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8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20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为了大凉。”永乐帝道:“朕想看着谢渊打下江山,守护大凉,朕想看到天下大业平定安康的一日。母后的心愿,朕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替她看着完成,只是……朕的时间不多了,恐怕等不到那一日。”

显德皇后默了很久,才回道:“如此,臣妾明白了。”

“晴祯。”永乐帝道:“你……为自己做些打算吧。”

“皇上想要臣妾做什么打算?”显德皇后陡然回头,眼中有泪光闪烁,她道:“想让臣妾隐姓埋名过回普通人的生活?还是干脆在这宫中锦衣玉食安度余生?亦或者再去寻个好夫君改嫁?”

她每说一句,永乐帝眼中的痛色就浓一分,他不动声色的抓进手下的毯子,却是淡淡道:“只要你欢喜就好。”

显德皇后猛地撇过头去,永乐帝却能看到,一大滴眼泪掉在了她的手背上头。她再开口时,声音亦是平静无波,她道:“臣妾晓得了,多谢皇上为臣妾考虑如此周全。臣妾会这么做的。皇上还是想想,传位诏书应该怎么立吧?有些事情,要早作打算。”

她站起身来,道:“臣妾还有别的事情,先出去了。皇上好好养身子,养好了身子,记得与臣妾在翠湖亭对饮一壶。”

她退了出去。

显德皇后极少发怒,尤其是自这些日子以来,永乐帝与她相处不错,更是每日都笑意温软。然而再如何温软的水都会有脾气,发起脾气来,便如一块冰,倔的让人生气。

却又舍不得真的生气。

永乐帝在显德皇后走后,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摸到枕下的帕子擦嘴。一边立着服饰的邓公公连忙送上热水,道:“皇上小心些。”

“邓公公,”永乐帝蹙眉:“朕是不是做错了?”他的脸上罕见的浮起些少年般的困惑,让邓公公看的鼻子一酸。

邓公公服饰永乐帝多年,他是看着永乐帝长大的。永乐帝如今的模样,倒让他想起很早之前,永乐帝被孝武帝的宠妃下毒,萧皇后从高家家主得知他活不过三十五岁,抱着永乐帝痛哭的时候。那时候,仍旧是少年的永乐帝无措的安抚着萧皇后,困惑的问邓公公,他说:“邓公公,本宫的毒很严重么?”

少年从温雅的太子成长为深不可测的帝王,可仍旧有一日,他会很困惑的问身边人,自己的所作所为错了么?

邓公公还没说话,永乐帝便又自己叹了口气,他道:“朕好羡慕谢渊。”

“虽然朕和谢渊都很艰难,不过,那小子比朕运气好一点。如果朕也能活下去……”他没有说下去了。

世上的很多事情,终止,就只是源于一个“如果”。

因为没有如果。

……

十日的时间,谢景行拿下了定京城。

明齐皇帝傅修宜于城楼之上被乱军射死。

说起来也实在是好笑,傅修宜做了个亡国之君。他本来很志气昂扬的说,要与明齐共存亡,一定会与将士一同战斗到最后一刻。只要定京未灭,他仍旧是明齐的皇帝,不会为人所投降。

可是到最后一刻,却又不知怎么的改变了主意,想要偷偷离开,或许还打着有朝一日卷土重来东山再起的主意。

不过,傅修宜算计了一切,却没有算计到人心。

他的那些个幕僚,却是比他更早的看清楚了明齐的局势。幕僚们得知傅修宜做了个与敌军同归于尽的决定为假象,自己却要逃之夭夭,顿时都勃然大怒。

说起来傅修宜也是作茧自缚,他的这一群幕僚,当初都是他自己或者花金银,或者用美人笼络而来。所谓英雄不问出身,傅修宜自认为是个惜才之人,不看对方的身份,所以他的幕僚中,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有强盗,有山匪,甚至还有杀人不眨眼的恶人。这些人本就没有善恶之分,追随傅修宜,也不过是看傅修宜能提供给他们想要的财宝女人,能做出一番大业。

如今大业已毁,傅修宜还想跑路,这怎么可以?

那些个幕僚中胆子最大,性格最凶残的,便想法子绑了傅修宜在城楼之上,亲自拿了弓箭将傅修宜射死,最后砍了傅修宜的脑袋,以此来向谢景行邀功,希望能投诚。

傅修宜怕是纵横一世,汲汲营营,都没能想到自己会落得这么个下场。既不是如同一个君主一般,同国家一同覆灭,至少还能全了气节。也没有保下一条命,后半生再来筹谋卷土重来。而是像是个阶下囚一般,被自己花重金笼络来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定京百姓的面射死,还成了向敌人邀功的令牌。

他最后恍恍惚惚看到的,却是城楼之下,高马之上,千军之前的年轻男人,他手持缰绳,懒洋洋的看过来,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眼底清清楚楚都是蔑意。

可是还容不得他细想,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的江山大业,他的筹谋野心,全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他始终想不明白,明明他已经当了皇帝,明明这一生他早早筹谋,最后怎么会败于一个他最初就想铲除的敌手之中?

大约是老天爷不公吧,大约是他运气不好。

才会输。

楼下,谢景行“啧”了一声,道:“人心涣散成这样,傅修宜倒是真有本事。”

“拿金银诱惑换来的人心自然不长久。”高阳洒然一笑:“走!进城去!”

“对了,”季羽书道:“荣信公主和苏家几位都已经救了出来,现在…。”

谢景行神色不动:“护着他们,其余的,随他们去吧。”

……

沈妙得到消息的时候,发了很久的愣。

她没想到,前生的仇敌竟然了解的如此干脆利落。但又觉得,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