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8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从嫁给永乐帝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永乐帝的病情。嫁给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世的男人,这需要很大的勇气。

可她是御长史府上最勇敢的小姐,最向往英雄,永乐帝大约算不得一个英雄,他玩弄权术,拉拢人心,并不光明磊落,可显德皇后却还是觉得,他大约还是她的英雄。

一开始是,最后也是。

那玉匣子里放着一个细长的小瓶,她将其拿出来,捏在掌心。

嫁给永乐帝的那一日,显德皇后为自己准备了这个药瓶。她对镜子里凤冠霞帔的自己说:晴祯,江湖人士豪杰利落,义字当头,敢爱敢恨,你虽身在官家,却向往江湖。

若有一日他不幸离去,碧落黄泉,你也要跟随。这是你的决定。

这么多年,每一年,显德皇后都要将那药瓶拿出来看看,又很庆幸,这药瓶最终没有被用。每一年,都是她从上天偷的,格外的欢愉时光。

如今,终于到了拿出来的时候。

她很胆小,胆小到在谢炽离开之后,没有勇气去过剩余的日子。

她亦很胆大,胆大到从一开始知道自己也许会有这样的结局,仍旧决然往矣。

“行止,我来见你了。”她轻声道,将那药瓶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月亮渐渐从云层里又升出来,高高地挂在柳树枝头,仿佛在微笑着注视着世间的悲欢离合。

圆满的令人想要落泪。

……

沈妙这一晚歇的很是不舒服,梦里总是格外嘈杂,想要听清楚究竟在嘈杂些什么,却又总是听不明白。

直到惊蛰将她唤醒,沈妙瞧着外头大亮的天光,才起身,一摸额上,竟是涔涔冷汗,心中倏尔划过一丝不安。

罗潭自外头跑了进来,她的眼圈红红的,瞧着沈妙,低声道:“皇后娘娘殁了!”

沈妙接过惊蛰手上的帕子就“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

短短不到一月的时间,永乐帝和显德皇后相继离世,天下大恸。

永乐帝离世,显德皇后以身相殉,令人动容。那些个往日在宫中斗得你死我活的嫔妃们,听闻消息,亦是纷纷赶来。显德皇后做皇后的时候,仁德宽厚,加上永乐帝待她也并不亲近,这些宠妃对显德皇后倒是没什么想法。知晓此事,甚至还有唏嘘感叹的。

显德皇后的父亲,自始至终都显得很平静,或许早就料到了显德皇后会做这个决定,虽然悲伤,却没有无法接受。

沈妙按照皇后墓葬的礼仪,将显德皇后与永乐帝合墓,一同送入皇陵。至此,一带明君贤后,只能永远留在大凉的史书上了。

接踵而来的,却是许多事情。

永乐帝去世,还有显德皇后,显德皇后去世,如今朝堂里做主的该是谁?虽然永乐帝留下传位诏书,但谢景行毕竟还未登基,说起来,如今叫沈妙为皇后可是不行的。但永乐帝也没有别的手足,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就是谢景行了。

没有一个朝堂是完全稳固的,尤其是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

原先开始平定的朝堂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总有一些不安分的朝臣,总是妄图做出点什么。他们有野心没胆子,却也不愿意错手放过这个机会。

沈妙问邓公公:“如今前朝吵得很厉害么?”

邓公公道:“正是。如今前朝正想推举一人,暂时监朝,待亲王殿下回陇邺,再作打算。”

“放肆。”沈妙唇角一扯:“当真是想窃国者诸侯了!”

邓公公噤声。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睿亲王妃,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这种气质和原先的显德皇后十分相似,但又比显德皇后更加锋芒毕露一些。平日里看着温和好说话,对什么事也不会深究,一旦冷下脸,总觉得让人生畏。

和睿亲王谢渊的感觉十分肖似。

可是永乐帝走之前也嘱咐过邓公公,等谢景行回来后,便要他辅佐谢景行。邓公公自小就在陇邺的宫里过活,许多事情上也能帮得上忙。如今谢景行还未回来,沈妙嘱咐的事情,邓公公自然不能马虎。

“邓公公,收拾一下吧。我来去前朝。”她道。

邓公公一愣,道:“夫人……”

“朝廷生乱,这个节骨眼儿上,若是传出了不好的留言,陇邺难免人心惶惶,乱则生事。倒不如我来先做个恶人,旁人怎么想都无谓,总要先将这蠢蠢欲动的人心给安抚下来。”

“可是,”邓公公看着沈妙的小腹,他道:“您还怀着身孕呢。”

“正是因为有这个孩子,才能镇得住前朝。”沈妙微微一笑:“皇家血脉,他们纵然要做出什么动作,也要顾虑着名声。我虽然是明齐人,他们也一定会拿这个做文章,但我肚子里的孩子却是有着皇家血脉,无论如何都不敢对我不恭敬。”

邓公公思索了一番,道:“这样的确可以暂时平定,可是这样一来,亲王妃,您怀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我原先瞒下来,只不过是不想让殿下在战场上分心。如今战争已近尾声,尘埃落定,胜利在前,便也不必瞒着什么了。”她看着仍旧皱着眉头的邓公公,笑道:“你是怕这宫中不太平,有人想要害我吧。”

邓公公忙拱起袖子:“奴才一定会保护好亲王妃和小世子的安危!”

沈妙颔首:“有劳了。”

邓公公退下后,沈妙才舒了口气,坐在椅子上,瞧着窗外的落叶。

显德皇后走的太匆忙了,留下的许多问题便彰显出来。这春日里偌大热闹的宫殿,到了眼下,冷冷清清,竟然生出人走茶凉的萧瑟之感。然而她晓得,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在谢景行归来之前,将这有些混乱的前朝安定下来,是她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