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9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54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晓得她们二人是在说话帮着自己分心,好让时间过得快些。毕竟这还没开始生呢。

外头,陶姑姑一众人都等在外面。罗潭道:“我这心跳的好厉害,也不知道小表妹生下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好奇了这么久,总算是有答案了。”

“不管是小世子还是小郡主,总归亲王殿下回来,都会高兴得很,疼得很。”陶姑姑笑道:“就是不晓得要等多久。”

邓公公也显得有些紧张:“这总归是皇家第一个小辈了,皇后娘娘和皇上,太后娘娘在天有灵,也会觉得欣慰的。”

这头如此,睿亲王府的众人就更不必说了。

连莫擎这样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都看起来憋得脸通红。从阳上蹿下跳个不停,只道:“临走之前和铁衣打了个赌,我赌生的是个小郡主,可是押上了我的全部身家,要是亏了,这回媳妇本儿都不保。”

惊蛰恰好听见,便是嗤之以鼻:“我看生的就是个小世子。”

“嘿,凭什么就是小世子?”从阳问:“我看是小郡主。”

“小世子就是小世子!”惊蛰不甘示弱。

“都别吵了。”谷雨打圆场:“闹不闹啊,唐叔呢?”

唐叔正在角落里,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小声道:“求萧家列祖列宗保佑亲王妃母子平安,母女平安,大家都平安……”

从上午一直折腾到下午,到了傍晚的时候,沈妙终于要开始生了。

稳婆让宫女们去准备清水,毛巾,干净的剪子还有一众备用的东西。罗潭想进去瞧,被陶姑姑劝住了。陶姑姑和几个宫女进去,还有惊蛰和谷雨也进去,好看着没人动手脚。

沈妙在床上低低呻吟。

她尽量忍着,疼痛一阵大过一阵,到了后来,几乎是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比她重生以来任何一次身体上的疼痛还要痛楚,几乎是有人在拿着剪子在她的腹部搅弄。

“亲王妃加把劲儿,用些力气!”李婆子道:“能瞧见孩子的影子了!”

……

外头的裴琅一行人,亦是度日如年。

不时地有宫女端着银盆进进出出,盆里的血色倒是触目惊心。罗潭着急的抓住身边的嬷嬷,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会流这么多血呢?”

那嬷嬷安慰她:“没关系,女人生孩子都要流血的,不怕。”

裴琅的心中却是晃得很远了。

上一世的时候,傅修宜对傅明和婉瑜的出生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那时候他恰好走过,傅修宜就让他代自己去看一眼。

沈妙前生生孩子的时候,从某种方面来说,是裴琅陪着她一同度过的。没想到今生,谢景行不在身边,亦是他陪着度过。

这也很好,至少在她这般的时刻,身边不是一个人。至少他也曾在这种时候陪伴过她。

每一刻都分外漫长,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屋里有婆子的惊呼:“出来了,是小世子!咦,还有一个!”

“是双生子!双生子!亲王妃好福气!”

紧接着没一刻,就听见里面传来“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十分嘹亮。

众人皆是喜出望外,罗潭几乎都要高兴晕了过去!可是还未等他们一口气缓下来,便又听得李婆子的惊呼:“亲王妃,您挺住,别睡!别睡!”

裴琅的心一紧,还未反应过来,就有听到有陶姑姑的悲怆声音响起:“亲王妃,坚持啊!”

罗潭性子急,再也顾不得害怕,便进了屋里,裴琅犹豫了一下,听得陶姑姑道:“裴先生!裴先生进来!”

裴琅冲进屋里去,沈妙盖着被子,她的脸色苍白无比,她对身边的刘婆子和李婆子道:“没关系,孩子保下了,便好了。”

“亲王妃…。”刘婆子和李婆子还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话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罗潭急的快要哭出来:“小表妹怎么了,好端端的说这种话?”

“亲王妃身子早前就羸弱,这一胎又是双生子。生产之前分心劳累,胎坐的不稳。这会儿身子已经疲累至极,流了太多的血……”刘婆子说不下去了。

“我这生产,甚是艰难。我、我觉得我怕是不行了。表姐,见着我爹娘大哥,替我说一声不孝,不能侍奉他们晚年。”

罗潭拼命摇头,道:“小表妹,这种话不能由我来说的。你别说胡话了,你会好好地,活蹦乱跳的去见姑父姑母,你说这样的话才是不孝,别说了,别说了!”话到最后,已然带了哭腔,几乎不能自持。

沈妙无奈一笑,又看向一边的裴琅。

裴琅神情恍惚,嘴唇微微颤抖,哪还有平日平静泰然的模样。

“不,你可以坚持的。”他说:“我欠你的还没有还清,你要长命百岁,健康无忧。”他仿佛在逼着自己相信什么一般。

“裴先生早就不欠我什么了,若真的想偿还,便、便答应我,护着我的孩子。希望他能康健长大。”她费力的喘了口气,仿佛已经用光了全部力气,道:“看见谢景行,对他说,对不起,我等不了了。谢谢他一直以来愿意护着我,包容我,能与他夫妻一场,我、我很高兴……”

“亲王妃!”陶姑姑叫道。

“让我看看我的孩子……”她说。

两个婆子将孩子草草的擦拭干净,用襁褓裹了,送到沈妙身边。陶姑姑含泪道:“是两个小世子,康健的很。”

沈妙的目光落在两个孩子身上,她艰难的伸出手指,描摹两个孩子的眉眼,轻声道:“这两个孩子长大了,眉眼一定好看的很。无论是像爹,还是像娘……我和谢景行吃了很多的苦,老天若是个好人,一定舍不得让他们再吃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