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69

A+ A- 关灯

而这,恰恰就是叶楣所需要的。

叶楣能用这个当做是她打开明齐高官贵族的敲门砖,不过沈妙为她设计的更富贵一点,打开皇室的敲门砖。

若是傅修宜得到了这些,定然很高兴,而叶楣这样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又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再次如前生一般的,一步一步蚕食傅修宜的心。

不过……如果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呢?

兵防图、朝臣之间的秘事、皇室之间的龃龉、可以攻破的弱点。这些东西一样样看上去,似乎都是明齐致胜大凉的关键,可是,若是这些东西,统统都是假的呢?

明齐会陷入错误的判断,在错误的地方布置兵力,错误的使用离间联合,到最后,成败既成,大业毁于一旦。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叶楣并不晓得自己拿的是错误的东西。

当然,傅修宜也可以怀疑叶楣拿出的东西真假。

可是没关系,沈妙十分相信楣夫人的能力,她是很厉害的女人,所以到最后,傅修宜一定会相信叶楣的话。

所以到最后,这一场仗,是什么结局,也是注定的下场。

沈妙不是不想杀叶楣,也不是故意要把叶楣放虎归山。

但是她更想看到,傅修宜前生最爱的女人,今生如前生一样一步步的走向他,投向他的怀抱,最后亲自送了一份大礼,把傅修宜送上了绝路。

倒觉得更为解气。

最重要的是,这事,对谢景行有利无害。这天下江山,也因为这一步小小的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实在是好得很。

……

这一日夜里,果然如同从阳想的那般,到了后半夜,终于是狂风暴雨,一直到第二日早上,从阳三人才回来,俱是淋得湿透了,叶楣和金星明已经上了去往大凉的船只,果然如同沈妙猜想的那样,叶楣有一个银色的匣子,藏得很紧,连金星明都不知道,不过她自己都还没打开过。

墨羽军的人将匣子里的东西换成了沈妙信封里的东西,铁衣从怀里掏出一叠东西交给沈妙。沈妙翻了翻,和她料的不差,的确是叶茂才这么多年搜集的用来威胁制衡别的朝臣的把柄。甚至还有皇家的一些秘事。她想了想,这些东西要等谢景行回来之后让谢景行处理。

墨羽军的人已经跟着叶楣去往大凉,密切注意着叶楣的动静,不过这暂且下来是没有事了。

沈妙才想起叶鸿光,便让莫擎他们去休息,自己去隔壁屋里看叶鸿光。

高阳倒是还在,对沈妙道叶鸿光的命是保住了,不过现在还未醒来,醒来之后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日后会不会反复,倒是谁也不知道。毕竟他受伤受的太重,若非莫擎和从阳及时将他从叶府里带过来,还不知道能不能捡回一条命。

最后,高阳看了床上的叶鸿光一眼,问:“你先在打算怎么办?皇上摆明了是要对付叶家,你却把叶家的小少爷弄到自己府上,难道以后还要养着他?”

“皇上对叶家什么打算?”沈妙问。

“还能有什么打算。”高阳一笑:“斩草不留根。”又道:“你该不会同情吧?”

“自然不会,皇上做的很对,叶家和卢家处理的干净,朝廷才会更安稳。只是…。”她看了叶鸿光一眼:“这孩子本就和叶茂才做的事情无关,若说是错,也不过就是因为姓了‘叶’,生在丞相府家。先且走且看吧,还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来,醒后是什么样子。若是可以,我倒希望能和皇后讨下一份人情。”

“你真是奇怪。”高阳不解:“为何对叶家这个少爷独独仁慈得很,当初在明齐,亦未曾见你有这般好心之处。这叶家小少爷究竟有何特别,让你另眼相待?”

“因为他的脸。”沈妙一笑。

“脸?”高阳看了看叶鸿光的脸,看了许久都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之处,便摇了摇扇子,道:“不明白。”

“不明白就罢了。”沈妙道:“总归不是现如今的正经事。”她放低声音:“谢景行要出征明齐了吧。”

高阳猝然回头,看着沈妙,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又没说,就是看着她不说话。

“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他这段日子说是在汝阳,可是汝阳的事情都已经忙的差不多了,就算是要对付残余的势力,也不一定非他不可。反是陇邺局势锋芒,他都不在镇场。”沈妙叹了口气:“况且对付叶家来的太过突然,皇上……是不是不好了?”

“其实我应当说谎话骗你的,可是想来说谎也骗不过你,恐怕还会惹得你不快。”高阳道:“惹得你不快,罗小姐就该对我发火了。你说的不错,皇上是不好了,亲王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传位诏书的事情。如今皇上正在交代自己的心腹,要拨一些人跟着亲王去明齐。”他顿了顿,又道:“或者说,不应当是去明齐。定京城的探子已经传回来消息,傅修宜已经和秦国皇帝达成了盟约,主动来进攻大凉,若是攻下大凉,便两人五五瓜分。”

“他胃口大,倒也不怕噎了喉咙。”沈妙冷笑。傅修宜这人,大约就是有了权势后就有了胃口。在那之前,不是对大凉的人毕恭毕敬,态度温和的很,如今和秦国结盟,便敢生出这样的野心。

“他也不算是狂妄。”高阳笑了笑,只是认真去看,便会发觉那笑容也带了几分凝重,他道:“之前卢家和皇室相争,虽然卢家铲除的干净,外人看起来皇室也毫不费力,甚至精力绰绰有余,实则还是损失不少。况且从前卢家也能算作是大凉有力的兵力。如今这个节骨眼,大凉的兵力其实和秦明联手也差不了多少。便需要硬碰硬。”