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7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3: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显德皇后还想说什么,沈妙已经对永乐帝微微颔首,道:“多谢陛下。”

“既然如此,那便罢了。”显德皇后叹了口气:“不过,你明日起,便搬到宫里来。本宫就说要你进宫陪着,省的那些夫人隔三差五的找你来说话,耽误你养身子。”

这一回,沈妙也没有推脱了。的确如此,睿亲王府如今只有她一个女人,便是有墨羽军的一些护卫,但是难免会有一些虎视眈眈之人。相反,因为卢叶两家的事,皇室如今的威信倒是前所未有的大,住进宫里,的确更为安全。

为了腹中的骨肉,沈妙并不介意自己如何。

显德皇后见她答应下来,便立刻吩咐陶姑姑去寻离未央宫最近的偏殿,腾出来给沈妙居住。

因为这一打岔,回去的时候,竟也是晚上了。

唐叔见她总算回来,这才松了口气。罗潭也从外头回来了,从惊蛰谷雨那里得知沈妙怀了身孕的事情,俱是又惊又喜。

唐叔喜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沈妙告诉他们不要告诉谢景行,如今正是打仗的关头,谢景行分心才不好。唐叔便点头,不过心中还是觉得唏嘘,说着要去给萧皇后上柱香,让萧皇后也晓得这个好消息。

罗潭倒是很惊奇,有些想摸沈妙的小腹,又不敢。最后小心翼翼的将手放上去,感受了半晌,才泄气道:“怎么没感觉到动静呢。”

“才一月余,哪有什么动静?”沈妙失笑。

“不过,”罗潭看着她:“小表妹,也不告诉姑父姑母他们么?他们若是知道,也定然会很高兴的。”

沈妙想了想,才摇头:“如今爹娘大哥亦是和傅修宜在对峙,这个时候,我反倒是他们的软肋。若是多了个孩子,更是束手束脚。况且谢景行迟早到了明齐,是要与爹娘他们会和的。若是爹娘知道,谢景行便也知道了。”

罗潭想了一会儿,便也觉得有道理。就道:“虽然他们不知道,可我这个姨母是知道的。”她小声道:“虽然不知道是小侄儿还是小侄女,不过想到一个小肉球,就觉得很喜欢啊。”

罗潭这些日子都显得有些沉寂,她本来性子活泼,倒让睿亲王府的人有些意外。如今总算是又恢复到往日的活泛劲儿了。

“这可算是这些日子以来的大喜事。”唐叔笑道:“是得该热闹热闹。”有一拍脑袋:“差点忘记了,有些吃食也该注意一下,夫人如今养着身子,可别出什么差错。还有那些阶梯门门角角,要拿布包起来。”

活脱脱的紧张的不行。

沈妙失笑。前生她怀傅明和婉瑜的时候,可从没有这样的待遇。便是董淑妃也只是例行公事般的问一问她可有什么不好,送了些补品,若不是沈家来关心着,沈妙只怕是自己也是一团忙乱。

如今她倒是镇静了,可睿亲王府的人却是各个紧张的不行。

她笑道:“不必麻烦了。唐叔,你也收拾收拾吧,因着我怀了身子,皇后娘娘要我进宫去,这府里留一些护卫,再留些人,重要的人都跟我去宫里。”

唐叔一愣,随即似乎也明白了沈妙的意思,就道:“好好,老奴这就去安排。”

“小表妹,我也要去么?”罗潭问。

“自然要去了。”

“可是我……不懂宫中礼仪,会不会不大好?”罗潭问。

沈妙道:“哪里会不好?你拳脚功夫比划几下,大家都晓得你武功高强,对我忌惮有加,我便更安全了。我和孩子的安危,全靠你保护。”

“小表妹,你就别打趣我了。”罗潭赧然:“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和你在一起,两个人总要好过一个人。我跟你进宫。”她站起来:“我先去收拾一下。”

罗潭走后,沈妙站起身来。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有了身孕,却又觉得冥冥中一切又是注定了的。

推开窗户,秋日的月亮明亮的很,也渐渐地开始形成月圆,再过些日子不久,就要到中秋了。

中秋团圆佳节,不过她却与家人分隔两地。谢景行也好,沈信他们也罢,都不在身边。这一年注定是难熬的一年,不过……沈妙摸着自己的小腹,因为有了一个孩子,因为她又成为了母亲,所以这月亮的圆满,她似乎也能欣赏了。

上天不会对一个人永远冷酷的,至少这一刻,老天是个好人。他赐予了沈妙重生的一世,还赐予了她一个深爱的男人,和全新的生命。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这是完全不同的月色。

她轻声问腹中的孩子:“你看,你和爹爹,看的是同一轮月亮呢。”

……

沈妙住进了皇宫。

显德皇后待她极好,将未央宫旁边的偏殿给了她。沈妙还是用着自己的下人,便也不会不方便。寻常时候,显德皇后喜欢和沈妙说话,煮茶。罗潭也跟着,罗潭性子活泼,显德皇后也很喜欢她。

日子都过得很平静,若是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便是叶鸿光了。

叶鸿光也被接进了宫里。因着他迟迟不醒来,后来有一日倒是出人意料的醒了,可是醒来后,心智反如三岁孩童,什么都不知。太医看过,只怕是受了太大惊吓而近乎疯癫。

这下子,永乐帝便也懒得管了。养着个傻子,也费不了多少米。叶鸿光成日在花园里捉蛐蛐扑蝴蝶,欢快的紧。

有时候沈妙见了他和傅明肖似的脸,觉得叶鸿光的一生和傅明也一样悲惨。都是投胎没到好人家,平白误了自己的一生。

显德皇后见她目露沉色,还以为她是为叶鸿光而难过,便拍了拍沈妙的手,安慰她道:“不必难过了,其实这样,未必也不是好事。如今叶家已经不在,若是他是个清醒的,醒来后知道这些,内心不知道有多难过。便是没有仇恨,心中也定然是痛不欲生的。而皇上做事,又最是斩草除根,定不会留着他的性命。如今他这样,虽然傻了,却不必面对那些令人难过的事情,永远像个孩子一样过得无忧无虑,不是很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