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1:50
A+ A- 关灯 听书

    时代阳光拍卖公司在广告造势方面也别出心裁。当地每天出版发行的报纸有十来种,徐艺选择了发行量最大的白鹿都市报,这是省报的副刊,却丝毫没有正儿八百的严肃面孔。倒像养在暗处的外室,古灵精怪,活泼可爱。有老百姓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也有市井的奇闻轶事,还有娱乐圈里的动态和花边新闻。报纸全彩版,版式设计新颖大方,重点突出。时代阳光拍卖公司隔天一次,一共做了三次四分之一通栏。中间穿插了几封读者来信,就赠送给竞买人的特殊礼物展开了讨论。先是道学家的抨击,后是市场营销人士的赞誉,然后是和事佬的中庸之道,或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或点到为止,或欲盖弥彰,拿捏得非常到位。读者的兴致和好奇被充分调动起来以后,又嘎然而止,似乎另有玄机。他们在电视上也做了广告,选的是图文电视股市沧海栏目。另外就是交通广播电台,在“半点路况播报”中插播,一天也要播放几十次。平安路、解放路同时在扩建,城市交通拥挤,所有的司机几乎没有不听这个节目的,覆盖面之广可想而知。徐艺还向一个电信信息台交了钱,以免费信息方式,向它的手机信息用户,发出了全城第一则商业信息广告。这则信息跟你平时莫名其妙地收到的中奖通知和香港六合彩投资密籍不同。拍卖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电话都是实实在在的。手机信息还告诉你,公司备有精美礼品,免费赠送给前一百名前往领奖的人,公司负责报销往返的士费,并同时参加信息台每周一次的抽奖。因为在此之前有关送香吻的讨论已经有点沸沸扬扬,所以,那些接到信息的男士无不趋之若鹜。但徐艺早已变招,这次是每人五注当期机选的福利彩票。可能有人觉得这是哗众取宠,但也没有人觉得失望,因为时代阳光拍卖公司赠送给你的只是一个发财致富的祝愿与梦想,你忍心拒绝吗?说不定就中了五百万呢?

    张仲平冷眼旁观徐艺的这些动作。看到他把一场普通的商业拍卖会搞得这样风生水起,不得不暗自感慨,他以前在3D拍卖公司工作真是被埋没了。这小子如果今后再耍出一点什么花招来,张仲平是不会觉得奇怪的。当然,他们俩作为各自公司的老板,风格完全不一样。徐艺喜欢热闹喜欢做秀,他则喜欢水深流急,宁愿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地小心谨慎。换一种说法,徐艺喜欢敲锣打鼓唱大戏,张仲平喜欢低声哼唱,喜欢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徐艺将公司开业庆典与首场拍卖会的地点,设在白银世界宾馆大堂里,就在进门右手边原来经营茶座的地方。

    到了拍卖会的那一天,所有走进会场的人都眼睛一亮,就连张仲平都以为徐艺请了礼仪小姐。徐艺摇摇头,说:“全是公司的员工。”张仲平看着身着统一服装,胸前斜挎着绶带的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女职员,说:“不错不错。”徐艺倒是很谦虚,说:“马马虎虎啦。”

    徐艺脸上很平静,但那种不动声色是经过了掩饰的。作为老板徐艺并没有上窜下跳,主要是身佩绶带的员工在忙。除了来了重要的客人,徐艺会前去打打招呼外,其他的时间,都陪着张仲平,算得上指挥若定。

    徐艺说:“已经办了五十多块竞买牌了。张总你看,还不断有人来。”张仲平说:“不错。”张仲平说的是真心话,早几年3D公司举办艺术品拍卖会,办理竞买登记手续的能够有二十来人,就相当不错了。

    张仲平瞟了一眼大堂里的挂钟,离拍卖会开始只有二十来分钟了,江小璐还没有来。波波倒是到了。一来就有人围着她,要她签名。所谓的开业庆典,就是由她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宣布两位前省部级领导的简短贺词并代表时代阳光拍卖公司作一个不超过三分钟的致辞。

    江小璐今天下午本来要上班的,为参加拍卖会,特意与同事调了班。张仲平交给她的任务很简单,花二千块钱再把侯小平的字买回来。江小璐说:“委托手续是我去办的,我再把它买回来,这不是要我当托儿吗?”张仲平说:“什么托儿?当然不是,你把自己看成一个真正的买家就可以了,别的就不要管了。”江小璐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张仲平,嘴嘟了嘟,终于没有说话。张仲平又说:“拍卖会我会主持一段时间,记住,我们并不认识。”

    望着旋转门的张仲平眼睛忽然一亮,那儿,一个女人正被两个男士一左一右地簇拥着进来。

    不是江小璐。

    是曾真。

    在别处的徐艺也看见了。张仲平看见他很快地朝她们走了过去。看得出来,曾真一行三人是他们公司请来的记者。

    曾真伸出手让徐艺拉了一下,又扬手朝不远处的波波打了个招呼。张仲平的眼光围着曾真转。他看到她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很快活地笑了,笑得腰枝一扭一扭的。等到她一只手掩着嘴,眼光一顾盼,就看到了一直盯着她看的张仲平。她跟徐艺和波波说了句什么,留下两个男同事去采访,自己径直朝张仲平走了过来。

    她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身体曲线舒展流畅、凹凸有致。她的嘴唇好像总在若隐若现的歙动,这使她的脸很自然地生动起来。

    她在张仲平跟前站住了。他说:“嘿。”她也说:“嘿。”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他说:“你让我回到了二十年前。”曾真说:“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说,我让你想到了初恋什么什么吧?”张仲平说:“不幸被你言中了。”曾真说:“你真的胆子大,这种老掉牙的谎话也敢说。”张仲平说:“是不是已经有一百个人对你这样说过了?”曾真说:“那又怎么样?”张仲平说:“不怎么样。其实说这种话的人很蠢,那等于说眼前的这个人是替代品。”曾真说:“知道你还说?”张仲平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明明知道会伤别人的心,却不敢撒谎。而且,我的损失很惨重呀,我都忘了跟你拉手了。”她说:“你现在还来得及。”张仲平说:“真的吗?”见曾真把手慢慢地抬了起来,往他面前一伸,便一把把它抓住,坏坏地一笑,说:“真是一只好凤爪。”她不干了,把手抽出来,在他手背上重重地打了一下,说:“讨厌。”张仲平说:“说我还是说你的……爪子?因为讨厌就是讨人喜欢百看不厌的意思。”曾真说:“你这话是跟你们家的中学生学的吧?她有没有告诉你,可爱就是可怜没人爱的意思?”

    张仲平笑着摇了摇了头,他还是望着她。她也还是望着他。两个人好像在比赛,看谁先把眼光挪开,好像谁先挪开谁就输了。

    她有点熬不住了。她将叉开了五根玉葱似的手指头的手掌伸在他眼前,又从小到大地把它们一根一根快速地收拢,像收一把精致的檀香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曾真说:“够了吧?”张仲平说:“不。”他做出上流社会很绅士的样子向她倾斜过来,像要请她跳舞似的,他压低嗓子说:“看得见,摸不着,靠不着边,够不着底。”曾真说:“我踢死你。”张仲平说:“你听懂了?”曾真说:“什么?”张仲平说:“那你干嘛要踢我?”曾真说:“你痞得要死。”张仲平说:“是不是呀?”曾真说:“你给我的第一印像挺好的,以为你有文化有品位,没想到,你这么俗。”张仲平说:“你喜欢生的呀?”

    这种气氛是张仲平所希望的。刚才见她的那一会儿,他还以为自己会胆怯。两个人见面之后的对话,跟电话里的打情骂俏不一样。打电话也好,发手机信息也好,因为互相之间看不到对方的面部表情,脸皮就可以厚一点。面对面的调情,就不一样,稍微一过,就会不自然,一闪一闪的灵光,就会像水里受惊的小鱼儿一样地游走。

    曾真说:“我不想理你。”张仲平说:“我也不想理你。不过,我们都做不到,是不是?”曾真说:“是你个大猪头。”停了一会儿,曾真问:“没想到这个社会还有染上香菱之癖的人。怎么样,最近几天没有新作吗?”

    张仲平知道曾真的话是什么意思。从老班长来的那次开始,张仲平便隔三差五地给她发信息,全是他自己写的诗,尽管她一次也没有回复过。

    张仲平说:“运气不好。我大概碰到了一个年龄有了老奶奶那么大的编辑,这个编辑欣赏水平有限,不理我这个文学中年,连一封铅印的退稿信都没有给我回过,弄得我好有挫折感的。”

    曾真嘻嘻笑了,说:“你肯定是个一稿多投的主,连老奶奶都不放过。”

    张仲平说:“天地良心。不过,我对那些年轻美丽的女编辑倒是很能理解。你想呀,你总不能指望她们马上就跟你回信,说欢迎来稿。”

    曾真说:“呸!”

    张仲平说:“公共场合,请勿随地大小那个。你难道没发现吗?我这个人还是不错的,用过的都说好。”

    曾真嘟着嘴,皱起眉头瞪了张仲平一眼。张仲平摇摇头,说:“不好看,你的眼睛本来是椭圆形,现在正逐步向三角形方向发展,简称三角眼。”曾真说:“懒得理你。”

    并没有真的不理他,曾真说:“有几首差不多快到发表的水平了。比如说那首《遇见》,还有《幸福的子弹》,还有《某月某日的花园》。”张仲平说:“知音啦。干嘛还不给作者回信?”曾真说:“编辑的心思比较大,可能准备帮你出一本诗集,让你继续努力哩。”张仲平说:“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呀,继续努力就是欢迎继续来稿的另一种说法,是不是?”

    曾真不答话了。她的眼波在盯了他一下之后,跳开了。张仲平不让它跳开,紧紧地追踪着,像手里攥了一根绳子似的,让它在外面溜了一圈,然后又把它牵了回来。

    张仲平说:“你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分吗?”曾真说:“你省省吧。”张仲平说:“真的。你瞧。”张仲平伸出两根手指头,在他和曾真之间优雅地划了一个来回。曾真朝张仲平和自己看看,首先笑了。

    是的,他俩都是一身唐装。而且,都是绿的。

    张仲平的唐装是亚麻的,是沉着的墨绿色。中国书画是一种国粹,拍卖师穿唐装比穿西装得体。唐装风行过一阵子,现在除了饮食娱乐行业的少爷,已经很少有人穿了。张仲平的这一身,还是以前主持艺术品拍卖会时穿的。好在张仲平身材保养得还可以,几年前的衣服穿在身上,还算合身。曾真的唐装是丝绸的,是明快的淡绿色。那上面有三朵工笔绘制的牡丹花,红的。多情玫瑰,富贵牡丹。牡丹其实是一种很俗艳的花。红配绿,看不够。这种旧社会农村大嫂的审美趣味,在现代美学观念中却是一种色彩搭配上的低级错误。可是,正好应验了大俗大雅那句话,这样一身衣服穿在曾真身上,却是要多得体有多得体,简直玲珑剔透,美仑美奂。

    “你再看。”张仲平又用自己的那两根手指在拍卖会场上划了大半个圈,眼睛仍然紧紧盯着曾真说:“这里有将近一百号人,除了你和我,还有另外一个穿唐装的吗?没有。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禁要从心灵深处大声呼喊,哇噻,真他妈的绝配呀。”

    曾真把小拳头扬起来,却没有落到张仲平身上。她把它松开,然后垂下了:“你这个人,很讨厌。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暴力倾向。”张仲平说:“你干脆说想亲我不就得了?”曾真说:“切。”张仲平说:“不是吗?都说打是亲骂是爱。你想打我,约等于想亲我。”曾真说:“我晕!”张仲平说:“别,还没怎么着哩。”

    徐艺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张仲平朝曾真挤了一下眼睛,然后朝主席台走去。他看到了江小璐,这会儿正在登记处办手续。场子里不少人朝她那边看。江小璐一身洁白。她也是很会穿衣打扮的。要想俏,一身孝,她又在脖子上系了一条淡红色的丝巾,这使她上了淡妆的俏脸上好像凭添了一抹似有似无的鲜活的红云。其实,那一抹丝巾如果是淡蓝色的,可能更养眼。但那会显得有点冷,会缺乏现在这种虽不示张扬却尽显活泼的动感与张力。

    波波在致辞,她的训练有素的嗓音很好听。底下的人都目不转睛地望着在电视里已经很熟悉了的那张脸。又好像在研究她的眼睛鼻子嘴唇哪一部分是原装的,哪一部分是人工的。致辞完了,会场上响起了很礼节的掌声。

    轮到张仲平上场了。他的眼光在原来他们呆过的地方找到了曾真。曾真没有动,越过人头,正远远地望着他。张仲平迈上拍卖台的脚步,因此有了不为人察觉的一弹一跳的意思。

    “我是一颗幸福的子弹

    向你瞄准已经一万零一年……”

    张仲平临场发挥得不错。优秀的拍卖师讲究与竞买人的交流与沟通。你要在很短的时间里,分辨出哪些人是某一件拍品真正有诚意的买家,然后你要能够挑起他潜伏于内心深处的那种争强好胜的占有欲望,因为拍卖成交价是在竞买人之间的竞争中产生的,所以,所谓的拍卖技巧,就是不露痕迹的挑起群众斗群众,那是一场由拍卖师占主导地位的智力互动游戏。当然,这一切的基础是人气,是竞买人的多少。那些第一次参加拍卖会的竞买人,众目睽睽之下,多少有点发懵,很容易变成一只好斗的公鸡,谁也不愿意轻意认输俯首称臣。

    前面的作品拍得很顺利。买家很多,举起牌来此起彼伏的,很少流标。成交价格有高有低,有成千上万的,也有四五百、八九百的。拍波波的作品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高xdx潮,那幅红梅拍了四千八。

    很快,轮到侯小平的作品了,张仲平不由得朝江小璐看了一眼。

    张仲平对近现当代书画艺术家的情况非常熟悉,会场冷场的时候,还能穿插一些艺术家的奇闻轶事和对其艺术风格的评价。拍到侯小平的作品时就有些为难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有什么可说的?学字学画的少年儿童一抓一大把,他们就像没成材的树木,也许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可毕竟只是一种可能性,所以,他现在的作品应该是没有多少商业价值的,因为投资艺术品看中的主要是它的保值增值功能。小孩子学字学画还都有一个习惯,就是落款时喜欢标明作品产生时的年龄。这大概是跟齐白石学的,齐白石活到老画到老,每幅作品的题款都注明了年龄。侯小平的字只能算是习作,落款处某年某月多少岁标注得清清楚楚。偏偏徐艺又给他编排了一个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头街。否则,张仲平还能说一点,比如说,可以谈小书法家的发展前途,大器早成,后生可畏,买他的字真的就像投资原始股。但这虽然勉强算得上一个理由,价格却不可能走得太高,因为这种原始股是还没有上市的,而且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上市。当然也可以拿孩子的爱心说事,说拍卖成交款将捐给革命老区同龄的失学儿童。刚才拍波波的作品时就是这样做的,波波亲自上台宣布自己习作的成交款将捐给警察杨建国的遗孀和他们不满二岁的儿子。杨建国是当地那会儿的英雄人物,为了追捕一个盗窃犯被捅了十三刀,报纸电视已经炒过一阵子了。不知是徐艺还是波波的主意,波波的做秀是拍卖会、商业演出活动和爱心奉献的嫁接,具有一定的观赏性。但不管怎么样,对于拍卖公司和拍卖师来说,只要不涉及到拍品质量方面的担保,为了调节气氛的临场发挥是没有人较真的。可是,该怎么说侯小平呢?张仲平只能就字说字。侯小平的第一幅作品写的是“大展鸿图”几个字。张仲平说大展鸿图好。做生意的朋友大展鸿图,是事业越做越大,左右逢源,日进斗金。政界的朋友大展鸿图,意味着组织的信任,年年有进步,有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做老公的大展鸿图就更好了,说明身体经得起考验,不用吃药,就能在广阔的天空自由地翱翔,真是收放自如。后面的话题点到为止就可以了,否则也太不严肃了。张仲平在叫价之前继续鼓吹,说侯小平的字已得颜体精髓。颜体,颜真卿,书法界的泰斗、大腕儿,与王羲之齐名的,受过杨国忠的迫害。杨国忠是谁?杨国忠是杨玉环的兄弟。杨玉环是谁总该知道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迷倒了唐朝两代君王。还是个胖姑娘,因为唐朝以丰腴为美。那个年代的女同志幸福着呢,不用吃减肥药来折磨自己。张仲平故意偷换了一个概念,他拍卖侯小平的作品,谈的却是颜真卿和杨玉环,真的不知道哪儿跟哪儿。叫价一开始,买家不知道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上了张仲平自由发挥的当,竟刷刷刷地就举起了手中的号牌。

    张仲平的嘴很利索,二百、三百、四百的报价,价位一下子就到了六百元。张仲平说:“18号小姐出价六百元……,刚才那位先生怎么样?好,26号出价七百元。”

    经过几轮竞价,竞买人只剩下持18号牌的江小璐和一个剃光头、穿休闲服的中年男子,26号。他长得很胖,脖子上有一条粗粗的链子金光闪闪。

    “八百。”张仲平报出价位。是江小璐举的,张仲平对着她说了声谢谢,然后马上将视线投向了26号,好像在说,看你的了。26号抬头看了张仲平一眼,但是,他没有动。张仲平说:“看来26号有点犹豫了。我们应该允许先生有点犹豫。这是一个节奏掌握的技巧问题。有的先生喜欢快,有的先生喜欢慢。当然也不能太慢了,太慢了,女同志不高兴。”场下嘻嘻直乐。26号显然经不起这种煽动,他一边摇头一边笑,刷地将号牌举过了头顶。张仲平说:“很好。26号出价900元,他经过短暂的犹豫,觉得应该再咬紧牙关举那么一下。”

    张仲平的视线又转移到了江小璐身上。场上很多没有举牌的人,也顺着张仲平的眼光一齐望着她。她的脸有些微微地红了。她真漂亮。江小璐脸红可能是因为紧张和兴奋,她已经进入角色。至少,她看起来已经很像一个真正的买家了。张仲平看着她,轻轻地笑了。她也望着他,好像也轻轻地笑了一下。她那好看的胳膊再次轻轻地扬了起来。

    张仲平说:“好,一千元。18号小姐出价一千元。”这时场上响起了掌声,并不激烈。张仲平顺着掌声望去,发现带头鼓掌的是徐艺。他站在场外,微笑着望着江小璐,很像那么回事似的拍着巴掌。

    张仲平给江小璐的价位已经到了。张仲平说:“有出价一千二百的吗?加二百元,相当于打麻将点了一个小炮。场上有喜欢放炮的先生吗?”

    “我喜欢自摸。”说话的是26号。他嘻皮笑脸地回应张仲平,边说边举起了手里的号牌,然后扭头看了江小璐一眼。

    张仲平说:“26号出价一千二百元。非常感谢,大家给炮手一点掌声好吗?”

    掌声响起来。江小璐右手在额头上捺了一下。张仲平注意到了,他说:“好,一千四,18号小姐出价一千四百元。”但江小璐连忙向他摇手。张仲平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又笑了笑,说:“什么,你刚才不是举牌?噢,对不起,18号小姐不是举牌,她只是提醒我们,她有一头多么美丽的秀发。”场上有很轻的笑声附和着张仲平。气氛愉快。张仲平说:“为了公平起见,我要提醒大家注意,我们的26号也是重量级的实力派。瞧,好男一身膘。”大家又笑了。张仲平赶紧向26号点头致意,说:“对不起,开个玩笑。”26号笑一笑,说:“没有关系,你只要不把最后一个字念成错别字就可以了。”张仲平说:“你尽管放心,不会错的,本人小学五年级都读了三年。知道膘的偏旁是月,月是什么?月是肉的意思,对不对?”张仲平不想继续玩了,后面还有一百多幅作品哩。他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说:“好,现在的价位是一千二百元,属于26号先生。还有加价的吗?一千二百元第一次,一千二百元第二次……,噢,21号,18号小姐旁边的21号,出价一千四百元,噢,不,二千元,21号喜欢广播体操中的跳跃运动,出价二千元,非常感谢。还有加价的吗?18号?26号?好,二千元第一次,二千元第二次,二千元第三次,成交!”张仲平抬着掌心向上的左手指向21号,右手敲响了手里的拍卖槌。

    张仲平没有想到,侯小平的另外一幅作品也卖了二千元。买受人也是21号。他们是两个人。一个年轻,二十来岁。一个年老,五十多岁。两个人都西装革履的。年纪大一点的那一位,正襟危坐,头发发亮,好像打了啫喱水。这是一个很容易辨认的人,因为他长得像王志文。很瘦、很精神,鼻子尖上还有一粒黄豆大的黑痣。对于侯小平的第二幅作品,张仲平刚刚报出拍品的编号和名称,“王志文”嘴唇一歙,持21号牌的年轻人就举起了手里的号牌,同时报出了二千元的出价,把江小璐举牌的过程一下子给省略了。

    张仲平只拍了五十幅作品,剩下的一百多幅,让拍卖师许达山拍。名义上,许达山才是时代阳光拍卖有限公司的拍卖师。在张仲平下场之前,江小璐弓着身子,也悄悄地退场了,她要在七点钟以前赶到收费站去上班。

    曾真的两个同事也走了,这种采访也就走走过场,拍卖波波作品的场景已经拍摄了,已经够做一个一、两分钟的报导了。他们俩个要赶到台里去制做节目,争取今天晚上在电视里播出来。

    张仲平下场以后跟曾真呆在一块儿。张仲平说:“怎么样?”曾真说:“什么怎么样?”张仲平说:“本人的风采呀?”曾真说:“还行吧。”

    与曾真的这两句对话有点干巴巴的。这引起了张仲平的注意,拍卖会前两个人的话语环境没有得到延续,张仲平觉得曾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为什么没有跟她的同事一起走?张仲平觉得要搞清楚她为什么留下来,其实很简单,就是看她是否还有别的事。张仲平说:“让我开始还债好不好?”曾真说:“你除了欠揍还欠什么?”张仲平说:“我还欠你一辈子的冰激凌。”曾真说:“不是跟你说冰激凌是垃圾食品吗?我看你干脆把它换算成人民币得了。”张仲平哈哈一笑,说:“你们女孩子就是这样的,喜欢什么偏偏说讨厌什么,比方说,一边胡吃海吃零食,一边嚷着减肥。”曾真说:“你蛮了解女孩子的嘛。”张仲平说:“怎么样?你喜欢哪一种?奶油、巧克力还是葡萄?”曾真说:“我喜欢草莓的不行吗?”

    在接下来的几次见面里,江小璐却一直在跟张仲平谈那次拍卖会,显得很兴奋。江小璐对他说:“没想到拍卖还挺有意思。”张仲平说:“是呀,男人要是早出生几千年更有意思,那时新娘都能拍到。”江小璐说:“是吗?有拍老公的没有?”张仲平说:“有拍卖皇冠的,没有拍老公的。”江小璐说:“我估计也没有。”她要将上次张仲平给她的二千块钱还给他,被他拦住了。张仲平要她留着用,说:“你在拍卖会上的表现很出色,这是奖金。”江小璐知道张仲平是在巧立名目找借口帮她,也就不再推辞。她说:“那两幅字,还有波波的那幅画,真的值那么多钱吗?相当于我两三个月的工资哩。”张仲平说:“艺术品的价格是很难说的。有人喜欢,愿意花钱,就值钱。没有人喜欢,就不值钱。像其他商品一样,价格取决于供求关系。”

    那个时候,后来发生的另外一件与那场拍卖会有关的事情,让张仲平和江小璐都没有想到:江小璐到时代阳光拍卖公司去结账的时候,侯小平的那两幅书法作品又回到了她手上。徐艺对江小璐说:“我受一位朋友之托,将这件礼物转交给你。”江小璐说:“怎么回事?”徐艺说:“君子成人之美。我那位朋友见你喜欢,就替你买了下来。”江小璐想到了那个人是谁。江小璐说:“礼物太贵重了,我恐怕接受不了。”徐艺说:“不。至少我不这样看。我那位朋友也不这么看。”

    张仲平已经是侯昌平家的常客了。

    张仲平将三千六百元拍卖成交款交到侯昌平手里的时候,侯昌平有点生气,说:“你开什么玩笑?”张仲平说:“不是开玩笑,这是小平作品目前的市场价格。”侯昌平说:“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运作的?”张仲平笑笑说:“拍卖会又不是3D公司做的,我怎么运作?”侯昌平还要说什么,张仲平笑着打断了他。张仲平拿出了拍卖成交确认书的底单和财务结算单。本来张仲平还带了一本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拍卖目录,但没有拿出来,担心侯昌平看到了自己儿子的简介又会提出什么问题,他难得再解释。

    张仲平说:“我不会害侯哥的。我连百分之十的拍卖佣金都替小平扣了。这完全是侯小平同学的合法所得,经得起查。”

    侯昌平再说什么就见外了。等张仲平把那个信封放到电视柜里面,跟他并排坐在沙发上之后,侯昌平拍了拍张仲平的手,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两个人干坐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张仲平准备起身走了,侯昌平伸手在他膝盖上压了压,说:“张总你要没有什么急事,就再坐一会儿。”

    后来,侯昌平就跟张仲平谈起了胜利大厦拍卖的事。

    侯昌平说:“公告送达的日期快满了。”张仲平说:“是吗?”张仲平既不想表明知道这件事,也不想表明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知道这件事,他为侯小平所做的一切,好像就具有了明显的功利目的,就会显得很俗气。但要是表明一点也不知道,侯昌平心里也会看轻他,认为他太虚假,所以,张仲平暗自觉得还是说是吗之类的搪塞话比较好。

    侯昌平却把这个问题绕开了,这已经有点心照不宣的境界了。侯昌平说:“可能下个月就要确定拍卖公司了吧,你跟院里司法技术室的关系怎么样?”

    这也是不怎么好回答的问题。说不好,侯昌平的压力会比较大,他如果要想帮你,还要考虑怎样处理与司法技术室的关系。说好,侯昌平又可能会有顾虑,怕你只把他当一个摆设,显不出他在这件事情上的重要与份量。张仲平虽然并没有打算这一次就谈胜利大厦拍卖的事,但对于怎样跟侯昌平谈,也还是打过几次腹稿的,基本的原则是不能把话说死,先看侯昌平怎么说,再想办法应对。

    张仲平说:“拍卖委托的事归司法技术室管,拍卖公司是做生意的,不可能不跟他们接触。彭主任是从办公室新调来的,倒是见过几次面,就是不知道他跟别的拍卖公司关系怎么样。”张仲平讲的也是真话,没有故意耍滑的意思。只是更多的细节没有说,这段时间他跟彭主任的接触很频繁,唱过几次歌,吃过几餐饭,互相之间感觉还不错。侯昌平与彭主任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如果张仲平把与彭主任具体交往的情况告诉侯昌平,侯昌平也就会怀疑,张仲平是不是一转背就会把与他的交往情况也告诉彭主任或者别的人,那样的话,谁还跟你打交道?再说,他跟彭主任的那些交往对于拍卖公司来说很稀松平常,尚停留在自我感觉阶段,这也是算不得数的。

    侯昌平点了点头,对张仲平的回答可能还满意,说:“彭主任我还是熟的。他早几年从区法院调上来的时候,我还在政治部工作,是我去考察的。”

    张仲平说:“是吗?这样就好了。老同志的话,他还是要听的。”

    侯昌平笑笑,摇了摇手说:“那也不见得,此一时,彼一时呀。”

    张仲平知道侯昌平这是不想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毕竟这种事情太敏感了。侯昌平如果太明显地帮着张仲平,彭主任就会怀疑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效果反而不好。

    司法技术室已经从全市几十家拍卖公司中挑选了十来家,规定中院今后的拍卖工作就由这十来家做,并组织入围的拍卖公司开过了一次会,讲了今后拍卖委托的操作原则。主要是听取双方当事人的意见,由他们选择拍卖公司,能够协商一致的,就定下来。出现分歧,就抽签解决。表面上看起来,案件当事人都有话语权,其实不见得。里面有很大的操作空间,执行局的法官仍然可以起很大的作用。

    侯昌平说:“院里发了一些文件,鲁局让大家传阅了一下。具体怎么搞,还没有布置。不过,张总我也跟你讲句老实话,别的执行法官会怎么做我不清楚,在我这里,可能也不会替哪家拍卖公司做工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把你当朋友,才跟你交这个底。”

    张仲平说:“那是那是。”侯昌平的话好像是在回绝他,但他不这么看。否则,侯昌平也就用不着主动跟他扯这件事。他认为,侯昌平的话也可以从另外两方面去听。一方面,到目前为止,他对拍卖公司仍是一视同仁,没有或者不会亲哪一家疏一家,不会对案件当事人去施加什么影响。这是他的态度,这个态度与院里相关文件是一致的,作为承办法官他只能这样做。第二,生意是你在做,既然案件当事人有权利选择拍卖公司,你就应该知道怎么做,点醒你一下,就是在帮你了。

    果然,侯昌平接下来问了张仲平另外一个问题:“张总知道胜利大厦的申请执行人是谁吗?”张仲平说:“是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吧?”侯昌平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张仲平说:“外面听说的。”侯昌平说:“不是我跟你说的吧?”张仲平说:“不是。”侯昌平笑了笑,又伸手在张仲平的膝盖上拍了拍。

    张仲平说:“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颜若水,不知道侯哥熟不熟?”侯昌平说:“你认识他?”张仲平说:“嗯。”侯昌平说:“他跟一个姓鲍的律师请过我。你知道,我是不喜欢到外面吃饭的。我也不太喜欢跟律师打交道。我没有跟你说过吧,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具体经办这个案子的人姓马,叫马亮。他倒不像那个鲍律师那么滑头。”张仲平说:“哪天去钓鱼吧。你,我,颜总,就咱们三个人,最多把马亮也叫上。不要什么名目,也不谈什么具体的事,只是在乡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放松放松,侯哥你看呢?”侯昌平想了想,说:“张总你又没有跟我商量过这事,由你安排就行了。”见张仲平笑着点了点头,侯昌平又说:“我看到时候能不能再把鲁局叫上。”张仲平说:“听侯哥你的。”侯昌平说:“看看,你弄错了吧,我可什么也没有说。”张仲平挠着头说:“对对对。”

    侯昌平说:“有个叫龚大鹏的人,张总你也知道吧?”

    张仲平知道这个人,那是一个建筑包工头,曾经请丛林和他吃过一餐饭。张仲平本来想老老实实地回答说知道,可他不知道侯昌平对这个人的态度,也怕侯昌平追问,反而把丛林牵了出来。回答说不认识也不好,侯昌平问到他,肯定知道他或者认识他,说不定龚大鹏还跟他说过与张仲平、丛林交往的情况,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张仲平就等于向侯昌平说了假话。张仲平想到这一层,只好装着不经意地反问侯昌平:“怎么啦?”

    侯昌平没有让张仲平为难:“他是胜利大厦的建筑商。最近到处找人,闹得比较厉害。”张仲平说:“闹什么呢?”侯昌平说:“他有个官司就是告胜利大厦的开发商的,官司打赢了,却执行不了。因为那幢楼是在中国银行作了抵押的,而且早就被查封了。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是唯一合法的申请执行人。”张仲平说:“按照《合同法》,建筑工程款可以优先受偿,这对龚大鹏还是有利的。”侯昌平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进入到具体的执行程序,情况会复杂很多,不过,这件事并不影响拍卖,最多也就是拍卖成交款的分配问题,跟拍卖公司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现在,你们公司还没有拿到拍卖委托,如果到时候拿到了,心里知道有这件事就可以了。”张仲平说:“谢谢侯哥。”侯昌平说:“谢什么?还是那句话,我可什么也没有说。”张仲平赶紧笑一笑,说:“对对对,今天晚上我也没来侯哥家,看张艺谋的电影去了,《十面埋伏》。”

    侯昌平没有跟张仲平讨论怎样在司法技术室那边做工作的事。不用交待,张仲平自己会抓紧。张仲平有个基本的想法,如果将司法技术室的工作做到了位,就可以把政策用足。被执行人不是已经找不到了吗?通知照发,该履行的程序照样履行。如果被执行人不来,就算他自动弃权。这样一来,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意见就很重要了。他们又听谁的呢?可以通过丛林找找鲍律师,让鲍律师去影响他们。当然还有侯昌平。只要侯昌平肯帮你,敲敲边鼓,颜若水那么精明的人,还会不知道该怎么做?

    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张仲平问侯昌平:“小平最近的字写得怎么样了。”侯昌平说:“一直练着。自从跟了梁主席之后,进步很快。他妈妈说过好几次,要好好感谢你。”张仲平摆摆手,表示感谢不感谢的问题根本不用提,说:“现在的小孩子学字学画的不少,大部分就是坚持不下来,再就是找不到一个好老师,多走了不少弯路。”侯昌平说:“是呀,梁主席水平高呀。听说他给人题牌匾一幅就是几万?”张仲平说:“对,一个字一万。”侯昌平说:“请他花了不少钱吧,我代表小平谢谢你呀。”张仲平说:“侯哥这样说就见外了,我跟梁主席很熟,他也是看小平有出息,是棵好苗子。”

    侯昌平指了指电视机柜里的信封:“小老弟,信封你还是拿回去吧,否则,我反而不好帮你。”张仲平说:“侯哥千万别这样说,这事说到哪里去都过得了硬,帮小平卖了两幅字而已。”侯昌平望着张仲平,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会儿,说:“好,这种事情下不为例。传出去不好,对小平的健康成长,也不好。”张仲平说:“行,我听侯哥的。”侯昌平说:“你不要这么说,你的心意,我领了。”张仲平说:“不管怎么说,小平的事,我会负责到底的。”侯昌平又笑笑,摇了摇头。

    张仲平出门坐在自己车上以后,把跟侯昌平谈过的话回味了一遍,觉得这次没有白来。侯昌平第一次叫了他仲平,再一次地叫了他小老弟。张仲平还认为临出门之前自己的那个表态也还不错,你可以把它当成一种承诺,一种许愿,也可以说什么都不算。什么叫负责到底?将老师一直请下去,叫负责到底,将小平读中学的费用上大学的费用,都包下来,也叫负责到底。其中的伸缩性很大,可以说太笼统了。但也正因为如此,彼此才能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接受,因为事情的变数还很大,谁也不知道这中间会出现什么别的状况,话就不能说得太满、太死。否则,你对侯昌平拍胸脯,侯昌平有可能会认为你俗,好像就是冲着你的许诺才办事似的,反而会弄得大家很尴尬和没有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