衣服少了怕凉着,那个难啊。孩子满月,过周岁,一天一天地长大,会在地上爬了,会叫妈妈了,会摇摇晃晃地走第一步了,大人再苦再累也是乐在其中的。不过,这是指夫妻两个人一起带孩子的情况,如果说,像咱们这种关系,做妈妈的,可就惨了。”张仲平这一次没有打断曾真,他的心硬一硬,就想听她怎么说。

    曾真说:“一个二奶的老公——所谓的老公,怎么能够承担得起做这个二奶的孩子的父亲的责任?如果他还是另外一个女人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孩子的父亲,他怎么可能同时成为这个二奶的合格丈夫和她的孩子的称职父亲呢?所以,不管这个二奶多么爱这个男人,要想在男人没答应之前生下这个孩子,答案只有一个字:蠢;两个字:好蠢;三个字:蠢死了。”

    曾真轻言轻语地说着这番话,总算看问题比较透彻。张仲平不允许曾真拿自己打比方,可他自己却不可能不联想到自己,就像曾真在他的要求下只能说别人,其实仍然说的是自己一样。

    按照丛林的说法,张仲平的家庭结构是典型的一家两制。现在可不是教授教授越教越瘦的年代了,唐雯每一年的收入比政府部门处级公务员的合法收入要高出两三倍。这对于一个下海经商的丈夫来说,是一个多么稳定的后方根据地,使他可以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到市场上去冲去闯。不错,不管是结婚之前还是结婚之后,张仲平的感情生活从来就不是一张白纸。下海经商之后,更是如鱼得水,一年四季命交桃花。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问题不在于你是什么样的人,而在于你在他人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能够把跟每个女人的关系都对唐雯瞒得严严实实,那么他在心理上也就心安理得,不搞白不搞。他对唐雯是负责任的,因为他非常成功地在唐雯心目中维护了自己好丈夫的形像,还有什么能比这个带给女人一种成就感和荣誉感的呢?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对家庭也是负责任的。他是绝对不会去做一个破坏家庭、喜新厌旧的陈世美的,那不太傻B了吗?当然,还有他对小雨的爱,那就真的是没有一点私心杂念了。在小雨心目中,他又是一个怎样充满慈爱,能够给她安全感和满足她各种各样合理和不合理的愿望的父亲?如果突然有一天这个印像被改变了,小雨会怎么样?关于离异家庭对小孩子心灵的影响与摧残的事,媒体报导得还少吗?小女孩离家出走、染上网瘾毒品、被人拐卖、遭强暴做三陪小姐的故事,想起来都太可怕了。张仲平连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性都不要出现在小雨头上。决不。

    张仲平的想法有一个明显的漏洞,他在做这种形而上学的思考时,撇开了曾真。曾真是怎么一回事?曾真是能够撇得开的吗?

    曾真说:“老公你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嘛?你是不是在心里说,这个女人真麻烦?”张仲平说:“没有呀。”曾真说:“你装什么装?再装,我不喜欢你啦。”张仲平说:“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却不能让我不喜欢你。”曾真说:“你这个丑八怪,就是这张嘴漂亮。”

    曾真说:“咱们谈这些事,好像你也不怎么烦嘛。”张仲平说:“烦什么,这些不都是学术问题吗?喂,怎么知道得这么多,像个教授似的?”曾真说:“什么狗屁教授,没见过杀猪,还没吃过肉呀,现在网上、杂志上什么没有?”张仲平悔不该提什么教授两个字,笑一笑,说:“你好粗鲁。”曾真说:“怎么,你嫌我粗鲁了?你才粗鲁哩。你这个杀人犯。”张仲平赶紧小心翼翼地说:“你记住了,说流产手术是把孩子做掉,这种说法是很不科学的,你千万不能这么想,做掉的不是孩子,是受精卵,或者说胚胎。这个区分很重要,否则会造成心理上的疾病,而且,听起来真的有点像杀人犯。”

    曾真说:“这次我放过你。不过,张仲平你给我听好了,这辈子我会给你生个儿子的,我比她小了二十来岁,我有的是机会,我怕什么?”张仲平说:“你要干什么?”曾真说:“怎么,吓着你了?你别怕,我可不希望你吓得阳那个什么了,你要是真阳痿了,我怎么办?我说给你生儿子,其实是在两种情况之下。”张仲平说:“哪两种情况?”曾真说:“第一,我发现你可能再也不会爱我了,除了让你‘传经送宝’,这事跟你没一点关系。我一个人生一个人养,也算给咱们的关系留下一个纪念。第二,就是等到有那么一天,你想通了,你自己想要了。你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你能保证你不想生个儿子?”张仲平听了这话不敢做声,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这种问题当然是不能讨论的,否则还有个完?

    曾真说:“张仲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这傻丫头这会儿在说疯话。你说过七年之痒的话,还说爱情保鲜期只有七个月,你也许在想,这小傻瓜的激情总有一天会过去的,那个时候,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我说得对不对?你这样想也没有关系。咱们走着瞧吧。”张仲平说:“瞧什么?”曾真说:“姓张的,我吃定你的。你就看我怎么死心踏地的爱你吧。”张仲平说:“那咱们俩来个比赛好了。”曾真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的,说话一点都不真诚。你知道我已经做了决定,所以又来说便宜话。真的不想理你了。”张仲平说:“还是那句话,你可以不理我,但我就是要理你,看你怎么办。”曾真说:“我能怎么办?没见过你这样无赖的人。”张仲平说:“我坚决不同意你这样说我,因为耍无赖和献殷勤,都是心虚的表现。”曾真说:“心不心虚你自己清楚,起码我知道,你其实没有认真想过这件事,不像我。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孩子,噢,不,按照你的说法,这个受精卵或者胚胎——姑奶奶说着怎么这么别扭?我不敢要的理由只有一个,你知道吗?”张仲平说:“怎么说?”曾真说:“我估计孩子是在擎天柱怀上的。我没有带排卵测试条,那几天,我太快活了,把什么都忘记了。你瞧,照片里那个傻丫头,不知道有多幸福。”张仲平说:“照片里那个臭男人,也不知道有多幸福。”曾真说:“我们在擎天柱喝了酒,你忘了?你喝了,我也喝了。所以你真的运气好,可以放一百个心,这个孩子我会去流掉。我总不至于替你生个傻瓜儿子吧,俺虽然是做小的又不是什么教授,这点优生优育的知识也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