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2:16
A+ A- 关灯 听书

    侯昌平给张仲平打电话,问他拍卖会的情况,要他不要当甩手掌柜,说那个什么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是新成立的,他有点不放心。张仲平很敏感,马上问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侯昌平说:“案子交出来了,本来我可以不管不问了的,但我老觉得放心不下,便以买家的名义打了个咨询电话,没想到他们爱搭理不搭理的,那个接电话的小姐好像很不熟悉业务,怎么会这样呢,嗯?”

    张仲平接到侯昌平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外面吃完了晚餐回宾馆。曾真一出电梯就跳到张仲平背上,要他背。他与侯昌平的对话曾真听得清清楚楚。她从张仲平背上滑了下来,问张仲平怎么啦,事情是不是很严重?张仲平说:“难说。”张仲平有个原则,就是从来不跟她谈自己公司的事。那些事情都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涉及到复杂的人际关系,外人也出不了什么主意,帮不了什么忙。出了江小璐的情况之后,更加是这样。曾真明白他的心思,也从来不打听。曾真说:“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吧,别影响了你的工作。”张仲平说:“那怎么行?大峡谷还没去哩,还有白马湖,听说那里又在闹水怪,全国各地的记者来了不少。”曾真说:“我对水怪不感兴趣,只对你感兴趣。”张仲平说:“胡总还要请我们看草裙舞、摆手舞呢,怎么,不想我学技术了?”曾真说:“你早就是武林高手了。”

    张仲平在宾馆总台结账的时候,才跟胡海洋打电话,告诉他公司有点事,得提前走。胡海洋说:“不是那件事吧?”张仲平说:“不是,是另外一件。”胡海洋说:“那好,我来送你吧。”张仲平听到里面有搓麻将的声音,就说:“算了吧,我们之间别讲那个客气了,你继续玩吧。”胡海洋也不坚持,祝他们一路顺风,便收了线。

    张仲平问总台小姐,发票可不可以空着不填日期。总台小姐说可以。张仲平就叫她别填了。他答应了曾真,这两天住在她那儿。唐雯要是问起来,他就说还在擎天柱出差哩。

    曾真要张仲平先休息一下,她来开车,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曾真觉得这里比湖南的张家界还美,趁着还没有完全开发,可以买块小地,到山里过男耕女织的生活。张仲平说:“你不是不愿意当农妇吗?怎么又想我当农民了?”曾真说:“这几天我很快乐,我想,如果能这样,哪怕是在这样的穷乡僻壤,我也愿意,仲平,你愿意吗?”张仲平说:“你这个傻瓜。”

    刚出城不久,胡海洋打电话过来,问曾真有没有驾照。张仲平说有,这会儿就是她在开车。胡海洋说:“那好,你就一直让她开吧,要她开慢一点。”张仲平说:“怎么说?”胡海洋说:“没什么,女同志开车心细一点。好,就这样,我挂电话了。”

    张仲平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不明白胡海洋的意思,因为他平时可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曾真说:“你别七想八想了,他看咱们俩那么亲热,知道你晚上肯定没闲着,体力消耗大,精神不容易集中,怕出事。”张仲平说:“你还不是一样辛苦?”曾真说:“只有犁坏的的犁,没有犁坏的田。再说了,我年轻,经搞”张仲平说:“嫌我老了?”曾真说:“是呀,你这讨厌的傢伙。”

    中途张仲平要替换曾真,曾真不肯:“我又不是没有开过长途,不累。再说了,这不是你朋友的交待吗?”但在上高速公路以后,张仲平还是坚持着开了个把小时。夜里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最容易疲劳了,他怕曾真受不了。

    第二天,小叶上班迟到了。她没想到张仲平会提前回来,张仲平没有说她,趁着她帮他搞室内卫生,随便地问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小叶说挺好的,没有什么事。张仲平说:“建国路胜利大厦的拍卖公告登出来了,没有一点反应吗?”小叶说:“有反应呀,我接到过几个电话,按照你的意思都转到徐总他们公司去了。”张仲平说:“留下竞买人的电话号码没有?”小叶说:“留了。”张仲平“嗯”了一声,想了想,装着很随意的样子,说:“如果有人来找我,别说我回了,也别说我没回,让他打我的手机。”小叶望了张仲平好几眼,点了点头。张仲平这样吩咐小叶,是怕唐雯打电话到公司找他,但愿这是多此一举。唐雯不是小鸡肚肠的人,他说什么她一般都相信,不会七拐八拐地去核实他讲话的真假,但这种事情谁又敢百分之百地打包票呢?

    张仲平没有跟徐艺打电话,直接去了时代阳光拍卖公司。

    徐艺很悠闲地在公司里看报纸,张仲平问他情况怎么样了。徐艺说:“打电话咨询的不少,打保证金的还没有。”张仲平说:“还有三天时间,估计会不会有人来办手续?”徐艺说:“难说。”张仲平说:“这么大的项目,别人还要做可行性论证,照道理应该跟拍卖公司直接接触了。有这样的买家没有?”徐艺说:“还没有。”

    徐艺争取做主拍单位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可以说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占一个主拍单位的虚名毕竟显得意气用事。对他们公司来说,这是接受法院委托的第一笔业务,只能做好,不能做砸。否则,就是别人再怎么想帮你,也会不放心。因为法院直接面对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众目睽睽的,活干不好或者拖泥带水的,不等于是给法院添麻烦吗?其它的还有什么可谈的?徐艺又不傻,对其中的厉害关系应该很清楚,应该不大可能轻意去冒这种风险。

    当然,拍卖公告刊登出来以后没有一点反映的情况也是有的。拍卖是一种市场行为,你总不能把人强行拉到拍卖会上来。即使有人办理了竞买登记手续,在拍卖会上却不举牌的情况,也很普遍。拍卖会并不像某些影视作品里出现的镜头那样,好像只要一上拍卖会,就应者如潮争先恐后。举牌是那么潇洒的事吗?要钱呢。到目前为止,张仲平感到奇怪的仅仅是徐艺的态度。他想起了龚大鹏。张仲平在擎天柱的时候曾经接到过龚大鹏的一个电话,那时候他的手机关机,后来开机从信息箱里才知道。张仲平跟龚大鹏回过一次电话,没想到电话通了没人接。张仲平也就没有去管他了,他觉得跟龚大鹏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了。龚大鹏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很倔,张仲平这里说不上话,肯定会去找徐艺。徐艺的这种态度跟龚大鹏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张仲平问:“上次跟你提到过的那个包工头,找过你没有?”徐艺眼光一闪:“你是说那个姓龚的?我看他脑子好像不好使。”徐艺挥了挥手,一副不屑一谈的样子。张仲平并不觉得龚大鹏神智方面有什么问题,他只是钻到了自己想法的死胡同里轻意出不来而已。这对于一个农民出身的建筑商来说,完全可以理解。徐艺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到龚大鹏,反而让张仲平的不安又增加了一份。

    张仲平说:“龚大鹏这个人还是要注意,他跟胜利大厦关系密切,也有些能量。”徐艺点点头:“行,我会注意的。”

    张仲平起身告辞,徐艺也没有特意挽留,甚至上次提到的请他看艺术品大拍拍品的事也没有提。徐艺嘴上当然也还客气,说一定按张总的指示办。张仲平也就一笑,随他去。

    张仲平从徐艺那里没有了解多少情况,就想跟龚大鹏见上一面。

    张仲平跟龚大鹏打电话说:“怎么啦,龚大老板?我的电话都不接了?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龚大鹏说:“哪里话?是你不接我的电话吧?张总是我的兄弟,我怎么敢不接兄弟你的电话?”张仲平说:“那好呀,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咱们见个面?”龚大鹏说:“可以可以,张总要接见我,随时都可以。”

    龚大鹏说随时都可以,真的约他却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搪塞。张仲平多少有点生气,这小子,当初为了见自己,可以大半天地在公司里候着,这时候倒像个尾大不掉的人物了。

    张仲平想不出龚大鹏在他面前摆架子的理由。

    拍卖会前一天晚上,龚大鹏才跟张仲平来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拍卖公告中规定的报名时间已过,没有一个竞买人报名登记,也就是说,胜利大厦第一次拍卖会流标已成定局。龚大鹏曾经向张仲平要求推迟拍卖会的举行,这在客观上也已经做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人见面已经没有了什么实际意义。

    张仲平就跟龚大鹏在东方神韵大酒店一楼咖啡厅见了一面,那个瘦高个子的青年跟着他,也学龚大鹏的样,动不动就要跟人家握手。

    张仲平说:“龚老板找的那个台湾老板回来没有呀?”龚大鹏说:“回来了回来了,我跟他说了你想见他的意思,可他说不忙,说这两天正好有点别的安排。”张仲平笑了笑,没有去纠正龚大鹏。张仲平当初的意思是,如果龚大鹏方便,可以安排他与那个台湾老板见个面,看看他购买胜利大厦的诚意到底有多大。龚大鹏说:“没有想到这次的价格会有这么高。”张仲平说:“你怎么会觉得价格高呢?里面土建成本就有你的伍佰万,再加上土地成本和报建费七七八八的,这个价格不算高吧?”龚大鹏连忙说:“我还不希望价格高点?可是,我听说大家购物有一种心理,叫买涨不买跌,胜利大厦停了几年工,大家还等着跌价。听说这一次如果拍不掉,就必须降价。”张仲平说:“不是必须降价,是有可能降价。主要看法院怎么定。”龚大鹏说:“最低能降到多少?”张仲平说:“第一次拍卖会的程序还没有走完,讨论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你是我的朋友,可以一般性的讨论一下。我估计就是法院同意降价,下次拍卖,也得千把万吧。”龚大鹏望着张仲平笑笑,没吭声。张仲平见他那个样子,心里一咯噔,却故意慢悠悠地说了一句:“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徐总对你印像很深呀,他怎么说?”这时龚大鹏旁边的那个瘦高个子青年突然插话,说:“徐总跟我们说下次能降到七八百万。”

    张仲平和龚大鹏都没有料到他会多嘴,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去看他。龚大鹏使劲地横了他一眼:“你这个和宝,你不说话会死呀。”张仲平笑了一声,没吭气。

    胜利大厦在建工程的评估价是一千六百多万,拍卖运作过程中,还有一个拍卖保留价的问题,也就是通常说的底价。一般说来,拍卖保留价比评估价低。为什么呢?因为值多少钱的东西并不一定马上就能够卖到多少钱。因此,为了实现快速变现的目的,就必须在评估价的基础上打折。打折的幅度是不一定的,《拍卖法》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最后决定权还是在法院。

    操作法院委托的拍卖项目,中间随时可能出状况,所以拍卖公司一般都会想方设法尽快拍卖成交。在确保成交的前提下,再尽可能地让成交价格走高。但是不管怎么样,拍卖保留价应该一直保密,否则,让一个竞买人事先知道拍卖保留价,却对另外的竞买人保密,就是一种信息不对称,就会显失公平。

    第一次拍卖的保留价是一千三百来万,算是在评估价的基础打了八折,应该不算贵了。不过,现在的人都很精明,知道法院委托拍卖的东西,如果第一次拍不掉,第二次多多少少会降价,所以干脆就等到第二次拍卖的时候再来。当然,对于竞买人来说,拍卖保留价的大幅度下降也是一把双刃剑。谁也不能保证能够按照降下来的拍卖保留价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账其实大家都会算,对于你有吸引力的价格,对于别人可能同样有吸引力,这样的话,你就会多遇到一个竞争对手,竞争也就越激烈。你要想低价位买到拍卖标的,除非你能够阻止别的竞买人跟你竞争。

    说第二次拍卖会的拍卖保留价应该有千把万,张仲平是在一千三百万的基础上再打一次八折测算出来的,这差不多也是一种惯例。被龚大鹏称为活宝的瘦高个子说七八百万,已经是评估价的百分之五十了,必须在一千三百万的基础上再打六折才能达到。活宝随口溜出来的那句话,如果是真的,徐艺就有点不像话了,等于让张仲平处在了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龚大鹏会认为张仲平是在假心假意地应付他;如果龚大鹏认为他连这个价格都不知道,又会在心底里看轻他。龚大鹏可能会这么想,你还是协拍单位的老板哩,原来是聋子的耳朵配相的,人家主拍单位压根儿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跟你谈什么事儿都没有用。

    按照张仲平上次帮龚大鹏作的分析,成交价格越低,对龚大鹏越不利,除非龚大鹏真能通过徐艺让那个什么台湾老板以极低的价格买到手,同时获得别的好处。设想一下,如果那个台湾老板真的能够以七八百万买下来,与张仲平预计的千把万,就有二三百万的价差。也就是说,龚大鹏既没有舍弃那个与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争来争去的蛋糕,暗中又为自己另外留了一块自留地。连3D公司也成了被他们撇开的对像。算盘打得不错,可是,他龚大鹏玩得转吗?

    徐艺从中得到的又会是什么呢?拍卖佣金是按拍卖成交价计算的,拍卖成交价越低,拍卖佣金也就会相应减少。拍卖公司当然不会这么干,除非能够得到远远高于正常佣金收入的其他补偿。徐艺为什么最终选择了作佣金收入少五个百分点的主拍单位?他在一开始是不是就有通过旁门左道赚钱的想法?因为如果龚大鹏要玩鬼,是离不开徐艺的。

    难怪侯昌平会有那种印像。

    问题是,别的竞买人如果也对胜利大厦有兴趣,又怎么能够阻止他们来参加拍卖会呢?

    张仲平知道,千把万的项目太好出手了,钱不是太多,又可以做得有模有样。所以,在拍卖市场上是广受欢迎的。3D公司拍过一两单,每次都竞争激烈。徐艺是知道这种情况的,他会去玩这种拍卖人与某一个竞买人恶意串通的火吗?万一落下把柄,不仅可以宣布拍卖无效,处罚还相当严重。

    张仲平感到与龚大鹏谈话有点不投机。他想原来龚大鹏约他见面,不过是为了虚晃一枪,或者说是为了更进一步地麻痹他。

    再坐下去就有点无聊了,张仲平起身跟龚大鹏告别。龚大鹏跟着起身,说他还要坐一会儿,等另外一个朋友。龚大鹏说:“我请张总,单我来买。”张仲平笑笑,随了他。龚大鹏望着张仲平,欲言又止的样子,但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伸手抓住了张仲平的手。龚大鹏使劲地攫着它们,差不多是在跟张仲平较劲儿了。龚大鹏说:“张总我永远把你当兄弟,请多关照了。”

    曾真经常怔怔地发呆,有时候还会幽幽地叹上一口气。有一次,曾真伏在张仲平身上问他还有多久。张仲平莫名其妙:“什么还有多久?”曾真说:“我们的爱呀,还能持续多久?”张仲平说:“西方有七年之痒之说,其实真正说起来,即使是没有任何杂质的两情相悦,保鲜期也就七个月吧。”曾真说:“七个月?”张仲平说:“是呀,七个月,杂志上就是这样说的,说男女之间的爱情保质期是二百一十天。三七二十一,不就是七个月吗?”曾真说:“什么狗屁杂志?我怎么没有看到过?”张仲平说:“既然是狗屁杂志,咱们就不去管他了。”曾真说:“你以前跟那些女朋友,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张仲平半天没吭声。曾真说:“老实交待,是不是这样嘛?”张仲平说:“别急别急,我正在一个一个地算呢。”曾真说:“你别算了,我跟她们不一样的。”张仲平说:“哪儿不一样?”曾真说:“哪儿都不一样,我比她们加在一块儿还要好,好得多,好一百倍,好一千倍、一万倍。张仲平,你除非是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傻瓜,才会动心思想甩了我。”

    那天,曾真吃过饭将碗筷一收拾就开车出去了。她刚走没半个小时,徐艺打来了电话,请张仲平到他们公司去一趟,说第二次拍卖的公告已经刊登出来了,有些事情需要通通气。

    第一次拍卖公告刊登在白鹿都市报上,这是当地发行量最大的一份报纸,覆盖面很广,徐艺那次做艺术品拍卖和国土局储备土地的拍卖,选择的报纸媒体就是它。3D公司发布拍卖公告,一般也都把它作为首选。但是,张仲平到了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才知道,第二次拍卖的公告却选择了省日报,这是一份主要面向党政机关和各基层党组织的报纸,一般的企业是不订的,而且外面的报刊亭一般也不零售。

    张仲平说:“怎么换成省日报了?”徐艺说:“有什么问题吗?白鹿都市报没有省日报级别高,广告可以打五折,节约成本嘛。”张仲平认为徐艺的理由不能成立,现在不是节约成本的问题。拍卖公告讲究的是受众面,与报刊本身的级别没有关系。张仲平不想一进门就和徐艺争,忍了忍,说:“像这种事情,徐总是不是应该先跟我商量一下?”徐艺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这确实是我疏忽了,我向张总赔不是。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法院那边催得急,那天本来也是先联系白鹿都市报的,可是最近不是来了一个温州的购房团搞一个什么房地产交易会吗?它们的版面三天以前就预订完了。”张仲平说:“那就更应该仍然选择白鹿都市报了。做生意就是要扎堆,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徐艺说:“张总是不相信我的话吧?法院催得急是真的,白鹿都市报也确实没有广告版面了。”张仲平本来想跟徐艺说,你刚才电话里还说要跟我商量事,其实不过是把你做了的事告诉我一声而已。但张仲平又想,徐艺都已经做了,再说又有何益?毕竟徐艺的搞法也不算违约。张仲平很快又发现了新的问题:第一次拍卖公告中要求的拍卖保证金是一百万元,这一次增加到了五百万元。张仲平用手指点着这一条,问徐艺是怎么回事。徐艺又笑了笑,说这也是委托法院的意思。张仲平说:“委托法院管得倒是很具体。”张仲平知道,拍卖保证金收多少,《拍卖法》也没有明确的规定,按照惯例,也就是拍卖标的现值价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太低了,担心买受人成交后毁约。太高了,等于抬高了竞买人的门槛,而且资金在账上打来打去的,也挺麻烦,因为最终的买家只有一个,其它竞买人的保证金要求迅速退回。徐艺又像是反问又像是辩解似地问了一句:“这不会又有什么问题吧?”张仲平心想,你把什么问题都往法院那儿推,我要说你的做法有问题,你转背到法院里去说,说不定就成了我对法院编排不是,这种傻事我才不会做哩。便笑着摇了摇头:“话是这么说。徐总,公告已出来了,再讨论这些事已经没什么意义。不过,据我所知,这好像是贵公司在法院接的第一笔业务,又是在建工程,情况比较复杂,咱们可得一心一意把活干好呀。”徐艺说:“张总真是语重心长呀,你放心吧,违法乱纪的事,谁敢干?我们做拍卖,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吧。”张仲平说:“那就好。”

    徐艺要拉张仲平一起去南区法院拿第二次拍卖的保留价确认书。这让张仲平警惕起来。他又想起来了那个活宝的话,觉得徐艺越来越形迹可疑了,还拉他来打掩护,心里不爽,就让他一个人去。徐艺说:“还是一起去吧,免得张总又误会。”这话让张仲平心里直窝火,明明是你做得不地道,倒好像成了我斤斤计较似的。但张仲平还是忍住了,两家公司合作,磕磕绊绊的事总是免不了的,徐艺只要不是太出格也就算了。

    到了南区法院,执行局的沈建伟交给了他们俩一个密封好了的信封,他先递给徐总,徐艺示意他给张仲平,张仲平推辞了一下,接过来,转手又给了徐艺。信封封着,要到开拍卖会的时候当场拆封,因此,张仲平并不知道拍卖保留价是多少,沈建伟当然是知道的。徐艺也应该是知道的,否则,和宝那句话从何说起?刚才徐艺为什么要推那个信封?不就是掩耳盗铃?不过,张仲平打定了主意,能装傻就装傻。他徐艺玩不玩名堂,是他的事。反正张仲平该说的话也都说了。张仲平为这件事划了一条底线,拍卖活动绝对不能违背《拍卖法》,至少在程序上要经得起各方面的严格检查。3D公司绝对不能够被牵扯到违反拍卖程序的套子里去;在这两个前提下,徐艺要打什么擦边球,他可以装傻,即使这种装傻要付出少收一部分佣金的代价。还有,就是要在适当的时候提醒徐艺一下,他张仲平只是在装傻,而不是一个可以被人家当猴耍的傻瓜蛋。

    曾真打手机问他在哪里,张仲平离开沈建伟办公室,来到走廊上,说了。曾真又问他晚上有什么应酬没有,张仲平说暂时没有。曾真说,那你能保证一定回家吃晚饭吗?张仲平想了想,说我尽量吧。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曾真又来了电话,说:“老公,你回家的时候,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门。”张仲平说:“为什么?你今天神经兮兮的,搞什么鬼?”曾真说:“你乖乖地听话就行了。”

    张仲平的心被曾真弄得吊起来了,反而想早点回到她那儿去。这时徐艺也从沈建伟办公室出来了,硬要拉他回公司去看艺术品大拍的东西。张仲平说:“还是不用看了吧,看了好东西我又会忍不住。”徐艺说:“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张总还真得给我捧捧场。”张仲平装着很不情愿的样子,随徐艺回了他的公司。东西还不少,字画、杂件、玉器、瓷器,也有上眼的。他自己送给葛云的东西,却没有看到。难道还没有送来?张仲平说:“征集工作还有多久?”徐艺说:“快了,到这个月的月底,还有十几天吧。有中意的没有?”张仲平说:“等出了拍卖图录以后再说吧。”徐艺说:“张总你只管负责买,佣金我可以打折。”张仲平说:“为什么打折?是不是觉得欠我的人情实在太多了?”徐艺仰着脖子哈哈一笑。

    张仲平心想葛云真是一个沉得住气的女人。不过这也许是健哥的意思,健哥可能要等香水河法人股拍卖的事最后敲定以后,才会让葛云往这儿送东西。那件事应该快了,健哥已经给他透了信,说顺利的话也就这一两个星期吧,正好跟徐艺征集拍品的时间对上。

    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候了,徐艺说:“一起吃晚饭吧。我把江经理也叫上。”张仲平说:“哪个江经理?”徐艺说:“就是胜利大厦拍卖的业务经理,大美女。嗯,上次你不是还问起过她吗?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哩。”张仲平开始还有点担心,怕江小璐有意无意地在徐艺面前暴露他俩的关系。听徐艺的口气,不像是知道底细的样子,这让张仲平放心了,心里却不免唏嘘一回。张仲平惦记着曾真的事,更不会在这种时候与江小璐和徐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就说:“下次吧,说句实在话,徐总你是得好好请请我。”

    曾真又来了电话:“老公你在哪儿呀?”张仲平说:“我刚从徐总那儿出来。”曾真说:“还要多久?”张仲平说:“怎么啦,你今天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阴谋诡计?”曾真说:“少啰嗦,你快点快点回家吧。”

    曾真早就躲在门后面了,听到张仲平的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便从里面把门打开了,却只打开了一条缝,曾真说:“你把眼睛闭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睁开。”张仲平就乖乖地把眼睛闭了起来。曾真拉着他的一只手,把他拖进房间,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又引导他慢慢地往房子中间走。她要他向左,他就向左,她要他向右,他就向右,她要他抬脚,他就抬脚。曾真说:“好啦,麻烦你老人家把眼睛睁开吧。”

    张仲平把眼睛睁开了。

    他看到他扭着头在亲她的脖子,她怕痒似地那样笑,脖子有点缩,身体要躲不躲,眼睛要睁不睁的,又甜美又迷人,背景是擎天柱的飞云瀑——那是一幅巨大的照片,占了客厅整整一面墙。而他们两个大活人这会儿正站在客厅的中央,周围是一圈排列成心形的小小的红烛,已经点燃了,正摇摇曳曳地燃烧着,红烛的外围是恣意盛开的鲜红的玫瑰。

    张仲平怔住了,他看到曾真的脸上有飘忽的光的影子在跳跃。外面正是暮色四合的时候,曾真却没有开灯。他想,同样的光的影子也在自己的脸上闪闪烁烁吧。

    张仲平笑一笑:“怎么。这么隆重?”曾真说:“祝你生日快乐。”张仲平说:“我生日?”曾真说:“是呀,我看了你的身份证,你把自己的生日都给忘了?”

    张仲平的生日其实还要晚几天。身份证上的是阳历,他其实一直是过阴历生日的。张仲平不便说破,一把将曾真拥进怀里,在他的耳朵根底下轻轻地说:“谢谢你宝贝儿。”停了一下,把她的脸扳过来,看着她眼睛说:“墙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曾真说:“好不好看?”张仲平说:“好看。里面的男人真像是个采花大盗。”曾真说:“就是。打你这个偷花贼。”张仲平说:“可是,我怎么不知道照过这样一张照片?”曾真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呢。”又把他往卧室里拉。

    卧室里的墙上也挂了七八张照片,有他们俩手拉着手一起朝前小跑的,有她趴在他背上,他一边咧着嘴傻笑一边背着她朝前走的,也有他搂着她的腰的,还有一张是他在给她送飞吻,很夸张,他的嘴撮起来,两片嘴唇大的像猪八戒。卧室里面的照片大小各异,大的有挂历那么大,小的也有二三十寸,有意东倒西歪地挂在墙上。一律郁郁葱葱的背景下,是她和他阳光灿烂的脸。

    张仲平说:“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曾真说:“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那里有我的同行朋友呢。”曾真一提醒,张仲平好像想起来了,他们在擎天柱游玩时,老是有那么两个人围着他们转来转去的,当时心里就觉得有点儿奇怪,却也没有当一回事。

    晚餐也早就准备好了。一份清炒百合,一份银耳去芯莲子羹,还有用一个小小的砂锅熬的小米红豆粥,当然还有生日蛋糕和一瓶法国红葡萄酒,很有中西合璧的意思。曾真早把电脑打开,页面是他俩在同心岩前的合影,轻柔抒情的萨克斯在房间里飘荡起来。

    曾真说:“仲平,你开心吗?”张仲平说:“开心,谢谢你小女生。”曾真说:“以后每年我都要给你过生日,每年都不一样,都要让你开开心心的。噢,不,当然不止是生日这一天,我要让我们的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张仲平不敢看曾真的眼睛,急急地说:“我们跳舞吧。”曾真说:“要不要先吹蜡烛,许个愿?”张仲平说:“等等,这会儿我不想吃东西。”

    张仲平其实不会跳舞,他说的跳舞,是搂着曾真在心形的蜡烛圈子里慢慢地转圈,慢慢地摇晃。他开始还眼睛对着眼睛地看着她,后来干脆把眼睛闭上了。再后来,那些蜡烛一只一只慢慢地熄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刺鼻的气味。张仲平轻轻地放开曾真,将房间里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让夜的气息和新鲜的空气一起涌了进来。

    等到他们躺在床上的时候仍然没有开灯。他们相拥着说话,有时候两个人抢着说,有时候两个人又同时都不说话,一同望着墙上的照片出神发呆。因为一直没有开灯,他们其实看不清楚照片里的影像。但他们好像又回到了擎天柱风景区郁郁葱葱的环抱中,又听到了玉带溪淙淙流淌的清泉的响声。在那个还没有完全开发的风景区,他俩自由快活,就像水里的两条鱼。

    曾真说:“这样,我每天早晨一睁开眼睛,就真的能够看见你了。猪八戒背媳妇,瞧你,多傻呀。”张仲平说:“对不起,宝贝儿。”曾真说:“仲平你别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