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9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42
字体大小 + - 关灯

而沈妙,以为可以畅通无阻的走到美满的时候,便迎来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

秋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沈妙坐在院子边上,今日难得的早早看完了折子。罗潭也不知去哪里寻了个风筝来,她倒是童心未减,兀自和宫里女官们玩得开怀,沈妙便是被她的笑声感染,也忍不住露出几分笑容。

却见邓公公自外头快步走进来,神情带了几分罕见的凝重。见了沈妙,示意她往内殿里走。

沈妙见他似有重要话要说,便由惊蛰扶着去了内殿。一到内殿,邓公公就道:“亲王妃,不好了,卢家余孽攻城了!”

“卢家余孽?”沈妙皱起眉:“卢家众人,当初在汝阳的时候,不是已经全部被铲除了么?”

“卢家余孽中,卢二小姐的夫君是武官,其中豢养了一批私兵,当时并未在陇邺,而是在陇邺以外的郊外,扮作寻常人。这些人和叶家有往来。当初叶家出事的时候,叶茂才曾给过这些人一笔巨财。如今这些人车马完备,已经打算攻城,正与城守备交手。”邓公公道。

沈妙凝眉,半晌,冷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卢叶两家为了对付皇室,也真是绞尽脑汁了。”她看向邓公公:“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吧。”

邓公公抹了把额上的汗,道:“亲王妃……”

就卢叶二家如今的这点子“残余势力”,是不可能与率领着大军的谢景行相抗衡的。之所以选在现在这个时候攻城,无非就是继承了叶茂才和卢正淳的遗愿,非要来个鱼死网破。如今整个宫中只有沈妙一个可以做主的人,沈妙肚子里还有谢景行的孩子。或许在他们看来,杀了沈妙,失去了孩子,谢景行就会痛不欲生。

对于谢景行来说,这是最好的报复。

这就是叶茂才和卢正淳的手段?人都死了,还要在最后来恶心人一把。

“城里有多少兵马,宫里有多少禁卫?”沈妙问。

“宫中禁卫足够保护亲王妃,但是那些人已经开始屠戮陇邺城外的百姓了。一旦进城,定然随意杀戮。这些人生性凶残,又混在人群中,若是想要对付,须得派出大量人马。这样一来,宫中的人手不够,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

沈妙皱眉:“也就是说,宫里和百姓,二者选其一?”

邓公公沉默,这话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知道了。”沈妙点头:“将禁卫军调出来,先保护百姓吧。”

“亲王妃!”邓公公一愣:“您可不能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若是您有什么危险,奴才怎么同亲王殿下交代!”

“不是要我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沈妙道:“只是你以为那些人真的只在城外么?只怕城内早就混进了人。他们所做的无非就是引起百姓的恐惧,若是这时候还将禁卫只管着宫里,一旦被他们说几句话,百姓们很容易被煽动。人心不稳,这皇宫就算固若金汤,也得散架。尤其是殿下就要回来了,越是不可以出乱子。”见邓公公仍然不赞同的神情,沈妙道:“况且,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殿下临走之前,给我留了一些人马,他们会保护我的。”

留在睿亲王府的一些墨羽军,后来也跟着沈妙进了宫。她心中清楚,眼下已经不是可以选择的余地。卢正淳和叶茂才最后的一招,就像是刻意给人恶心似的。若是沈妙只顾着自己不管百姓的死活,此事一过,日后就算谢景行登基,也会落得一个自私冷酷之名。一个帝王在初登帝位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人心的拥护。若是失了天下民心,一开始,基业就不会稳固。

便是为了谢景行,也不能让禁卫军只顾着皇宫。

邓公公见她心中似乎已经有了主意,便不再坚持。依着她的话去安排了。

沈妙却并非看上去那般淡然。她拧紧眉头,若是往日便也罢了,偏生是在这个关头,是在她即将临盆的时候,说不定那些乱党余孽就是瞅准了这个机会。

无论如何,她都要护好肚子里的孩子。

罗潭得了消息赶过来,也是忧心忡忡,劝她道:“小表妹,倒不如眼下你去找个地方,咱们躲起来,等生下孩子之后再说。眼下这宫中也不安全,谁都知道你在宫里,那乱贼们自然也知道。一旦宫中守卫人少,他们必然会对此发动攻击。”

沈妙摇了摇头:“我若是一走,只怕第二日就会被那些人传说自己逃命去了。这皇宫就像是阵地,我先撤,乱贼一上来,皇家的威就怎么都立不起来了。”

“可是……”罗潭还想说话。

“没什么可是的。再坚持一些日子,谢景行就回来了。”沈妙道:“只要挺过这段日子就好。”

果然如同沈妙所料,不出第二日,大街小巷便开始流传出传言,说是睿亲王妃已经自己带了人马先逃走,不管陇邺百姓的死活了。如今大凉朝廷里一个做主的人都没有,乱贼余孽在陇邺城门和城守备军们相斗,指不定哪日就会进城来,到时候陇邺必然血流成河。

百姓们很善良,善良的人就最容易被人利用。无论是言语还是实质,他们所能依靠的,无非就是天子的庇佑。可是如今听闻这则流言,最能做主的人已经自己逃走了,剩下的他们便如刀下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一时间,大骂皇室无情,沈妙冷酷的话不绝于耳。骂谢景行只顾着自己功勋,不管陇邺百姓性命,骂沈妙毫无仁德,竟会弃城逃走。

沈妙端坐于金銮殿的侧位。她一身紫金长袍,奕奕流光,梳着正统的宫髻,分明是年轻的眉眼,竟然也能将这沉色压住。她道:“上宫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