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2:07
A+ A- 关灯 听书

    张仲平接到侯昌平电话的时候,都快中午十二点了。曾真已经将煲好的天麻炖乳鸽从罐子里盛出来摆放在了小饭桌上,屋子里飘荡着令人口舌生津的香味。她在床上一丝不挂,在家里窜来窜去也是赤身裸体的。张仲平为此挺紧张的,有时还不得不跟着她到处检查窗户窗帘是否关严。曾真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直乐,动不动还故意扯着窗帘的一角一掀一掀地逗他。张仲平说:“你这个傢伙,小心着凉哩。”曾真说:“主要是怕春光外泄吧,小器鬼。”张仲平说:“谁叫你身材这么好?是不是有你这种魔鬼身材的人都有暴露癖,生怕别人看不到?”曾真说:“还不是跟你学的。”张仲平喜欢裸睡,开始曾真还笑他。张仲平说:“没有办法呀,谁叫你老公是农民哩。”曾真说:“你是农民,那我是什么?农妇呀?我可不愿意当农妇,再说了,裸睡跟农民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张仲平说:“不懂了吧。一般来说,农民有两个爱好,一是深挖洞广积粮,有事没事就喜欢弄他自己的那一亩二分地;另外一个就是喜欢光着身子睡觉,因为心疼衣服,担心衣服被磨破了。”曾真说:“你瞎扯吧。还是诗人呢,其实你可以换一个浪漫的说法,说咱们这是赤诚相见。”

    跟曾真在一起,张仲平感到自己肉体的欲望变成了每天的功课,而且是一门让他乐此不疲的功课。

    侯昌平说:“忙什么张总?”张仲平说:“没有忙什么,侯哥有什么吩咐?”侯昌平说:“你要是没事,中午我请你喝酒吧。”张仲平连忙说:“你还在院里呀,我来接你吧。”

    张仲平赶紧穿衣起来,侯昌平的电话让他有点心里发虚。一个是打电话的时间,都中午十二点了,早过了约请吃饭的最佳时间。另一个就是侯昌平说话办事的风格,有事没事绝对不会为了喝几盅小酒而正话反说。侯昌平是用办公室座机给他打的电话,说完很快就把电话给挂了,张仲平估计侯昌平有话想当面跟他说。

    正是侯昌平慎重其事的态度让张仲平感觉到可能出了什么状况。上个星期六的钓鱼活动进行得不错。侯昌平,颜若水,还有他们公司的小马,再是张仲平,四个人一共钓了三百多斤鱼,加上在钓鱼中心吃的那顿中餐,也就花了二千多块钱。张仲平就要了两条鱼,一条先送到曾真那里,另外一条拿回了家,其它的就让他们三个人分了。侯昌平得了大头,估计他们家就是餐餐吃鱼也够吃上十天半个月的了。那个渔场是颜若水挑的,离城区很远,青山绿水的,大家兴致都还不错。张仲平对那次活动的感觉比较好,心里暗自评估了一下,觉得事情大概有了七成希望。因为在饭桌上,颜若水其实已经主动表了态。他对小马说,建国路胜利大厦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可要配合法院,配合侯法官把工作做好,不要出什么差错哟。马亮说:“颜总放心,侯哥对我们公司很关照的,我一定会配合侯哥把工作做好。”侯昌平当时没有接茬,他抿了一口张仲平带来的擎天柱酒,嘴里滋地韵了一下味,说:“不错。”颜若水也接口说:“是呀是呀,这酒不错,张总也不错,我们是老朋友了。”

    这就叫心照不宣了。到目前为止话也只能说到这个份上。张仲平曾经跟侯昌平讨论过,按照司法技术室下达的文件,如果被执行人不出席,那就等于说可以由申请执行人——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一家说了算,只要市中院司法技术室不从中作梗就行了。司法技术室彭主任那儿,张仲平早就开始做工作了。彭主任的小孩今年考大学,一次一起吃饭时谈起这事,张仲平已经向他打了包票,说一定把高考政策用活用透,把他小孩录到一个好学校的好专业,张仲平怕彭主任以为是他在吹牛皮,主动把另外一个大学同学端了出来。那个大学同学姓朱,是教育厅考试院的一个处长。小孩子上大学可是大事,彭主任对于张仲平的主动请缨,还是很高兴的。再说,司法技术室与执行局还在扯皮,彭主任犯不着为了公家的事跟执行局闹得那么僵,只要政策允许,能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

    张仲平接到侯昌平的电话感觉不好,便假设事情真的起了变故,这样等于事先将可能要来的打击在心里面预演了一下。既然已经设想了最坏的结果,两个人见面的时候,至少可以表现得从容一点。

    可是,如果真的出了问题,那会出在哪儿呢?

    张仲平有点担心鲁冰。

    侯昌平曾经说过,钓鱼要将鲁冰一起叫上的。当然他并没有把话说死,只说要看鲁局有没有时间。这里面就有侯昌平不能替领导做主,还需要他去争取的意思。但侯昌平既然把心里的打算说出了口,就意味着这件事已经在他心里惦量过,争取鲁冰参加还是很有希望的。问题是那天鲁冰并没有参加。鲁冰喜欢钓鱼张仲平是知道的,他以前就请他钓过鱼。他那一套进口行头就相当不错,也不知道是谁孝敬的。鲁冰为什么没有来呢?这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真没有时间,一是不买侯昌平的面子。当时侯昌平没有提这件事,张仲平也就不好主动问。

    张仲平的预感不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上个星期与曾真一起在东方神韵大酒店游泳的时候,碰到了江小璐。江小璐就跟鲁冰在一起,而且显然在东方神韵大酒店开了房。

    江小璐要跟谁上床睡觉,张仲平是不能管的,想管也管不了。既然连婚姻这种排他性的契约都越来越被人明里暗里违背,他跟她的那种关系,又有多大的约束力呢?女人是一种资源,越年轻越美丽,这种资源也就越具有稀缺性,想要独享或分享这种资源的男人也就越多。但一个女人要奉献自己,还要自己去酒店主动开房,却决不是一件小事。对于江小璐来说,几乎没有可能性。东方神韵酒店是五星级酒店,打过了折的价格每晚要四五百块钱。江小璐就是想主动开房,也没有这种经济能力,更没有这种必要,因为她自己就有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那个小区还不错,她的房间里也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鲁冰呢?鲁冰更没有必要去开房了。市中院执行局属于正科级,高配半级,也不过是副处,一个月的工资一千多块钱,不吃不喝也开不了几次房,所以鲁冰也不会在那里开房,开了房只会是别人买单。何况以自己的名义去登记开房,会留下电脑记录,鲁冰是搞法律的,不可能这么弱智。

    那么,替他们两个开房或者买单的,一定另有其人。这个人是谁呢?

    张仲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徐艺。

    江小璐认识徐艺。

    徐艺认识鲁冰,而且关系显然还不错,当初徐艺要从公司出来自立门户,鲁冰还找替他做过说客。

    如果建国路胜利大厦拍卖委托的事出了变化,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最大的可能就是徐艺,是他插了一杠子。

    曾真把碗筷准备好了,见张仲平在那儿发愣,就说:“怎么啦?老公,你好严肃的。”张仲平说:“没什么,可能得出去一趟,公司的事。”曾真说:“这汤你不喝了吗?”张仲平说:“喝小半碗吧。你这汤是怎么煲的?真的好喝,阿二靓汤。”曾真说:“什么阿二靓汤,难听死了,不准说。”张仲平跟曾真说过,旧社会香港、广东那边称小老婆为阿二,学习煲汤是她们的功课。正应了现在那句话,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先要养好他的胃。张仲平瞅了曾真一眼,觉得她嘟着嘴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就伸手在她脸上轻轻地捏了一把,说:“好,再也不说了。”曾真说:“仲平我很疼你的。”张仲平说:“我也疼你。”曾真说:“我真的好疼你的,我不想看着你这么辛苦。”张仲平说:“没有办法,辛苦命嘛。”曾真说:“我真的好疼你好疼你的。”张仲平说:“嗨嗨嗨,又不是送郎上前线,搞得这么悲壮干什么?”他抱着她吻她,两只手一只在她的腰上,一只在她的屁股上,都非常用劲地把她往自己这边箍了一下。

    不出张仲平所料,果然是胜利大厦拍卖委托的事出了问题。而且,问题果然出在鲁冰身上。

    张仲平在市中院前边二十来米的三岔路口接了侯昌平,把他拉到了廊桥驿站。张仲平来过几次了,觉得这里闹中取静,一边吃便饭一边谈点事,还真的不错。

    侯昌平刚一坐下来就骂人:“他妈的鲁冰,什么玩意儿。”张仲平说:“侯哥先喝茶,消消气儿。”侯昌平说:“那件案子鲁冰想放到南区法院去执行,他妈的。”

    鲁冰是从南区法院调上来的,在那里干了十多年,干过执行庭长,干过院长,根基很深。张仲平心想难怪,徐艺没有离开公司时南区法院的业务就是他负责的。他那个时候就已经跟鲁冰很熟了,早就利用3D公司提供的便宜,建立了自己的私人关系。

    侯昌平说:“他鲁冰算个xx巴毛,我到市中院执行局的时候,他刚从省体校下来,不知道走了什么关系,加上他个子大,才进了南区法院,也不过是个书记员。这几年走狗屎运,就以为自己是个角色了。”

    张仲平在各个法院执行局都认识不少人,最怕他们同事之间背地里找他发牢骚、骂娘。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可能掌握着拍卖业务,张仲平犯不着亲谁疏谁,跟每个人都保持着一种纯粹的业务关系是最好的,张仲平暗地里把它称之为等距离外交。

    因为他要在里面讨生活的圈子,是一个是非圈子,深入其中就难免牵扯出许多的利害,关系也就复杂了起来。走得近了,就成了帮派,走得远了,又生嫌隙。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人帮怎么行呢?这已经不是单打独斗跑单帮的时代了,你再聪明,再有能力,就是一条龙也会让你变成一条虫。反过来讲,人帮人却能够使人成为龙。但真正去做,却又难免不出纠纷。要是人不投缘,或者看错了人,拉帮结伙就无异于蝼蚁之聚,忙忙碌碌,来来往往,耗时费力,到头来也还是一场空。别的不说,如果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和地点,跟一个错误的人,哪怕只讲了一句错误的话,说不定就把另外一个什么人给得罪了。你得罪了人还知道,人家又不会当着你的面来解释,来找你求证,只会默默地记在心里。可是,在有机会拿到业务的时候,你就等着瞧吧。你只会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拿走。你以为满有把握的事情,永远差那么一点点火侯。这里搞好了,那里又会出问题,你像上了翘翘板一样,被支使得上窜下跳的,累死累活大半天,却仍然不知道玩你的是谁。

    张仲平也永远不想倾听法官们的个人秘密。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可能因为心血来潮或者因为喝了一点酒而忍不住向你一吐为快。这是完全可能的,谁都不是圣人,谁都有感情脆弱需要渲泄的时候。可是,等到他们清醒过来以后,又说不定会因为自己嘴巴不牢而后悔和迁怒于人。因为人一旦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别人,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短处。他可能会这样看问题,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他的私人恩怨、隐情,那么值得防备的也就包括你了。因为你在法院认识的人也太多了,谁知道你会不会把他的那些鸡零狗碎的事情给抖出来?

    张仲平怕侯昌平骂鲁冰的娘,就是怕陷入人际关系的是非圈子。还好,菜很快就上来了,是女老板亲自带了个服务小姐上的。张仲平上次跟葛云来过一次以后,跟她算是认识了,后来又来了很多次。他有她的名片,每次来就怕没有包厢,所以总要先打个电话给她。她也是个很懂味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坐下来陪你聊几句,什么时候你是有事要谈,她在这儿不方便,因此决不会多呆半分钟。

    女老板抿嘴一笑,走了。张仲平跟侯昌平又是斟酒又是劝菜的,很殷勤。侯昌平肯定是在鲁冰那里受了什么委曲,将手一挥一挥的:“我反正是就要退休的人了,我怕他个屁。”张仲平当然知道侯昌平不用怕鲁冰,但在这件事上他一开始找的就是侯昌平,在鲁冰那里几乎就没有做什么工作,他们两个人要真的为这件事闹起情绪来,受影响的就是3D公司。

    张仲平决定先让侯昌平发发牢骚,让他先图个嘴巴痛快。只有等他平静了,大家才好有个商量。不能陪着侯昌平激动,否则,无异于火上浇油。

    过了一会儿,张仲平尽可能心平气和地问侯昌平:“如果鲁冰真的委托南区法院去执行会怎么样呢?”

    侯昌平说:“事情明摆着,他鲁冰这是吃里扒外。委托南区法院执行,执行费就归南区法院收,咱们院里就收不到。可是鲁冰那小子会拍人马屁,他跟刘培炎的关系好,刘院长被他哄得团团转的。案子放下去了,委托拍卖的事也就不归咱们院里管了。早几天我跟司法技术室的彭主任碰到了,无意中扯到你,他对你的印像还不错。如果放到咱们院里做,我努努力,讲句不吹牛皮的话,委托书下给你张总,是分分钟钟的事。他鲁冰要往南区法院放,不明摆着要撇开我?那样,委托拍卖的事就会由南区法院说了算,南区法院说了算,还不是由他鲁冰说了算?像话吗?我的案子哩,我还没有退休呢。他鲁冰这样做也他妈的欺人太甚了,搞什么名堂?”

    张仲平一边听,一边点头,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他光顾了做侯昌平的工作,怎么就没有想到也该到鲁冰那里去疏通呢?鲁冰是局长,他如果跟侯昌平意见一致,事情差不多就OK了,如果两个人意见不统一,鲁冰腾挪伸缩的余地就比侯昌平大。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太不应该了。但张仲平这会儿没有功夫自责,他本来是与侯昌平面对面坐着,这时将椅子往旁边一移,一步一步地靠近了侯昌平。

    临阵调马换将乃兵家大忌,弃侯昌平投鲁冰只会把事情搞得复杂化,甚至可能会一塌糊涂,事到如今,他只能与侯昌平并肩做战了。张仲平想了想,还是伸出手搂着了侯昌平的脖子,说:“侯哥,你这样子替小老弟操心,我很感激,也有点过意不去,要不是为了小老弟的事,你会这样跟鲁冰一般见识吗?早随他去了。”侯昌平说:“我看你小老弟不错。什么你的事我的事?这话再不要说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张仲平说:“侯哥这话我喜欢听,谁叫咱们是兄弟呢?咱们这会儿发牢骚骂娘没用。得赶紧想办法,可不能让这件事给黄了。”侯昌平说:“我约你出来,就是这个意思。”

    张仲平说:“这种情况叫委托执行,你们执行局以前这样干过没有?”侯昌平说:“一般都是哪里审哪里执行。咱们院从区里调案子上来执行倒是不少,像这种反向操作的情况,不多。”张仲平说:“那这一次呢?鲁冰找了个什么理由?”侯昌平说:“表面上的理由还是有的,说胜利大厦在南区的地盘上。可是,又不涉及到管辖权异议的问题,哪个规定了非放到南区法院去执行不可?”

    张仲平说:“那好。既然鲁冰有了这个意思,咱们就预测一下可能出现的结果。如果你把案子硬是扣着,会怎么样呢?那就会僵在那儿。凭你侯哥的性格,凭鲁冰手上的权力,一定会弄得矛盾公开化。其实鲁冰还有一个不能拿到桌面上来的理由,他把案子往下面区里放,可以绕开市中院司法技术室。而这一点对于你们局里的同事来说,是会获得支持的。我知道一点情况,你们局里的那些同事,好像都不怎么买司法技术室的账。既然鲁冰跟刘院长关系不错,我想他可能也先打过了招呼,刘肯定是默认了的,最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种情况下,咱们跟鲁冰针尖对麦芒闹起来,只怕会吃亏。因为他把案子往区里调还有点理由,你压着案子不放就会显得意气用事。退一步来讲,咱们即使不至于落败,这件事也会弄得目标很大。到时候,市中院司法技术室插手是肯定的。事情不闹开,彭主任那儿还好办,事情一闹开,委托哪家拍卖公司来做,会变得众目睽睽。在这一回合,鲁冰要是处于劣势,对我们更不利,他会认为是咱们坏了他的好事。他要是搅事,还用得着他亲自出马吗?他一个局长当着,总会有几个鞍前马后的人。咱们就有点孤军奋战了,到时候,侯哥再怎么想帮小老弟的忙,可能也不好直接出面,你说我的分析有没有道理?”侯昌平说:“张总的意思,那就由着他鲁冰了?”

    张仲平笑了笑,手上稍稍使劲,在侯昌平肩膀上压了压,又像征性地朝他靠拢了一点,说:“那么就看另外一种情况,如果放到南区法院去做,会怎么样呢?如果我猜得不错,鲁冰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因为他心目中早就有了别的拍卖公司,他走的是‘曲线救国’的路。”

    侯昌平看着张仲平,想说话又没有说话。他抿了一口酒,将酒盅往桌子上一撂,没有喝完的酒就往外面洒了出来。张仲平抽出几张餐巾纸,把桌子上的酒吸干净了。他想,看来侯头也算性情中人,难得呀。但要把事情做成,总要沉得住气才行。

    张仲平的手再也没有往侯昌平的脖子上去了。他本人又没有喝酒,两个男人老是靠得那么近,勾肩搭背的,毕竟有点不自然。这个时候要的是不失风度。能够让侯昌平感觉到张仲平把他当大哥,领了他侯昌平的那份情也就可以了。

    张仲平说:“我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侯哥你看这么安排行不行?”不等侯昌平回答,张仲平又说:“侯哥你先拖一拖,案子无论如何先不能交,就是要让鲁冰感觉到你有情绪。哦,咱们就是那么好欺负的,可以像一个软柿子一样的随便捏?”侯昌平说:“对,我估计鲁冰也不至于明火执仗地来抢,总得要征求我的意见,我要横起来,让他也搞不成,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只是不想跟他翻脸罢了。好了,张总,你继续说,然后呢?”张仲平说:“利用这个时间差,我去找鲁冰挑中的那家公司去说一说。既然是做生意,那就好办,各自后退一步,两家公司一起做这笔业务算了。”侯昌平说:“你知道鲁冰跟哪家拍卖公司关系好?”张仲平说:“也是猜吧,我估计八九不离十。”侯昌平说:“找到了那家公司,还要说服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仲平说:“是呀,他既然有鲁冰替他撑腰,可能会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但是,生意是谈成的,你刚才说得好,事情搞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商场上的事,没有必要把弦绷得那么紧。咱们这是给他留余地哩。当然同时也是给自己争取机会。你说呢,侯哥?”侯昌平说:“张总好气量呀。”张仲平说:“侯哥你过奖了。如果能够稳赚一百块钱,谁不赚?可是,谁又敢说这一百块钱就已经赚定了?与其去冒一分钱都赚不到的风险,不如稳稳当当地赚五十块算了。不战而胜为上,看起来好像是让利了,其实是双赢。”

    张仲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为侯昌平斟了一杯酒,望着侯昌平说:“不过侯哥咱们可把话说死了,这件事我可从始自终只认你侯哥一个人。你可不能中途撂担子,撇下我不管。”

    张仲平当然不敢有半点马虎,让侯昌平产生误会,以为他会背着他去攻鲁冰的关。张仲平看似画蛇添足地又加了一句:“我张仲平原来跟侯哥说过的话,仍然一成不变。”侯昌平望着张仲平,一仰脖子把杯里的酒一口干了,他拍拍张仲平的肩膀说:“咱哥儿俩要是早几年认识就好了,那阵子,机会多了。哪有这些七弯八拐的事儿。”张仲平也就笑笑,说:“是呀是呀。”边说边给侯昌平又斟了一杯酒。

    侯昌平酒喝高了,这样去上班是不行的,好在执行局不实行坐班制,说一声办案去了,也没有人管你是真办案去了还是在干自己的什么事,除非院里有统一安排。张仲平买了单说:“侯哥不用去院里了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张仲平本来想让侯昌平去鹏程大酒店洗桑拿的,但往深里一想,又算了。安不安排洗桑拿,张仲平从来不主动提议,完全由朋友自己掌握分寸。什么分寸?一是业务量的大小,二是关系的深浅。双赌单嫖。五星级宾馆开设有桑拿房不是秘密。大街上还开桑拿房呢。但桑拿跟桑拿是不一样的。去五星级宾馆洗过桑拿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对于公务员来说,当然是一件相当私密性的活动,不像打一场高尔夫球或保龄球。张仲平所以冒出来请侯昌平洗桑拿的想法,自然是觉得这笔业务即使是跟别的公司一起做,大家分而食之,也算可以了。而且廊桥驿站这顿饭吃下来,侯昌平对他掏心掏肺的,两个人的关系又好像进了一层。侯昌平骂鲁冰,编排他的不是就是一个标志。张仲平所以很快又打消了自己的想法,也有两个原因,一是侯昌平没有主动提。既然没有那种意思表达,按照张仲平一贯的原则,那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是拍卖委托的事已经提到议事日程,目前正处于关键时刻,能争取到一个什么结果还很难说,在这种敏感时期最要防患的就是节外生枝,万一碰到扫黄打非之类的统一行动,害了侯昌平不说,3D公司的声誉也会跟着玩完儿。

    张仲平还是把侯昌平送到碧海蓝天来了,为他订了一间贵宾房,要他自己活动,说好五点半以前再来接他。侯昌平说:“你别管我了,搞完了我自己回去。”张仲平说:“那怎么行?万一我来晚了,侯哥你尽管自由活动,多做几个项目,但一定要等我回来,我还有事跟你商量呢。”

    张仲平接下来给徐艺打了个电话,张仲平一开口就说:“徐总你不错嘛。”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仲平停顿了下来,而且让那种停顿有意超过两句话之间应该有的时间间隔,好像在等待徐艺的反应。徐艺的反应也够快的:“张总呀,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哩。”张仲平说:“那就巧了,那你看什么时候能够接见我一次呀。”徐艺说:“张总你安排吧,我随时听你的指示。”张仲平说:“还是你定吧。”徐艺说:“请问张总你在哪里?”张仲平不想随便捏个什么地方糊弄他,就说在车上。徐艺说:“张总能不能请你来咱们公司?要不,我去咱们公司也行呀。”徐艺的说法挺别扭,张仲平明白他是把时代阳光拍卖公司和3D拍卖公司都当成是他的公司了。他笑一笑,说:“要是徐总方便的话,就请徐总来3D公司一趟,可以吗?”

    张仲平本来是想上徐艺公司的,但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既然猜测是徐艺在中间插了一杠子,这样找上门去,多少有点打上门去兴师问罪的意思,没有必要把关系搞僵。所谓投鼠岂器,如果没有鲁冰,他徐艺又算得了什么呢?张仲平太清楚不过了,拍卖企业之间的竞争,其实是后面关系的竞争。他犯不着为了徐艺,或者说为了一笔业务去得罪鲁冰。徐艺跟鲁冰的关系是建立起来的,而且是3D公司最先提供了徐艺与鲁冰建立关系的条件与方便。其实这种关系完全可以由他张仲平去建立,以前是这样,现在仍然是这样,就看你怎样计算投入和产出之间的账。当然,除了建立关系,还有一个维护关系的问题。这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你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那等于想把天下所有的麻雀都捉尽,结果不仅捉不尽,可能还会把人给累死。但是,一些关系你不去建立,你不去维护,别人就会乘虚而入,你可能就得被迫放弃一些地盘。什么是无奈?知道该怎么做却不能那样去做就是无奈。你没有办法支配别人控制事态的进行,你就得想办法说服自己去适应。徐艺为什么口口声声说咱们公司咱们公司的?大概是说尽管已经出去自立门户了,心里还惦记着哩。至于他惦记着公司的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不管怎么样,张仲平觉得都没有必要逞口舌之利,因为这样一来反倒显得小家子气了,好像不再把他徐艺当自己人似的。徐艺称张仲平为您的语气早就改了,称3D公司为咱们公司的说法还没有变。他既然还争着当自己人,问题就好解决。说来说去,不就一个钱字吗?能够和平谈判达成协议,成本无疑是最低的。当然也要看各自的想法和期望值。在这一点上,张仲平无所谓底线不底线,见机行事而已。一个成熟的商人就是一个善于变通的人,要能够根据瞬息的变化改变自己的思路和策略。不过,如果能做到让徐艺主动开口,就最好了。

    张仲平想在见徐艺之前跟江小璐通个电话。种种迹像表明,江小璐已经搅到这件事情里来了。能够通过江小璐掌握一点对方的情况也是好的。自从发生买安全套的事情之后,张仲平就再没有回到她那里去过。江小璐开始还隔三差五地来过两次电话,欲言又止的样子,都被他找理由岔开了。那时,他心里还有点没有拐过弯来。张仲平现在有点醒悟过来了,江小璐那几次找他,可能不光是为了重修旧好,是准备谈这件事也说不定。

    张仲平先往江小璐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嘟—嘟—嘟地响了十来声,没有人接。只好打她的手机。也通了,响了十来声,也没有人接,直到她的手机自动断掉。张仲平在快到公司的那个十字路口,按了一下重拨键,这次电话却是占线。等红灯换成绿灯,过了十字路口,再拨,又通了。却仍然无人接听。张仲平心里明白了,原来江小璐只是不想接他的电话。

    想证实江小璐是不是真的不想接他的电话很简单,他只要在路边停下来,找一部公用电话打过去就行了。可是,如果江小璐确实不想接他的电话,电话通了又怎么样呢?徒生尴尬而已。

    出现这种情况是张仲平始料未及的。正是自己安排江小璐去徐艺的公司送侯昌平儿子的书法作品的。这是一件多么偶然的事情,可是在江小璐那边,却派生出了多少他不知道的情节。徐艺公司美女如云,他是知道男人的爱好和心理弱点的,跟他差不多一起注册的新公司,有几家连槌都还没有敲过,而他的时代阳光公司已经在圈里小有名气了,靠的是什么?有的人爱财,有的人好色,所以,美女经济才有市场。张仲平莫明其妙地想起了与江小璐接吻的情形。通常情况之下,江小璐是被动接受的,羞涩的,往往浅尝即止,但有时也非常执着大胆,她会把她的小小的舌头直接伸到他的口腔里,与他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那时候她的眼睛闭起来,有一股不管不顾的疯狂劲儿。张仲平不禁想,她与别人接吻做爱会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也跟他俩在一起时差不多?她为徐艺公司工作时知不知道,她其实是在跟将她无意中带入这个圈子的老情人抢生意?

    张仲平笑了笑,觉得这世界还真有点意思,绕来绕去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也就那么一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