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7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2: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高阳就走近她,故意问:“多注意一些,多注意些什么?”

他本就生的俊秀,平日里又总是一副斯文温和之态,靠近的时候,笑意都有些促狭。罗潭莫名其妙的红了脸,一把推开他,没好气的道:“还能注意什么,当然是注意别死了。”

“我死了你不是觉得很好么?”高阳摇了摇扇子:“这整个高府都能被你霸占了。里面的下人随你差遣,金银珠宝随意用,还有那些商铺田庄……。”

“等等,”罗潭听他越说越过分越奇怪,忙打断他的话,道:“谁稀罕你这些东西了?我们罗家也不缺的好吧?再说了,你当我是傻子啊,这都是你高家的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死了,这些东西怎么会归我?你是疯了吧。”

高阳道:“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自己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罗潭疑惑,随即试探的问:“莫非……这是我爹送给你的?其实你是我爹的人?”她一把捂住嘴,惊恐道:“我爹派你来监视我的?”

高阳:“……”

半晌之后,他才认命的叹了口气,敲了敲罗潭的额头,道:“平日里看着挺精明的,怎么这会儿就这般傻呢。”

罗潭道:“喂,你先说清楚。”

高阳一根手指突然放到罗潭嘴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罗潭一怔,只觉得被高阳手指碰到的地方慢慢的发起烫来,渐渐的烫到了脸上……

“我和你什么关系,你自己慢慢想吧。等我回来的时候告诉我。”高阳把一本医术放到罗潭头上:“现在,先帮我整理这个。”说罢转身自己收拾起来。

罗潭看着他的背影,却是出乎意料的没有炸毛。撇了撇嘴,竟也乖乖的收拾起来。

……

“到底好了没?”

“就快好了就快好了。”

“嘶,疼。”

“还差最后一点。别怕,我轻点。”

门外,从阳莫擎和惊蛰谷雨二人俱是面红耳赤,惊蛰道:“啊,我想起衣裳还没晾,我先去晾一晾。”

谷雨连忙道:“我也去帮忙。”

从阳也道:“我也去晒晒被子好了。”

莫擎猛点头。

四人转瞬间作鸟兽散。

唯有蹲在树上的铁衣身材巍峨,不动如山。

屋里,谢景行无奈扶额,沈妙终于把最后一根绳子串上,满意的拍了拍他的手:“好了!”

谢景行看着自己手腕上一连串的红色绳子,真是颇为头疼。他好端端的,绑这么多女人戴的绳子做什么。偏沈妙还托着腮,笑眯眯道:“这么多,怎么都不会断光了的。”

他还没说话,沈妙就已经“咣当”一下站起来,“咚”的一下坐到他的大腿上,倒把谢景行吓了一跳。

屋里的酒坛子都已经空了,满屋子熏熏然的酒气。沈妙喝的面色酡红,娇艳如花,难得笑靥甜美,双手捧着他的脸,“啵”的一下亲在他的脸上。

谢景行已经淡定了,从沈妙喝醉了到现在,她可能已经亲了他几十次了。只要沈妙喝醉了酒,呵,基本上,能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女人。怎么说,好像非礼小娘子的登徒子。

堂堂睿亲王活了这么大岁数,有意无意撩过的女人无数,但被女人撩就只有一个,而且还是个醒了就不认账的狠心女人。

“这个面首生的的确是不错的。”沈妙道:“可以做花魁。”

谢景行面无表情的盯了她半晌,才道:“谢谢夫人赏识。”

沈妙就又满意了,说:“赏你些银子,拿去买衣服吧。”她从袖子里摸啊摸啊,摸出了个东西,丢到谢景行手里。

却是谢景行在明齐时候给她的那枚玉牌。

谢景行还没看清楚,沈妙又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拿错了,这个是我夫君给我的。”赶紧收了回来。

“夫君?”他一挑眉:“你还记得你有个夫君。”

沈妙看着他:“认得,我夫君长得比你好看啊。”

谢景行:“……”

“不过他要出征了。”她又把脑袋埋在谢景行肩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起来,打了个呵欠,似乎是有些困了,迷迷糊糊的开口道:“所以我喝醉了,这样他走的时候我还醉着不醒来,就看不到。”

“为什么不想看到他?”谢景行蹙眉。

她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因为不要他耽于儿女情长,但是如果我看着他走,我会舍不得的……”说到最后,呼吸均匀绵长,真是沉沉睡去了。

谢景行有些好笑,最后却又渐渐收起了笑。他低头看着怀里睡着的女人,顿了顿,才轻声道:“其实你可以任性一点。”

沈妙没有回答他的话。

他抱起沈妙,将她放到榻上,替她盖好被子,却又伸出手握着她的,坐在床边,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她的睡颜,仿佛这样就满足了。

下半夜的时候,铁衣在外头叩门:“主子,可以出发了。”

他顿了一会儿,俯身在女人额头上落下一吻。

然后,大步出了门。

门被关上后,床上的沈妙慢慢的睁开眼睛。

舍不得的。

舍不得清醒着看着他离开,却也舍不得就这么沉醉着错过。

离别,总归是一件让人难过又不舍的事。

让他毫无负担的走,然后像个盖世英雄一般的归来。

门外响起脚步声,轻而稳重,还有别的人,可是似乎怎么都能分辨出来自己想听的那一个。

那脚步声路过房间的时候微微停了一停,然后才渐渐远去。

漫长的黑夜将要过去了,天明既晓,新的一日即将来临。

她也不知自己在床上睡了多久,才坐起身来,等了很久,惊蛰端着水盆进来,见她坐在床上思索,惊道:“夫人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