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9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罗潭是跟着罗家人长大的,骨子里就是有一股豪气和勇气,越是在危险的时候,反倒越是不怕。她这么一番话,倒是将宫里的一众人都激的热血沸腾。连同未央宫的宫女太监们都纷纷跪下身去,纷纷说要与皇宫共存亡。

倒也没有到那般绝境。

沈妙端坐在殿中央,大殿很宽敞,宽敞的过头,就显得有些寥廓。裴琅坐在一边翻折子,沈妙在殿中瞧着晌午时候朝臣送来的一些文书,至于罗潭,便是不知道从哪里寻了个九连环摆弄。陶姑姑和邓公公立在一边,不时地将茶水温热,看上去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反倒是忙碌的很。

便是将这紧张的气氛也冲淡了一些。

但是也只是一些,因为不时有禁卫来报,如今城里的状况又是如何?那些个乱贼果真凶残,四处屠戮百姓,似乎是要和皇家对着干一般,处处引起恐慌。好在沈妙拨了大半禁卫军,还有城守备,倒和那些卢家人缠斗不休,一时分不出谁占上风。

这些乱贼十分狡猾,一部分在百姓中扰乱民心,一部分却是暗中包抄,试图攻击皇宫。听着外头远远传来一些兵戎相见的声音,还有不时的将士的呼喊。间或随着火光,谁都不可能真正的平心静气以来。

仿佛就是一张弓,一会儿拉的极满,松一松,又拉个圆满。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人的心,叫人心中难以安定下来。

这一夜过的分外漫长,漫长到香炉里飘出的青烟也要格外缓慢些,散落在空中,发出些静谧的香味,却让人的心也提到嗓子眼儿。

晨光熹微的时候,外头的动静渐渐小了。

邓公公和陶姑姑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禁卫军的头领自外头进来,对着沈妙道:“回亲王妃,卢家乱党已经退出城外,城里的贼子已被肃清。城守备正安抚百姓。”

这便是危机已经过了。

罗潭伸了个懒腰,她摆弄了一晚上九连环也没解开,倒也不是笨不笨,一夜的心思都没在九连环上,能解开便也是奇事了。她打了个呵欠,虽然兴奋,却也难掩疲惫,道:“小表妹,这危机解了,我陪你一夜,也算得上有一点点功劳吧。”

沈妙抬起头来,她比罗潭好些,除了看上去有些疲惫,倒是没那么困乏。只笑道:“大家都辛苦了。等殿下回来,都论功行赏。”

那侍卫头领便也笑道:“亲王妃也辛苦了。”

能在这样紧要的关头镇定自若,甚至陪着在宫里坐上一夜,从某种方面来说,也就几乎是与他们共同战斗了。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些,总是格外令人佩服些,况且沈妙这些日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看的清楚,若非有她在领着陇邺,镇着陇邺,只怕陇邺现在都是一团乱麻了。

裴琅也从折子中抬起头,望着沈妙微微一笑,似有轻松之意。

陶姑姑最紧张沈妙的身子,就道:“既然都没事了,亲王妃还是先歇息着才是。坐了一夜没合眼,寻常人都受不了,何况还是双身子。”她过来扶沈妙。

沈妙被陶姑姑搀扶着,方才踏出一步,便觉得自己腹中一坠,她一下子顿住。

罗潭见状,就道:“是坐久了身子僵了吧,我来帮你揉一揉。人要是腿脚麻了都是这样的,迈一步都难。”

“不是的。”沈妙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她道:“先帮我请个稳婆过来。”

陶姑姑和罗潭先是一怔,还是陶姑姑立刻反应了过来,她也说不上是激动多些还是惊惶多些,道:“快!快将宫里那两位稳婆请来!”

…。

稳婆是最好的稳婆,陇邺里远近闻名的接生婆,再难接的生在她们的手里也不过是小事。为了稳妥来,陶姑姑是寻了两位来的。

为首的李婆子就道:“亲王妃不要紧张,女人么,生孩子都是头一遭,一回生二回熟,第一回生过了,日后就不那么怕了,顺溜的很。”

刘婆子比李婆子年纪大些,骂道:“你这当着贵人的面说的是什么混话。”又看向沈妙,奇道:“不过亲王妃倒是很镇定,婆子接生过多少姑娘,倒是头一个见着这般冷静的。”

沈妙被搀扶着躺在床上,她神情平淡,好似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自始至终也没有露出过惶惑的神情,让人险些以为她都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了。可便是第二次生孩子,那些个妇人也没有这般轻松啊。

沈妙心里却清楚,她并没有自己看上去的这般冷静。对于孩子的记忆都要追溯到很久之前了,那时候傅修宜都不怎么管她,生孩子似乎生的也很是辛苦,她怀揣着不安生下了孩子。

如今这孩子却是带着众人的期盼来到世界上的。不管是谢景行和她自己,还是显德皇后与永乐帝,沈家众人晓得她怀了孩子,定然也对这孩子是十分宝贝的。越是珍惜的东西,就越是怕被打碎。

关心则乱,她逼迫着自己深深吸气深深呼气,抛弃脑子里杂乱无章的东西。

“亲王妃先起来吃点东西。”李婆子从一边拿起红糖水鸡蛋端到沈妙面前:“吃点东西才有力气,这生孩子还要些时候,得等一阵子哩。”

沈妙便接过来,其实是没什么胃口的,不过还是勉强将一整晚吃完。

“亲王妃一点儿娇气也没有。”刘婆子赞叹:“以往那些小媳妇,总有几分小性子。如是富贵人家的夫人,那就更挑剔了。让吃点儿东西也不肯吃,说是不舒服,到后来生孩子没力气,苦的还是自己。亲王妃却是很懂事,这样子,等会子生的时候定会很顺利的。”

她见沈妙神情温和,也并不挑剔她们乡间的身份,说起话来的时候,便也亲昵着,不过分端着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