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2:09
A+ A- 关灯 听书

    徐艺比张仲平先到了3D公司,他带来了一个漂亮的女秘书,不是于伶,是新面孔。可能是徐艺说了个什么新段子,大家一起笑了,办公室小叶笑得最响。

    看到张仲平进来,大家停止了说笑,各自归位。

    张仲平朝徐艺点点头,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徐艺对张仲平的办公室很熟悉,在3D公司工作时,经常进来汇报的。张仲平在大班台的对面,也准备了两张真皮小圆椅,来了客人可以面对面交谈,徐艺让他的秘书留在外面,自己进来了,选择靠里面的那张坐下来,好像又回到了当部门经理的那会儿,两只手很规矩地放在大腿上。

    张仲平平时一般是不喝茶的。只要沾一点茶,中午和晚上就睡不着觉。但他办公室里准备了上好的铁观音,有时候工作太辛苦了,也喝一点提提神。他那个花了差不多一千块钱的紫砂壶很少用。张仲平将徐艺凉在那儿,自己到卫生间冲洗紫砂壶,自己顾自己地泡茶喝,也不看徐艺一眼,也不问他是不是也换换茶叶。想到可能正是从自己公司出来的徐艺在跟他抢食,张仲平不可能一点情绪都没有,他就是想让徐艺看看他的情绪,不能让他太嚣张了。

    一切从从容容地做完了,张仲平这才在他的大班椅上落坐。他将两只手并拢在一块儿,除了大拇指和食指以外,其它的手指相扣着屈成半个拳头。他当然还不至于拿像手枪枪筒一样的食指去指着徐艺,那样也太过份了,显得比较做作,而且没有风范。但他把它放在自己鼻子的一侧,两个大拇指一动一动的,好像是在活动手枪的保险盖,随时准备朝人开枪。

    张仲平不开口,徐艺也不说话。他起身将屁股下面的小圆椅朝后边挪了挪,坐下来时已经不再是刚才正襟危坐的姿势了,有了一点侧身,好像是为了避开张仲平的锋芒。他没有翘二郎腿,但两只脚不再并放,而是一只叠放在另一只上面。他的手转动着一次性的塑料杯,眼睛也望着它,好像对它起了研究的兴趣。

    两个人都不说话,就已经有了一点箭拔弩张的意思。但张仲平是主人,不好将这种沉默保持得太久。他开口之前先笑了笑,说:“徐总你说吧。”徐艺说:“张总你先请。”张仲平说:“还是你先说吧。”

    徐艺说:“我曾经说过,张总教我的东西让我终身受益。”张仲平说:“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说事吧。”徐艺说:“不不不,这不是拍你的马屁,是真心话。是你教给了我们一个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像商人一样思考。”张仲平说:“我有这样说过吗?听起来好像我是一个很势利的人似的。”徐艺说:“我这样说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我们用商人的眼光去看人和事,往往会很透彻,处理问题也就会有很大的灵活性。”张仲平说:“这倒是真的,我们身处的就是一个经济时代,商品社会嘛。”徐艺说:“是呀,只有先使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相关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张仲平说:“是不是呀?有多复杂呀?”

    徐艺说:“道理就不去说它了。我们的很多看法都是一致的。比如说,你还跟我们说过,做事不能意气用事,得有理由,就是任何事情,只要你能够给出一个你自己认为站得住脚的理由,就能做。当然,对于同一件事,每个人给出的理由可能会有所不同,甚至难免会互相矛盾互相对立,怎么办?不要去争论对与错,因为人的立场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对同一件事完全可能给出不同的是非判断,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但是,你自己要让你的理由站得住脚,也就是说,你必须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不管这种责任是法律法规方面的,还是道德良心方面的。”

    张仲平望着徐艺,又笑了笑。他不打算插话,他知道,这个前大学学生会的主席很有口才,那就让他说个够吧。

    徐艺说:“当然,光自己有做事的理由还不够,因为别人做事也有他的理由,怎么办?张总你是知道怎么办的。”张仲平说:“是不是呀?”徐艺说:“是的,因为你给我们说过二十字箴言。”张仲平说:“噢?”徐艺说:“你忘了?你说做生意很简单,也就四句话,就是先算自己的账,给别人留余地,求同存异,实现双赢。张总我记得没错吧?”

    张仲平喝了一口氤氲着浓郁香气的铁观音,抬起头来望着徐艺:“徐总你的开场白很长,很严肃,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你是不是已经做了、或者正准备去做一件事,这件事呢,在你的潜意识中觉得多少有点对不起3D公司,可是按照你自己给的理由,又是非做不可的,是不是?”徐艺也回望了张仲平一眼,说:“张总你说得没错,是有这么一点意思。”张仲平说:“那好吧,咱们就把它摊到桌面上来谈。我估计你已经像商人一样思考过了,那咱们就像商业对手,或者商业伙伴一样地谈一谈,行吗?”

    张仲平早就打定了主意,希望徐艺首先开口。尽管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徐艺找他要谈的就是胜利大厦拍卖的事,但先由徐艺嘴里说出来,可以使自己在心理上占有那么一点优势。

    张仲平见徐艺似乎在沉吟,又是轻轻一笑,说:“徐总你还应该知道我跟别人谈事,也从来都是先亮自己的底牌的。与其枉兜圈子,不如一针见血,反正大家谁都不蠢。”

    徐艺说:“张总痛快。其实我想张总也猜到了,我们之间要谈的,就是关于建国路胜利大厦拍卖委托的事。”张仲平说;“没有,我没有想到。”徐艺笑一笑,也不辩解:“鲁冰那里我们公司下了不少功夫。不瞒张总,他已经答应给时代阳光了。我们跟踪这笔业务已经很久了,可以说从准备成立公司的那会儿就盯上了。噢,对不起。”张仲平知道徐艺失言了,他摆摆手,说:“没关系。”张仲平暗自笑了,心想你准备成立公司那会儿不还是3D公司的人吗?身在曹营心在汉,难怪要说对不起。

    徐艺说:“我也是早几天才知道,咱们公司——我是说3D公司也在做工作的,承办法官侯昌平还觉得非3D公司莫属。”

    张仲平及时打断了徐艺:“不要说别人,你关于侯昌平法官的说法可能纯粹是猜测。”张仲平心想,多亏了侯昌平,否则,说不定你徐艺还不会来找我谈哩。但另外一方面,他也不想让外面的人胡乱议论,以为侯昌平早已一屁股坐在了自己这一边,这样对侯哥对3D公司都不利。人家心里要是问一句凭什么嘛,事情就会复杂化。就像如果张仲平问徐艺,鲁冰凭什么答应你嘛,事情就会复杂化一样。徐艺新当老总,有些地方还需要磨练。这种事件,从来就是可以做不可以到处乱说的。

    徐艺看张仲平挺严肃的,赶紧说对不起。他又停了一下,还叹了一口气,说:“不管怎么样,张总咱们这回是在独木桥上遇着了,你说怎么办?”张仲平说:“是呀,你说怎么办?”

    徐艺说:“理论上说,拍卖委托下给谁,存在着上中下三种可能性:3D公司单独做或时代阳光单独做;3D公司与时代阳光联合起来做;3D公司与时代阳光明争暗斗的时候,别的公司乘虚而入,结果3D公司与时代阳光都做不成。”

    张仲平说:“对于那最坏的结果,可能徐总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吧?”徐艺说:“那当然。难道张总不是也一样吗?”张仲平说:“还是有点不一样吧,3D公司毕竟做了好几年了,一、两笔业务做不成,不至于伤筋动骨,还是能够承受的。时代阳光就有点不一样了,市场竞争这么激烈,当然希望尽快把业务做到法院里去。”徐艺说:“张总大概不会是说,为了跟时代阳光竞争,不惜鱼死网破弄得两家公司都做不成吧?”张仲平说:“你有这种想法没有?”徐艺说:“当然没有。我对咱们3D公司还是有感情的。”张仲平说:“你认为我该不该有那种想法呢?”徐艺一笑,说:“张总更不会了。因为如果有那种想法,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张总认为这笔业务已经非3D公司莫属,别的公司碰都不能碰。我想事情明摆着应该还没到这一步吧,对不对?因此,时代阳光想分一杯羹实属正常。不仅我们公司在想,恐怕还有别的公司也在想,张总如果闹情绪,不是太孩子气,也太霸道了吗?而且张总自己也多次说过,成熟的生意人是不受个人情绪控制的,更何况,这没有什么可以来情绪的,不是吗?”张仲平再一次笑了笑,说:“你的意思是其实咱们都别无选择,是不是?”徐艺说:“换一种说法也可以,咱们两家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赚不如少赚。既然谁都不能吃独食,不如两个知根知底的公司携起手来。否则,极有可能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张总咱们还用得着重温一下龟兔赛跑的寓言故事吗?”张仲平哈哈一笑:“算了吧。”

    龟兔赛跑的故事是唐雯跟张仲平讲的,唐雯有时看到了什么好书也跟张仲平谈一谈。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可以不管公司的具体业务,但可以宏观调控,在原则问题、经营策略上给他提个醒儿。龟兔赛跑的故事新解就是从一本经济学的通俗读物上看来的。张仲平觉得有意思,在一次开工作例会的时候,就跟自己的下属扯谈似的讲了。兔子输了赛跑以后很不服气,第二场比赛的时候再也不敢大意,自然很轻松地就赢了。但是没想到第三场比赛兔子又输了。为什么呢?因为比赛的线路变了,中间有一条河,乌龟可以游过去,兔子却只能绕着河边跑,这样就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第四场比赛之前,兔子就与乌龟商量,兔子说,书上说,太阳升起的时候,非洲草原上的动物就开始奔跑了。狮子知道如果它赶不上最慢的羚羊就会饿死。对羚羊来说它们也知道,自己跑不过最快的狮子就会被全部吃掉。可是,咱们不是狮子和羚羊,而是兔子和乌龟,咱们俩干嘛要做对头?比赛的线路就像纷繁复杂的市场环境,谁也控制不了,不如联合起来。在陆地上我驮着你,遇到过河的时候,你驮着我,这样只要大家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咱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之下,总是能够得到并列冠军,实现双赢。

    张仲平跟侯昌平在廊桥驿站吃饭的时候,想到的其实就是这种结果,现在不过由徐艺主动说了出来。张仲平望着徐艺,徐艺也望着他,这样过了十几秒钟,张仲平从大班椅上站起来,说:“就这么着吧。”徐艺说:“这样就没有悬念了。另外一家公司要把侯法官和鲁局同时摆平,应该是很难的吧?”张仲平说:“拜托你别把话说得这么露骨好不好?”徐艺说:“咱们这不是一家人了吗?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话也就到这里打止了。”

    前后没有几分钟,调子就这样定下来了。

    张仲平说:“时间紧迫,咱们可能得先把具体的合作方式定下来。”徐艺说:“是呀,免得夜长梦多。”张仲平说:“你有什么想法?”徐艺说:“很简单,费用共担,全部佣金二一添作五。”张仲平说:“没那么简单吧,既然是大家一齐做,就只能做好。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一家做,简单,两家做,复杂。比如说,到底是联合拍卖,还是分主拍单位、协拍单位?联合拍卖当然是大家一齐负责,可是,一齐负责可能导致大家都不负责。如果分主、协拍单位,怎么分?这里面有一个以谁为主操作的问题。涉及到前期运作费用由谁垫付,运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由谁负责沟通、解决,拍卖以后款项的收取、转移,产权关系过户手续由谁负责办理等等,恐怕都要事先约定清楚。”徐艺说:“张总说的是具体的合作条款问题。”张仲平说:“这既是具体的合作条款,也是合作方式的性质问题。为什么?我觉得简单的联合拍卖肯定不行,司法拍卖最怕的就是拍卖标的物中的隐性瑕疵,很难保证不出现什么意外状况。到时候怎么办?所以,如果宾主关系不明确,难免两家公司一言有失必生嫌疑,或者互相推诿。这样就不好了,不仅影响两家公司的关系,对委托法院更是没法交待。”徐艺说:“张总说得有道理。”张仲平说:“我看可以由一家先制订合作的条款、规则,而由另外一家先行选择。条款尽可能具体一点,免得在合作的过程中再扯皮。我倾向于采取主拍单位和协拍单位的方式。”徐艺说:“我同意。”张仲平说:“那么谁做主拍单位,谁做协拍单位呢?都不好争,可内心里又都不想让。怎么办?刚才我说了,谁负责制订合作协议,另外一家就先行选择,等于在作协议时就进行了换位思考。这也符合公平原则,徐总你看呢?”徐艺说:“当然没有问题,就像足球比赛一样,哪个队选边,另外一个队就先开球。张总,咱们3D公司经验丰富,就由你先定合作的条款,好不好?”张仲平说:“行呀。”

    张仲平沉吟了一会儿,说:“我看这个合作协议就这么定,首先第一条,双方共同争取这笔拍卖业务,以结果论,如果出现两家中任一家单独承揽了这笔拍卖的情况,就属违约。”徐艺说:“行。这也就是一个君子约定,大家以两家的名义共同做工作,谁也不撇下谁。”

    张仲平说:“第二条,原则性地定一下,主拍单位从事拍卖活动全部环节的相关工作,协拍单位予以协助,一旦出了差错和问题,责任由主拍单位完全承担。”徐艺说:“是完全承担还是首先承担或承担主要责任?”张仲平说:“还是完全承担好。这一条款的主要意思就是为了杜绝出现差错,强调主拍单位的责任心。不出差错,什么完全承担责任、首先承担责任、承担主要责任其实都没有意义,但是,万一出了什么漏洞,再来进行责任量化,就会很棘手。”徐艺说:“行。”

    张仲平说:“第三条是利益分配问题。我的想法是主拍单位占全部佣金的百分之四十五,协拍单位占全部佣金的百分之五十五,费用从总佣金中先行扣除,税收各自承担。”徐艺说:“张总你说错了吧?应该是主拍单位占百分之五十五,协拍单位占百分之四十五。”张仲平说:“我没有说错。”徐艺说:“那不等于说主拍单位最后获得的佣金收入反而比协拍单位还要少?”张仲平说:“对。我的想法是这样,世界上没有名利双收的事,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你想一想,如果主拍单位的佣金比协拍单位的佣金高,或者哪怕是一样,那咱们两家还得去争,是不是?”徐艺说:“那倒是。”张仲平说:“所以,你可以选择做协拍单位呀,这样我只需要你挂个名,什么事都不需要你干,到时候就能拿走全部佣金的百分之五十五。”徐艺说:“问题是这样一来,岂不是贵公司的投入与产出、责任与利益不对等了?”张仲平说:“纠正你一个说法,不是敝公司,也可能是贵公司,由你先行选择,主动权在你。”徐艺说:“张总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有什么学问没有?”张仲平一笑,说:“没有,刚才不是说了吗?谁都不能名利双收,把便宜都占尽了。而且,我觉得这一条款可以彻底摒弃我们合作过程中的扯皮情况。我这里替3D公司表个态,不管你徐艺选择做主拍单位还是协拍单位,我都会乐意接受。”徐艺说:“是吗?如果由你来先选择呢?”张仲平说:“问题是,这是一种假设,你不会真的把选择权让给我。所以,我也就不好回答你了。不过,徐总如果单是这一条定不下来,晚一点答复也没有关系。”徐艺说:“是呀,张总的想法有点深奥,我可能得琢磨一下。”张仲平笑一笑,说:“完全可以。”

    张仲平对徐艺很了解,他在3D公司担任部门经理时,主要是负责外联攻关,对通盘运作并不是很熟,所以,他可能知难而退,选择作协拍单位,这样的话,3D公司的损失也就五个百分点,算下来也就几万块钱的事。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正因为徐艺对通盘运作并不熟,可能更加希望尽快熟悉起来,加上公司是新成立的,能够让3D公司成为它的协拍单位,可以满足某种程度的虚荣心。这样的话,3D公司就可以做甩手掌柜,集中精力做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而佣金收入还可以比时代阳光高出十个百分点。

    此外,张仲平还想到了龚大鹏。丛林多次提醒他,这个人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万一惹出什么麻烦来,作为主拍单位,徐艺就必须先在前面主动担着。都说拍卖好做,好像只要弯腰就有钱捡。其实哪里有这样的好事。捡钱也还要起早床哩。中国外国因为拍卖公司运作失误惹官司,弄得名声狼籍甚至倾家荡产的情况多了。别人不知道,徐艺应该知道,因为网上、媒体上一有这样的报导,张仲平就要拿到工作例会上去说,提醒大家守法经营。为什么人们在劝说别人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千万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轮到自己就没有了那一份清醒,就有了盲点,天真地相信自己是上天的宠儿,运气就是好,天上不仅会掉馅饼,甚至还会掉金元宝呢?

    徐艺显然一时拿不定主意:“张总我可能得跟我的项目经理商量一下。”张仲平说:“可以呀,你需要用座机吗?”徐艺说:“不用,借用你的休息室打个电话吧。”张仲平说:“你请。”他起身亲自将门打开,将徐艺让了进去,然后又轻轻地替他把门带上了。

    徐艺要找的那个人是鲁冰还是江小璐?徐艺既然说是他的部门经理,大概就是江小璐吧。她从这笔业务中能够提成多少呢?徐艺在里面屋里小声地说话。显然,江小璐的电话他一拨就通了,可见她是看到了张仲平给他去的电话的,只是不愿意接听而已。为什么不接呢?她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这笔业务是从3D公司手里抢过去的?

    张仲平以前的女人,没有一个是跟他公司的业务有瓜葛的。他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要让双方都知道游戏规则,所以,到大家都没有了新鲜感的时候,说分开也就分开了,彼此轻松愉快,甚至还能做朋友。因为让他们分开的不是别的,而是新鲜感的丧失。张仲平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来不说我爱你,只说我真的爱死你了。张仲平认为这是有区别的。一个爱字是神圣的、壮严的。一辈子只能用一次,如果在它前后加几个字,便像纯酿中加了水,稀释得没有了杀伤力。张仲平在男女关系上做得很潇洒,既没有感情的投入,也没有扯不清的经济上的麻烦。江小璐的情况有点不一样。男人女人之间一扯上钱,就说不清楚了。他和她还会见面吗?他们还会上床吗?或者从此陌路,甚至因为在一个圈子里混而互相提防?张仲平找不到答案。他喝了一口茶,撮了一颗尚未完全浸化开的茶粒含在嘴里,用上面的牙齿慢慢地把它在舌头上摊开。他发现那味道有点甜、有点苦,也有一点涩。

    徐艺出来了,他对张仲平说:“对不起张总,可能要到晚上才能给你答复。”张仲平说:“没有问题。看来徐总是准备选择做主拍单位了,因为协拍单位比主拍单位的佣金收入还高五个百分点哩,用不着这么犹豫,对不对?”徐艺笑笑,没说话。张仲平说:“合作协议拟好打印出来,将主、协单位空在那儿,等你决定了,再填上去签字盖章,可以吗?”徐艺说:“可以。”张仲平说:“顺便问一句,你的那位项目经理是不是一个女的,姓江?”徐艺说:“你怎么知道的?”张仲平嘿嘿一笑,说:“看来江湖传言是真的了。”徐艺说:“什么江湖传言?”张仲平说:“说时代阳光经理部还有一个名字,叫阳光靓女组合。拥有十二大名媛,个个花容月貌长袖善舞,名声大过女子十二乐坊,也是身怀独门暗器,吹拉弹唱无所不精,一出手无不所向披摩。”徐艺哈哈一笑,说:“纯属诬陷。公司员工漂亮一点不违法吧?”张仲平说:“违什么法?美女养眼嘛。钱,吾所欲也,美人,吾所欲也,美人不是鱼,钱不是熊掌,两者若能兼得,不亦快哉?”徐艺说:“张总过奖了。”张仲平不再说什么,他五点多钟还要去碧海蓝天去接侯昌平,便起身与徐艺握手告别,说:“咱们大家好自为之吧。”

    不管张仲平回得多晚,唐雯很少先上床睡觉,她总是一边看书一边等他。张仲平也知道分寸,不管是在外面应酬还是跟曾真厮混,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十二点。张仲平从曾真那里回来之前一般都是冲过澡的,回到家里洗脸洗脚属于重复劳动,却也不能省。张仲平看过一本杂志,上面说女人的嗅觉比男人的灵敏得多,对男性身上类似香的气味非常敏感,尤其排卵期。所以,张仲平在曾真那里洗澡从来就不用什么洗发香波和沐浴液。有一次张仲平直接上床被唐雯逮着了,说:“是不是在外面洗过了?”亏得张仲平反应快,说:“是是是,今天接待任务比较重,洗了三次脚。”唐雯说:“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有点发青。”张仲平说:“是吗?可能太累了。”唐雯说:“悠着点嘛。”张仲平说:“你还说我,我看你也挺辛苦的。”唐雯说:“没有办法,快要考试了。”张仲平说:“是吧,复习得怎么样?”唐雯说:“还行吧,谁知道考试的时候会怎么样。”张仲平说:“你也要悠着点。”唐雯说:“跟我们竞争的都是一些刚出校门的小青年,有些还是硕士直接考博士,我要是悠着点,前面的辛苦等于白费了。”张仲平说:“不要太勉强自己,只要尽力就行了。”唐雯说:“有时候看书太累了,就希望你早点回来。有时候精神好一点儿,又想你就是再晚回来十几二十分钟也挺好的,这样我可以多看几页书。”张仲平已经成功地把唐雯对他的盘问转移开了,也就打个呵欠,说:“是不是呀?”两个人躺在床上,有时候各自看一会儿书,有时仍然扯谈。主要是唐雯向张仲平说她们学校的事。学校是给唐雯分了房子的,房改的时候买了下来,现在出租。唐雯说现在的学生可不得了,本来是租给女生的,有次去收房租,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男生。有时还会在垃圾篓里发现用过了的安全套。张仲平说:“你还操这份心,现在大学生都允许结婚了,同居算什么?听说你们学校就有女生在男生寝室里睡觉的,也有男生在女生寝室睡觉,一到半夜,床铺还吱吱乱响。”唐雯又说一个同事得肝癌死了,发病前也看不出来,在医院里住了不到半个月,却不行了。张仲平笑她说话有逻辑错误,好像医院把人给治死了似的。唐雯说:“多可惜呀,才三十五、六岁。”张仲平说:“三十六岁是个坎,不好过,黛安娜死的时候就是三十六岁。”唐雯说:“你倒是关心国际风云。”张仲平说:“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所以要善待自己。”唐雯说:“其实考上博士又怎么样,我们院里的刘博士你都想不到住的是什么地方,防空洞。”张仲平就说:“困难是暂时的。”唐雯说:“谁知道,听说学校征地拆迁遇到了麻烦,拆迁办强行拆屋时误伤了一个老太太,不知道要拖多久。”张仲平说:“总是有希望的吧,我们的国家毕竟正在一天天地强大起来。”唐雯说:“你说话有点像党和国家领导人嘛,你自己什么时候强大起来呀。”唐雯一边说一边往张仲平的关键部位一探。张仲平本能地一躲,躲开了唐雯伸过来的一只手。想一想,觉得不妥,又赶紧抓住她的手,允许它放在自己的肚皮上。张仲平说:“希望在明天。明天早晨好不好?”唐雯说:“你躲什么躲,又不是第三只手。”张仲平说:“真的是第三只手我就不躲了。大不如小,小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唐雯说:“你胡说些什么。”张仲平说:“没有没有,我只是说我不是躲,其实我心里也想,又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唐雯一笑,说:“行了行了,只要不到外面乱搞慈善活动就可以了。”张仲平脑子里老是曾真的样子一晃一晃的,一下子没听懂,就说:“搞什么慈善活动,我又不想当政协委员。”唐雯说:“张仲平你是故意装糊涂吧,你老婆大人是怕你胡乱捐款哩。这里捐银子,那里捐金子的。”唐雯是利用了金子与精子的谐音。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很大胆的调侃了。所以一说完自己先就感到了一点不好意思,就把脑袋往张仲平的腋窝边蹭了蹭。唐雯都四十来岁了,还害羞。这点让张仲平很受用。他觉得正派的女人才会害羞,而老婆怎么着也还是要正派一点好。曾真却是另外一种风格,她会发嗲,会一遍一遍地叫他老公,会一味地要他爱她疼她宠她。作为男人,张仲平觉得曾真带给他的完全是另外一种令他内心痒痒的、酥酥的感觉。

    唐雯一般不问张仲平公司具体业务的事。以前也问过,那是公司的业务刚刚有起色不久。一次张仲平用银行的礼品袋直接往家里提了十万块钱。那钱是应一位朋友的要求准备的,本来约好了那天晚上要当面交给他,但张仲平临时害怕了,担心这样直接送钱,会出事。想等一等,看怎么样送才能艺术一点。唐雯刚开始以为是张仲平拿回家给她的,准备第二天存到银行的卡上去。张仲平说不用了,在床底下搁几天吧,有位朋友出差了,回来就得给人家。唐雯知道张仲平开口闭口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不过还是有点担心,说:“你这样大进大出的,不会有问题吧?”张仲平说:“怎么会没有问题?我不正在为这事发愁吗?法院里的人,有些人在岸上,有些人自己就站在水里。碰到后面这种人,你要不走水路,就难得拿到业务,别人凭什么让我做?因为我长得帅吗?赚了钱,不兑现,那我就是赖账,就是不讲游戏规则,我就做人不起,也别想再拿业务。真的把钱送了出去,又怕拿钱的人,关键时刻挺不住,到时候把我卖了,等于埋下了祸根。再说了,财务上的账也不好做。我是以备用金的名义取的钱,完了要用发票冲账。你教过会计学,知道账要做平,要么隐瞒收入,要么增加支出,都不好办,总会留下蛛丝马迹,追究起来,不是逃税就是做假账。处罚起来,都很严重。”唐雯说:“那怎么办?”张仲平说:“行内有一种说法:你想上天堂吗?去做拍卖吧。你想下地狱吗?去做拍卖吧。拍卖确实能够让人一夜暴富,可是,你知道吗?最近全国各地的拍卖行出事的也不少,听说哪个省有个拍卖公司的老板还自杀了,不是因为没有赚到钱,而是因为一下子赚了太多的钱。”唐雯说:“我们不要上天堂,也不要下地狱,只要求过一种简单的平凡的生活。”张仲平说:“上天堂和下地狱只是一种极端的说法,现实没那么夸张。再说了,也没什么可怕的,为什么?因为差不多所有公司都是这么干的。真要为这事查到你头上,只能说活该你倒霉。”唐雯说:“如果是只交一点罚款就行了倒没什么,就怕其它的事。”张仲平叹了一口气,说:“我自己是学法律的,尽量注意,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我跟他们都是单线联系,你知我知的,除非他自己说出来。”唐雯说:“就是怕这个,那些人社会交际广,你这里不出事,难保别的地方不出事。”张仲平说:“是呀,你以为这些人真的是为人民服务的主?他们可不是什么优秀的共产党员,拿钱的时候胆子大得很,一有风吹草动,又吐得比谁都快。你说这些人多傻呀?很多贪官污吏,收了别人的钱,根本就不敢花,藏在家里,存在银行里,心里还老有事,看到检察院的车子,腿忍不住就打哆嗦,真抓了,赃款吐出来不说,还得搭上几年乃至后半生的自由,甚至身价性命。可是,他们有权,是社会财富的分配者,你要做生意,就得求他们。他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看到别人从自己管的事上赚了钱,要他一点不动心,也太难了。”唐雯说:“你对他们倒是很理解。”张仲平说:“是呀。我们有什么办法?你不做,别人会做。我做,起码知道分寸,知道运用技巧。可是,有时候我也是真的怕呀。”唐雯说:“真是难为你了。要不然,咱们真的别做这门生意了?”张仲平说:“你说得轻巧,不做这门生意,你要我干什么?”唐雯说:“回家当家庭妇男嘛。有句话叫小富即安。我们家的经济状况不是比许多下岗工人强多了吗?”张仲平说:“跟你说正经事,你倒开起玩笑来了。什么叫小富即安,农民意识嘛。不过,仔细想一想,确实也没什么怕的,有一句话叫罚不责众。这句话严格推敲起来是站不住脚的,却也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像,或者说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倾向,举个例子来说,翻开《刑法》,里面有一章,叫妨碍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国家制订这条法律是维护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当然没错。可是,要是严格地较起真来,光是虚报注册资本、虚假出资,以及抽逃注册资金,就不知道有多少企业已经触犯法律了。再说偷税漏税,现在做得好的企业,有几家不偷税漏税的?或者说有几家没有偷税漏税过?做生意做什么?从大的分类上来讲,无非两种类型,一是做市场,二是权钱交易,官商勾结。前者同行竞争激烈而残酷,后者只要找对了关系,赚钱也容易,风险却也很大,等于在自己腰上别了一颗手榴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有人谈资本原始积累的原罪问题,就是看到了这一点。为什么上财富榜的,有的出了事?因为按照正常的生意途径,很难积累到那么巨大的财富。总要搞点名堂,打打擦边球。其实不管原罪不原罪,中国民营企业没有不缺钙的,而这种先天缺陷又不是一种单一的原因造成的,复杂得很。不管,不行。社会就不能逐步进入有序社会。都管,也不行,不仅管不过来,恐怕整个社会经济都会乱套。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我们这些所谓的老板,一个个就像一只一条腿上被缠了一条细绳的青蛙,允许你活蹦乱跳,但是,如果有谁要逮你,肯定一逮一个准。青蛙不会因为可能被逮住而不活蹦乱跳,因为尽管被拴上了细绳,被逮的青蛙毕竟是极少数。为什么是极少数?因为你总不能把所有的青蛙都逮尽了。青蛙的繁殖能力多强呀。你不可能因为存在着一种真实的、可怕的、然而概率极小的危险而放弃生存。怎么办?当然是一边蹦跶一边祈求上天保佑自己运气好。”

    唐雯说:“难怪很多做生意的人都信佛,有庙必进,见神必拜。”

    张仲平说:“信佛的人也不仅是做生意的,当官的也有好多人信。”

    唐雯说:“是呀,有很多东西确实是自己做不了主的。”

    张仲平说:“我为什么跟你谈这些呢?不是危言耸听吓唬你,只是想告诉你,我已是人在江湖。说得严重一点,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好在我不是一个在财富上欲望很大的人,不会去冒违法乱纪的风险。但社会上的事很难说,我想我一个人去面对就可以了,一个人辛苦,一个人努力,让你和小雨有一个好的生活条件。所以,我在外面做生意的事,以后你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不是有意瞒你,是没有必要增加你的心理负担。国家可以搞一国两制,我看咱们也搞一家两制。”

    唐雯说:“那你的权利不就失去监督了吗?都说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搞一家两制倒没什么,你会不会搞什么狡兔三窟?大的要,小的要,还要偷。”

    张仲平说:“瞧你说的,对自己怎么那么没有信心呀?”

    唐雯说:“谁知道你。”

    张仲平说:“你放心吧,我自己会把握分寸的。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又不是一个乱来的人,哪些人能合作,哪些人不能合作,哪些钱能赚,哪些钱不能赚,我还是能够判断的。”张仲平有意偷换了一下概念,又拐到做拍卖生意的风险上去了。唐雯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去纠正他。

    唐雯说:“你既然不想让我插手,就只有靠你自律了。”

    张仲平说:“你就相信我吧。”

    唐雯说:“我还不相信你呀,你的朋友中间,有哪个的老婆像我这么放权的?”

    张仲平说:“主要是我自己表现不错。”

    唐雯说:“可是有时候我也怕呀。”

    张仲平说:“怕什么?”

    唐雯说:“怕被你当成傻瓜。”

    张仲平说:“我哪里敢?你是教授哩。”

    他们那天谈得还是比较多的。张仲平说:“你放心吧,我会把安全生产放在第一位。我知道我们做的是敏感生意,靠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赚钱。早些年不是有一首著名的一字诗吗?题目是生活,内容就一个字:网。那时候说它是朦胧诗,现在看来却直白得很。其实,生活也好,生意也好,就是网,就像河流冲积而成的网状淤地,雨露滋润、土地肥沃,上面长了草、开了花,还有各种种样的农作物、经济作物、观赏植物,看上去很美。哪里是安全的哪里是不安全的?哪些人是安全的哪些人是不安全的?还真不好说。有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是安全的,因为脚下的那块土地,经营良久,日积月累早已根深蒂固。有的人,表面看来到处莺歌燕舞、左右逢源,其实恰恰危机四伏、险像环生,因为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那些花呀草呀的下面,是一些沼泽、淤泥,承受不了日益膨胀的欲望的重量。总而言之,陷阱处处,也总是机缘四伏,就看你是不是善于在边缘行走或者轻舞飞扬。”

    唐雯说:“你说得这么形像,我听得出了一身冷汗。要不然,咱们真的别做这种生意算了?干嘛要去冒这种风险呢?”

    张仲平说:“你幼稚。这不叫冒险,这叫生活。你仔细想一想,咱们这社会,有哪门生意、哪个领域不是这样的?你往哪里躲?出家当和尚吗?就是和尚也还有三六九等哩,也要与这个社会发生这样那样的关系哩。”

    唐雯说:“我们小区就住了两个和尚,开的是凌志车。就是不知道吃不吃肉,是不是花和尚。”

    张仲平说:“难讲,财富本身没有错,咱们这个社会更是把能不能挣钱当成了评价一个人成功不成功的标准。不过,不管怎么样,拍卖是正当生意,还是受法律保护的。法院封查的东西,反正要拍卖,只是给张三拍还是给李四拍的问题。我会牢牢地把握一条,就是决不跟别人一起贪赃枉法。怕就怕拍卖公司无限制地发展起来。哪行一赚钱,搞的人就多,人一多,就乱。无序竞争,最可怕了。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是有一句话吗?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大路朝天,你走得我也走得,但走的人多了,路也会烂,说不定还会变成坑。那又怎么样?不能因为有坑就连路也不走了吧,小心一点就行了。”

    唐雯说:“是呀,金银无足走万家,资本的属性就是流动。不过,对于像我们这种一家两制的家庭来说,钱多钱少不是很重要。有些钱,得之不一定是福,去之不一定是祸,超脱一点吧。”

    张仲平说:“你的口气好大,好像是比尔?盖茨的亲戚。有人说,对于拥有的东西人们不会珍惜,说到钱上就不对了,有钱的人不在乎钱吗?在乎。比没有钱的人更在乎。可你要是真的没有钱,钱就会像氧气一样重要。因为你要在社会中生活,一切都离不开钱,反过来说,钱可以让你拥有一切、改变一切。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人的本性。”

    唐雯说:“其实什么钱不钱的,就看你跟谁比,以什么人为坐标和参照物,能够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再有一点家庭风险准备金就可以了。”

    张仲平说:“能做到这一点就不容易了。”

    唐雯有上午第一、二节的课,七点钟左右就起床了。她一边洗漱,一边在厨房里蒸馒头熬稀饭。张仲平也醒了,因为前一天晚上承诺的事情没能兑现,心里多少有点歉意。张仲平说:“我开车送你去学校吧。”唐雯说:“不用了,你多睡一会儿吧。”张仲平说:“我还是送你吧。”唐雯说:“真的不用了,你怕同事不知道我老公多么有钱是不是?”张仲平说:“怕什么,又不是偷的抢的。再说了,你又不是二奶,还怕人家笑呀?”唐雯笑了,说:“随你吧。”

    张仲平送完唐雯之后就没有再回家,直接到了曾真那里。曾真说:“今天这么早。”张仲平说:“想死你了。”张仲平这句话倒是真的,只要一离开她,就有点想。他又想起不久前对唐雯说的二奶之类的话,却又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些对曾真的歉意。

    曾真搂着他说:“我要每天早晨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你。”张仲平说:“那我就争取每天早晨早点过来吧。”曾真说:“那不一样的,你知道我每天多晚才睡觉吗?早晨三、四点。你走后我睡不着,只好上网、看碟。熬得实在受不了才睡一会儿,你说怎么办?”张仲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使劲地搂搂她。

    曾真从来不向张仲平要求什么,这让张仲平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相反倒是很有些轻松。但他又总是有一点隐隐的不安,生怕曾真迟早有一天会以她自己的方式向他开口。如果仅仅是没有办法给她,倒也罢了,他最担心的是,自己会找不到办法拒绝她。

    张仲平问曾真去过擎天柱没有,曾真说:“去过两三次了,不过,每次都匆匆忙忙的,赶着上节目,去了等于没去。”张仲平说:“那好,过几天我带你去吧,专门去玩。”曾真说:“真的呀,你不骗我?”张仲平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们还没有一起到外面去玩过哩,你想不想?”曾真说:“我想呀,我当然想了。仲平,我真是高兴死了。”曾真笑了,又拿她的脸往张仲平的胸脯上蹭,一下子就弄得那上面湿漉漉的。张仲平爱怜地捧着她的脸,替她把眼泪鼻涕擦掉,说:“怎么啦,傻丫头?”曾真说:“你这傻瓜,人家这是幸福的热泪哩。这样,你就不会半夜三更爬起来从我身边溜掉了。”

    曾真说:“仲平你知道吗,有时候我好害怕的。”张仲平说:“怕什么?”曾真说:“怕我哪天醒来,再也看不到你了。”张仲平说:“你别担心,我身体挺健康的。”曾真说:“呸呸呸,呸你个乌鸦嘴,童言无忌,你乱说话。”张仲平说:“那你怕什么?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曾真说:“不是我不要你,是怕你不要我,或者,我们俩互相失去了。”张仲平说:“怎么会呢?”曾真说:“谁知道。那你告诉我,要是你哪天开门进来,发现我不在家,你打我的电话可是电话关机,你找我的朋友,可是她们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你等了一整天,没有我的消息,又等了一整天,还是没有我的消息,你等呀等呀,就是没有我的消息,好像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会怎么样?”张仲平说:“那还用说吗?我会着急。”曾真说:“只是着急呀?你会不会满世界去找我?”张仲平说:“不会。”曾真说:“哇,为什么?!”张仲平说:“我知道你跟我闹着玩儿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