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21:47
A+ A- 关灯 听书

    法人股拍卖的事,健哥已经轻描淡写地谈到过两次了。有关具体内容,张仲平却一点都不知道。他也不好去打听,只能心里惦记着,希望健哥早点打电话约他。

    有天快下晚班的时候,健哥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

    健哥说:“见个面吧。”张仲平说:“行呀。”健哥说:“还是老地方吧。”张仲平说:“好。”

    他们通电话的时候总是这样语言精炼,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两个人都觉得这样挺好。

    老地方在雪松路上,是一个洗浴广场,叫碧海蓝天。

    张仲平比健哥先到十来分钟,开了个贵宾房,然后发了个短信给健哥。

    健哥一会儿就到了,说:“先吃点东西吧。”张仲平说:“行呀。”让服务生送了两份套餐。两个人一边用餐一边扯着一些闲话:某某厅下面的一座宾馆早几天发生了一次火灾,烧死了十几个在三楼唱卡拉OK的,一查,那娱乐城原来是厅长的小舅子开的;省委一个副秘书长家里被盗了,小保姆多事,报了案,结果牵出一桩受贿案;一个大学生捅死了同寝室的三名同学,跑到海南被人举报,提供线索的人获得了二十多万元的奖金;一个中了福利彩票头等奖的夫妇,给家里的兄弟姐妹每人分了十来万,却引起了叔叔舅舅和其他亲戚的不满,纷纷找他们借钱,弄得两口子有家难回,据说男的还挨了打。

    健哥说:“报纸上电视里十条新闻有七八条跟钱有关,你看看这社会。”张仲平说:“有点乱套了。”健哥说:“一个社会如果每个人都想尽办法捞钱不是好事呀,这才是社会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张仲平说:“问题是这个社会不能没有钱。”健哥说:“没有钱不幸福,有钱就幸福吗?”

    用餐以后,健哥说:“先洗个脚吧。”张仲平说:“行呀。”马上将服务生叫来,他去安排两个好一点的技师。健哥说:“找个力气大一点的。”服务生说:“男技师可以吗?”健哥说:“随便。”张仲平说:“还是找女的吧,不是有个欧阳师傅吗?请她来吧。”

    欧阳师傅五十来岁,两只手可以左右开弓。她的力气很大,健哥疼得叫了起来,嘴里却说舒服。欧阳师傅边洗边跟健哥聊天:“老板肠胃不太好。”健哥说:“是呀。”欧阳师傅说:“不过肾功能很好。”健哥说:“是吗?这我倒是不觉得。”张仲平问自己的技师,说:“我哪里不好?”她回答说:“老板哪里都好。”张仲平说:“你倒是很有眼光。”那个女技师笑笑,并不接茬。张仲平觉得没味,就闭上眼睛,随她怎么掐怎么搓。

    两个洗脚的技师做完以后走了,张仲平暂时没有安排新的服务项目,他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健哥谈点事。

    两个人脱得赤条条的进了湿蒸房。健哥说:“香水河投资,听说过没有?”张仲平说:“知道。是省里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健哥说:“法人股。六千三百万股。”张仲平说:“哦。”

    健哥说:“委托书下达以后,多长时间可以操作完?”张仲平说:“如果有买家,也就十来天吧。”健哥说:“最近最高法院出台了一个规定,就是关于法人股拍卖的,你找到后好好看看。”张仲平说:“行。”健哥说:“香水河投资是上市公司,法人股好卖。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省里的意思是最好不要进入拍卖程序,而是动员省内的企业协议收购;第二个问题比较棘手,如果拍卖,交给哪家拍卖公司?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打招呼的人就已经不少了。”

    张仲平很快将健哥的话琢磨了一下,在健哥那里,第一个问题肯定只是技术方面的,如果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可能性,就不会选择这个时机来跟他谈。至于第二个问题,才是他俩共同关心的。不过,张仲平对这件事看得很清楚,听健哥的安排就行了。在他这一边,只是一个操作问题。但是,这又不纯粹是他跟健哥之间的事,还有别的拍卖公司需要对付。

    健哥起身到外面的小冰柜里去换了一条洁白的湿毛巾,顺便也给张仲平带进来一条。健哥把湿毛巾贴在面孔上,继续说:“如果能够把买家控制在省内企业的范围以内,第一个问题是可以做工作的。省里不过是怕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外流。现在批一家上市公司太难了。”张仲平说:“这个没问题,可以搞定向拍卖。只是,如果对竞买人的条件进行限制,成交价格可能会有些影响。”健哥说:“只要没有法律障碍就行。”张仲平说:“可以先找买家。”健哥说:“在找买家的过程中,如果消息不小心透露了出去,只怕会有更强劲的对手出来跟你争。”张仲平说:“所以只能秘密进行,只要买家一落实,马上刊登拍卖公告。等别的拍卖公司反应过来,我们已经落袋为安了,你看呢?”健哥沉吟了一会儿,说:“先这样做吧。另外,评估的事,我已经跟北京的一家评估事务所打过招呼了,会放在那边。不容易呀。按照我刚才提到的那个规定,资产评估机构由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协商选定。今后挑选拍卖公司,也会这么办。”张仲平说:“这都是形式。不管怎么样,这边的拍卖公司越不知道消息,越晚知道消息,越好。”健哥没有吭声,两个人的面孔都被湿毛巾遮着,互相之间的表情看不见,张仲平不知道健哥点头没有,但他知道健哥没有发表不同意见。张仲平知道,健哥准备跟他谈的,暂时只有这些了。

    张仲平说:“最近挺忙吧?”健哥说:“干我们这行哪天不忙?”张仲平说:“嫂子呢?这几天有没有时间?”健哥说:“她的工作倒是清闲。”张仲平说:“我最近收了一件青瓷,想请嫂子帮着看看,估估价。”健哥说:“这种事情,你直接跟她联系就可以了,不要跟我说。”张仲平说:“好。”

    张仲平说的嫂子叫葛云,在省博物馆工作。她们家算是文物世家。葛云大学念的是考古专业,她爸爸葛家轩曾经是省博物馆的副馆长,兼任过省文物商店的总经理。两年前因心肌梗塞去世了,生前既是文物方面的专家,也是省内古玩方面有名的玩家。

    分手的时候,健哥找张仲平借了白鹤丹枫高尔夫球场的会员证,说准备陪他们老板去打打球。健哥说的老板就是他们院长。老班长来的那一次,张仲平陪着一起吃过一餐饭。张仲平说:“要不要给你们老板也办个证?”健哥说:“有这个必要吗?会不会节外生枝?”健哥用的是反问句,其实是不同意。张仲平却不觉得这么问上一句是多此一举,问上一句,表明张仲平已经想到了那一层,某些方面的心意也就到了。至于该不该做什么事,则由健哥看着办。

    张仲平在报纸上看到了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公告,刚准备给徐艺打电话,徐艺却敲门进来了,他是专程给张仲平送请柬和艺术品拍卖目录来的,侯小平的两幅书法作品都入选了,排在第37号和第38号。这件事张仲平一个字也没有向徐艺提过,3D公司的人也不知道,拍卖委托手续是江小璐去办的。

    问题出在作者简介栏里。当时张仲平是将侯小平的简介给了江小璐的。那份简介是张仲平在外边的商务中心打印的,凭记忆写了几项侯小平的获奖情况。张仲平没想到时代阳光拍卖公司没有采纳简介中的一个字,只说侯小平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入的,有的人写字写了一辈子,也就混一个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干干。徐艺公司却一抬手就给侯小平封了一个。张仲平觉得这有点不太严肃,却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改正这个错误,只好心里笑一笑,想,徐艺的这场拍卖会可能有点够呛。

    没想到还不错。以前3D公司做艺术品拍卖,都是租用三星级、四星级宾馆的会议室搞预展。徐艺却把预展放在了白银世界一楼的大堂里。白银世界刚刚评上五星级,大堂也算富丽堂皇。大堂是宾馆的脸面,能够说服宾馆同意在那里搞这种商业性质的展览,真的很不容易。白银世界地理位置不错,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要么气宇轩昂,要么雍容华贵,可以说往来无白丁。而拍卖会预展的那几天,所有进进出出的客人,首先就会眼睛一亮,在轻柔的背景音乐中,为那些悬挂得整整齐齐的山水、花鸟画所吸引。书画艺术是高雅艺术,是精神文明,有文化的人喜欢,有钱人为了显示自己的档次和品位,也需要。所以,预展放在大堂里,效果比宾馆会议室好多了。

    在拍品的选择上也费了心机。一般来说,历代名家的精品是少不了的。这关系到拍卖会的档次。不管真的假的,也不管卖得掉卖不掉,如果没有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李苦禅的鹰、吴作人的骆驼或者金鱼,买家来看什么?当地名流的大作也得有。这意味着本场拍卖会得到了行内的认可。圈子里的头头脑脑,从来就不愁自己作品的销路。他们送作品来参拍,是捧你的场,但他们的参加也有弊端,一是他们的作品往往标价很高,而且互相较劲儿。某某的作品一平尺都那个价,我的不可能比他的还低吧?一是千万不能让他们来看预展,一看预展就糟了。他们的观感惊人地一致:拍品除了自己的以外,其他的真是水平有限。名家作品要么形迹可疑,要么就是应酬之作。他们的这种观感是一定要在看预展时当场发表的。区别只在于是直截了当还是拐弯抹角。这都不算什么,徐艺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征集到了省里、市里几个已经退居二线的领导干部的墨宝。不过,最能吸引眼球的还是徐艺将卫视当红节目主持人波波和她的两位闺中密友的手笔也弄到了拍卖会上。她们三个人举办的那档午夜悄悄话节目,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话题从女性的穿衣打扮,到花心男人识别术,到男女交往谁买单,到女人的青春美丽是否能够货币化,到婚外情、一夜情,所有女性的隐秘世界,几乎无所不包。本来,悄悄话说到了唯恐世人不知的地步,是个矛盾,但是三个人分正方、反方和裁判兼和事佬,唧唧喳喳的,也很是热闹,正应了三个女人一台戏的俗话。还好,徐艺也还懂得分寸,没将她们的作品重点推出。只将她们的拍品配了玉照挂在大堂进门左手边的一隅。

    没想到还是引起了参观者的注意。有个客人提出要按照拍卖目录中的参考价当场购买。他看中的是波波的两幅作品,一幅写意中国画,一幅书法。那幅写意中国画只能算是小品,兼工带写,画的是红梅。书法作品是隶书,一看就知道临过刘炳森的帖,写着“剑胆琴心”四个字。波波是当地红得发紫的人物,她原来不过是电视台一个相貌平平的采编人员,后来通过海选成了一个美容机构的形像代言人,做了不知道多少次手术,变成了一个连她父母亲都差点认不出来的标准美女,重返传媒界,一下子就成了街头巷尾无人不知的名腿。电视节目主持人被称为名腿而不是名嘴,就有点意味深长。波波还嫌自己名气不够大似的,借着拍卖会的机会展示一下才艺,可以向她的“粉丝”证明自己不是随便玩的。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徐艺正陪张仲平在大堂里参观。徐艺手下一个漂亮的小姐走过来,问卖不卖。徐艺说:“你说呢?”漂亮小姐说:“我不知道,要不然请那位客人过来跟徐总谈一下?”徐艺说:“谈什么?当然不卖。这是拍卖会的预展,又不是摆地摊。”漂亮小姐说吐吐舌头。徐艺说:“不过,你们要好好跟客人解释,争取客人现在就办竞买登记手续,把他们拉到拍卖会上来。”漂亮小姐说:“哦。”徐艺说:“再说了,提前办理竞买登记手续的客人,不是可以获得公司准备的特殊礼物吗?你们要争取多将礼物送出去哟。对于派送礼物的公司员工,公司的奖励措施是一定会兑现的。”

    张仲平随口问道:“徐总准备了什么礼品,怎么没见给我也送一份?”徐艺笑了笑,说:“张总要是现在办理竞买登记手续,礼品马上奉送。”张仲平说:“噢,是这样。”徐艺再次笑了笑:“跟张总开个玩笑。”接着扬手将刚刚离开的那个漂亮小姐招了过来,给张仲平作了介绍,对她说:“先把你的礼物派送一份给张总吧。”漂亮小姐名叫于玲,对张仲平眨巴了几下眼睛,又故意装模作样地对徐艺行了个从电视剧里学来的屈膝礼,诺一声遵命,便款款移步到了张仲平跟前,伸出两条胳膊往张仲平脖子上一吊,没等他避让得及,脸颊上就已经被印了一个吻。于玲很快地与张仲平分开了,退回两三步,天真无邪的望着他,好像在征询他对刚才所获礼物的看法。

    张仲平很快地朝大堂四周一望,在脸颊上被弄得稍湿的那一小块地方抹了一把,问徐艺道:“这就是贵公司为竞买人准备的特殊礼品?”

    “不是所有的竞买人,是提前办理竞买登记手续的竞买人。”徐艺装着很严肃的样子回答他的前老板:“挺俗套的创意。不过,也还说得过去。做艺术品拍卖嘛,总是要雅俗共赏的,对不对张总?”

    于玲也歪着头问张仲平满意不满意,张仲平不想跟徐艺的下属开玩笑,也不想扫徐艺的兴,只好笑笑。于玲很快活地拍起手掌来,说:“徐总记得给我发奖金。”

    于玲走了以后,张仲平用手指点点徐艺,笑着摇了摇头。他在想,如果我真的是徐艺的客户,是时代阳光拍卖公司需要攻关的人,刚才于玲问我满意不满意的时候,我可能会顺着竿子爬,说不满意,除非再来一份,所谓好事成双。或者说,你等一下,有来无往非礼也,我也要回赠一份同样的礼物给你,要不然,不是非礼你了吗?我如果真这样做,事情会怎么样呢?或者我即使什么也不说,但在一阵清香扑面而来,敏感的面部肌肤承受了来自于两片鲜活潮湿的嘴唇的攻击之后,我是否仍能心如止水?这种礼物不是社会公认礼节,跟西方社会的贴面礼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有一种玩笑和随意的性质,却大有深意,体现了策划者和实施者的邪乎劲儿。它实际上无意于一种表态,一种暗示,一种鼓舞:这种在大庭广众之中发生的礼尚往来,具有嗳昧的想像空间,为男女之间的进一步交往开了一扇方便之门,也为男女之间的小故事由前台发展到幕后埋下了充分的伏笔。要知道,公司白领毕竟不是娱乐场所的三陪小姐,这样半真半假的投怀送抱,真是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

    对于徐艺的搞法,张仲平不会说什么。他对这种搞法并不欣赏,更不会去学习或者摹仿,却也并不藐视。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每个公司有每个公司的套路,有什么可说的呢?只是,徐艺的这种搞法对3D公司有可能构成威胁。大家在一个道上混饭吃,锅里不碰到碗里碰到的,你跟他比品牌势力,他跟你比别的野路子,胜负就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