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9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裴琅正在帮着看折子。他们谁也没有提起前生或是与之有关一点点敏感的事情,仿佛是两人心照不宣的过去。挑明也并不会有什么好处,有时候,装傻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裴琅看见痴傻的叶鸿光时也是愣了许久,大约是晓得叶鸿光和傅明实在是生的太为肖似。因此待叶鸿光也分外温和,叶鸿光倒是很喜欢与耐心的裴琅玩耍。

“虽然如此,”裴琅有些担忧:“但是卢家乱党也深知这个道理。前日里城守备军已经禀告,卢家乱党如今都未动作。事即反常必为妖,总觉得,他们是在准备什么。”

“无论他们在准备什么,我们的处境不会有一丝改变。”沈妙叹息一声:“当初以为大凉边境之处守的牢实。陇邺固若金汤,便是有动作,也不过是朝廷之上官员的相互猜忌,谁知道卢家还留了一手。”

“卢家对皇室恨之入骨,所以知道自己胜利无望,还在最后关头藏了一手。”

“老贼死不足惜。”沈妙拿着折子,目光却是看着窗外:“但陇邺不可丢。一步也不能让。”

罗潭提着食篮走过来,笑道:“二位看了这么久的折子,总要吃饭的吧。尤其是小表妹,你如今又不是一个人,还有个孩子呢。你自己饿着,还要让我的不知道是小侄儿还是小侄女跟着饿肚子,算什么娘亲呢。”她将糕点和羹汤从篮子里提出来,道:“裴先生也吃一点吧。这些东西我都是亲眼见着从厨房里做的,保证——干净得很!”

罗潭成日在宫里,显得有些无所事事。沈妙和裴琅看折子,她帮不上忙,索性将全部心思都放在沈妙的孩子上。宫里人多手杂,吃食更是要用一万二十万个心,多少女人的孩子就是在吃食上不明不白的丢了的。罗潭干脆每天搬个小凳子,守着御厨房,便是有陶姑姑惊蛰谷雨也不行,各种东西都要亲眼见着煮食。

沈妙微微一笑:“辛苦你了。”

裴琅的目光落在沈妙凸起的腹部,迟疑了一下,问:“大约…。也就是这些日子了吧?”

“说不好准。”沈妙道:“不过我觉得,也应当快了。”她抚着自己的小腹,眸中温柔一闪而过:“出生在这样兵荒马乱的时候,也真是为难他了。”

“什么兵荒马乱。”罗潭道:“小表妹这话就说的不对了。要知道如今已经是天下太平,乱世安定,正是繁盛好时光。等妹夫回来,那小家伙可有个打了胜仗的爹,天下都在为他的出生欢呼祝福,此等殊荣,哪是人人都能遇到的。这般好事,怎么到了你的嘴里,还像是坏事不成?”

沈妙失笑:“你这么会说,怎么不去唱戏说书?”

罗潭得意洋洋:“我若是去唱戏说书,铁定能弄个天下第一当当。”

裴琅见他们二人说的热闹,便也摇头一笑,道:“熬过这段日子就好了,只希望乱党余孽不要在这时候生出其他事端。”

天不从人愿,裴琅的这话,在两日后便不小心一语成谶。

越是在关键时候,越是不能出一点纰漏,只要熬过这段日子,谢景行回来,解了陇邺之危,无论是乱党还是贼子,都会永远的在大凉的土地上销声匿迹,而从此后,明齐秦国不在,天下只有一个大凉,这盛世江山,都会落在谢景行的手中。

便是逃到天涯海角,这些人都如蝼蚁,如丧家之犬,永远不得安宁。

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离开,否则也就不会对陇邺进攻,但是前提是杀了沈妙以及沈妙腹中的骨肉,这场死战才来的值当。如今眼看着时日一日日过去,百姓没能煽动成功,皇室安稳,乱贼也会急的。他们急于将整个陇邺弄得混乱一团,好让谢景行回来面对的就是一个烂摊子,还有妻儿惨死的打击。

于是他们在两日后对陇邺发动了疯狂地攻击。

就像是裴琅所猜测的那样,事即反常必为妖,他们制定了详密的计划方案,而这方案原本是卢茂才当初为了逼宫而做出的布置,如今没想到却用来对付这个无人的皇城。

但也正如沈妙说的那样,无论怎么样,他们的处境并不会因此而有一丝改变。

卢茂才的计划里,原本是卢家将士对付皇家禁卫。如今这些余孽没有卢家将士那般勇猛,如今这些皇家禁卫也没有永乐帝在的时候多,恰好可以打成平手。

要拨出禁卫军去保护百姓,皇宫的人自然就少了。沈妙的处境亦是十分危险。

“亲王妃,要不再召些人回宫。”邓公公道:“如今宫里的人手怕是多些才稳妥。”

“多一两人也是无用,多多了外头又无人。罢了。”沈妙道:“就这样吧,守过今夜就好了。贼子也要休养生息,今夜攻城不过,自然就士气少了大半。今夜便是最紧张的时候,过了今夜,后面的事情反倒容易得多。”

陶姑姑有些忐忑:“可是听着怪担心的。而且亲王妃,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没事么?”

沈妙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小腹,大约是母子连心,这些日子,她能很明显的感到孩子在肚子里踢腿,动作,不过今夜里倒是十分平静。便笑了,道:“大约是睡着了,也晓得这个时候不能添乱,乖得很。”

裴琅道:“既然下定决心,就守在这里。不过还是要做好万全准备,一旦出事,就让墨羽军的人全部过来,护着你先逃到安全的地方。虽然这皇宫要守,可是人命也才最关键。便是最后百姓知道你逃了,也是在最后关头才逃的,必然不会怪罪你,毕竟你还要保护皇家血脉。”

沈妙点头:“我也是如此想的。”

“那么大家就打起精神来。”罗潭道:“如今正是至关重要的一夜,咱们就都在皇宫之中,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团结,要知道没有什么过不起的坎儿。这一年都快要熬过了,眼下无非就是些无名鼠辈,还怕他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