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8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2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傅修宜早早重下恶果,便总有一日会有收获。楣夫人与虎谋皮,总会为虎所噬。他们总是无时不刻的在利用,用金银美人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样的人心表面上看着无所不能,但终究不长久。

所以傅修宜最后才会被自己的幕僚们背叛,所以楣夫人最后才会死在前生将她宠上天的男人手中。

沈妙以为自己得知了这二人的结局,必然会大呼畅快,然而此刻,她心中竟然没有太大的感觉。仿佛只是将自己应当做的事情做了,却不再以复仇为下半生的己任。

因为,她看着自己的小腹,她还有更重要的拥有,和当下。

陷于仇恨的桎梏,最后走不出来的只有自己。不过谢景行和这个孩子,终于让她从那个长久的噩梦中走了出来。一个人生活的越久,心中就越是平静。她总算将自己能做的,为傅明和婉瑜做的最后一点事情做了。而今的人生,她要好好活。

罗潭在外头看花,道:“荷花真的很好,小表妹,晚点咱们也去走走吧。”

沈妙颔首。

荷花很好,显德皇后最喜欢看荷花了。

永乐帝的身子,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传位诏书已经私下里和永乐帝的心腹大臣商量过了。永乐帝没有瞒着他们病情,几个大臣已经暗中布置好了一切。若是真的有一日,永乐帝再也没有醒来,一切都会顺其自然,传位诏书会昭告天下,等谢景行班师回朝,等着他的便是整个大凉的责任。

自然,永乐帝的病情,也是瞒着谢景行的。

这些事情都像是沉重的枷锁,知道的人未必就高兴。这也是永乐帝自己的选择。

而在这个时候,显德皇后反而像是最平静的。她每日仍旧是煮茶看书,下棋写字。和永乐帝不咸不淡的说着些家常的话,偶尔也打趣沈妙,如果忽略了永乐帝越来越苍白的脸,或许这一切看上去,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未央宫里,显德皇后看着外面,道:“今日方下过小雨,到了夜里,定然很凉爽,那小坛雪酿臣妾舍不得喝,就在今夜吧,皇上陪着臣妾喝完它可好?”

永乐帝坐在椅子上,他瞧了显德皇后一眼,失笑:“一坛,你要喝醉不成?”话语却很温和的。

“如果能一醉不醒,谁不想呢?”显德皇后喃喃自语,随即又道:“一坛酒倒还不至于就醉了。臣妾酒量好得很,小时候时常跟哥哥在府中偷酒喝的。”

永乐帝闻言,难得的显出几分兴味,就道:“这可不像你会做出的事情。”

“这算什么。”显德皇后说这话时还有几分得意:“与哥哥们喝酒,臣妾还从未输过。那时候父亲还夸下海口,一定要去找能将臣妾喝一口便醉了的陈酿。找了好些都没找到。再后来臣妾进了宫,不敢饮酒失态,便也不再喝了。”

“一会儿是茶,一会儿是酒。”永乐帝喟叹:“你这喜好,岔的很远。”

“喝茶清醒,喝酒是放纵。”显德皇后一笑:“所以今夜里,皇上便也别再端着架子了,放纵一回。雪酿是臣妾亲自酿的,虽比不上什么琼浆玉液,却也能下风月。”

“好。”永乐帝道:“朕就陪你放纵一回。”

……

晚夏,夜风习习,湖中十里翠色,风荷亭亭玉立,微风拂过,遍起绿色波澜。陇邺的夏长,便是到了八月末,亦是没有凉意。

湖中小亭,桌上摆着一小坛酒,几块糕点,两只酒碗。

永乐帝看着面前圆圆的酒碗,挑眉道:“用这个?”他做出这个和谢景行惯常爱做的动作时,便和谢景行很有几分神似。

“小口小口的啜饮,反倒品不出这雪酿的滋味。”显德皇后笑道:“要用这样的酒碗大口喝,才甘冽清甜。”

“往日你都是这样喝的?”永乐帝皱眉:“胡闹。”

“总归是臣妾一个人喝,又无人瞧见,管那么多做什么。”显德皇后不以为然,一手举着小酒坛,给永乐帝斟酒。

永乐帝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深深的看了一眼显德皇后,沉默。

显德皇后年年都要酿雪酿,可是永乐帝陪着她喝,还是第一次。这么多年来,她都是一个人煮茶,一个人酿酒,花开花落,在深宫里自如的活着。她做皇后做的很好,却让人险些要忘记,她也不过是个女人,也会寂寞,在更多的时候,都只能一个人品尝孤独的滋味,仿佛这酒味微涩。

陶姑姑和邓公公都站的很远,似乎要将这难得的时光留给帝后二人。显德皇后将酒碗递给永乐帝,笑道:“每次景行过来宫宴,便喜欢用这酒碗喝酒。臣妾看皇上似乎很羡慕的模样,今晚便也不必管这么多了,只有臣妾在,臣妾不会笑话皇上失仪的。”

“笑话,朕有什么好羡慕的。”永乐帝说完,便拿起酒碗,有些挑剔的看了一眼,却还是顺着酒碗的碗檐抿了一口。

显德皇后见状,忍不住笑了,道:“陛下这是在做什么,应当学着臣妾这样。”她端起酒碗来,仰着头喝下。即便是这般的动作,由她做来,也是十分优雅的,让人赏心悦目。

永乐帝轻咳一声:“胡闹。”目光却是跟随者显德皇后,柔和的很。

显德皇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笑道:“臣妾小的时候跟随父亲读史书,很羡慕书里那些落拓潇洒的大英雄,他们于乱世之中掘弃,英俊豪气,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天涯落落,觉得那样的人生才不枉在这世道上白活一遭。臣妾就想着,日后定然要嫁与那样一个大英雄,白日给他煮茶,夜里就与他饮酒。”她说着这些,眸中光彩熠熠,倒像是隔了那些时光,回到了自己少女时候,吵着向兄长讨酒喝的狡黠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